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0章 空闻法师
    听到老者的话,薛少白的眼睛顿时便是一亮。

    功法?

    什么功法?

    莫非是佛门功法?

    薛少白实际上早就已经听过佛门功法的可怕,不过,自己却一直也没有机会接触,不过,此时听到那老者的话,薛少白的心情立刻便激动了起来,莫非这老家伙将要传授自己一套佛门功法?

    若是这样的话,自己将这功法修炼出来,也不知道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佛门功法不同于中原驱魔术,这是独立于中原驱魔术之外的一种神通,甚至可以说,佛门功法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完全超过了中原驱魔术的威力,一般的中原驱魔术在佛门功法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优势。

    因为这个原因,听到那老者要传授自己功法的时候,薛少白才会如此激动,暗道:“也不知道这老者打算传授自己什么佛门功法,若是太高深我一时间无法参透的话,就算传给我了,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在场的几个老者此时根本不知道那薛少白心中的念头,看到后者在听说要传授他功法的时候,神色如此激动,心知这家伙肯定已经意动,目光闪烁之间,便听到老者说道:“我佛门功法虽然威力可怕,但是,要参透的话,却是非常困难,之前你和上官金龙的战斗,我们其实一直都在关注,让我们想不到的是,你小子的悟性简直超乎想象。”

    “那又怎么样?莫非我的悟性可以修炼你们佛门的功法?”薛少白皱眉,对老者的话有几分疑惑。

    老者点头,说道:“不错,你的悟性的确可以修炼佛门功法,不过我要提醒你,佛门功法修炼博大精深,若是不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研究的话,你很难将佛门功法融会贯通。”

    “前辈放心,若是前辈肯将功法传给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让前辈失望。”薛少白一脸肯定的说道。

    对他来说,老者能够赐予自己一道驱魔术那简直是邀天之幸,自己掌握的驱魔术本来就少,在面对高手的时候,依靠杀生道的杀气或许可以抵挡对手,但是,杀生道的杀气并非是万能的,一旦碰到棘手的存在,比方说上官金龙这种存在,杀生道在他面前的威力非常有限,若是在这种时候,他还有一道压箱底的手段的话,就算杀生道被上官金龙压制,自己也能另辟蹊径,和此人周旋一二。

    遗憾的是,自己除了杀生道之外,根本没有掌握任何一种上档次的驱魔术,如此一来,在听到那老者肯传授自己驱魔术之后,薛少白的神色自然就显得有些激动。

    他非常清楚,那佛门功法之所以让世人垂涎三尺,就在于佛门功法的威力远超一般的驱魔术,拿最低级的佛门功法来说,也绝对远超四五级驱魔术。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历来便有无数驱魔术削减了脑袋想要搞到一套佛门功法,但是,遗憾的是,佛门的传承非常认真,从来不会在任何一个细节上放水,尤其是对于传法人的天赋更是有无数的苛刻条件,不是上上根器的人,那些佛门宗师连正眼都不会瞧你。

    然而,这天下上上根器的驱魔师,早就已经被天下各大宗门打包了,哪里可能会落到佛门大宗师的手中?因为这个原因,佛门的势力也一度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到了今天,除了几个大宗之外,大多数佛门宗门都已经断绝了传承。

    另外,必须要说的是,虽然那些天才已经被中原驱魔师宗门瓜分,但不乏一些天才在洞悉了佛门功法伟大之后,生出要投靠佛门宗门的意思,然而,佛门里面的大宗师从来也不会考虑这些已经加入过其他驱魔师宗门的弟子。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天才也只能放弃要修炼佛门功法的打算,这种情况有一度导致了佛门功法在中原驱魔师眼中更加神秘。

    薛少白早就想要得到一卷佛门功法,只是他的根器还根本不可能被佛门宗师放在眼里,不知道多少天赋远超那薛少白的存在都无法成为佛门宗师的弟子,区区薛少白,怎么可能改变这种情况?

    然而,让薛少白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在自己将要放弃的时候,却在这杀降坑里看到一丝曙光。

    谁能想到,这杀降坑里封印了禅师,谁又能想到,自己恰好将这几个禅师从封印之中救了出来,不得不说,自己的机缘也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不知几位前辈打算传授在下什么功法?”薛少白收起了心中念头,脸色认真的问道。

    “我佛门功法有般若与法相两大分类,我等修炼的乃是法相类的功法,其修炼方式有别于你们中原驱魔师的驱魔术,不过,只要你能领悟的话,这道功法的威力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消瘦老者说道。

    说到这里,老者的目光平静了几分,紧接着,便听到老者的口中突然响起了阵阵佛号,与此同时,一股浩荡的力量开始从那老者体内扩散出来。

    这股力量很是沧桑,但在沧桑之中却有多了几分慈悲,让薛少白之前复杂的心情,在感受到这股力量的瞬间便柔和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老者的脑后突然出现了一层七彩光圈,这光圈刚刚冒出来的时候,便看到那老者突然点出一指。

    嗡的一声,一道白芒飞出,直接便钻入了薛少白的体内,而就在那白芒钻入薛少白体内的瞬间,便看到薛少白的眼神变得恍惚起来,眼前景物,在这一刻薛少白的眼中直接便模糊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突然,薛少白耳边出现了一道柔和的声音。

    他抬起头,却只能看到苍茫的天空,放眼四顾,虚空中空无一物,只有浓浓的雾气回荡在薛少白的身边。

    “你又叫什么名字?”薛少白没有回答,反而是目光一闪之后,问道。

    那沧桑声音沉默了片刻,说道:“本座法号空闻,是天竺枯叶寺住持。”

    “和尚?”薛少白皱眉。

    那沧桑声音说道:“不错,从你们中原人的角度来说,我的确是一个和尚。”

    “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怎么会在这里?”薛少白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如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到处都没有看到人,也没有任何参照物,只有这半空中响起的一个沧桑声音,然而,这沧桑声音到底意味着什么薛少白根本一无所知。

    什么空闻?什么枯叶寺?薛少白对中原驱魔师宗门都了解有限,又怎么可能知道天竺的佛门寺庙?

    “我一直都在这里,倒是你,怎么会进入这里?”那沧桑声音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薛少白问道。

    “这是老衲的第六意识,老衲在六百年前入灭,寂灭之后,独有这第六意识残留了下来,经过数百年时间,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沧桑声音说道。

    “既然这里是你的空间,我又怎么会进来?之前那老家伙告诉我说要传授我一套功法,怎么现在功法没有传给我,反而是将这传送到这个鬼地方来了?”薛少白皱眉,不知道那树林里的老者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哦?你说的是空见师弟吗?”空闻法师略微迟疑,问道。

    薛少白说道:“我怎么知道是谁,那老家伙根本没有告诉我名字。”顿了顿,薛少白又解释道:“我们是在杀降坑里碰到的,那老家伙被人封印在了杀降坑之中,我顺手将他从封印里释放了出来,他在得到自由之后,信誓旦旦的答应要传授我一套功法,谁知道如今功法没有看到,却被传送到了这个鬼地方。”

    “原来如此。”空闻法师语气平静的说道:“这个被封印在杀降坑的人,就是我的师弟,空见。当年师弟在汉地遇到危险,千里传音请我出手,老衲当时已经快要入灭,实在无法帮助到师弟什么,所以将自己的一部分元神切开,让这分裂的一部分元神进入了汉地,谁知道仍然没有帮到师弟。”

    “现在的你,就是这一丝被切开的元神?”薛少白问道。

    空闻法师说道:“不错,师弟让你来见我,只怕是打算让你接受我的传承。”

    “哦?你师弟想让我做和尚?”薛少白大吃一惊,有种被空见给坑了的感觉。

    要知道,之前空见言之凿凿的说要报答他,但是,现在薛少白没有得到那空见的报答,反而是被后者送到了这老者面前,功法没有看到不说,想要得到功法,居然还要做和尚,这一点,薛少白怎么可能答应?

    是以,听到空闻的话,薛少白立马便大摇其头,说道:“不行,我才没有兴趣做和尚。”

    “唉!”空闻叹了一声,说道:“年轻人,你是不是对和尚有什么误解?”

    薛少白苦笑道:“我怎么可能对和尚有误解?我只是不想做和尚而已,你要知道,我是世俗之人,我上面还有双亲要奉养,怎么可能背弃孝道跑去做和尚?”

    “很好,年轻人,像你这种有孝心的人放眼天下,也实在是难得,既然你放不下自己的双亲,那就不要放下。”空闻说道。

    “你什么意思?”薛少白皱眉,有些不解那空闻的话。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可以暂时在做一个俗家弟子,等到你将来双亲都过世了,你再行剃度也不迟。”空闻法师说道。

    薛少白神色有些尴尬,他之所以告诉这和尚自己有双亲要奉养,其目的就是不想去做什么和尚,谁知道这老和尚居然告诉自己等到自己奉养完了双亲再出家也不迟。

    这种结果,薛少白根本没有想到,是以,听到那空闻法师的话,薛少白脸上的苦笑更浓,说道:“这么说,不是和佛门有关的人,是没有资格接受佛门传承的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