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4章 法炎之宗
    “莫非阁下不相信封神一事?”年长树干虽然没有眉毛,但眉头部分的还是轻轻皱了皱。“当然不相信,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吗?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骗局,哪里有什么封神榜,武王伐纣也不过就是一场单纯的军事战争,和驱魔师哪有丝毫关系?”薛少白苦笑道。中原大地上的神话故事历来便数不胜数,其中,这些神话故事之中,最为出众的便是封神演义和西游记,薛少白身为一个现代人,非常清楚,这两个神话故事都是后人穷极无聊的时候编出来的。世间根本就没有封神榜,也根本不存在西取经。但是,谁也不会想到,如今那年长树干却煞有介事的肯定当年的确曾发生过封神一战。这老家伙本来是西域人,禅师这种存在薛少白多少也清楚。禅师与法师不同,法师乃是和尚出身,精通三藏,深闻佛法,但禅师却不一定是和尚,仅仅只是信仰佛法的一群人,这群人有可能是世俗人,也有可能是驱魔师,身份并不限于和尚这种存在。而禅师这种存在,在中原大地非常稀少,自古以来,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信仰佛法的人便少之又少,在中原大地上,信仰力量的人远远多于信仰佛法的话,而薛少白虽然知道佛法博大精深,但是,对他来,佛法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在中原,任何一个驱魔师,所作所为肯定都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若是对自己没有好处,无论这件事背后的意义有多么伟大,也根本不会有人去尝试,这也是佛法之所以无法在中原大地推广的原因。不过,让薛少白意外的是,没有想到眼前这几个被封印在树干之中的存在,居然会是中原大地上国宝级的存在,几人竟然是禅师?这一点,实在是出乎了薛少白的预料。但是,纵然几人是禅师又如何?难道禅师就一定可以肯定封神演义是真的?“实话,我在刚刚成为驱魔师的时候,也一度相信封神演义这件事是真的,不过,后来越是经历和见识就发现这件事越是没有可能。封神之战影响了三界,如果真的有这件事的话,如今在修炼界之中,肯定留下了不少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驱魔术,但是,从我修炼到现在,根本没看到过任何一本从封神之战之后传下来的驱魔术,所以,我有无数理由相信,这件事,不过就是无稽之谈而已。”薛少白一脸认真的道。任何一件曾经在中原大地上发生的事情,就算消失,也肯定会有痕迹,何况是封神之战这等大事?如果这件事当真发生过,那么,什么炼仙阵,打神鞭这些东西,如今肯定会在修炼界流传,但是,当今下,放眼世间,却根本不存在这两件东西,所以,薛少白有无数个理由相信,这件事,不过就是后人胡编乱造的而已。而这几个禅师,本身是西域人,对中原修炼界了解的非常有限,何况还被封印在这里数百年时间?所以,薛少白可以肯定,这几个家伙肯定是被人耍了,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提起这件事。“唉。”年长树干先是长长的叹了一声,旋即才接着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千年,当今下还相信这这件事的驱魔师乏善可陈,除非是一些底蕴深厚的大型宗门长老,一般的驱魔师在听到这件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对方是在胡八道。”“难道不是吗?”薛少白皱眉道。“当然不是。”年长树干道:“封神之战与其是军事战争,不如是阐截二教的教义之争,你们中原大地的驱魔师宗门,统统都是由阐教教义衍生出来的宗门,这一点,你还不知道吧?”“阐教教义?”薛少白皱眉,目光有几分游离不定,似乎正在考虑其它事情。“不错,这世间的驱魔师,有陆上驱魔师和海上驱魔师的分别,坚持阐教教义的人,形成了以道宗为核心的陆上驱魔师,坚持截教教义的人形成了以归墟派为核心的海上驱魔师。”年长树干解释道。“归墟派?”薛少白微惊,那上官金龙不就是归墟派弟子吗?虽然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归墟派,但是,他的根仍然属于归墟派,这是万古不变的东西。“不错。怎么,看你的脸色,好像接触过归墟派弟子?”年长树干问道。薛少白沉默片刻,道:“不错,我的确曾接触过一个归墟派弟子,不过,我根本没想到此人居然会是截教的驱魔师。”“阐截二教的封神之战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是,这两个教派之间的争执,却是真实不虚的,即便我这样的散修,也多少听过一些阐截二教驱魔师彼此相互攻击的事情。”薛少白呢喃道。对他来,阐截二教的事情根本就不陌生,要知道,他也是中原驱魔师,虽然不是宗门弟子,但多少也和坚持阐教教义的宗门弟子接触过,很清楚,那阐截二教向来便是水火不容,谁也不肯承认谁,就算因为当年的封神之战,这两个教义的胜负已经分出,但后来坚持这两种教义的驱魔师,仍旧不认为对方的教义超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以阐教思想为核心的驱魔师,与坚持截教思想为核心的驱魔师之间仍旧会不时爆发出战争。包括当年道宗对付归墟派也是因为彼此教义不同,想要彻底除掉截教思想。当然,哪怕是归墟派,当年强大的时候,也同样喜欢打压道宗,而这两大宗门多年来之所以水火不容,便是因为那阐截二教的思想无法统一。而薛少白作为一个散修,好处就在于,不用拥护任何一个思想,只需要做好自己,那便万事大吉。不过,修炼界向来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那薛少白能够做到巍然不动,不代表其余驱魔师就会放过他,尤其是他修为提升之后,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阐教或者截教的驱魔师来邀请他。而这一切,向来也无法避免,是以,那薛少白知道,自己现在的清净只不过是暂时的而已,一旦有朝一日自己名扬下,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找上自己。名本是下所有人都在追逐的东西,且没有人会觉得名是一种负担,但是,薛少白本身就是一个散修,对名这个东西,向来也没有什么追求,而且,他本身是一个喜欢低调的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是否响亮。是以,对薛少白来,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成为名动下的存在的话,这些人的讨好完全就是一种烦恼,他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些人的讨好有丝毫觉得得意的地方。“想不到道宗当年之所以要攻打归墟派,却是还有这样的隐情,实在让人不敢相信。”薛少白喃喃自语的道。顿了顿,又听他接着道:“那你们呢?既然你们进入了中原腹地,想必也被要求要站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站在阐教一方,还是站在截教一方?”“若是我等站在阐教一方的话,又怎么会被封印在这里?”年长树干一脸无奈的道。“老夫本名鸠摩明,是西竺人,千年前随法师鸠摩罗什进入中原,不料还没有到中原,我等便已经于法师失散,虽然后来我等几经幸苦,终于是进入了中原大地,但那个时候的中原正是兵荒马乱的时候,而且,我等到中原的时候,鸠摩罗什大师已经涅盘了,剩下我们一群人无处可去,便打算拜访一下中原的那些法师,就因为这样,渐渐的名声传到了遁那里。”年长树干目露追忆之色,淡淡起了当年的往事。“遁老祖没有被夺舍前,实际上性情相当宽和,我等也奉他为长者,追随在他身边,度化了不少邪魔外道,直到数百年,西域一处古城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住在附近的人无故变成干尸,那遁老祖打算去西域调查,不料不去还好,一去,便碰到了法炎那家伙。”年长树干接着道。“法炎?就是此人对遁老祖夺舍的?”薛少白皱眉,深色凝重的道。年长树干点点头,道:“不错,正是此人,当年在西域古城之中作乱的也是此人,原本那西王母当年已经将法炎封印在了他的五彩金刚瓶中,谁知道千年时间过去,那金刚瓶的封印之力衰减,法炎的一部分元神冲开了封印。”“此人原本是打算吞噬活人精血来恢复自身的修为,不料计划还没有完成,便被遁老祖找到了门上,但是,遁老祖也没有想到,那法炎虽然只有一部分元神重开了封印,但是其实力,远不是遁老祖可以抗衡的,后者不过和法炎交手了一次,便败在了法炎的手中。”年长树干满脸遗憾的道。“这么厉害?既然那遁当年在中原大地上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其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那法炎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程度,竟然连当初已经颇有造诣的遁老祖都可以压制?”薛少白一脸诧异的问道。这简直就不可思议,那遁可不是自己这种无名卒,能够在一个宗门之中脱颖而出,不管这宗门是否是二流宗门,其修为也绝对是无人可及的,况且,那遁既然有胆子去西域,必然对自己的实力有几分自信,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够横扫那法炎,但起码不至于一次交手便被对方拿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猫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