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1章 遁天老祖
    “大哥,如今既然已经被此人发现了行踪,我们要不要暂时隐藏一下?我等的元神被封印在这些树干之中,只要我等隐藏起来,那家伙就绝不可能发现我们的行踪。”那消瘦树干再次说道。

    年长树干迟疑片刻,说道:“此人既然走进了这片树林,证明此人极有可能是冲着我等来的,如此一来,证明他确实已经发现了我们,既然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又何必要在此人面前继续隐藏自己,不妨就出去和此人谈谈,顺便试探一下,看看这人的秉性到底如何,若是此人可以让我等满意的话,我等也就不用再去观察此人了不是?”

    听到这话,在场几个树干上的树脸都露出沉吟的神色,片刻后,那消瘦树脸便点点头,说道:“不错,大哥说的对,这家伙既然找上门来,我们也没有必要和他捉迷藏,直接看看这家伙如何,也没有必要继续观察下去。”消瘦树脸说道。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何况我等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再继续等待下去,而且,最关键的是,此人和那上官金龙貌似有不小的仇恨,如此一来,我等若是和此人合作,说不定还能借此人的手,报当年的一箭之仇,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一箭双雕,几位大哥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不错,倒的确可以利用这一点。”

    “可这家伙看起来好像根本就不容易控制,万一此人不听话怎么办?”

    “也对,这家伙不过初级驱魔师,就敢和四级驱魔师的上官金龙作对,可见这家伙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存在,和这种人接触,我等必须要非常小心,不然的话,最后只怕怎么死在此人手中的也不知道。”

    听到这些议论,年长树脸立刻便瓮声瓮气的说道:“诸位放心好了,我有办法可以制衡此人。”

    说到这里,年长树脸的脸色微微一变,接着说道:“好了,那家伙来了,我们快点隐藏好自己,不用在这家伙面前提前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毕竟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此人是不是真的为我们而来。”

    听到这话,几个树干上的树脸全都冷静了下来,随后,便看到树干上荡起了一圈涟漪,紧接着,那几张树干上的树脸便直接隐藏到了树干之中。

    而就在那几张树脸隐藏起来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突然传来,随后,便看到薛少白和青衣女子走进了这片树林。

    “你说的人呢?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啊!”青衣女子走进这片树林之后,认真的打量了一番,根本没有在这里看到活人,甚至连魂魄也没有看到一个,这一点,自然让女子觉得奇怪,以为是那薛少白感应错了。

    “肯定就在这个鬼地方,我的真灵气对方圆几里内的元神活动非常敏锐,一旦这里有元神活动的话,我立刻就可以感应到,而且绝对不会错。之前我催动真灵气的话,直接就从此地感应到了几个元神在活动,虽然我不能完美的驾驭真灵气,但可以肯定,我的感应绝不会有错。”薛少白一脸肯定的说道。

    对于真灵气,青衣女子多少有点陌生,虽然薛少白掌握了这股力量,但这家伙从没有告诉过自己这真灵气有什么妙用,如今他解释了之所以可以从此地感应到元神的活动,乃是因为真灵气的关系,但对女子来说,也根本无从辨别其真伪。

    当然,如今那薛少白和她乃是一条船上的人,女子不相信这家伙会欺骗自己,是以,将信将疑的点点头之后,女子目光闪烁的说道:“但现在你也看到了,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到处也没有魂魄或者元神,我猜你可能真的是感应错了。”

    薛少白皱眉,青衣女子毕竟是外人,根本不可能懂这真灵气的微妙之处。

    那真灵气乃是完全凌驾在天地之上的力量,这股力量一旦爆发出来,立刻便可以降服自然界内的一切力量,让所有力量都的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之前薛少白为了恢复自己消耗的真气,不得已打起了真灵气的主意,稍稍吞噬了一点真灵气,而在吞噬这股力量的时候,从真灵气的震动可以清楚看到周围一切灵体的存在。

    简单点来说便是,那薛少白震动真灵气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便如雷达一般出现在他视野里,以他对真灵气的了解,不可能相信这是被人做了手脚的原因,之所以现在看不到隐藏在此地的元神,想必肯定是因为其它原因。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冷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你们就在附近,若是你们聪明的话,就最好不要藏着,现在就给我出来,我既然可以找到这里安利,就证明我肯定知道你们在这里。”

    这番话说完,便看到树林长久的沉默,根本就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似乎那薛少白真的感应错了一般。

    等了半天,看到没有人回应自己,薛少白眼神一冷,接着说道:“难道真的要我将你们全部揪出来?你们也许不知道,我之所以可以找到这里,完全是因为真灵气的原因,我从真灵气之中看到好几个活跃在这里的元神,我知道这里有鬼,但如今却根本看不到你们,想必你们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若是我现在催动真灵气的话,你们这里所有人都将无所遁形,是否要让我催动真灵气?”

    这番话,顿时便让此地的气氛变得诡异了几分。

    短暂的沉默之后,只见周围树木突然开始自行震动起来,片片枯叶从树木上抖落,并且在树木震动的时候,树干上突然如同睡眠蠕动起来,一张张相貌有别的脸慢慢从树干上浮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薛少白和女子同时皱起了眉头。

    “你们是在找我们吗?”这时,其中一张树干满是皱纹的老脸突然开口,嗓音沙哑而低沉。

    “不错,我们找到正是你,怎么,之前躲在这里的人,就是你们?你们到底是人是鬼?”薛少白皱眉,满脸疑惑的问道。

    “我们自然是人。”那老脸说道:“不过是被困在这里的人。”

    “哦?”薛少白神色一愣,认真看了一眼,才敢肯定,原来真的是树干在说话。

    树干怎么可能说话?对驱魔师来说,妖魔鬼怪并不是什么神秘的存在,很多驱魔师或多或少都会接触一些已经成精的存在,那树干一开始说话的时候,薛少白还以为自己碰到了树精,毕竟只有树精才会口吐人言,说出和人一样的话。

    而且,薛少白也知道,这天下的确有树精的存在,只是不论驱魔师还是凡夫俗子,都很少见到而已。

    大多数树精的性格都非常古怪,很多树精还有吃人的恶习,所以,在一些偏远地区,驱魔师也很少涉足的地方,一旦发现了树精,便会高薪聘请驱魔师出手,希望借驱魔师的手将树精除掉。

    其实之前薛少白根本没有将这几棵树放在眼里,不过,此时看到这些树干说话,自然便联想到了树精的传说,以为这些树干正是传说中生存了数千年,吸收天地灵气到蜕变出灵智的树精。

    “你们是人?”薛少白一脸的不信,怎么可能相信这么无稽的事情。

    人怎么可能变成书?除非是某种神通,但就算是神通,也不过只是障眼法而已,在大多数驱魔师眼中,都是不入流的驱魔术,包括薛少白,也根本不会将一个修炼障眼法的驱魔师放在眼里。

    “不错,我们是人。”那满脸皱纹的树干闷声闷气的说道。

    “详细说说,你们怎么可能是人?”薛少白说道:“而且,就算你们是人,又怎么可能和树干在一起,你们的肉身呢?不要告诉我,你们的肉身就是树干,若是这样的话,你们便只是一群想做人想疯的了树精而已。”

    “我们的确是人,但却是被天道宗驱魔师封印在这里数百年的人。”年长树脸叹了一声,说道。

    “天道宗封印你们做什么?”薛少白问道。

    “因为我们知道了遁天老祖的秘密,这老家伙为了除掉我们,所以才将我们封印在这里。”年长树干说道。

    “我们本是关外的驱魔师,大概九百年前,我们进入从丝绸之路进入中原,那个时候,天道宗在你们中原大地上还只是一个二流宗门,遁天也不过只是天道宗的一个长老,但是,后来,那遁天在关外一座古墓之中,发现了上古西王母弟子的传承,从此便一飞冲天,不过十年,便成了你们中原赫赫有名的驱魔师。”年长树干说道。

    顿了顿,那年长树干又接着说道:“只是那遁天的修为虽然提升了,但是他的人,却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什么意思?莫非这个遁天是冒名顶替的不成?”薛少白问道,眼中满是疑惑。

    “虽然不是,但也相差不多。”年长树干说道。

    “实际上,进入那座古墓的人,并非只有遁天一个人,还有我们这一群人,我们和遁天一前一后进入那古墓,不过我们的运气没有遁天好,别说没有得到那个前辈的传承,甚至连接触到的机会也没有,而遁天在得到了那个前辈的传承之后,立刻便性情大变。”

    说到这里,那年长树干的眼中露出回忆,接着说道:“当年我们这一群人里,有一个是修炼的是御心神功,那御心神功最可怕的便是可以洞悉到对手心中的念头。当年那位朋友在和遁天交手之后,非常肯定的说,遁天已经被一个无名的元神的夺舍。”

    “哦?夺舍?”薛少白神色一震,根本没想到,天道宗的遁天老祖身上,居然还有这样的隐秘。

    “不错,正是夺舍!”年长树干非常肯定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薛少白皱眉,迟疑片刻后问道。

    “因为当年他在封印我们的时候,已经亲口承认了这个秘密。”年长树干说道。

    “也许他是为了欺骗你们呢?尔虞我诈实在太正常了,你可不能因为你那朋友的一面之词就肯定遁天是夺舍,若他是夺舍的话,当年天道宗又怎么可能让他来继承宗主大位?”薛少白笑着说道,哪里可能相信这年长树干的话。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