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4章 重要的东西
    之前和薛少白交手的时候男子便已经发现,这薛少白的修为远超自己的想象,若是将其当成一般人来对付的话,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要知道,自己之前明明有好几次可以斩杀这个家伙的机会,但是,最后却仍旧没有干掉此人,反而是让此人做大,如今竟然还从自己手心里逃走,这种情况,已经让男子意识到,这薛少白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若是将此人当成是一般的对手来对付的话,最后此人就算不能威胁到自己,但从自己手心里逃走简直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

    而且,现在这小家伙身边还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虽然这女人的修为并不是很棘手,男子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全力以赴的出手,想要干掉这两个人简直可以说轻轻松松。

    但是,这是建立在两人都是正常人的情况下,若是那女人也和薛少白一样,是一个十足怪胎的话,自己就算修为远超这两人,想要将两人拿下,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而最让男子神色不安的是,之前在那树林里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这杀降坑的里一切在彼时的男子看来都很正常。

    但是,自从自己离开杀降坑,走到这外面的天地间之后,却赫然发现,原来这杀降坑附近还有好几道陌生的气息在徘徊。

    实际上,以男子的修为,想要感受到杀降坑附近的活人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因为在杀降坑内生活多年的关系,这里的一草一木那男子都非常熟悉,甚至这杀降坑的气息变化,他也了如指掌。

    之前在树林,因为距离杀降坑边缘有些距离,所以想要感受此地的气息变化,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因为走出了树林的关系,男子在进入杀降坑这片广袤天地的瞬间,便已经感受到了附近有好几道陌生气息在徘徊。

    男子可以肯定,这几道气息肯定和此时杀降坑里的这两人有关系,毕竟这两人没有出现之前,杀降坑周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异常,但是,如今随着这一男一女的出现,杀降坑附近直接出现了异常,如果说这异常和眼前的男女没有丝毫关系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和事情。

    男子虽然已经很少在外面江湖中活动,但是,对于江湖上的恩怨却非常清楚,而且,对男子来说,这是显而易见间的事情,那薛少白的身份远超男子想象,有人留意此人也丝毫不奇怪。

    当然,若是这些人仅仅只是在留意薛少白的话,男子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怕就怕这些人和眼前的女人一样,也是想要进入杀降坑来救这些家伙,若是这些家伙全部冲入杀降坑,到时候,群起攻击的情况下,自己腹背受敌,就算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摆平薛少白,但也不可能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摆平眼前的薛少白。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脸色稍微难看了一些,说道:“哼,本来之前就怀疑,你小子是不是世家少爷,像你这么年轻的小子,小小年纪便能修炼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相信你是单纯依靠自己的天赋,你的背后必然有一个家族在支撑。”

    这不是男子在胡说八道,修炼不易,修炼不是求学,求学不过只是需要一点学费罢了,而想成为驱魔师,就不止是求学那么简单,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经常都需要用名贵药草来泡澡,单单这一点,就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担的。

    而若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没有足够的药草泡澡,就算将来成为驱魔师,其潜力和修为也相当一般。

    之前在看到那薛少白展现出种种诡异手段的时候,男子便已经相信,眼前这家伙肯定是正儿八经的世家少爷,否则的话不可能有这等潜力,在被自己连续压制到绝路上之后,居然连续的爆发,成功和自己周旋到现在。

    单单就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男子相信,眼前这小子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既然能被家族培养到如此出色的地步,想必此人的家族也肯定很不简单,自己若是贸然得罪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男子之前才没有直接了当的选择干掉薛少白,就是想要制服此人,取走此人身上的杀生刃之后,再将此人交给他的家族。

    这样一来,自己杀生刃也得到了,而那小子的家族成员,自己虽然得罪,但也不是得罪到了没有回旋的余地,是以,就算自己最后得罪了那小子的家族成员,到最后,只要有人在中间周旋,想要和那小子的家族握手言和也并非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是一个以武力为尊的世界,谁的武力出色,谁的拳头更大,谁就能在这世界上享受更多的话语权,那男子既然已经压制了薛少白,且悍然挫败薛少白,就算薛少白的家族成员不甘心接受这个结果,但因为薛少白的落败,也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甚至就算那薛少白的家族成员想要报仇,自己也完全有理由可以为自己开脱。

    是以,彼时的男子在意识到薛少白有可能是世家少爷之后,心情也多少有了一丝期待,甚至在他算计之下,那薛少白也早就成了他囊中之物。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那薛少白根本就不是什么世家少爷,之所以在区区初级驱魔师的境界就能有现在这等修为,究其原因便是因为那薛少白天赋的问题。

    此人的天赋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区区初级驱魔师,竟然就掌握了真灵气这等力量,最可怕的是,此人不仅掌握了真灵气这股力量,甚至还有力量和自己抗衡。

    要知道,那男子乃是正儿八经的老江湖,如今在面对薛少白的时候,竟然差点在这小子手里吃大亏,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那薛少白的天赋只怕还在男子的肯定之上。

    而一个身份和天赋都如此复杂和深不可测的存在,有一大帮人注意他也根本不奇怪。

    而男子也并未因为注意薛少白的人太多就变得不知所措,他真正在意的乃是这些注意薛少白的人到底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若仅仅只是因为欣赏薛少白的天赋,情不自禁的接近薛少白的话,男子根本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若是这些人接近薛少白是为了保护这小子,那自己现在如今在这里施展雷霆手段对付薛少白,被这些人洞悉到的话,这些人最后肯定会冲入这杀降坑之中,到时候,自己难免要成为这些人的众矢之的。

    尽管那男子对打败这些人多少还是有点自信,但是,这种自信是建立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以男子现在的修为,单打独斗之下,就算是薛少白出手,男子也绝对不会让后者有什么好果子吃。

    然而,男子知道,若是这些家伙真的为了薛少白冲入这杀降坑的话,到时候就不是简单的单打独斗那么简单,最后结果肯定是群起攻之,有自己现在的修为,虽然不在乎这些人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上,但是,若是这些人一起上的话,以薛少白的心机,完全可以趁乱从自己眼皮子下逃出去。

    想到这里,男子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尽快将薛少白的摆平,绝不能让这些人找到进入杀降坑的办法,当然,若是一个两人进入杀降坑男子多少还能接受,但是,若是这一大群人全都进了杀降坑的话,到时候,就算是男子也肯定会逃之夭夭,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既然不可能一瞬间秒杀这群驱魔师,又何必要和她们浪费时间?

    如今这薛少白已经被我逼入了绝路,只要再用点力,直接就可以将这家伙逼死,而这家伙一旦被我们逼死,那此人的一切东西便都是我的了,甚至此人体内还没有被自爆的那部分真灵气,到时候,也肯定是我的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而后,男子咳嗽一声。

    这一次,男子没有选择和薛少白废话,他非常清楚,如今那因为一旁有人在监视战局的关系,若是自己浪费时间在这里和薛少白胡说八道的话,让这些人找到破开封印的办法,从封印之外进入这杀降坑的哈,到时候,麻烦的必然也还是自信。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暗叹一声,而因为此时正是两军交战的时候,稍微有一点疏忽自己便有可能在对手手下受伤,意识到这一点,那男子岂能不小心翼翼一点?万一是在那薛少白手中受伤的话,那最后丢脸的人肯定是自己。

    毕竟自己是四级驱魔师,没有秒杀掉一个初级驱魔师也就罢了,最后居然还反被那初级驱魔师伤了,这件事几乎颠覆了所有驱魔师的认知,一点传出去,那男子的面子还能有地方搁的话,简直就是个奇迹。

    是以,在催动真气之后,男子也没有废话,手腕一动,无尽的真气便直接一震,而后,便看到无尽的真气涌动,化作雾气,嗡的一声,便看到无尽的雾气直接钻入了火墙之中。

    而在那真气钻入火墙的瞬间,整堵火墙的威力也赫然之间提升到了极致,整个杀降坑在那一瞬间都想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无法抵挡那火墙的高温,被这火焰直接点燃。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目光也闪烁起来,暗道:“难道此人因为不能拿下我,已经失去了耐心,打算将所有人,甚至将这杀降坑都埋葬到火海里?说实话,若是我连续遭受了这么多打击的话,最后肯定也会恼羞成怒,直接将这里的人全部干掉再说。”

    顿了顿,那薛少白的脸色又稍微阴沉了几分,接着说道:“但是,现在被牵连到其中的人乃是我,妈的,被人打击的也不是我,但是,陪葬的人却是我,简直就是他妈的不划算!”

    说实话,看到自己将要丧身在那火海之下,若说薛少白会甘心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以薛少白的心性,就算已经被男子彻底压制,那也绝对不可能有丝毫服软。

    对一个男人来说,强弱不是问题,问题的重点永远是软硬,如果在对手面前知己就软了的话,就算修为通天彻地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