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5章 原始巫师
    听到薛少白的话,年长树干一下子便沉默了起来,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过了半才终于开口,道:“这件事,来话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哦?”薛少白耐着性子,没有催促,但也没有放弃听那年长树干解释。“你可知道,下间除了我等法师,驱魔师之外,还有另外两种存在?”年长树干没有直接解释,反而是问了薛少白一个看起来很肤浅的问题。“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两种存在,一种是所谓戒律师,一种便是巫师。”薛少白回道。“不错,所谓巫师,便是远古时期下人的修炼方式,但是,自从后来炼气士崛起,巫师便逐渐在大地上消失,而且,到了最后,巫师这种存在甚至被人直接从历史上抹去,造成了如今的驱魔师,根本不了解那原始巫师到底有多么恐怖。”年长树干道。毕竟自己也是驱魔师,若是连巫师这种存在也不知道的话,自己也就根本没有必要继续在修炼界混下去了,要知道,巫师这种存在,乃是远古时期主流的修炼方式,当今下的中原驱魔师,多少也都知道一点远古秘辛,而了解远古的历史,就不可能避开巫师这种存在。是以,薛少白虽然不清除巫师的修炼方式,却也知道在中原大地上,的确存在了这样一种存在。而实际上,那所谓的巫师,其实就是最原始的炼体士,只是远古时期的炼体士,全都是用各种妖兽的经血来炼体,不同于现在完全是在开发自己肉身的潜能。这两种本末倒置的修炼方式也导致了远古炼体士和今的炼体士其实力差距可以壤之别,那远古巫师的实力,简单来,只怕一只手便能横扫当今下无数的炼体士。原因很简单,远古时期的驱魔师非常清楚,肉身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外力的加持才是无限的,而用妖兽的经血来沐浴,提升自己肉身的强度,便是在借助外力提升自己的肉身的力量。只是要做到这点,必须要有秘方才行,胡乱用妖兽精血来沐浴,若是被血液中的妖力反噬的话,不管什么境界的驱魔师,最终都会成为不人不妖的存在。顺便一,不要以为变得不人不妖是什么好事,首先,在成为这种人之后,自己的身体会发生很明显的变化,相貌立刻便会生的和妖魔鬼怪相差无几,而且,在被妖力反噬之后,体内的真元也会发生个改变,若是没有修为达到八级以上的驱魔师出手净化这种人体内的真气的话,直接便会在反噬达到鼎盛的时候爆体而亡,因为这一点,所以大多数驱魔师都不敢尝试远古时期炼体士的修炼之法。也是因为无人再去尝试的关系,那巫师的修炼之法也已经在大地上灭绝了数千年时间,如果的炼体士号称是巫师的后裔,其实也只是在自己脸上贴金而已,若是真正的巫师降临,就算是实力最浅薄的巫师,一旦出手,也足以横扫当今世上所有的驱魔师。这一点,薛少白倒是非常清楚。不过,对戒律师这种存在,薛少白还是第一次听到,似乎中原修炼界,根本就没有戒律师这种存在。想到这里,薛少白脸色平静的道:“原始巫师的恐怖我多少知道一点,但戒律师是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有戒律师这种存在。”“你不知道实在正常,戒律师的传承向来都非常严密,永远都是一代传一代。”年长树干神色自然的道:“而且,他们的传承方式非常特别,并非是后把手的教授,而是将自己的记忆和修为制造成一块水晶,入灭之前,便将这水晶赐给自己的弟子。”“哦?”薛少白微微意外,道:“制造成水晶?那这水晶若是被别的人夺走了,传承岂不是就要泄露出去?”年长树干道:“这种情况戒律师早就已经考虑过,所以每一块水晶上都有戒律师种下的印记,只有得到了戒律师肯定的人才能打开水晶,获得其中的记忆和修为,若是没有得到戒律师本人肯定的话,就算得到了水晶,也不过只是一块石头而已。”到这里,年长树干话锋一转,又接着道:“那法炎,实际上,便是一个戒律师。”“当年那遁老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不知何等激动,但是,他绝对不会想到,那法炎居然在传承水晶之中做了手脚,将自己的元神也种在了水晶之中,利用水晶来滋养自己的元神,不然的话,在失去了肉身数千年之后,即便是法炎,元神也会崩溃。“不过,元神在得到了水晶的滋养之后,却是坚持了起码数千年的时间,而且,若是我们没有发现那水晶的话,那法炎的元神不定现在还留在水晶之中。”年长树干解释道。“难怪遁老祖当年从西域回来之后便性情大变,不仅人变得很是古怪,包括施展的驱魔术,也古古怪怪,根本不是道宗的驱魔术。”与此同时,听到年长树干解释的青衣女子突然开口,目光闪烁的道。这女人毕竟是正道驱魔师,虽然他出生之后,并未和遁有过接触,但门派之中的前辈却多少和道宗打过交道,自然很清楚那遁被夺舍后的情况。只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遁的性情之所以大变乃是因为自己被夺舍的关系,若不是此是年长树干起这件事,相信当今下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以遁老祖当年的修为,竟然还会被人夺舍,这件事实在让人不敢相信。“怎么,你也知道夺舍这件事?”年长树干的目光落到了青衣女子的身上,问道。青衣女子摇摇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是看到宗门之中的卷宗记录,发现当年的遁老祖有些奇怪,至于此人是否被人夺舍了,我又岂会知道?”年长树干道:“原来是这样,其实这也正常,遁当年虽然被法炎夺舍,但法炎轻轻松松便瞒过了所有人,包括遁的亲传弟子,也根本不知道他们师父被夺舍的事实。”到这里,年长树干又叹息了一声,接着道:“原本我等想将这件事宣扬出去,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正是因为遁洞悉到了我等的打算,所以才悍然出手,将我等直接封印在这里。”“遁老祖如今都已经陨落了,就算知道了这个秘密,也根本没有意义。”薛少白道。年长树干笑了起来,道:“子,你实在是太真了,法炎是何等人物?那是西王母出手都无法将其永远封印的存在,区区劫怎么可能干掉他?”“你的意思是,此人没有死?”薛少白大吃一惊,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那是自然,以法炎的修为,根本不可能陨落在劫之中。”年长树干道。顿了顿,那年长树干又接着道:“而且,若是法炎真的陨落了,此人施加在我等身上的封印也肯定会衰减,但是,如今我等身上的封印根本没有丝毫衰减,这一点,也证明了法炎根本就没有陨落,如今肯定是藏在某个地方偷偷看着修炼界里发生的一切。”听到年长树干的话,薛少白陷入了沉思。要那遁没有陨落也确实有这种可能,后者好歹也是一个宗门的老祖,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劫干掉,在劫面前,肯定有自己的自保能力。只是无论道宗还是其他驱魔师,都一致肯定遁老祖已经陨落,而薛少白本人毕竟没有和遁老祖打过交道,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就只有人云亦云,猜测遁老祖如今已经消失在了大陆上。“既然这人没有死,那现在此人藏在什么地方?”薛少白问道。年长树干道:“这件事,只怕道宗的人也根本不知道,若是知道那遁老祖的下落,道宗肯定早就已经派人去追杀此人,毕竟此人的元神是法炎,为了给遁报仇,道宗的人不可能不出手。”“也对。”薛少白点点头,旋即话锋一转,接着道:“你们之前要我将你们带出去,如今那遁既然没有死,我若是强行破开此人的封印,遁势必会发现,到时候,此人若是出来对付我的话,我怎么办?”“嘿嘿。”年长树干先是笑了笑,随后便接着道:“如今修炼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等着这老家伙现身,我告诉你,若是此人现身的话,根本不用你对付,不知道多少老鬼会从闭关的地方出来对付此人。”“如此来,我完全不用担心遁的威胁了?”“那是当然。”年长树干自信满满的道。“很好,既然遁无法威胁到我,那将你们带出这个鬼地方,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不过,这封印毕竟是遁刻画的,以他的修为,刻画出来的封印绝对坚固无比,我如今只有初级驱魔师的修为,想要破开这层封印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薛少白苦笑道,目光多少有些尴尬。“也对,你毕竟只是初级驱魔师,不过,我可以传授你一套暂时提升自己修为的驱魔术,施展这一套驱魔师,你的修为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三级驱魔师的修为,如此,以三级驱魔师的实力,虽然不能完全破开封印,但起码可以撕开一道口子。”顿了顿,年长树干接着道:“只要能将封印撕开一道口子,我等便可以将自己的真元从缝隙之中打出去,等到你吸收了我等的真元,再出手对付这封印的话,轻轻松松就能将封印完全撕开。”听到这话,薛少白松了一口气,眼底也划过了一丝自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