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1章 真气之火
    薛少白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知道,若是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一辈子也别说去参加什么访山大会了,只有在自己活着的情况下,才有资格去参加这次的访山大会。

    不过,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若是自己没有任何反击的话,大时候,势必会死在这男子手中,此人现在已经开始跟自己动真格,如此一来,自己也必须要认真到极点,不然的话,最终必然会死在这家伙的手中。

    当然,薛少白也知道男子为何在这种时候和自己认真,其实原因非常简单,现在出了青衣女子这样一个变数,若是没有这女人的话,男子必然不可能和自己如此认真,但是,因为青衣女子的出现,因为这女人手中的传送符的关系,男子知道,自己必须要认真起来,不然的话,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薛少白也知道,自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住眼前的女子,不然的话,自己的下场肯定会非常凄惨,甚至最后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眼前这男子不仅是四级驱魔师,更是一个掌握了九子连环魔功的存在。

    不论是此人的修为还是此人修炼的驱魔术,自己现在都无法抗衡,唯一的办法便是利用青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然的话,自己最后必然会死在眼前这男子的手中,这根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薛少白又不是瞎子,若是连这一点也看不穿的话,也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是以,薛少白非常清楚,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便是保护那青衣女子,让青衣女子将传送符催动起来,只要这女人将传送符催动起来,眼前男子想要威胁到自己小命,那简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若是这女人没有将传送复催动起来的话,自己想要和男子抗衡,那最后的结果就只有死路一条。

    薛少白其实很清楚,自己现在唯一能够反杀男子的便是自己可以将此地的怨气吸收干净,若是让自己将怨气吸收干净,将怨气炼化成真灵气的话,自己想要抗衡那男子,也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不过,若是自己想要吸收此地的怨气,便必须要远离男子,毕竟若是自己当着男子的面在他面前吸收怨气的话,最后只怕怎么死在那男子手中的也不知道,这家伙若是会让自己安安心心吸收怨气,那就不可能追击自己到这个鬼地方。

    男子追了自己这么久,已经完全证明了此人根本就不想放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还要停下来去吸收此地怨气的话,最后必然会死在男子的手中。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其实在碰到青衣女子之前,薛少白一度以为自己就快要死在那男子的手中了,后者追击自己追击的非常紧,根本不给自己放松的机会,甚至一度就要追上自己,这一点让薛少白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

    薛少白知道,以当时的情况来说,自己一旦被男子追上,肯定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眼看自己就要被男子追上的时候,那青衣女子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不得不说,青衣女子的出现让薛少白立刻看到了一点希望,他知道,这女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杀降坑里,毕竟这里是什么鬼地方,眼前这女人比自己更加清楚。

    以她的见识,若是出现在杀降坑,肯定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便可以肯定,那青衣女子要么是冲着此地的怨气而来,要么便是冲着自己而来。

    不过,当时的薛少白根本不认为那青衣女子可以帮到自己,男子的修为远超自己和青衣女子,自己有真灵气在手,靠着手里的真灵起自己可以抵挡那男子一会儿时间,但是,这女人手中根本没有真灵气,她的实力也不过只是普通的三级驱魔师而已。

    而眼前这男子是何等存在?!

    那是掌握了九子连环魔功的存在!

    以他的实力,就算是五级驱魔师,也未必是男子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女子出现,薛少白甚至开始担心那女子的安慰,这女人进入杀降坑,就算是帮助自己现在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最后不仅不能帮到自己,反而这女人自己,也要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忍不住感慨一番,心说这女人的师姐还真是聪明,还知道让自己的师妹先进入杀降坑探探情况,如今这里的情况根本就不是眼前女子可以抗衡的,以这女人的修为,出现在杀降坑纯粹就是找死而已,就算是那青衣女子的师姐,以她的修为,出现在这杀降坑,也不过只是找死而已,这一点,薛少白可以百分之白的肯定。

    而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在看到那青衣女子出现在杀降坑之中,薛少白便很是怀疑那白衣女子到底有什么安排,莫非这女人是让自己的师妹来送死?但就算是让自己师妹来送死,那青衣女子也不是白痴,在明知道此地是绝地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再进入这杀降坑。

    然而,青衣女子如今却直接出现在了杀降坑,以她如今的表现来看,这青衣女子极有可能是因为手中有传送符,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不然的话,以她的修为,一旦进入杀降坑,那就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本来薛少白还以为那青衣女子进入杀降坑是来送死的,但谁知道这女人居然已经掌握了传送符,有这传送符在手中,以青衣女子的修为,就算不是那男子的对手,到时候捏碎传送符直接离开这个鬼地方便可以了,怎么可能再担心此地有什么存在可以威胁到自己?

    然而,那青衣女子根本不会想到,在这杀降坑之中居然还有男子如此棘手的人物,在此人面前,就算自己手中有传送符也有不能施展出来的危险,而一旦自己无法将手中的传送符施展出来,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好在现在还有薛少白和她联手,前者体内有真灵气,虽然不可能因为这一点真灵气就干掉眼前的男子,但起码可以利用这一点真灵气来压制眼前的男子,而一旦男子被压制,那自己就可以腾开手脚来施展手中的传送符,而自己一旦将传送符施展出来,到时候,就算这男子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对自己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目光闪烁之中,催动体内真气,慢慢将真气朝传送符之中注入。

    再说此时的薛少白,那男子此时已经洞悉到了薛少白的打算,这家伙肯定是打算用自己拖住自己,等到自己被他拖住之后,再利用女人手中的传送符离开这里,而这家伙一旦脱离了自己的掌握,自己再想将此人抓回来,那就简直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这里是杀降坑,以薛少白的修为还看不出什么玄机,但是,以自己的修为,清楚知道这杀降坑之中因为怨气涌动的关系,流动在杀降坑里面的规则已经被这股怨气扭曲,在规则被怨气扭曲的情况下,想要在这种环境下找到一个人简直难如登天,别说男子不可能找到从自己眼前溜走的薛少白,就算是修为再高男子几个境界的存在,也不可能在这杀降坑里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人。

    而男子既然明知道一旦让薛少白离开自己的视线就不可能再找到此人之后,目光闪烁之间,也是明白,自己现在必须要用尽全力,争取将薛少白直接秒杀,绝对不能给此人任何还手的机会,之前就是因为自己太小看此人,给了此人还手的机会,谁知道此人不还手还好,一还手,很多手段居然连自己也无法抗衡。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说实话,此时的男子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后悔,暗道:“要说天赋的话,这小子绝对中原大地上凤毛麟角的存在,但是,对一个驱魔师来说,天赋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是修为,只有修为提升了,自己才有独步天下的资本,若是连修为都没有提升便想横行天下的话,最后的结果便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中,再次猛然震动自己体内的真气,顿时之间,浓雾一般的真气立刻便从男子体内扩散出来,男子如今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催动出来的真气自然不是薛少白可以媲美的。

    那薛少白催动起来的真气犹如薄雾一般,但是,这男子体内的真气因为境界太过高深的缘故,真气催动起来的时候,几乎就和浓雾一般,如此浓郁的真气,在薛少白看来根本就不可能,而也是因为男子体内这磅礴的真气,让薛少白意识到,自己最好不要和这男子装逼,不然的话,自己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虽然暗自的真气比薛少白想象的还要浓郁,但她现在也是一个有真灵气在体内的存在,尽管自己不能将真灵气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但以自己体内的真气来抗衡面前的男子,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薛少白根本就不用摆平这男子,只需要抵挡住这家伙的攻击,等到青衣女子将传送符催动起来,到时候,就根本不用再去考虑那男子对自己的威胁。

    而且,若是自己可以用这家伙手中逃走,那自己便可以进行吞噬此地怨气的计划,而一旦等自己将怨气吞噬到饱满的程度,将真灵气也炼化的话,到时候,想要和这男子抗衡并非就没有一点可能。

    而此时的薛少白在看到男子已经动手将自己体内全部的真气催动,目光闪烁之中,同样也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全部催动,而且,在真气被催动之后,薛少白又直接喷出一口鲜血,眼神变换之间,又看到那薛少白突然掐诀,涌动在其身体周围的真气顿时震动,阵阵火焰立刻便从那涌动的真气上面席卷出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