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9章 暗中的人脸
    说实话,薛少白的存在是在场天道宗弟子始料未及的,原本几人进入杀降坑,也只是为了对付上官金龙,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一个修炼杀气的驱魔师。

    天道宗的尊严不允许挑衅,天道宗的规矩更不允许违抗!

    任何胆敢挑衅天道宗的行为都被视作找死,任何敢于违抗天道宗命令的人,最终统统都会被碾碎成齑粉!

    当然,因为此时还有上官金龙要对付,天道宗弟子不可能全部去追寻薛少白的下落,自然会留一部分的人来对付眼前的上官金龙。

    而且,几人知道,上官金龙对他们几人的威胁远远要超过薛少白,若是现在分出太多人手对付薛少白,那上官金龙轻松就可以将他们斩杀。

    柳庆云等人可不想就此变成上官金龙手下的亡魂,是以,稍微商量一阵之后,几人决定,由最小的师弟张绍东去追击那薛少白。

    “诸位师兄,上官金龙这家伙便交给你们来对付了,剩下那人,就交给我来对付。”张绍东自信满满的说道。

    柳庆云眉头微皱,说道:“师弟,你小心一点,上官金龙这家伙对此人推崇备至,想必此人也有两把刷子,若是你小看此人的话,在此人手中吃亏也说不一定。”

    “师兄放心,我的心里有分寸,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怎么可能栽在一个初级驱魔师的手上。”长邵东笑着说道,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追寻薛少白会有什么危险。

    看到张绍东如此自信,柳庆云的心情更加沉重。

    他知道,有上官金龙的修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推崇一个驱魔师,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而且,听他之前解释,那修炼杀气的年轻人,似乎很有一些手段,否则不可能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

    张绍东本来只有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而且,还是中等三级驱魔师,距离三级驱魔师大成境界还有相当长一段距离,跟上官金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连上官金龙都没能斩杀的存在,张绍东又怎么可能轻松将其制服?

    而且,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之前跟随那小子一起离开的女人,匆忙之间柳庆云也认真看了一眼,发现那女人也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

    如此一来,张绍东若是和薛少白发生战斗,让一旁的女人参与的话,对张绍东来说,情况肯定相当糟糕,也许根本就不用那个年轻人亲自出手,仅仅是那女人就足以将张绍东斩杀。

    想到这里,柳庆云的心情自然有几分担忧。

    不过,现在他这里人手不足,若是分出太多人去对付薛少白的话,拿下上官金龙的把握便肯定要减少很多,众人此行最关键的便是上官金龙,在这种情况下,肯定要留下更多的人对付上官金龙,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个薛少白,就分出太多不必要的人手?

    “师弟,师兄再告诫你一句,那家伙既然可以和上官金龙有来有去的交手,证明此人的修为很是不简单,你小看此人不要紧,最关键的是,你绝对不能和此人硬拼,不然的话,你此行凶多吉少!”柳庆云说道。

    张绍东的眼底闪过一丝怒气,师兄这番话,明显就是不相信自己。

    自己在天道宗修炼了数十年,各种危险也经历过,要说磨炼,自己不下师兄柳庆云,如今却被师兄轻视,那张绍东的心情自然很是恼怒,,心说师兄居然还小看我?!看来这次我一定要证明一下自己,将这家伙拿下来,好让师兄知道,我张绍东也不是好惹的。

    想到这里,便看到张绍东直接催动真气,身躯一动,便已经在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飞出去了起码十几里山路。

    与此同时,杀降坑某处不为人知的地方,本来平静的空间,突然之间爆发出一阵嗡鸣,而后,便看到那空间直接塌陷下去,紧接着,阵阵幽光从塌陷的空间内爆发出来,弥漫在天地间。

    好在那幽光并非很璀璨,出现的时间也非常短暂,仅仅不过只是眨眼之间便看到那幽光消失。

    而就在那幽光消失的瞬间,塌陷下去的空间突然发出咔嚓的一声脆响,随后,便看到空间裂开一道口子,两道狼狈的身影直接便从空间里跌跌撞撞的掉了出来。

    “你不是说利用传送符移动很是轻松的吗?怎么我们还差点死在里面?”薛少白面色苍白的擦了擦额头冷汗。

    虽然现在看起来他好像没有任何危险,但是,之前在那空间里面的时候,薛少白和女人却屡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也不知道这杀降坑内的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进入虚空,便有无数的鬼魂直接扑向两人,薛少白和青衣女子连连出手,却仍旧不能阻挡鬼魂的进攻,成千上万的鬼魂如同汪洋大海,丝毫不退让的朝两人进攻。

    本来薛少白还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本来他进入这片虚空的时候,体内的真气便已经快要枯竭,如今看到数以万计的鬼魂扑向自己,心里若是没有担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就在那薛少白绝望的时候,传送符的力量突然薄弱了几分,随后,虚空中的恐怖压力袭向两人,将毫无防备的两人直接推出了那片虚空。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我传送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遇到这些情况,恐怕这些鬼魂是天道宗有意放置在那片虚空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驱魔师在这里面施展空间类驱魔术。”青衣女子解释道。

    “算了,反正我们现在也已经脱险了,没必要继续计较这件事了。”薛少白说道,旋即扶着青衣女子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这女人之前为了催动传送符,消耗了不少的真气,而且,之后在进入空间之后,又要出手对付虚空中游荡的鬼魂,双重消耗下,这女人真气也仅仅只剩下了两成。

    虽说两人现在已经脱险,但谁都知道,这不过只是暂时的,只要那上官金龙或者天道宗的弟子追上,两人绝对是凶多吉少。

    是以,在如今这两股势力都没有追击上来之前,薛少白和青衣女子自然要抓住每一个可以休息的机会,尽管杀降坑无法恢复体内真气,但起码可以让两人恢复体力。

    体力虽然不能对付一个驱魔师,但起码不会等到那上官金龙或者天道宗杀到的时候,两人连一点还手的力量也没有。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青衣女子坐下之后,问道。

    现在她只有指望眼前的薛少白,毕竟她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在这怨气激荡的杀降坑之中,这两成真气仅仅只能让她自保而已,想要横扫此地怨气,根本不可能。

    如此一来,女子自然只有将希望放在薛少白身上,希望这家伙不会让自己失望,能够压制住此地的怨气,否则的话,他们两人,迟早要被此地的怨气干掉。

    听到女子的话,薛少白沉吟片刻,说道:“休息片刻,等我的真气恢复一点之后,便开始着手吞噬此地的怨气。”

    “你真打算吞噬此地怨气?你不怕死?”青衣女子皱眉。

    怨气是什么东西?多少驱魔师避之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存在,一旦两人被此地的怨气席卷,被这股力量钻入身体的话,当场就会昏迷,而一旦昏迷,便意味着失去了所有自保的能力,到了那个时候,想要死得痛快都会变成奢望。

    故而,女子根本就不愿意薛少白吞噬此地怨气,毕竟若是这家伙一倒的话,便意味着自己耳朵靠山也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怎么逃出去?

    “死我当然怕,但是,若是不将此地的怨气吞噬干净的话,就算我活下来,也会不甘心。”

    “你怎么这么固执?”

    “这叫固执吗?”听到这女人的话,薛少白立刻便大笑起来,说道:“这撑死了叫做坚持。你可知道,若是我将此地怨气全部吞噬的话,可以衍化出多少真灵气?有真灵气在手,就算我不能完美的控制,但即便是用真灵气来自爆,我相信,中原大地上也不会有几个人是对手。”

    “原来你是打算用怨气来衍化真灵气,小子,你的野心还真是不小。”青衣女子说道。

    “没有野心,还配称自己是驱魔师吗?”薛少白冷笑道。

    多少驱魔师之所以成为独步天下的存在,就是因为自己的野心太大,对世俗人来说,野心太大不是好事,凡人的力量有限,渺小的力量永远不可能支撑起强大的野心。

    但是,驱魔师却不同,驱魔师的力量乃是随着修为逐步提升,和凡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驱魔师不怕有野心,怕的是野心太小,若是没有强大的野心,驱魔师也就失去了与人争雄的勇气,若是连勇气也没有的话,驱魔师又怎么在江湖上混下去?

    “看到你,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师姐,当年师姐也和你一样争强好胜,结果被自己的仇人摆了一道,直到现在,师姐的旧伤也没有恢复,小子,江湖上最忌讳一步登天,想要成为独步天下的存在,你就必须要学会步步为营,不然的话,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青衣女子说道。

    “与其庸庸碌碌的生,不妨轰轰烈烈的死,我可没有兴趣去做什么人的陪衬!”薛少白冷声说道。

    随后,薛少白走到了一边的青石上盘膝坐下,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行了,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你就管好你自己,我现在要开始吞噬此地的怨气了,没有时间和你研究该不该有野心这种天真可笑的问题了。”

    “随便你。”青衣女子说道,旋即也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调理起了自己的身体。

    而就在那薛少白忙着炼化此地怨气的时候,在距离那薛少白大概十几丈的远的树林中,只见几颗古树上突然浮现出一张张苍老的人性脸颊。

    其中一张脸颊在浮现出来之后,便突然口吐人言,声音细若蚊蝇的说道:“诸位觉得这小子如何,是否可以相信?”

    “暂时不要急,想要彻底了解此人,咱们必须还要再观察观察,免得咱们这次又被人给耍了。”另外一张看起来稍微年轻一点的脸颊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