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9章 西王母传承
    听到这番话,空见法师很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如今我们需要尽快将进入这片山谷深处,看看此地的封印有没有被破坏,既然这里出现了婆罗门教的印记,证明肯定有婆罗门的人曾经进入过这里,不过,咱们现在没有必要去确定此人是什么时候进入的此地,只需要看看这家伙如今是不是还在这里,若是此人仍旧还在这里的话,那咱们就最好小心一点,不然的话,肯定可能要着这家伙的道。”

    这番话,让另外几个禅师也情不自禁的点点头,随后,便看到空见法师直接转身朝山谷深处走去。

    看到这几人匆匆走进了乱石岗,薛少白眉头微皱,这些家伙明知道这里有禁制,居然还直接闯了进去,简直就是不怕死,而且,这几个家伙虽然也不是精通禁制的存在,但也多少比自己修为见识要广博,多少也认识一些禁制,如今既然发现了此地有禁制,自然应该停下来看看这些禁制到底有什么作用,否则的话,万一进入乱石岗之后,激活了此地的禁制,到时候,连怎么防御都不知道,如此一来,岂不是只有饮恨在这乱石岗之中了吗?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摇了摇头,而后,便又看到他回头,盯着身后的青衣女子说道:“你堆禁制了解多少?”

    青衣女子老实回道:“我对禁制了解不多,也就知道几种禁制而已。”

    “那这里的禁制你能认出来不?”薛少白问道。

    禁制从理论上来说有无数道,每一道法则都可以衍化出一道甚至很多道禁制,比方说火起码可以衍化出七种禁制,这还是能够被人所了解的,还有无数法则是驱魔师根本就没有办法了解的,而这些法则衍化出来的禁制更多。

    薛少白知道,青衣女子比起自己来说,虽然修为高深,而且,比自己更早进入修炼界,对修炼界的各种常识也比自己了解的更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那青衣女子就非常了解禁制这种力量,她能有机会了解其中几种便已经非常不错,至于其他的禁制,这女人即便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而此时听到青衣女子的话,也和薛少白的猜测不谋而和。

    “原本还想让你帮我解释一下这些禁制的作用,听到你这番话,我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薛少白一脸遗憾的说道。

    其实他之所以想要知道女人究竟有没有掌握禁制,最主要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要知道乱石岗里面的禁制有没有危险性,若是存在危险性的话,薛少白肯定一个不可能跟着几人进入山谷,但是,若是没有危险性的话,那他跟在空见法师等人后面一起进入山谷深处也没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自然要确定眼前这乱石岗之中的禁制危险性。

    但是,谁知道眼前的青衣女子的禁制水平几乎和自己也不相上下,根本不知道这大青石上的禁制是否危险,甚至连这些禁制到底是什么来头也根本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可能确定那大青石上的禁制是否有危险?

    “奶奶的,现在已经走到这里了,要再退回去也不可能了,如今看来,也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若是这禁制有危险的话,那也就只有在这里停下脚步,不然的话,若是继续前进,可能我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目光闪烁的沉吟道。

    但是,转念一想,那薛少白又意识到,若是这些禁制根本没有危险的话,自己如今在这里瞻前顾后岂不就错过了最佳进入山谷的机会?

    此时那空见法师等人根本没有走远,跟在这几个人身后,即便在山谷之中遇到什么危险薛少白相信几人联手之下,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但是,若是只有自己和青衣女子,和眼前的空见法师等人分开的话,到时候,就算碰到什么危险,自己也根本无能为力,也只能听天由命,看看那空见法师等人能不能及时发现回头来驰援自己。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停下了去打听这几道禁制的含义的念头,加快步伐,直接便跟上了已经进入了乱石岗的空见法师等人。

    “师侄,你小心一点,这里的禁制都是上古禁制,不是天道宗的长老刻画的。”空见法师缓缓绕过每一块大青石,在大青石与大青石形成的缝隙间缓慢的移动,显得很是谨慎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这些禁制可能早就已经在这里了?”薛少白问道。

    空见法师点头,说道:“不错,我和几个禅师也是这样怀疑。”顿了顿,那空见法师又接着说道:“这杀降坑隐藏了太多的秘密,在当年白起坑杀了那些赵国士兵之前,这里便频频发生怪事,历代占据了这片土地的君主都禁止任何人进入这里,这一点,说明那杀降坑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猫腻。”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你们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薛少白问道,显得很是意外,毕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心中难免会忍不住震惊。

    “你不要忘了,当年我们曾经和遁天老祖游历过一段时间,当年我们曾一起进入过杀降坑,那个时候,杀降坑的怨气比现在还要浓郁,但是,经过这几百年时间,这里的怨气已经沉淀了很多了下去,不然的话,以你的修为,一旦靠近这些怨气,可能直接就被干掉了。”空见法师解释道。

    薛少白笑了笑,根本不相信空见法师的话。

    当初那上官金龙为了干掉自己,可是驾驭了数万道怨气来攻击自己,但是,在杀生剑的威力下,那数万道怨气被直接炼化,形成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

    薛少白很清楚,体内的杀生刃乃是这片天地间的怨气克星,只要自己有杀生刃在手里,此地的怨气绝对不可能伤到自己,不然的话,自己之前也不可能从镇魔塔之中冲出来,可能早就已经死在镇魔塔中了。

    当然,这个秘密空见法师并不知道,看到薛少白出现在杀降坑,而且还平安无事的样子,猜测肯定是身边那女人的关系,这女人毕竟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要保护薛少白虽然可能吃力一点,但绝不可能失败。

    正是因为这种先入为主的猜测,那空见法师才根本没有将薛少白的天赋和修为放在眼里,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并不知道,薛少白之所以可以在杀降坑里安然无恙,在数万道怨气环绕下也全身而退乃是因为自己手中的杀生刃的关系。

    当然,薛少白倒也没有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听到那空见法师的话,出于对后者的组织中,并没有出口反驳此人的话,缓缓点头,说道:“前辈的话,晚辈一定不会忘记。”

    空见法师说道:“还有,我要提醒你,这里的禁制非常复杂,以我们几个人的能力,未必能破解此地的禁制,一旦我们这几个人之中有什么人不小心触动了禁制的话,你千万要保护好自己,你是我们离开这里的希望,如是你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们最终肯定只有饮恨此地的下场。”

    这件事就算没有空见法师的提醒薛少白也绝对不会忘记,毕竟命只有一条,虽然薛少白整天在嘴上嚷嚷命是用来开玩笑的,但是,真正让他舍弃自己的小命的时候,薛少白肯定不会答应。

    而空见法师在提醒了薛少白之后,目光也立刻收了回去,重新落到了眼前那些大青石上的禁制上。

    再说此时的薛少白,既然那空见法师已经提醒了自己,薛少白当然会留意周围的禁制,免得自己不小心触发之后,给众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刚才师叔说这些都是上古禁制,不知道师叔能否看出这些禁制是哪个门派的?”薛少白走了几步,没有触发任何一道禁制之后,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目光凝重的说道。

    空见法师摇摇头,说道:“这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也许不知道,你们中原修炼门派的门户之见非常深,当年我们刚刚到中原的时候,几乎和丧家之犬没有分别,若不是后来遁天老祖接待了我们,说不定当年我们还要被你们中原驱魔师赶回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们打算要为遁天老祖报仇?”薛少白追问道。

    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可以这么说,正所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遁天老祖待我们恩重如山,他虽然被法炎给夺舍,但我们又岂能忘恩负义?”

    “可惜,现在那法炎谁也不知道身在何方,我等就算想要为遁天老祖报仇也根本没有机会。”这个时候,消瘦男子突然插了一句嘴,很是无奈的说道。

    听到消瘦男子的话,剩下几个禅师也是一脸的感慨,大约都是很遗憾现在无法帮那遁天老祖报仇。

    倒是薛少白,看到几人垂头丧气的样子,目光一动,说道:“几位前辈何必要失望?今天没有法炎的下落,不代表一辈子都没有法炎的下落,若是将来我们有了法炎的下落,几位前辈自然可以完成现在的心愿,帮遁天老祖报仇,让他九泉之下也能死得瞑目。”

    听到薛少白的话,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根本没有必要气馁,反正那法炎根本不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如今他绝对躲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只要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去,要找到这家伙简直是易如反掌。”

    “就在地球上?”薛少白微惊,说道:“师叔你怎么如此确定那家伙没有离开地球?”

    “因为此人还没有夺取西王母的传承,嘿嘿,那可是无数中原驱魔师都垂涎三尺的东西,法炎是当今天下对西王母传承了解最深的人,在这个传承没有被人夺走之前,法炎是绝对不可能去另外一个世界的。”空见法师很是肯定的说道。

    “西王母的传承?”薛少白一愣,哪里会想到,那西王母居然会有传承流传下来,对他来说,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