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8章 最后一个戒律师
    “你说的不错,修炼三生轮回功的确很容易引起天道的降下天劫,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我之所以躲在这里,不是因为担心三生轮回功对我的影响,而是因为此地的法则。”遁天目光一闪,笑着说道:“只有此地,是当今世界上法则最多的地方,你知道三生轮回功是吞噬各种法则的驱魔术,在这里修炼,我的驱魔术提升速度将远超在其他地方修炼。”

    “哼,你承认也好,不肯承认也罢,反正你有什么打算,想要唬我,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听到遁天的话,另外一个声音冷笑着说道:“毕竟你我现在都在一个身体之中,你有什么念头,是不可能逃过我这双眼睛的。”

    “这倒也是,严格说起来,你是我的一部分,我也是你的一部分,你起心动念不可能瞒过我,我起心动念同样也不可能瞒过你,实在是有点操蛋。”法炎脸色一沉,很是郁闷的说道。

    要是他当年直接将那遁天连同元神一起解决的话,怎么可能有现在这么多事情?

    不过,法炎转念一想,心情却又很快平静了下来,自己的目的被这遁天洞悉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现在根本无法脱离自己的掌控,只要这家伙没有脱离自己的掌控,那自己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被此人泄露出来。

    想到这里,法炎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不过,你现在就算知道我的打算也没有意义,你现在的状态只不过是相当于一段意识,如果是个大活人的话,我倒的确会担心你将我的秘密泄露出去,但是,你若仅仅只是一段意识的话,别说将秘密泄露出去之后对我造成威胁,只怕就连让人看到你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这番话让遁天沉默。

    片刻后,便听到那遁天长叹一声,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无奈的沉默了下来。

    其实法炎说的没错,遁天如今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威胁到任何人,如今他撑死了只能算是一道意识而已,连元神都算不上。

    也正是因为那遁天仅仅只是一道意识,所以根本就无法脱离法炎的肉身,毕竟这肉身原本属于他,而他一旦脱离这具肉身的话,顷刻间便会灰飞烟灭,可谓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么可能威胁到法炎?

    是以,对于遁天的威胁,法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有些期待此人能够离开自己的身体,毕竟只有在此人离开之后,自己才能坚守自己所有的秘密。

    而且,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因为此时的遁天已经是一道意识,所以法炎想要除掉他,也没有可能,意识本来不生不灭,只是一种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概念,除非是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真仙的境界,否则根本不可能掌握自己的意识,更别说捕捉意识了。

    而现在的法炎哪里有这种能力?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有丝毫捕捉遁天意识的可能。

    也正是因为这种无能为力的情况,所以那法炎才容忍遁天的意识残留到现在,不然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捏爆了这道意识。

    不过,虽然修为一时间没有提升上去,但是,一旦法炎将自己的三生轮回功修炼完成的话,到时候,即便没有达到真仙的修为,但要炼化那遁天的意识,简直是易如反掌。

    是以,看到那遁天自信满满的以为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威胁的时候,法炎直接便冷冷一笑,目光中也顿时荡过一丝冰冷,心说现在就让你暂时猖狂一下,不要让我将三生轮回功修炼完成,一旦我将这道驱魔师修炼完成的话,你这最后一道意识也要死在我手中!

    想到这里,男子的目光又突然变得玩味起来,接着说道:“不过,这件事对我来说,还非常遥远,与其去关注这些遥远的事情,不妨动手将那胆敢撕开我封印的人干掉再说。”

    “嗯,这里是深海,距离杀降坑数万里,我现在的肉身根本就不能动,不然的话,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既然如此,那便只有用我的投影分身去对付这家伙了。”男子呢喃道。

    话音刚落,一道真气已经从男子体内猛地涌出,阵阵气泡顿时便从男子身体上掀起,气泡疯狂卷动,须臾之间,便看到气泡之中慢慢出现了一个和男子身材相貌一模一样的存在。

    “以我现在的状态,最多也就施展三次投影分身而已,想要施展第四次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男子呢喃道,目光里满是遗憾。

    如今男子大部分的真气都在修炼三生轮回功,这是一道修炼完成之后,足以让他摆脱轮回束缚驱魔术,当年法炎为了得到这一道驱魔术,甚至不惜和西王母的人作对,虽然最后成功将三生轮回功夺到了手中,却也无形之中得罪了西王母的人,导致了法炎最后被彻底镇压。

    好在那法炎本身是一个戒律师,虽然西王母的修为远超于他,但以法炎的戒律术,最终也成功摆脱了西王母的控制。

    不过,有能摆脱西王母的控制,不代表便可以将那几个禅师封印。

    杀降坑不同于别的地方,此地的怨气太过浓郁,当年在刻画那封印的时候,法炎便担心有朝一日封俞失去作用,从那个时候开始,法炎便已经在考虑要加固封印。

    但是,遗憾的是,最终他根本没有机会再去加固封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封印的力量渐渐衰弱。

    而今,封印终于被人破开,法炎自然意识到,被自己封印在杀降坑的那几个禅师终于可以离开杀降坑。

    其实这几人离开杀降坑对法炎的威胁非常小,他真正担心的是这几个家伙将杀降坑的秘密泄露出去,这是法炎用来对付西王母的手段,若是现在就被泄露出去的话,将来这个消息传入西王母耳中,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考虑到这点,法炎才会毫不犹豫的祭出自己的投影分身。

    那投影分身并非身外化身,乃是自己一身真元的凝聚,只有将真元凝聚到极致,方才能衍化出分身。

    若是在往常,这点真元消耗对法炎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但是,现在不同,如今他要在这深海之中修炼三省轮回功,而且,除了修炼驱魔术,一部分真元还要用来防御此地的法则乱流,虽然他现在的修为已经非常高深,但一日没有将修为提升到真仙境界,就一日无法摆脱法则的束缚,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受到了法则乱流的攻击,而自己又敲没有真元抵挡的话,等待自己的便只有死一条路。

    想到这里,看到自己面前的分身,法炎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不甘,暗道:“若不是因为要修炼三生轮回功,本座早就已经亲自出手,直接将你们这几个碍事的家伙全部干掉,虽然你们是禅师,魂魄无法炼化,但完全可以将你们的魂魄镇压个万儿八千年,到时候,我看你们还怎么和我作对!”

    说到这里,法炎抬手一摆,站在他身前的分身便直接倒卷出去,一阵气泡在海底浮动,而后,便看到那法炎的分身下随着气泡慢慢的朝海面升腾而去。

    “想不到为了对付这几个家伙,你居然舍得用自己所剩无几的真元来凝聚一具分身,嘿嘿,若是你这分身没有摆平这件事的话,不仅是浪费了真元,最关键的是,你的行踪也会暴露,到时候,天下所有驱魔师都会知道,你不过就是诈死而已!”看到那分身朝海面浮去,法炎嘴里那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顿了顿,只听那遁天又接着说道:“到时候,你不仅没有解决麻烦,还会给自己制造无数的麻烦,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哼,你觉得当今天下的驱魔师,会有人是我分身的对手吗?”法炎冷笑一声,目光里闪过一丝轻蔑。

    “我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戒律师,你和我交过手,应该清楚戒律师的可怕,我可以驾驭天下所有法则,驱魔术不过只是利用法则而已,而我,乃是真正意义上的掌控法则!以我的修为,就算是分身,即便是你天道宗的宗主出手,也不可能将其摆平,如此一来,你觉得还有什么人可以威胁到我的分身?”法炎冷冷说道。

    “当年你刻画封印的时候,也曾信誓旦旦的扬言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能破开你的封印,结果如何呢?你的封印如今还不是给人破开了?”遁天讥笑道。

    说到这里,那遁天的声音开始慢慢降低,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小心最后阴沟里翻船,被人连分身和你本人一起干掉!”

    说完这话,那遁天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不过,这番话却让那法炎的脸上立刻荡起了一丝杀机,看到遁天的意识波动已经平静,冷哼一声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随后,那法炎挥手,涌动在蛤蜊上的光芒慢慢缩回到了他身体上,紧接着,又看到那蛤蜊开始慢慢蠕动,片刻后,蛤蜊又重新合拢到一起,将法炎完完全全的隐藏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薛少白,在那分身从海底飞出来的时候,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突然划过他的心头,使得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阴沉了下来。

    “不好,好像有什么大人物锁定了我,正在朝我这个方向而来?上官金龙?天道宗弟子?”薛少白猜测:“不对,上官金龙如今正忙着对付天道宗的人,哪有时间来关心我?而天道宗弟子如今也根本腾不开手脚,自然也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究竟是什么人?能给我这么大的危机感,来人的修为绝对异常可怕!”薛少白一脸忐忑的想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