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0章 意外的青衣女子
    不过,虽然女子心里担心那薛少白是恼羞成怒之下出手攻击自己,但是,认真观察了一阵之后,却根本没有发现那雾气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安安静静的漂浮在自己身前。

    看到这一幕,女子也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家伙已经动手,行为看起来很是可疑,但面前这团雾气扩散出阵阵柔和的气息,这气息让女子沉醉,在这股气息的感染下,女子相信,这雾气中绝对没有任何危险。

    而且,这薛少白看起来也不像是喜欢搞阴谋诡计的人,整个人看起来堂堂正正,并且这家伙之前还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如今自己来救此人,此人也没有必要对自己赶尽杀绝。

    想到这里,那女子的胆子便稍微大了一点,随后,便看到女子直接伸出手,拨了拨浮动在身前的雾气。

    刹那之间,雾气便开始涌动,阵阵柔和之力从雾气之中直接扩散,而在那柔和之力扩散的时候,女子明显感受到一股轻柔的力量抚慰过自己的全身,在这股轻柔力量抚慰自己全身的情况下,女子的经脉竟然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立刻便让女子意识到了不对劲,虽然这雾气看起来没有丝毫攻击性,但是,要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而薛少白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而已。

    此人修为和自己相差实在太大,在修为差距没有缩小的情况下,自己绝对不会被这家伙体内的力量影响到。

    然而,现在的事实却与自己的猜测大大相反,自己竟然会被那薛少白体内流动出来的力量影响到,而且,受到这股力量影响的竟然还是自己的经脉。

    要知道,自己修炼到三级驱魔师,经脉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锤炼,就算是三级驱魔师想要撼动自己的经脉也没有丝毫可能,除非是高出自己一个境界的驱魔师,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影响到自己经脉丝毫。

    然阿,如今薛少白修为明显不及自己,但在催动雾气之后,却切实的影响到了自己的经脉,这一点,让女子意识到,眼前这家伙扩散出来的这道雾气只怕很不简单。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立刻催动了自己体内真气,只听嗡的一声,真气从体内到卷出去,化作雾气,环绕在女子身边的同时,又看到那雾气震动,嗡嗡声中直接钻进了女子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不过终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那薛少白没有任何反应,但眼前女子的内心却在雾气钻入身体的瞬间,便山呼海啸了起来。

    “真灵气!竟然是真灵气!这家伙竟然掌握了真灵气!”一连三个真灵气直接在那女子的心里喧嚣了起来,女子根本不会想到,眼前这家伙打出来的竟然会是真灵气!

    要知道,真灵气这种力量一直都是传说中的一种存在,数千年以来,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发现过真灵气,也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接触过真灵气,虽然典籍上记载了很多关于真灵气的传说,但是,真正掌握了这股力量的话,简直可以用一只手数过来,而且,时间跨度足以追述到远古时期。

    是以,在看到那薛少白打出一道真灵气之后,那女子的心里才会如此震惊和不可思议。

    她根本不会想到,眼前这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子,竟然是已经掌握了真灵气的存在,这简直就不可能!

    这股力量,多少修炼到白日飞升的人也根本没有掌握,那薛少白不过只是区区一个初级驱魔师而已,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可以掌握真灵气,那女子的心里除了用不可能三个字来反应自己心中的震惊之后,根本再也找不到任何措辞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惊讶。

    “你怎么会掌握真灵气的?!”女子目光狂热,那薛少白修为浅薄,也许并不知道真灵气的可怕,自己修为高深,见识也比薛少白要广泛,此人不知道的秘密,对自己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秘密,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薛少白不阿能知道真灵气的价值,但对自己来说,这真灵气却根本不存在任何秘密。

    “这就是我之所以不肯离开杀降坑的原因了。”薛少白解释道,还没有牵涉到杀生刃这个秘密。

    杀生刃毕竟是自己本名功法,如今若是和盘托出的话,难免不会成为这女人手中的一个把柄,万一这个女人有了什么贪念,想要自己用真灵气供养她,为她源源不断的提供真灵气,自己不肯合作,就将自己手中杀生刃可以将怨气转化成真灵气这件事泄露出去的话,自己只怕怎么死的不知道。

    虽然自己有真灵气护体,一般的驱魔师自己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老话说得好,蚁多咬死象,就算自己体内有真灵气保护,但是,若是一群驱魔师来对付自己的话,即便是有真灵气在体内,薛少白也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低档这些驱魔师的攻击。

    是以,对薛少白来说,真正的原因当然不可能对眼前的青衣女子和盘托出。

    而面前的青衣女子看到薛少白半天也不愿解释,毕竟也是一个老江湖,哪里还猜不到这家伙的意思?是以,青衣女子也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人,看到薛少白不愿意跟自己解释,也懒得再去追问薛少白。

    目光一动,便听到那青衣女子说道:“你的意思是,你留在这杀降坑里,可以得到更多的真灵气?”

    薛少白没有回答,但却微微笑了笑,看到薛少白脸上流露出笑容,女子知道,自己的猜测绝对没有错,这家伙肯定是知道这杀降坑某处藏着更多的真灵气。

    但是,一想到这一点,女子的心中也立刻浮现出一丝疑惑。

    要知道,这里是杀降坑,此地的怨气之多根本无法统计,最起码也四十万道怨气之多,如此之多的怨气,若是有真灵气在这里的话,真灵气一旦爆发出来,足以将此地的怨气净化的干干净净。

    但是,如今这杀降坑里的怨气根本就没有减弱的迹象,这一点,证明杀降坑之中绝对没有真灵气,否则的话,自己之前进入杀降坑的时候,怎么可能差点就被此地的怨气毙了出去?

    想到这里,女子的眼神便变得迟疑起来,心说这家伙万一看错了怎么办,若是此地的真灵气并不充沛,仅仅只有这家伙看到的那一点的话,怎么办?自己留在这里,跟这家伙以身涉险,小命都有可能保不住,若是有真灵气也就罢了,若是没有的话,自己这趟险岂不是就白冒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女子知道,自己必须要确认此地到底有多少真灵气,若是已经没有或者太少的话,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这里跟着这家伙一起送死。

    想到这里,女子便咳嗽一声,说道:“小子,你可知道,此地到底有多少真灵气?”

    薛少白回答非常简单,简单到让女子以为他是在吹牛,“源源不断。”

    “哼,源源不断?小子,你不要蒙我了,若是此地的真灵气当真有你说的那么浓郁的话,只怕早就已经被人发现了,又怎么可能等到你进入这里才发现?这里不是还有四级驱魔师吗?这四级驱魔师既然留在这里,真灵气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他不可能发现不了。”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薛少白说道:“这件事我想现在根本没有必要跟你解释,等你看到那真灵气的源头,你就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并非是在吹牛。”

    顿了顿,看到那漫天火焰已经慢慢在接近这两人,薛少白知道,两人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交谈下去,如实现在继续留在这里交谈的话,等到那火焰接近两人,这两人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摆摆手,说道:“行了,不管此地的真灵气有多少,你跟着我一定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我会让你见识到此地真灵气到底浓郁到了何等程度。”

    “真的?”女子将信将疑的问道。

    薛少白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道:“不错,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来和你开玩笑吗?”

    女子摇摇头,说道:“这倒也不像。”沉吟片刻,便看到那女子感慨一声,接着说道:“算了我就跟你走一躺,就算是龙潭虎穴也没有关系了,反正我手里有传送符,到时候发现情况不对,我直接离开杀降坑就是,外面有师姐接应我,就算这里有强敌,想要取我性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薛少白说道:“这就对了嘛,凡事瞻前顾后有什么意义?既然你已经决定,那就马上去做,不要太过压抑自己。”

    言罢,薛少白的目光又再次落到了身后的火墙之上,见那火墙此时距离两人已经不过几丈的距离,恐怖的高温已经席卷到了两人身上之后,薛少白的目光也稍微暗淡了几分。

    而后,便看到薛少白抬手抓起那青衣女子,随即直接在山林之中狂奔了起来。

    而就在那薛少白逃命的时候,却听到那火焰之中突然传来轰隆隆的说话声,“小子,不用逃了,这里是杀降坑,本来面积就不是很大,就算你逃得了一时也不可能逃过一世,我只需要几息的时间,就足以轻松摆平你!”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哪里还会停下来?这家伙越是让薛少白停下来,薛少白越是不可能停下来,盖因他现在若是停下来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既然明知道自己留下来是绝路,那薛少白自然不会停下脚步。

    “嘿嘿,老家伙,想要我的真灵气,那就等你追上我再说,这么轻松就想得到我体内的真灵气,你是不是也太天真了一点?”薛少白冷笑道。

    “小家伙,你觉得自己可以逃得了多久?一炷香时间?还是两炷香时间?马上就是杀降坑的边缘,那里有天道宗长老设立的封印,凭你,还无法打破那封印。”男子淡淡说道,根本不相信薛少白可以从自己手中逃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