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8章 天赐殿和归墟派
    在距离那杀降坑数千里外的一片雪山之中,一座半截山峰已经安全没入了云端的雪峰上,四五个穿着白色长衫的男子盘膝坐在山顶。

    山顶风雪弥漫,但诡异的是,风雪飘向这几个年轻人的时候,却自行避开了他们的身体。

    光秃秃的山巅上,滴水成冰的环境中,草木根本无法存活,但几个年轻人身边却温暖如春,甚至几人座下居然是一片纷纷绿意,实在让人惊讶。

    “咻!”

    寒风凛冽的山巅上,一道白芒突然破开风雪,不知从多少里外的天空中笔直的射向几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面如冠玉的年轻人听到远处的破空声,眉头微动,缓缓睁开双目,而后双指一并,那白芒便稳稳的被男子夹在了双指之间。

    “是宗门印信。”男子扫了一眼,原本是一封卷起来的书信,信纸上盖着宗门的印鉴,想来应该是从自己宗门寄来。

    “信上说什么?”年轻人身后的几个男子也睁开了双目,目光同时看向了正在浏览信件的男子。

    “太昊长老竟然已经突破到了五级驱魔师的境界!”男子略一迟疑,面色阴沉的低声说道。

    风雪突然急了半分,听到这句话之后,剩下四个人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

    “这老匹夫怎么会比咱们师父突破的还要快?咱师父十年前闭关,如今十年过去,却仍旧未能突破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那老匹夫不过闭关八年,竟然便已经突破到了我等师父也未能成就的境界,这实在让人不敢相信!”

    “不错,师父他老人家是天道宗诸长老之中天赋最高的一个,用了十年也没有成功,可见想要突破到五级驱魔师境界是何等困难。太昊长老在诸长老之中的天赋很是一般,纵然当年他有什么奇遇,也不可能在短短八年时间之中便突破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

    “嘿,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可是从天赐殿发出来的通告,若是这件事没有证实的话,天赐殿根本不可能草率的宣布这件事。也就是说,太昊长老绝对已经突破到了五级驱魔师的境界。”

    “若是这样的话,咱们就糟了。师父他老人家向来和太昊长老不对付,如今师父还是闭关,根本没人给咱们撑腰,要是太昊长老选择在这种时候对付咱们的话,那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这番话,让在场几人的脸色更显难看。

    与此同时,之前打开了信件的男子压了压手,示意众人都安静,随后咳嗽一声,说道:“行了!师父他老人家在闭关,宗主他老人家却仍旧还在宗门之中主持日常事务,没有师父给咱们撑腰,还有宗主他老人家在,难道你们以为太昊长老可以在宗门之中一手遮天不成?”

    “师父说得极是,咱们也没有必要太担心,咱们虽然是师父的人,但和太昊长老之间根本就没有矛盾,若太昊长老仅仅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便出手对付我们,到时候宗主他老人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必然会出手庇护我们。”随后,另外一个年轻人附和道。

    听到这番话,剩下几个弟子虽然没有反驳,脸色却也没有多大变化。

    宗门内斗,往往是杀人不用刀,杀人见血那是最低级的权力争锋,以太昊长老多年的斗争经验,怎么可能让在场几个年轻人看到他在打压他们的痕迹?若是连这几个晚辈都能捕捉到他正在对付他们的迹象,那整个宗门的人只怕都知道太昊长老正在处心积虑的对付他们几人。

    在场的人都是明白人,自然心照不宣的明白这个道理。

    “信件上除了告诉我们太昊长老有所突破这件事之外,另外还吩咐我们去杀降坑看一看,天赐殿的人发现杀降坑内部的怨气有异动,怀疑是有人在打那些怨气的主意。”看到众人目光闪烁的沉默下来,男子又接着补充了一句。

    “让我们去杀降坑?杀降坑不是百丈峰的人在负责吗?怎么会让我们去探查杀降坑?”

    “信上说了,百丈峰的人已经全部撤回了天道宗,为的是准备庆祝太昊长老突破这件事,剩下还在山门外的便只有我们五个弟子,所以这件事就暂且交给我们负责,这件事完成之后,宗门会给我们每人加十点宗门贡献分。”男子说道。

    “哼,还真把我们当叫花子了,十点?百丈峰的人每次进入杀降坑,起码都是一百点贡献分,没想到轮到我们的时候,竟然就只有十点贡献分了!”

    “这是宗门的安排,如果你们不甘心的话,可以找宗主他老人家争执。”年轻人眉头一皱,显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和众人讨论。

    “那现在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去杀降坑?”片刻沉默后,有人问道。

    “不去看看的话,回去怎么跟天赐殿的人交代?你又不是不知道天赐殿的那群人是什么德行,要是我们敢抗命的话,这件事恐怕还要被捅到太上长老那里,到时候,就算我等师父出关,在天道宗里,我等也绝对没有丝毫容身之处。”

    “师兄说得对,但是,那杀降坑是什么地方,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一旦进去,修为会被压制到的二级驱魔师的境界,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有胆子动怨气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便是我等根本就招惹不起的存在,若是遇到前者还好一点,可万一遇到后者的话,我们几个人有几条命都不够死。”

    “这有什么办法?如果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咱们不去就是抗命,抗命是什么后果大家心里都清楚,那是比死还要痛苦的酷刑,去了虽然有危险,可起码还有往好的地方发展的余地,所以,与其是违抗宗门的命令,不妨到杀降坑里看看,若是有危险的话,咱们便离开那里,反正杀降坑是百丈峰的人在负责,就算最后出事,宗主追究起来也只会追究百丈峰的责任,跟咱们屁关系没有。”

    听到这话,在场几个年轻人对视一眼,纷纷点了点头。

    看到大家的意见统一到一起,盘膝坐在最山巅最顶端的男子便收起信件,旋即从袖口抽出一根杨柳枝,单手握住杨柳枝,轻飘飘的冲着风雪一抽,便看到半空中的风雪突然急速收敛,大片大片的雪花凝聚到一起,在男子身前凝聚成了一头通体雪白的雪鹰。

    “行了,咱们快点动身吧,天赐殿的人只给了咱们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必须要稳定杀降坑里的怨气,不然的话,便会被视作任务失败,到时候,不仅没有贡献分,还要被天赐殿的人问责,我可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天赐殿的人问责。”年轻人说道,纵身一跃,便已经跳上了雪鹰背脊。

    与此同时,在杀降坑之中。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一个天赋如此出众的小子,有这等天赋的存在,在我的印象里,也只有师弟一个。”男子沉吟道。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沉吟道:“从归墟派里逃出来已经有六十年的时间,也不知道师弟现在已经冲击到了什么境界,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师弟便已经是三级驱魔师,六十年过去了,以师弟的天赋,如今只怕已经突破到了五级驱魔师也说不定。”

    若是此时薛少白听到这番沉吟的话,肯定会惊讶眼前男子的来历。

    归墟派,那是当年足以和天道宗抗衡的驱魔师宗门!

    天道宗,有陆上宗门之最的称呼,全盛时期的天道宗,放眼整个中原,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任何一个宗门可以和天道宗抗衡。

    而归墟派,则是海中宗门之最的称谓。

    当年归墟派未曾分裂的时候,其势力范围覆盖了整片海洋,门中高手辈出,即便是天道宗,在归墟派面前也要给后者三分面子。

    不过,自从归墟派分裂之后,其实力已经削减了起码七成,如今的归墟派,不论是在海中还是陆地上,都不过只是一个二流宗门罢了。

    而归墟派之所以分裂,说实话,和眼前这男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年为了争夺归墟派天殿弟子的身份,归墟派的弟子发生了严重的斗争,内耗导致了归墟派从此一蹶不振,再也难以在大海上立足。

    虽然大部分想驱魔师都出身陆地,但严格说起,海上宗门的弟子素质更高,修为也更加可怕,四级驱魔师在南海之中比比皆是,而在中原大地上,四级驱魔师便已经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至于五级驱魔师,更是乏善可陈。

    男子每次想到归墟派的陨落都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不过,这乃是大势所趋,就算男子心痛,想要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在大势已经形成的情况下,哪怕是归墟派宗主也根本无法阻止,更何况当年还是一个菜鸟的男子?

    “也不知道归墟派现在如何了,离开归墟派几十年,心中的乡情倒是愈来愈澎湃了。”男子暗暗想到,心中不禁开始回味起了自己在归墟派生活的日子。

    “不过,如今就算再怎么怀念也根本回不去了,归墟派已经陨落,想要重新广大宗门,以目前归墟派的实力,只怕努力一百年也没有机会。”男子摇头叹息,很是为归墟派的陨落而伤感。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与此同时,看到那男子目录沉吟之色,薛少白一脸疑惑的猜测起来,哪里知道这家伙的思绪已经落到了归墟派的身上。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