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4章 惊讶
    在见识到薛少白的潜力之后,男子很清楚,如今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的薛少白既然有这等潜力,若是让此人成长起来的话,简直就无法想象,甚至男子可以保证,若是让薛少白成长起来,自己肯定不可能是此人对手。

    如此一来,若是自己现在放走薛少白,那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想尽办法除掉眼前这家伙,不然将来此人必然会给自己难堪。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也明白,想要眼前这男子放过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此人现在既然已经露出了自己的底牌,证明此人绝对想要除掉自己,在明知道此人想要除掉自己的情况下,若是自己再有丝毫的侥幸,那简直就和白痴没有任何区别。

    意识到这一点,薛少白知道,自己如今也只有全力以赴,不然最后肯定要死在那男子的手中,他可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便被男子干掉。

    “这家伙现在看来也是不想放过我的,也罢,反正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是否能干掉这家伙自然便会有分晓。”薛少白暗暗想到。

    本来,以薛少白现在的状态最多也就坚持一炷香的时间而已,在一炷香之后,不管自己是不是那男子的对手,都会有结果,既然一炷香之后便会有结果,此时的薛少白又何必要去担心?

    “不过,虽说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但现在我若是大意的话,只怕一炷香的时间也无法坚持,到时候的话就尴尬了。”薛少白喃喃自语的说道。

    对于在男子手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这一点,薛少白倒是很有把握,不过,他也清楚,尽管自己有把握能够在男子手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但前提是自己绝对不能有丝毫大意,不然的话,到时候别说一炷香,只怕半炷香的时间自己也根本无法坚持。

    而既然已经明白了要谨慎的道理,此时的他自然不可能将自己全部的杀气都绽放出去,不然的话,一旦自己稍微露出一点破绽,被这男子抓住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身子突然倒退,而后,手中的杀生刃迸射出一道红芒,在男子异火的眼神之中,只见杀生刃上面的杀机陡然暴涨,眨眼之间,那杀机便已经提升了起码一倍有余。

    看到杀生刃的变化,男子笑了笑,说道:“小子,其实我倒是很佩服你,能够将杀气修炼到这种境界的人,数十年来,你是第一个我见过有这等手段的人。”

    顿了顿,男子继续说道:“不过,你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将杀气修炼到这种境界就可以在我面前狂妄,四级驱魔师的潜力不是你这种初级驱魔师就可以想象的。”

    说话之间,男子便已经震动了体内真气,只听嗡的一声,便看到无尽真气突然从男子身上爆发出来,流光溢彩之中,那真气突然在男子身前汇聚,就在薛少白眼花缭乱的时候,那真气竟然已经收缩成了一道墙壁的样子,直接堵在了男子身前。

    “别以为你撑开光幕就可以抵挡了!如果你是五级驱魔师的话,简简单单撑开一道光幕或许还可以抵挡,但是,你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四级驱魔师和五级驱魔师可以说是有云霓天壤之别,区区四级驱魔师,便想用自己真气凝聚出来的光幕抵档我的杀气,实在是可笑。”薛少白一脸冷笑的说道。

    说实话,对自己的杀气,薛少白多少也有一点自信,很清楚,就男子匆匆凝聚起来的光罩根本就无法阻挡自己的杀气。

    不过,尽管自己的杀气可以破开此人的防御光罩,但是,要知道此人乃是专门修炼体术的存在,光罩虽然可以被轻松破解,但此人的肉身薛少白却没有自信能够用杀气便直接斩开。

    当然,若是自己能做到随便出手便斩开这假货肉身的话,自己也不会被这家伙逼到现在这种境地,甚至说不定照自己的本事,早就已经从这家伙的手中逃了出来。

    “奶奶的,对我来说,这家伙的光罩其实还很好对付,但是这家伙的肉身想要对付却很是困难,之前我引爆真灵气的时候便觉得奇怪,此人明明已经被真灵气吞噬,却连毫毛都没有伤到一根,从这一点来看,此人的肉身便根本不可能小觑,不过因为我现在的修为比之前要更加可怕,所以没有将此人放在眼里,但现在看来,若是不将此人放在眼里的话,我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呢喃道。

    说实话,之前在引爆真灵气的时候薛少白便已经发现,这家伙的肉身有古怪,本来之前那男子已经被薛少白的真灵气包裹,其真灵气在引爆之后,直接便摧毁了男子凝聚出来的火凤。

    但是,火凤虽然被薛少白轻而易举的摧毁,但是,眼前这男子却在真灵气的爆炸之中活了下来,这种结果实在是薛少白没有想到的。

    也正是因为看到那男子连真灵气的自爆也可以抵挡,薛少白才会疯狂逃命,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被男子逼到这么狼狈的境地?

    “嘿嘿,我这光罩乃是以我四级驱魔师的真气凝聚,你以为你想破开就能破开?小子,不要忘了自己姓甚名谁,若是你能破开我的光罩的话,今日你就算从我手里逃出去我也无话可说。”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言罢,男子的眼中又立刻飘过了一丝冷笑,暗道:“真是天真的家伙,我的光罩虽然不算强悍,但是我的肉身可比这光罩要强悍无数倍,就算你小子的杀气有远超我理解范围的威力,能破开我的光罩,但想要破开我的肉身,以你小子的修为,还根本不够看。”

    这番话,男子当然不会随便说出口,毕竟若是将这番话说出来的话,也就等于告诉薛少白自己不好对付,本来这小子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若是自己再吓唬此人的话,难免此人不会狗急跳墙。

    虽然之前自己靠着肉身的强悍强行在此人真灵气的自爆之中撑了下来,但是说实话,虽然自己撑了过来,但身体之中却也留下了暗伤,本来打算将这家伙解决之后就处理自己身体之中的暗伤,但是,谁知道这家伙如此棘手,一身真气倒没有什么,关键这家伙的运气好到逆天,眼看自己要追上此人并且将此人干掉的时候,却从半路中杀出一个救星。

    说实话,以男子的秉性,其实早就已经对一边的青衣女子动了杀心,不过他知道,以现在的情况,就算自己要动手干掉青衣女子,眼前的薛少白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此人必然会出手,到时候,自己说不定没法杀掉青衣女子,反而还要陷入到薛少白的手中。

    意识到这点,男子哪里还敢随便动手?只有暂时先将眼前的薛少白解决掉,等到解决掉了薛少白之后,男子相信,想要解决那女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这一点,薛少白也早就看了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到现在薛少白也没有让女子参战,就算自己在男子的手下在怎么痛苦,此时的他也明白,青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是他们唯一活下去的希望,若是这女人现在动手,不再着手催动那传送符的话,等于自己也将小命交到了男子的手中,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肯定不会客气,必然会频频施展自己的杀招,到时候,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将青衣女子留在了一边,根本就没打算让男子的事情让青衣女子分心。

    而现在看到男子催动光罩想要抵挡自己的杀气,薛少白目光闪烁之间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大意,不然,若是让男子成功抵挡住自己的杀气的话,那自己想要压制住男子,便绝对不会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

    要知道,自己现在之所以可以和男子抗衡,完全是凭借自己燃烧真气的能力,而且,现在施展出来的杀气,也催动了自己体内起码五成左右的真气,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这五成杀气没有伤到男子,剩下五成,薛少白相信,也绝对不可能威胁到男子,如此一来,自己想要从男子手中逃出去,简直就是在做梦。

    “奶奶的,想不到会被这家伙逼到这么惨的境地,今日若是不能将这家伙解决掉的话,将来就算我能在这家伙的手中活下来,也绝对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到时候,怎么在中原大地上翻云覆雨?”薛少白呢喃。

    看到男子正好整以暇的等着自己出手,心下一横,手腕便狠狠抖了抖。

    而后,便听到嗡的一声巨响,声音刺痛人耳膜,爆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与此同时,一道红芒从那剑刃上迸出,这红芒在出现的瞬间还非常的微弱,似乎随时都要熄灭一般,但是,随着那薛少白体内的真气涌动,便看到红芒翻滚的同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在男子凝重的表情之中,那红芒便已经卷动了无上威压,笔直的超男子斩了过来。

    看到红芒斩来,男子身上瞬间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栗子,这个现象让男子的心脏狠狠挑了挑,满脸都是诧异的盯着那红芒,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暗暗想到:“这怎么可能,这家伙的剑气之中怎么会蕴含了剑意?!”

    剑意!那是代表了剑术修炼小有所成才能达到的一个境界。

    男子在中原大地上接触的剑修驱魔师不少,可以说没有八百也起码是一千,但是,除了那宗师级别的几个乏善可陈的存在,男子根本就没有看到过有薛少白这么年轻,便已经掌握了建议的驱魔师!

    以薛少白的年龄来推算,此人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尽管修炼真气可以让一个人返老还童,修为越是高深,青春永驻也越是正常。

    但薛少白毕竟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体内真气根本就不可能阻止岁月在自己**上留下创伤,是以,以他的境界,想要永葆青春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

    而现在那男子也可以肯定,薛少白肯定没有返老还童,他的确只有这点年龄。

    而一个不过只有二十岁左右的驱魔师,便已经将剑术修炼到衍生出剑意的境界,这等天赋,实在不是男子可以想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