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2章 半炷香时间
    男子的身体当然不可能是铁打的,不过因为自己的修为远超薛少白的缘故,况且他的体术也已经小有成就,用来抵挡薛少白的剑光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且,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薛少白之前斩出的那一剑根本就没有加入任何一个杀气,这剑气几乎就是普通的剑气罢了。

    若是薛少白在剑气之中注入了杀气的话,想要利用这剑气伤到男子未必没有可能,但是,在没有注入杀气的情况下,想要利用剑气来伤到男子,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薛少白之前也有猜测,暗道自己若是没有在剑气之中注入杀气,万一无法伤到那家伙的话该怎么办?

    本来这也只是薛少白的一个猜测,之前他并不相信男子的身体有这么坚硬。

    但是,现在看到男子的表现之后,薛少白才知道,自己的猜测并没有任何问题,这男子的身体强度的确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料,自己的剑气居然根本就无法撼动此人!

    这一点,简直就让薛少白绝望。

    若是一般的驱魔师看到这种画面,可能当场就放弃了要和男子继续抗衡下去的打算,毕竟自己现在已经点燃了体内的真气,然而,在点燃真气的情况下,斩出去的剑气竟然也根本无法伤到男子,这等手段实在远非一个初级驱魔师可以想象,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也根本不可能和这等存在抗衡。

    但是,这薛少白却根本不是这种驱魔师。

    本来,薛少白的性格便是遇强越强,男子既然表现的如此可怕,以薛少白的手段,最多也就是忍让几分而已,想要他完全放弃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若是现在薛少白放弃的话,连自己小命都根本保不住,在小命都受到了威胁的情况下,想要薛少白放弃和男子抗衡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实际上男子也非常清楚,他知道,以薛少白这家伙的性格,想要此人放弃做自己的对手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是以,看到薛少白出手,男子也才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甚至将自己的真气催动到极致,真气震动之间便看到无尽的真气开始在他身体周围徘徊。

    而薛少白斩出来的这一剑虽然在大多数人眼里很是犀利,但却根本不被男子放在眼里,毕竟那薛少白如今也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的修为,想要男子将一个初级驱魔师放在眼里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薛少白多少也知道,是以,在催动真气斩出剑气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剑气之中没有注入杀气脸色才会变得如此难看,毕竟若是薛少白在剑气之中注入杀气的话,以杀气的威力就算不能彻底干掉男子,但多少可以给男子造成一点实质性的伤害,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自己用尽全力斩出的一剑,竟然被男子直接就抵挡了下来。

    这一点,在薛少白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不过,转念一想,薛少白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那男子毕竟是一个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四级驱魔师境界的存在,而薛少白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就算他天赋逆天,但想要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去撼动一个四级驱魔师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男子将自己的剑气彻底低档下来之后,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的体术居然如此可怕,竟然可以轻松将我的剑术抵挡下来。”

    “哼,原来在你眼中这种事情很是困难吗?”男子说道。

    薛少白点头,说道:“这是当然,若是一般的四级驱魔师的话,想要抵挡我的剑气根本就不会这么轻松,对于我的剑气,我自己多少还有一点把握。”

    “看不出来你小子居然如此狂妄!”男子冷笑一声说道。

    薛少白微笑道:“这叫做狂妄吗?”

    男子点头,说道:“莫非你觉得这不叫狂妄?”

    薛少白点头,说道:“若是你觉得这是狂妄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说到这里,薛少白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如今,我们就不要这些废话了,直接动手开始吧,看看最后到底鹿死谁手,若是你能干掉我的话,算是我的本事,若是我死在了你手里的话,也无可厚非。”

    “小子,你也太高估自己了,你以为自己是谁?你有资格和我抗衡?”男子嘲讽道。

    薛少白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这男子如今仗着自己的修为比他高,语气方面当然便狂妄了几分,不过,薛少白会让这家伙知道,在自己面前狂妄没有丝毫的好处,若是在自己面前狂妄,那就几乎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冷笑一声,说道:“若是我没有资格和你抗衡的话,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说到这里,薛少白目光微微一闪,旋即又用真气悄悄在青衣女子的耳边说道:“你的传送符还要多久时间才能催动出来?”

    青衣女子略一沉默,说道:“再给我半炷香的时间。”

    半炷香?薛少白一愣,实在没有想到,要促动传送符,居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说实话,传送符催动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时间,之所以如今要如此长的时间,原因就在于之前那女子已经在杀降坑外面催动过一次传送符,这传送符在催动之后,会有一段失效期,在这段时间之中,就算修为再怎么高深,也根本不可能再将传送符催动起来。

    是以,在明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将传送符催动的情况下,女子自然只有等待时间,等到那传送符可以再次催动的时候,才有机会利用传送符离开这里。

    不过,让青衣女子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以为自己进入杀降坑之后很快就可以将薛少白带出去,谁知道这家伙根本不打算及时离开,而是要在这杀降坑之中等待下去,这一点,实在让女人没有想到。

    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薛少白胆子居然如此之大,竟然会选择在杀降坑之中停留一段时间。

    莫非这家伙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莫非这家伙以为自己可以和这家伙抗衡不成?虽然事实证明,薛少白的确有资格眼前男子抗衡,但是,女子知道,这薛少白肯定无法坚持太久的时间,毕竟他现在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若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就能随便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的话,这四级驱魔师的面子又往哪里搁?

    是以,在明知道薛少白和眼前男子的差距之后,女子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有加快时间催动传送符,不然的话,只怕最后连自己也要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而传送符一旦进入失效状态,除非是修为达到了五级驱魔师境界,以五级驱魔师的修为,将天地间的法则注入到传送符之中,不然的话,想要提前催动传送符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这一点,之前女子也已经尝试过,在发现了薛少白和男子的差距之后,女子早就已经悄悄尝试朝传送符之中注入法则,但是,以她现在的修为,却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说实话,看到这个结果之后,女子的心情也多少有些沉重。

    不过,看到那薛少白如今悍然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真气,利用点燃真气之后的爆发力和男子抗衡,多少可以抗衡男子一二的时候,女子也松了一口气。

    之前在大山里的时候,师姐便说过,薛少白绝对不能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不然的话,最后肯定会大吃一惊,这家伙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师姐见识广博,阅人无数,虽然薛少白在师姐面前有意隐藏自己,但还是被师姐一眼看穿了实质,知道薛少白是一个绝对不能随便得罪的存在。

    这一点,此时的女子多少也有一点感悟,毕竟这种以初级驱魔师修为就可以和四级驱魔师抗衡的存在,若是小看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在看到那薛少白的手段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后,女子对催动传送符从男子手中逃出去的信心也更大了一点。

    言归正传,不说那女子此时对薛少白是什么看法,但说此时在见识到了男子的体术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之后,薛少白的目光也蓦然闪烁起来,暗道:“想不到这家伙的体术居然有如此出色,单单以肉身便抵挡了我的剑光,实在让我不敢想象,不过,这家伙的肉身虽然强大,但也不是无敌的,之前我的剑光之中没有注入杀气,被此人抵挡下来也在所难免,但是,如今我在剑光之中注入杀气,我倒要看看,这家伙怎么抵挡。”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突然迸射出一道红芒,而后,便看到无尽的杀其直接从其身体之中绽放了出来。

    那薛少白体内充斥着大量的杀气,之前在和男子对抗的时候,因为要忙着点燃真气的缘故,所以也一直没有施展自己体内的杀气,不过,现在看到男子施展出的体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之后,薛少白也立刻便将这股力量施展了出来。

    要知道,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本来便已经拥有和男子抗衡的能力,虽然他一时间无法干掉男子,但是男子想要斩杀他,也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而现在在催动了杀气的情况下,胜利的天平自然立刻就开始朝薛少白倾斜,以薛少白的修为,再加上体内几千道杀气,要抗衡那男子半炷香的时间不会有任何问题。

    是以,在催动杀气之后,薛少白脸上也洋溢出了几丝笑容,说道:“老家伙,不要以为你修为比我高深就可以和我抗衡,虽然我的修为不及你,但是,想要和你战斗一炷香的时间根本不会有问题,一炷香之后,我便能打破你的颠倒阵,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阻止我从你面前逃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