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9章 逃走的原因
    “不过,以我现在的修为,在这火墙面前连逃命都非常困难,更何况是扑灭这火焰,,对现在的我来说,更没有丝毫可能,若是以我现在的实力便可以做到扑灭那蓝色火焰的话,也不会被男子逼到现在这种境地了。”薛少白一脸苦笑的想到。

    实际上,虽然薛少白现在已经知道,面前这火墙真正可怕的地方,恰恰就是那蓝色火焰,但是,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想要抗衡那蓝色火焰,简直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薛少白如今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的修为,而面前的男子却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两人实力相差如此巨大,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薛少白清楚那男子已经在火墙之中做了手脚,却也根本不可能扑灭那火墙之中的蓝色火焰。

    而他既然无法扑灭那火墙之中的蓝色火焰,单单以他现在的手段,想要摆平面前这火墙,乃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原本以薛少白的修为,想要对付那男子,便没有丝毫自信能够成功,如今看到后者施展出来的手段之后更是肯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想要摆平眼前男子,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如今男子已经五行真焰的本源之力催动,那火焰的威力立刻便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如今仅仅只是温度扩散出来,薛少白便几乎已经吃不消,在温度卷动的瞬间,自己身上的衣服便已经化作了灰烬,温度既然已经恐怖到了如此境地,别说摆平眼前男子,甚至是抗衡,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也根本无能为力。

    而在考虑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那男子的对手之后,要说此时的薛少白没有丝毫胆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老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种时候,若是薛少白不肯拿出自己的魄力来对付眼前男子的话,就算有生还的机会,也绝对不可能从逃过这一劫。

    薛少白毕竟也是一个江湖中人,连最起码的是否能够活命也不知道的话,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薛少白也知道,虽然那男子现在展现出来的手段很是可怕,但是,自己现在根本就不用和此人拼命,只需要压制住此人,等到那青衣女子催动了自己手中的传送符之后,薛少白便可以根本不用再搭理眼前男子。

    想到这里,薛少白眼中也出现了一丝自信,暗道:“一炷香的时间想必那女人无论如何也能将传送符催动,我便在这家伙手中坚持一炷香的时间,若是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这女人仍旧无法催动传送符的话,那就是我该死,但是,若是这女人催动了传送符的话,那我今天也就不用死在这里了。”

    当然,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来说,就算有真灵气在体内,在面对男子如此可怕的敌人的时候,也最多只能坚持一炷香的时间,想要坚持更久的时间,对此时不过初级驱魔师境界的薛少白来说,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是以,薛少白很清楚,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在这家伙手中坚持足够的时间,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到时候,男子想要再干掉自己,只怕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薛少白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意,暗道:“这家伙想要拿下我,可以说已经机关算尽,但是,此人绝对想不到,眼看我就要死在他手中的时候,居然会从杀降坑外面杀出一个程咬金,这女人手中有传送符,只要这女人能将那传送符催动,眼前这家伙想要杀掉我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

    “当然,我也不能大意,毕竟此时男子已经动了真格,若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要大意的话,那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薛少白呢喃,很清楚,自己现在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大意,自己一旦大意,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根本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眼神凝重了几分,哪里还有丝毫的懈怠?毕竟这是和自己小命有关的事情,若是薛少白不认真一点的话,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自然会认真一点。

    而且,以薛少白的目光来看,自己也不可能在那男子手下坚持太久的时间,最多也就坚持一炷香的时间罢了,一炷香的时间对一个驱魔师来说,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如此一来,薛少白想要在那男子手中坚持下来,自然需要全心全意的留意男子的动向。

    而此时的男子,看到薛少白面色凝重的看向自己,并且也已经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催动到极致之后,目光里划过了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平静了下来,说道:“小子,我知道你体内有真灵气,不过,你的真灵气虽然可怕,但是在我现在这等状态下,你想要和我抗衡,还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不试试的话,又怎么知道没有机会?”薛少白冷笑。

    说实话,这男子的自信的也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之前薛少白催动真气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出这男子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傲慢,这一点,除了是因为男子的修为远超薛少白之外,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是修炼九子连环魔功的存在。

    这家伙当年活着的时候,修为便已经无法想象,在中原大地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对手,如今虽然他被赶出了中原大地,但是其影响力仍旧没有丝毫的衰减。

    除了薛少白这种刚刚才进入修炼界的人之外,类似青衣女子这种存在,早就已经听过男子的大名,也知道这家伙当年在中原大地上的可怕战绩,毫不夸张的说,就男子的实力来说,想要在中原大地上纵横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是因为男子这些年为了修炼自己的九子连环魔功,担心修炼这道驱魔术会惊动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宗门,不然的话,男子怎么可能躲到杀降坑这种鬼地方?

    严格地说,就杀降坑这种地方,根本就无法和男子的身份媲美,以男子的身份,在任何一个中原的驱魔师宗门之中都可以混得风生水起,毕竟是四级驱魔师,放眼整个中原大地,四级驱魔师也不过只有上百个而已,至于五级驱魔师,那更是传说中的存在。

    而男子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恐怖的五级驱魔师境界,但也是远超无数驱魔师的四级驱魔师境界,以男子的修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男子愿意,想要在中原带上翻云覆雨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即便是男子当年在中原大地上制造了无数的悲剧,但因为男子如今的修为,就算当年曾经在中原大地上杀了一个血流成河,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也根本不会将男子的行为放在眼里。

    要知道,这个世界毕竟还是以实力为尊的世界,只要那男子的修为如今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无法抗衡,就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驱魔师去找男子的麻烦,不然的话,有胆子去找男子麻烦,那简直就是找死而已。

    是以,男子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若是回到中原大地上的话,绝不会再有人来追杀自己。

    不过,就算是男子现在的修为,要说在中原大地上独步天下也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这男子毕竟也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而已,中原大地上的五级驱魔师虽然稀少,但也不能说没有,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若是仗着自己四级驱魔师的修为就去胡作非为的话,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要是惊动了五级驱魔师,让五级驱魔师也出手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这一点,男子可以说心知肚明。

    是以,虽然男子现在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但想要男子回到中原大地上胡作非为的话,如今的他仍旧没有这种胆子。

    并且,必须要说的是,男子当年之所以要逃出中原大地,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男子当年已经发现了五级驱魔师的存在,以男子当时的修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一个五级驱魔师抗衡,正是因为考虑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那五级驱魔师的对手,男子才会立刻离开中原大地。

    当年来追杀自己的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只有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而已,若是来一个五级驱魔师,男子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进入杀降坑,只要早就已经死在了那五级驱魔师的手中。

    毕竟是五级驱魔师,其修为实力根本就不是男子可以想象的存在,以男子现在的修为,若是和一个五级驱魔师抗衡的话,分分钟就有可能被后者秒杀。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男子才会一直躲在这个鬼地方,利用此地的怨气来修炼自己的九子连环魔功。

    本来那九子连环魔功便是正儿八经的魔道功法,男子当年掌握这道驱魔术的时候,便惊动了很多正道驱魔师,从他当年开始修炼九子连环魔功,追杀就从没有停止过,如今自己在么有把我抗衡那五级驱魔师的情况下,若是回去的话,被一个五级驱魔师找到头上,只怕自己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那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看起来个个都正气凛凛,别说男子了,任何一个修炼邪道驱魔术的驱魔师,一旦被这些正气凛凛的驱魔师发现,后者必然就会直接出手对付对方,就算自己的修为不及那修炼邪道驱魔术的驱魔师,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男子当年也正是因为身份已经曝光,且因为自己在中原大地上制造了太多的血案,导致无数正道驱魔师来围攻自己,而男子毕竟只有一个人,面对无数中原驱魔术的围攻,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去抗衡。

    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自然只有暂时逃入杀降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