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2章 秘密
    “莫非阁下以为,我们几人会如此蛋疼,拿这种事情和阁下说笑?”年长树干面无表情的说道,显然是因为薛少白的话微微有点动怒。

    薛少白沉默,认真一想,也觉得这几个家伙没有必要和自己胡说八道,那遁天早就已经坐化,几人就算要诬陷遁天老祖也根本没有意义,若是那遁天老祖还活着,几人说出这种话,还有可能颠覆天道宗,但是现在,却毫无意义。

    “也对,遁天毕竟已经坐化数百年时间了,你们现在就算污蔑他,也根本没有必要。”薛少白沉吟道。

    “既然你知道这个道理,那就应该相信我们的话。”年长树干说道。

    “听你这话的口气,好像是有文章似的,说吧,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若是你们想动手,没有问题,我肯定奉陪到底。”薛少白神色自若的说道。

    他已经认真看过,这几个家伙的确是元神被融入了树干,树干之中的真气流动非常明显,但却很是微弱,可以肯定,这几个家伙都已经虚弱不堪,到了即将入灭的地步。

    如此一来,薛少白也知道,这几个家伙对自己来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威胁,自己只怕稍微一动手,便能轻松解决这几个家伙,是以,他倒也不担心这几个家伙可以威胁到自己,若是这几个家伙动手,薛少白自然会出手和他们过上几招,顺便让几人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

    听到薛少白的话,几颗树干上的脸颊都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那年轻一点的消瘦脸颊开口说道:“阁下误会了,我等并不是想要和你交手,而是有事情想要拜托阁下。”

    “哦?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薛少白眼睛一亮,说道。

    “你也知道,我们是被困在了这里,如今我等体内的真元已经非常单薄,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最多三十年,我等便要永远坐化在这里,生生死死虽说是很平常的事情,而且,我等对于生死也早就已经看破了,故而,其实就算我等最后死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那年轻树干叹了一声,旋即接着说道:“但是,死可以,但死了之后,魂魄不能回到家乡,即使去了九幽黄泉,我等也不会安宁,所以,我等想要拜托你,想你可以带我们的元神回到关外,如此,让我等的魂魄可以得到安息。”

    听到这话,薛少白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原来,这个树干里的魂魄是因为想要回到自己的老家,所以才潜伏在一旁窥伺他,而他窥伺自己,不外乎是想和自己合作。

    说实话,薛少白倒也不介意将这几人的魂魄带回他们的家乡,毕竟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但是,现在哪怕是薛少白自己,也被困在这杀降坑之中,连他自己也无法从这杀降坑里出去,又怎么可能带走这人的元神?

    想到这里,薛少白苦笑道:“我想你们找错了人,几位有所不知,我也是被困在了这杀降坑之中,若是我能从这里出去,将你们几人的魂魄带出去,倒也没有关系,但是,如今连我自己都无法从这里逃出去,又怎么带走你们?正所谓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想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们应该都明白吧?”

    “阁下放下,只要有我们帮助,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可以说轻而易举。”消瘦脸颊说道。

    “何以见得?”薛少白眉头微皱,说道:“你们难道有什么离开这里的方法?”

    说实话,其实薛少白想要离开这里易如反掌,现在没有上官金龙跟在身后,手中又有传送符,只要传送符在手里,一旦想要离开,随时将传送符施展出来,到时候,轻轻松松便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个办法,薛少白其实之前已经考虑过,不过因为他根本没打算要马上离开这里,所以,自然也就没有让女子施展传送符。

    不过,薛少白虽然有离开这杀降坑的办法,但是,也不妨多知道一点如何离开这里,毕竟这样一来,起码还可以节约一次传送的机会。

    “阁下有所不知,这杀降坑的封印阵看起来很是完美,实际上处处都是漏洞,不过,因为这数百年来天道宗一直在完善封印阵,所以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到任何漏洞。”年长脸颊认真说到。

    “你的意思是,让我打破这封印阵?”薛少白愣了愣,说道。

    年长脸颊嗯了一声,说道:“不错,正是打破这封印阵。”

    “你们要知道,此地的怨气如此浓郁,若是打破的话,让此地的怨气逃出这个对地方,到时候,中原大地上势必要血流成河,这种草菅人命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薛少白苦笑道。

    “你被骗了,不对,应该是所有中原驱魔师都已经被天道宗的人骗了。”年长树干一脸苦笑的说道。

    “何以见得?”薛少白皱眉,一脸疑惑的盯着年长树干,随即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青衣女子。

    这女人在驱魔师世界挣扎的时间远超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必然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比方说那年长树干说的事情,中原人都被天道宗的人耍了,怎么被耍的?

    “你们有所不知,严格说起来,其实我等根本就不是驱魔师,我等乃至西域天竺国的禅师,九百多年前,我等察觉到中原大地上有怨气涌动,范围非常可怕,那个时候,怨气的怨力还不是很强大,不过,怨力再怎么稀薄的怨气,一旦对人畜进行攻击的话,也不是世间人能够抵档的。”年长树干慢条斯理的说道。

    说到这里,沉寂片刻,又接着说道:“所以,那个时候我等便深入中原大地,准备度化此地的怨气。但是,谁知道我等刚刚进入你们中原,就已经被你们中原驱魔师盯上,而盯上我们的人,恰好便是天道宗的人。”

    “天道宗盯你们做什么?”薛少白不解的问答。

    那天道宗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正儿八经的正道宗门,修炼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是那天道宗的门徒,甚至一部分散修也以加入天道宗为修炼的终极目标。

    这种影响力,在古往今来的中原大地上,可以说绝无仅有,而天道宗既然是正道宗门,那便根本没有理由去对付这群禅师,要知道,后者之所以进入中原,是为了度化怨气而来,怨气若是能够被度化的人,对整个中原大地的人都有好处,既然天道宗身为正道宗门,怎么可能阻止这群禅师来做好事?

    除非,这件事里面有玄机,肯定是因为天道宗用心险恶,有自己的私心,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出手对付这群禅师。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沉吟道:“莫非那天道宗早就已经在打这些怨气的主意?”

    听到薛少白的话,年长树脸笑了笑,说道:“你猜得不错,天道宗驱魔师的确在偷偷打这些怨气的主意。”

    “哦?他们想用这些怨气做什么?”薛少白追问道。

    “这便是要遁天老祖说起了。夺舍遁天老祖的那个人,原本是西王母座下不成器的弟子,当年在活着的时候,便已经被西王母逐出了宗门,因为心怀怨恨,所以即便是过了数百年,也根本不想入轮回,后来,那遁天老祖误打误撞,进入了这家伙的墓地,谁知道,居然就被那家伙的亡魂夺舍了。”年长树干叹息道。

    旋即又接着说道:“而在夺舍之后,那老鬼因为担心被人洞悉到自己真正身份后有危险,所以一直也不敢暴露自己的行踪,也是因为这样,那家伙才在中原大地上隐瞒住了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只怕早就已经被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说到这里,那年长树干又沉默了片刻,似乎是为了让薛少白吸收他这番话的内容。

    片刻后,那年长树干才接着说道:“而这家伙在对遁天夺舍,很快便发现了中原大地上的杀降坑,也很快就发现了这里涌动的怨气。”

    “发现这些怨气有什么意义?”薛少白不解的问道。

    “嘿,你居然问我发现这种问题,我就问你,你进入这杀降坑又是什么原因?我想你肯定不是逃难到这里,必然是有所图谋,所以才进入此地。”

    “不错。”薛少白点点头,旋即立刻便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说道:“莫非,那遁天老祖也对此地怨气有所图谋?”

    年长树干嘿嘿一笑,说道:“你猜得不错,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那遁天老祖才会吩咐自己门派的弟子将杀降坑的怨气封印,其目的就是想要镇压住此地的怨气。不过,我等只制动他想利用这里的怨气做文章,但却并不知道此人究竟想怎么利用此地的怨气。”

    听到年长树干的话,薛少白的脸色微微遗憾了几分。

    看到那薛少白的脸色变化,年长树干自然意识到这家伙有了异心,不过为了能够从这里逃出去,年长树干仍旧苦口婆心的说道:“年轻人,你不用失望,若是你能进入天道宗,得到翻阅天道宗卷宗的资格的话,你肯定可以知道那遁天老祖打算用这些怨气做什么,当年那遁天老祖渡劫失败,最后被一道雷劈死,导致了这些怨气也遗留了下来,如今你若是可以洞悉到那遁天老祖的秘密,这些怨气也就相当于你的囊中之物,你随时都可以将这些怨气取走,不是吗?”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