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3章 期待
    说实话,其实薛少白根本就不关心遁天老祖是不是已经被人夺舍,他真正关心的乃是这家伙打算用此地怨气做什么。

    如今遁天已经陨落,这些怨气他自然也就无法再利用,不过,若是自己都知道那家伙打算用此地怨气做什么的话,自己便可以借花献佛,做完当年那遁天老祖没有做完的事情。

    而能让遁天老祖也倾心有加的力量必然不可能太过浅薄,自己若是可以掌握的话,必然可以成为自己的杀手锏之一。

    自己现在本来有真灵气在手,虽然自己无法将真灵气的力量完美的发挥出来,但是,要发挥出那真灵气三成左右的威力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而今,若是自己能同时再掌握那遁天老祖当年遗留下来的力量的话,整个中原大地,薛少白相信,不可能有任何一人是自己的对手。

    即便是那些五级驱魔师,在有遁天老祖遗留下来的力量面前,相信也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是以,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中难免有些期待,自然是希望自己可以得到这股力量。

    遗憾的是,这世间根本没有人知道那遁天老祖打算用怨气干什么,也怪这老家伙死的太快,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沉吟于此,薛少白目光一闪,说道:“你们这些条件都太单薄了,想要我答应你们,还不行啊,我薛少白这个人,向来是贼不走空,若是没有太大的好处的话,你让我怎么和天道宗作对?这不是找死吗?”

    年长树干听到这话,苦笑一声,说道:“我等本是禅师,向来就没有太多的收藏,不过,我等还有一些真元在体内,若是阁下能够把我们的元神带出杀降坑,我等便随时可以将自己体内的真元交给你。”

    “哦?”薛少白眉头一挑,笑了起来,说道:“尔等的真元有什么魅力,能够让我得到什么好处?”

    “小子,不要小看我们的真元,我等全都是禅师,禅师体内的真元深受佛法熏陶,即便是修为达到了高深之处,也不可能有天劫降临!”年长树干很是自信的说道。

    “什么?你们的真元可以让你们无视天劫?”薛少白大吃一惊,满脸错愕的盯着年长树干说道。

    驱魔师修为一旦达到了七级以上,便会引发出天劫,对任何一个驱魔师来说,天劫往往是最可怕的存在,那是一条有来无回的路,一旦在渡劫的过程中出现任何一点问题,便会被天劫当场劈死,丝毫回旋的余地也欠奉。

    正是因为天劫的存在,所以天下所有的驱魔师,为了逃避天劫的惩罚,往往会选择压制自己的修为,而一些无法压制自己修为的驱魔师,则会选择闭关,用阵法镇压住自己的洞府,防止真气外泄牵引到天劫降临。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天劫之所以存在,便是因为受到了真气的影响。

    一个驱魔师,无论多么善良,真气之中也必然蕴含了几分戾气,且随着修为的提升,戾气也会越来越浓郁,并且无论修为多少高深,也根本无法将戾气炼化,而戾气本身又是引动天劫的关键力量。

    是以,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戾气对天劫的吸引也越来越强烈,到了七级左右的境界,天劫必然会降临到驱魔师的身上,是以,因为这一点,无数驱魔师都喜欢在六级左右便开始压制自己体内的修为。

    那薛少白好歹也是一个初级驱魔师,虽然七级驱魔师距离自己非常遥远,但并不代表自己就没有机会成就七级境界,是以,对于天劫薛少白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

    不过,让薛少白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个人居然口口声声的说能够压制天劫的降临,这在薛少白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看到那年长树干信誓旦旦的肯定这一点,薛少白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没有这种事。

    “你说的可是真的?”薛少白皱眉问道,这种事实在太过无稽,若是天劫真的可以如此避免的话,那自己得到这几个禅师的真元,岂不就意味着将来不用再担心天劫的问题?

    想到这里,薛少白心中也出现了一丝期待,反正这种事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况且这几个人仅仅只有元神还残留在这里而已,薛少白若是和几人合作,发现几人有什么猫腻的话,随时可以动手直接将几人干掉,根本不用担心这几人能威胁到自己小命。

    意识到这点,薛少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自信,暗道,若是这几个家伙拿我开心的话,便休怪我不客气。管你是禅师还是驱魔师,一巴掌拍死了再说。

    “你觉得我等现在还会与你开玩笑吗?”年长树干苦笑道。

    实际上,薛少白也根本不担心这几个家伙会欺骗自己,要知道,这几人现如今已经是离死不远的存在,想要和自己合作,就必须要拿出诚意,何为诚意?自然是对自己坦白,若是这几人到现在还不尽不实,不肯对自己吐露真言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和这几个家伙合作?

    “我看也不像,不过,你们的说法太无稽了,怎么可能有不引起天劫的真元?我修炼这么久的时间,从未听过这种事情。”薛少白说道。

    年长树干还没有说话,那年轻树干便已经开口说道:“阁下有所不知,因为我等是禅师的关系,真气会受到佛法加持,而真气一旦被佛法加持,便可以无视天地间的天劫,当然,我想你们中原人是不相信有佛祖在世的,不过,就算你们中原人不相信,但事实仍旧是事实,由不得你不相信。”

    “也就是说,你们若是将自己的真元个给我的话,我将来便不用担心天劫的事情?”薛少白问道。

    几个树干上的脸颊同时嗯了一声,丝毫犹豫没有。

    看到那几个树干上脸颊全都露出了肯定的表情,薛少白眼神也变得玩味起来。

    “你们这些年被镇压在这里,不止找过我一人吧?”薛少白似笑非笑的说道。

    几个树干上的彼此对视一眼,其中那消瘦脸颊说道:“不错,我等不止是找过你一人,之前你在杀降坑里碰到的那个家伙,之前便已经和我们有过合作。”

    “你说的是上官金龙?”

    “不错,正是这个家伙,不过,这家伙后来过河拆桥,根本没把我们的约定放在眼里。”

    “嘿嘿,难怪你们之前闪烁其词,不肯对我吐露真言,原来是因为被上官金龙坑过。”薛少白笑了笑,说道:“那么你们现在找我,不怕又被我坑吗?”

    “这下子,几张树干上的脸颊全都沉默了下来。

    若说这几人不担心被薛少白坑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这几人之前正是打算试探那薛少白,不料后者抢先一步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搞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嘿嘿,其实我也担心你们太过夸大其词,将自己的真元形容的太过完美,如果我贸贸然和你们合作,最终发现你们的真元对我根本没有意义的话,我怎么办?”薛少白说道。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觉得我们这群快要灰飞烟灭的人,有必要对你信口雌黄吗?”年老树干说道。

    薛少白一想也对,这杀降坑又不是旅游胜地,根本就没有几个驱魔师会进入这里,除非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好比薛少白和上官金龙,一个是为了怨气而来,一个却是为了逃命,至于大多数正常的驱魔师,绝不会考虑进入这个鬼地方。

    是以,若是错过了自己,这几个老家伙不知道又要在这里登上多少年时间,而最关键是,几人很明显已经没有寿元再坚持下去,如此一来,几人自然要和自己合作。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咳嗽一声,说道:“我也并非寡情薄义之人,这么说吧,我可以帮你们,但是,若是你们的真气对我没有用的话,怎么办?”

    “这很简单,若是你和我们合作的话,我们不仅可以将自己的真元送与你,另外会告诉你一个上古驱魔师的洞府。”年长树干说道。

    “哦?”薛少白眼睛一亮,他根本不可能想到,这年长树干居然还掌握了一处上古洞府所在地。

    不过,转念一想,这几人都是几百年前的存在,就算手中掌握了一座上古洞府的秘密,到哪难保这个洞府在后来这几百年里没有被人光顾过,毕竟几人已经被困在这里数百年时间,哪里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

    是以,听到年长树干的话,虽然薛少白的心情微微有些激动,但也很快冷静了下来,迟疑片刻,说道:“你们可以保证这座洞府在你们被镇压之后,不会被人找到吗?”

    “嘿嘿,你以为是世俗界那些人的墓穴啊?驱魔师的洞府向来都有禁制保护,除非是天崩地裂让洞府周围的禁制崩溃了,不然的话,想要发现那洞府的所在,根本没有丝毫可能性。”年长树干冷笑着说道。

    “这么说,你们确定那洞府不会有人发现了?”薛少白满脸郑重的问道。

    年长驱魔师嗯了一声,说道:“这是当然,若是别人的洞府,有人发现也许还有可能,但是,那位大人物的洞府,就算是的八级驱魔师在世,在绝对不可能发现。”

    “这么肯定?你说的那个大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薛少白追问道。

    “此人便是当年的梅山四友之一!”年长树干说道。

    沉默片刻,便听到那年长树干接着说道:“这个名字恐怕你还很陌生,但是,我若告诉你,此人乃是参与制定了封神榜的人,你便知道此人的分量了!”

    “封神榜?”薛少白大惊,这可是从小听到大的神话故事,对其中的各色人物,他不可谓不了如指掌,而原本在他看来是传说的封神榜,如今竟然有人扬言曾有驱魔师参与制作过,这也就是说,那封神榜并非是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一段历史?!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明代小说家穷极无聊编出来的神话,怎么可能是真的?若说封神演义确有其事,那姜太公,十二度天炼神阵都是真的了?薛少白满脸错愕,实在不敢相信难年长树干的话,只觉得这番话实在是太过无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