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2章 腐心咒
    “师兄,你怎么看?这两个家伙战斗的好像很激烈啊!”与此同时,在距离杀降坑大概二十里外的一座山峰上,之前在山顶上商量要进入杀降坑的几人,此时全部站在山巅上,彼此围成一个圈,似乎正在观察着什么。

    这几人的中间,正放着一个透明的菱形晶石,晶石表面闪耀着明灭不定的斑斓青光,而在晶石内部,则是一幕幕迅速划过的画面,而这画面,恰好便是此时正发生在那杀降坑里薛少白和男子之间的战斗。

    这几个天道宗的弟子在接到天赐殿的命令之后,根本不敢怠慢,知道没有办妥这件事后果是何等的可怕,若是几人现在怠慢的话,根本没办法回宗门去交差。

    是以,几人自传送阵的帮助下,仅仅只用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便已经传送到了杀降坑的附近。

    中原大地上其实有很多传送阵,不过这些传送阵一般都对有名望的驱魔师开放,类似薛少白这种无名无望的驱魔师,连接近传送阵的资格也没有,一旦靠近传送阵,直接便会被驱逐出去。

    不过,乘坐传送阵虽然方便,但每次乘坐都必须要一枚灵石来启动,而且,传送阵每次只能传送两个人出去,这几个男子在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考虑传送阵,但现在是宗门任务,即便是有灵石的消耗,完成任务回到宗门之后,上面的长老立刻便会将这些灵石报销。

    所以,几人根本就不会心痛那几枚灵石的消耗,反正最后这笔账要算在宗门的头上,自己又何必要吝啬?况且,事情办好了,宗门长老高兴,说不定还会额外奖励灵石,这区区几枚灵石的消耗,根本没有关系。

    而几人从传送阵里走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钻进杀降坑,天赐殿这次给他们的时间是五天,距离任务结束,还有起码四天半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以他们五人的实力,只怕一天就能将杀降坑内发生的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又何必要急于这一时?

    是以,这几人便商量到这座山顶上休整一下,顺便打开普照石,看看杀降坑里到底有什么变化。

    那普照石是相当于摄像头一样的监视工具,需要两枚才能发挥作用。

    百年前,天道宗的人降下法阵将杀降坑封印,并且在各个角落都安插了普照石,其目的自然是为了能无时无刻监视杀降坑,以便掌握其中的怨气变化。

    平时另外一块普照石都放在负责看守杀降坑的弟子手里,不过因为这次庆祝太昊长老突破的典礼,这几个弟子已经提前回宗门去准备,见识杀降坑的普照石最后自然也就上交到了宗门手里。

    这次,天赐殿临时派遣另外几个弟子来刺探沙县坑的情况,普照石自然也交给了接受任务的这几个弟子。

    虽然杀降坑的怨气已经被封印,但天道宗的长老很清楚,这些怨气已经凝聚了几千年,其杀伤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所削弱,若是门中弟子贸贸然进入杀降坑,极有可能在怨气里吃亏。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产生,天赐殿的人在颁布了任务之后,随后也将普照石送到了几人手里,吩咐几人尽量调查,但若是内部有陨落危险的话,便回去通知宗门长老,等宗门长老定夺。

    当然,若是这件事被捅到了长老那里,由长老亲自出面的话,这几个弟子再想领取宗门的任务奖励自然不会有任何可能。

    这个规矩几个弟子都明白,是以,虽然如今利用普照石,看到了正在杀降坑里过招的薛少白和男子,但几个弟子仍旧没打算要回去,迟疑一阵之后,便看到那之前在山峰上接受了任务的男子咳嗽一声,说道:“几位师弟怎么看?我们已经在这里看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这两人的实力我们多少也能有点数,那年轻一点的男子,最多也就二级驱魔师境界,而这个年长一点的男子,却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境界,比我们修为要高深很多。”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虽然我们几人联手想要爆发出四级驱魔师修为并不是很难,但修为上的差异带来的不仅实力上的悬殊,最关键的是我们的真气根本没有那个年长男子的浓郁,若是现在闯进去,哪怕我们联手,战斗时间一旦被拖延,我们几人只怕也会有危险。”

    “师兄可知道这两个家伙分别是什么来历?”这时,一旁认真听年轻人解释,脸上生了一颗黑痣的男子目光微微一闪后,说道。

    “在年轻小伙子我没有一点印象,不过,这年长一点的,我倒是模模糊糊的有点印象。”年轻人说道:“这家伙,应该就是数十年前在中原大地上掀起过一阵腥风血雨的那人。”

    “什么?”听到这话,几人眉头全都皱起来了,“你说此人便是那上官金龙?”

    年轻男子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此人,师兄我当年和宗门长老一起追杀过那上官金龙,当年师兄我不过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瑟瑟发抖的跟在长老身后,深怕死在那上官金龙的手中,好在最后我保命技术一流,屡次遇险,最终都能逢凶化吉。”

    “因为当年一场经历,所以我对这个上官金龙的印象特别深,当年宗门里几个长老在追杀这家伙半天也没有结果之后,以为此人已经陨落,谁知道此人居然躲在这里。”年轻人一脸惊讶的说道。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几位师弟,师兄有些话必须要告诉你们,那上官金龙数十年前便实力恐怖,此人本来是归墟派的传人,本命神通乃是驾驭一头水灵,那水灵一旦发威,能瞬间淹没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当年我等中原驱魔师,因为不了解这一点,曾一度在水灵手中吃了大亏。”

    “而且,抛开那水灵不谈,单说这上官金龙个人的修为,也不是我们几个就能对付的,若是现在我们进入杀降坑,一旦被此人发现我们是天道宗弟子,到时候,此人势必会出手对付我们,以我们的实力,哪怕联手,在此人手中活下来的几率也不到两成。”年轻人满脸忧虑的说道。

    “师兄你没有开玩笑吧?我们几人联手不是那家伙对手也就罢了,居然连活下来的几率也不到两成!这怎么可能?我等联手之下想要发挥出四级驱魔师的实力根本不难,怎么可能连这个家伙也无法抗衡?”有弟子不相信年轻人的话,冷笑着说道。

    听到这番话,年轻人长叹一声,说道:“师弟有所不知,此人修炼的驱魔术非常古怪,表面看起来,此人不过四级驱魔师的修为,但在很多危险的情况下,就算是五级驱魔师,此人也有实力抗衡。”

    “当年那家伙不过三级驱魔师,可咱们天道宗不知道多少四级驱魔师出手,最终也没有能斩杀此人,反而还让此人从他们手里消失,当年那几个长老推测,此人虽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但身上已经中了他们的腐心咒,最多不过三天就要去见阎王爷。可没想到那群长老全都算错了,此人不仅在腐心咒的攻击下没有死,反而还突破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说到这里,年轻人的微微笑道:“若是这件事让当年追杀此人的那几个长老知道的话,只怕这几人根本不会相信。”

    “你说什么?此人曾身中腐心咒而未死?”有弟子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神色震惊的盯着年轻人。

    “这种事,你觉得我会和你们开玩笑吗?”年轻人白眼一翻,很是不满的说道,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吓唬此人,又何必要胡说八道?

    说实话,一开始认出男子就是天道宗当年追杀的那个上官金龙之后,年轻人也不信,毕竟此人被几大长老联手的腐心咒打中。

    那腐心咒本来是侵蚀心灵的一种禁制,一旦被打中,意识会逐渐瓦解,等到意识全面崩溃之后,肉身便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最多不超过一个时辰,就会变成一具干尸。

    然而,男子虽然被腐心咒打中,可意识并没有崩溃,不仅如此,甚至身体也比以前更加精壮,这一点,实在让人怀疑此人是不是已经被夺舍,不然,怎么可能在腐心咒的攻击下也安然无恙。

    实际上,这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男子修炼的九子连环魔功。

    九子连环魔功是一种夺取他人心脏为己用的驱魔术,一旦将别人的心脏炼化成自己的,便相当于自己多了一个人的意识,虽然肉身受到致命伤,被炼化的心脏无法帮自己保命,但若是精神攻击,完全可以用另外一段意识来抵挡。

    当年男子在身中腐心咒之后,一连用掉自己两个人的意识方才将腐心咒的威力化解,若不是他舍得这两枚心脏,毫不犹豫的将两枚心脏献祭出来的话,此时的男子,早就已经化作了一具白骨,哪还有可能在这杀降坑里耀武扬威?

    而此时的年轻人,哪里会知道这些秘密?看到如今还生龙活虎的上官金龙,自然感到不可思议。

    “师兄,既然你口口声声称此人我们无法对付,那现在怎么办?这件事咱们要不要先回禀宗门长老,让宗门长老来定夺?”这时,一个眉目青雉的弟子突然开口,问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