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1章 立个牌坊
    薛少白知道,这女人乃是老江湖,自己任何心理变化只怕都无法逃过这女人的双目。

    是以,听到女子的话,薛少白倒也没有惊讶,目光平静的笑了笑,说道:“既然那天道总如此富有,肯定不介意借一点钱来花花,嘿嘿,反正我也要去参加访山大会,不妨就利用这个机会看看那天道宗的收藏到底丰厚到了什么程度。”

    “你想要去天道宗偷东西?”女子笑了起来,心说这家伙不是找死吗?天道宗是什么宗门?那是当年的归墟派也要敬畏三分的驱魔师宗门!

    如今在这片大地上,能够和天道宗媲美的宗门根本就没有,若是这小子敢去天道宗偷东西,事后被天道宗的人察觉出来的话,那整个地球上,也没有此人的容身之处了,就算最后不会死在天道宗手里,将来也只有隐姓埋名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否则的话,一旦被天道宗的人发现,可能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此人。

    “嘿嘿,怎么能说是偷呢?这应该是参观才是,就像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我只是想去天道宗见识见识。”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去天道宗偷东西,毕竟偷这个字眼是很上档次的,自己好歹也是驱魔师,若是去偷东西,岂不是把驱魔师的脸都丢尽了?

    虽然驱魔师想要在江湖上混得开,必然不能太过在意自己的脸面,但这多少会让自己的威名受到影响,是以,没有到不得已的时候,薛少白是绝对不会牺牲自己的名声,就算是当了*,也要给自己立个牌坊不是?怎么可能连牌坊都不要?

    “呵呵,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居然敢打天道宗的主意,我告诉你,若是你的行踪被天道宗的人察觉到的话,你当场就会被天道宗的人干掉,连逃出来的机会也没有。”青衣女子好心提醒道。

    “你放心好了,你以为我真的是白痴吗?就算我真的要去天道宗偷什么东西,也不可能被天道宗的人察觉到不是?”薛少白笑着说道。

    虽然他从未和天道宗的人打过交道,但对天道宗的可怕,多少也有一点了解,怎么可能在天道宗暴露自己的意图和行踪?不过,转念一想,薛少白又觉得那青衣女子想的太多,这天道宗的底蕴深不可测,就算丢了一两件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没有个三五十年,也根本不可能发现。

    那些大型宗门的弟子也不是白痴,自己宗门之中有那么多宝物,若是不顺手牵羊,从宗门之中偷取几件宝物出来贱卖的话,简直对不起自己大型宗门的宗门弟子身份。

    是以,薛少白可以保证,纵然那天道宗最后发现宗门之中少了什么东西,肯定也第一个先怀疑自己宗门的弟子,只不过碍于面子,不肯承认是有弟子监守自盗的原因,所以才会大动干戈的派人去外面调查,用这种方式来维护自己宗门弟子正人君子的身份。

    “咳咳,其实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还真以为我不要命了,敢去打天道宗的主意?”薛少白苦笑道,旋即目光落到眼前男子的身上,说道:“况且,这家伙还没有解决,天道宗的事情对我们来说,还太过遥远,你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关注。”

    “不错,当务之急,是要先对付眼前这家伙,想去天道宗偷东西虽然想法很不现实,但只要认真谋划,倒也没有不可能。”青衣女子认真说道。

    “哦?听你这话的意思,天道宗似乎发生过盗窃一样?”薛少白眉头一挑,追问道。

    “四十年前,天道宗的确发生过一场盗窃,听说天道宗的镇宗三宝之一的魂引灯被人偷走了,不过,这个消息刚刚从天道宗内部传出来,那天道宗的长老便立刻出面来辟谣,所以,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那魂引灯最后是不是真的已经被人从天道宗里偷走。”女子点头解释道。

    “魂引灯?这是什么鬼东西?”薛少白问道。

    “你身为一个驱魔师连魂引灯也不知道?”女子一脸鄙视的说道。

    薛少白苦笑了一下,旋即目光一动,说道:“我不知道魂引灯实在太正常了,难道我是驱魔师就一定要知道魂引灯是什么东西?就好比我和你认识,难道我就一定要知道你的胸围?”

    这番话让女子俏脸一红,美眸恶狠狠的瞪了薛少白一眼,说道:“想不到你这小子不仅不知道天高地厚,连色胆也比我想想要打。”

    “哦?这叫色胆吗?”薛少白神色自若的说道,丝毫不认为自己刚才那话是在吃女子豆腐。

    说实话,在封建思想浓郁的驱魔师世界,就刚才薛少白的这番话,几乎已经和挑逗没有区别,女子修炼了数十年,无论是何等胆大包天的驱魔师,也从来不敢用这种口气和女子说话,但却想不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那修炼界里的菜鸟薛少白调戏了一把。

    “这小子,多年以来,还从未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不过罢了,如今我和你要联手对付这家伙,若是现在和你撕破脸的话,对你我都不利,不过你给我记清楚了,若是你再敢用言语轻薄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薛少白嘿嘿一笑,这女人本就生的动人,跟在自己身边,难免会让薛少白有些花花肠子,虽然此女告诫他不得再用烟雨来调戏她,但是,以薛少白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把女人的话放在眼里?

    笑了笑,便听到薛少白语带歉疚的说道:“抱歉了,刚才是我失言了,希望你不要怪罪。”言罢,又看到薛少白不动声色的低声笑了一下。

    薛少白本来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虽然此时嘴上跟女人道歉,但心里却根本不当回事,这女人生来便沉鱼落雁,若是自己不调戏此女的话,岂不是对不起此女这张姣好的脸蛋?正所谓红花需要绿叶来承托,若是少了自己这绿叶,这红花又岂能展现出美的一面?

    随后,薛少白咳嗽一声,目光重新回到男子的身上,眉头一皱,似笑非笑的说道:“想不到你的悬赏居然这么丰厚,天道宗的人竟然会拿一枚增寿百年的长生丹出来,嘿嘿,若是你不小心死在我的手里,到时候,那长生丹岂不是就要便宜我?”

    男子微笑道:“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

    “有没有这个本事要试试才知道。况且,就算我不能干掉你,但只要将你潜伏在杀降坑的秘密知会天道宗,后者也必然会给我一定好处,届时,就算我不能得到长生丹又如何?卖天道宗一个好,将来我在这中原大地上的路也就更宽了一点。”

    “不错,将我的消息出卖给天道宗,的确是相当于卖给后者一个人情,但是,你认为你有机会把我的消息泄露出来吗?”男子冷笑道。

    “有没有机会要试过才知道!”薛少白冷冷说道。

    旋即,只见薛少白突然一声大喝,手中杀生刃的光芒猛然刺目,而后,无尽红芒从剑锋中宣泄出来,在薛少白身边滴溜溜的盘旋一阵之后,那红芒便突然朝四面八方扩散过去。

    嗡!

    天地瞬间颤动,渗人杀意顿时弥漫天地,使得这方天地的天空直接便阴沉了几分。

    “到现在了,这小子居然还没有醒悟过来,看来,此人是真打算死在我手里了。”男子目光平静的盯着弥漫到了天地之间的杀气。

    他不相信薛少白绽放出来的杀气能够威胁到自己,就像他不相信中原大地的驱魔师可以干掉自己一样,虽然被追杀的那段时间,他的处境一度危险到了极致,但最后结果证明,想要杀了他,单凭当年那群驱魔师的水平,还根本不够看。

    眼前的薛少白不禁让男子想起了往日的一幕幕,当年从那群中原驱魔师的手中逃出来的时候,男子身负重伤,虽然利用杀降坑隐藏了自己的行踪,但是,逃得过驱魔师的追杀,却无法逃过这些人留在自己身上的禁制和暗伤。

    在各种禁制和暗伤的打击下,男子当初在杀降坑之中狼狈到了极点,本来这杀降坑就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方,游荡在这种地方,不是被逼到绝路的话,没有人会尝试,而男子在刚刚进入杀降坑的时候,看到涌动在此地的怨气,一度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甚至就算活下来,也最多不过只能坚持几个时辰罢了。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九子连环魔功却有了新的突破,本来只能催动三张脸的男子,在突破了功法之后,能够瞬间催动四张脸,实力明显有了提升。

    而在实力提升的情况下,虽然此地的怨气对男子来说仍旧非常危险,但他多少可以自己的第四张脸和此地的怨气稍微抗衡一二。

    是以,因为这个原因,才让男子在这杀降坑之中苟活了如此多年。

    同时,在经历过被中原驱魔师追杀这件事之后,男子暗暗发誓,若是有朝一日能从那杀降坑里面出去的话,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重演,自己当年在归墟派那是人见人怕的存在,到了这中原大地居然如同一条丧家之犬,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的事情。

    当年自己退缩不过是因为自己实力有所欠缺,无法和整个中原驱魔界对抗,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今非昔比,实力已然提升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再加上自己手中的神变以及九子连环魔功,放眼中原,又有几人可以是我的对手?

    天道宗?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当年在我归墟派面前,所有太上长老联手也不是我归墟派宗主的对手,若不是那几个太上阴谋陷害归墟派宗主,导致宗主暴毙,宗门无人领导,几大山峰弟子群起争夺宗主之位的话,那天道宗又怎么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耀武扬威?

    哼,还自称什么替天行道?!真是可笑,纵然有天道这种人性化的存在,要替天道执行它的意志,也轮不到你天道宗不是?比你更可怕的宗门这个世界上又不是没有?不过是因为各种原因关闭了山门,从而导致你天道宗一家做大,否则的话,这个天下,哪有你天道宗发言的资格?

    “小子,不要在我手下坚持了几个回合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和我,差距还是太大!”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话之间,男子的面孔便再次发生了变化,本来苍白诡异的脸上,突然在眉心位置多出了一道树枝型的印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