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7章 婆罗门
    一时无话。

    和之前预料的一样,几人进入山谷之中,周围一切正常,并没有出现被禁制攻击的情况。

    这一幕让薛少白松了一口气,但脸色却也因此更加的深沉,原因很简单,此时没有被禁制攻击,便意味着之前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抢先一步进入过此地,若是此人不仅破坏了禁制,连封印也给破坏的话,那他们现在进入此地,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这一点,当然让薛少白不可能高兴。

    “师兄,你看,这是什么?”大概一炷香之后,以几人的速度,已经行出了好几里,但这幽暗的山谷似乎根本就没有尽头,一时间并没有穿过山谷,甚至据说也不过只是刚刚走了一半而已。

    而正当几人决定加快脚步尽快离开这片山谷的时候,却听到消瘦男子突然开口,脸色阴晴不定的停下了脚步,盯着脚边的一处灌木,母港阴沉的说道:“师兄,这里残留的真气波动。”

    空见法师神色一楞,回到男子身边,顺着男子的目光看去,只见那片不打大小的草丛里,有一个很明显的空隙,而这个空隙恰好便是一个印记的模样。

    看到这印记的瞬间,空见法师的脸色立马便是大变,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怎么可能?这是婆罗门的印记,婆罗门什么时候进入过杀降坑?!”

    婆罗门,天竺原始宗教,全盛时期的婆罗门,甚至和天竺的佛门都不相山下,是天竺的原始宗教,势力最强大的时期,甚至和天竺的佛门都能抗衡一二,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婆罗门到现在已经是日薄西山的局面。

    薛少白虽然极少和天竺人接触,但也知道,但凡是婆罗门的人,手腕上都系着红绳,这一根红绳对普通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婆罗门的人来说,那一根红绳便是身份的象征,只有手上有红绳的人,才不是贱民,除此之外的任何人,都可以说是天竺社会之中的贱民。

    当然,薛少白也清楚,这种情况属于天竺的特色,就好比天朝特色,各种厚黑,外国人根本不可能懂天朝人的厚黑学问,而天竺人也同样如此,根本不可能清楚为什么时至今日,仍旧有无数天竺人推崇婆罗门教,也许,这和婆罗门教历来信奉的教条有关吧。

    据说那婆罗门教是最重视戒律的宗教,单纯就遵守戒律这一点来说,包括无数佛门弟子也无法和婆罗门教的人相提并论,这也是为什么婆罗门教如今在天竺享有如此崇高地位的原因。

    当然,这种情况对薛少白来说,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薛少白最不喜欢的便是被人约束,然而婆罗门的存在便是专门为了约束世人,以薛少白的脾气,当然不可能对婆罗门教有任何好脸色。

    不过,他也只是不喜欢那婆罗门的戒律而已,至于这个宗教本身,那薛少白却没有任何意见,毕竟也是一个传承了数千年的宗教,而且宗教的目的也是为了教化世人,导人向善,任何一个导人向善的宗教,不论它本身对门徒有多么苛刻,也绝对值得被世人尊重。

    “师兄,这里什么时候有婆罗门教的人进来过?”消瘦男子认真打量了那印记片刻,抬起头来,盯着空见法师皱眉问道。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这数百年的时间,我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有婆罗门教的人进来过,怎么这里会有婆罗门的印记?莫非那婆罗门教的人是在我们被封印在此地之前进入这里的?”空见法师皱眉说道。

    “这不可能,当年那天道宗的人仔细勘察过所有地方,若是有婆罗门教的人,在那个时候就会被发现,而且,虽然我们被封印之前杀降坑上没有封印怨气的封印,但是,大哥你要知道,之前那中原朝廷的人一直都在派人看守此地,若是有外人进入此地的话,官方肯定会有记载。”

    顿了顿,消瘦男子接着说道:“而且,那天道宗的人也绝对会知道这件事,以天道宗和我们的关系,若是他们知道那婆罗门人的存在的话,必然不会瞒我,我们想要知道,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现在,就算是到了我等被封印的时候,也根本不知道那婆罗门教的存在,如此说来,天道宗弟子也必然不知道婆罗门教的事情。”

    听到这番话,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若是那婆罗门教的人一早就进来的话,肯定会被天道宗的驱魔师发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理当有所察觉,但是现在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这一点证明,此人肯定是在天道宗建立了封印之后才进入这里的。”

    说到这里,空见法师目光一闪,接着说道:“如此说来,这人肯定是在我们被封印之后才进入此地的。”

    听到空见法师的话,几个禅师同时点头,显然已经认同了空见法师的分析。

    “这婆罗门的人到杀降坑来做什么?”空见法师走到那印记之前,蹲下身认真打量着草丛里的印记,目光闪烁之间,说道:“这个印记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湿婆的人,嘿,湿婆的人居然会进入这里。”

    “湿婆的人向来便有一个规矩,若是干掉一个修为比自己高深的人,那便要种下印记,如今这里出现了湿婆的枫叶印,想必此地之前肯定发生过战斗。”消瘦男子点点头。

    其实他早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印记到底是属于什么势力,不过因为之前没有想通怎么在这里看到了婆罗门的人,所以也没有将那势力到底隶属何方神圣这一点说出来。

    “大哥,你还记得不?”男子蹲下到印记前,摸了摸那草丛里的印记,目光闪烁的说道:“当年我们离开天竺的时候,枯叶寺的人曾经派人给我们传了一个消息。”

    “记得,怎么不记得?”空见法师虚眯着眼,像只老狐狸一般,冷冷说道:“当年我们刚刚离开天竺,便有天竺的同道传来消息,说有湿婆的人正在后面追杀我等,我当时还以为那只是一个谣言,湿婆当年已经被师兄降服,门下弟子也被度化,怎么可能还会湿婆的人来对付我们?”

    “不过,如今看到这印记出现在这里,我相信,当年那个消息肯定不是谣言,之前绝对有漏网之鱼!”消瘦男子目光一闪,沉吟着说道。

    空见法师说道:“不错,若不是漏网之鱼的话,这件事也根本无法解释,不过,不知道这湿婆的人到这杀降坑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我们?”

    消瘦男子稍稍沉默,说道:“很有可能,咱们跟随天道宗进入杀降坑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并非什么秘密,那湿婆的人既然进入了中原,为了追杀我们,肯定会潜入杀降坑之中。”

    说到这里,消瘦男子的眉头皱的更深,接着说道:“如此说来,这家伙原本是冲着我们来的,却不知道怎么跑到这封印之地来了。”

    听到消瘦男子的分析,空见法师也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倒是很有可能,这家伙的确有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之所以跑到这里,也许是因为迷路了关系,若不是此人迷路的话,只怕早就已经发现被封印在了紫树林中的我们。”

    说到这里,空见法师的目光便落到了剩下几个男子的身上,接着说道:“你们现在也看到了,此地不仅是有我们,甚至还有婆罗门的人,这家伙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有没有离开此地,若是还没有离开此地的话,那我们现在冲到这里来,很有可能会被此人伏击,所以,大家千万要小心一点,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及时通知大家。”

    一旁的薛少白倒是没有参与这几个人的议论,毕竟婆罗门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一无所知,在根本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当然也不可能有任何对策。

    是以,看到几人商量的差不多了之后,薛少白的目光再度落到了空见法师的身上,说道“你们在这杀降坑里还有仇家?”

    空见法师迟疑片刻,说道:“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在此地发现了婆罗门的人,为了我等的小命着想,理当慎重一点,免得中了此人埋伏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随后,薛少白话锋一转,接着说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我们现在还是快点去前面看看吧,若是那婆罗门的人也在这里的话,顺便也好将这家伙直接解决了再说,咱们这里这么多人,根本不用担心那婆罗门的人。”

    空见法师嗯了一声,也不答话,便看到他直接转身朝山谷深处行去。

    一时无话。

    却说此时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里,一个正盘膝大作的男子在薛少白等人深入山谷的时候,紧闭的双目忽然睁开,冷冷注视着眼前黑暗的同时,那男子手腕一翻,一道银芒便从那袖口中飞出,直接落到了其手心。

    银芒微微一抖,便化作一道灵符,紧接着,便看到那灵符直接腾空,转瞬之间便消失在了黑暗空间之中。

    “想不到居然有人会触碰到我的机关,不知道是天道宗的人还是其他驱魔师,这里本来是天道宗的地盘,想来应该是天道宗的地盘才是,别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说到这里,男子的嘴角又出现一缕笑容,接着说道:“嘿,好久没有和人交过手,如今为了镇压那仙人的魂魄,我根本腾不开手脚,不过,就中原地区的这些驱魔师,在我眼里不过就是废物而已,我一只手也随便可以将这些人摆平,又何必要我停下手脚来应对这些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