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1章 任重道远
    当然,以薛少白的脾气,就算明知道那女人是为了帮助自己才出手,但是,想要他说出什么感动的话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为人向来便不喜欢煽情,那青衣女子对自己的帮助,自己完全可以记在心里,根本就没有必要表达出来。

    况且,他和青衣女子并非是普通的合作关系,之前若不是薛少白出手,这女人已经死在了上官金龙的手中,而且,之前在大山里,严格说起来,还是薛少白将他们从生死边缘中救了出来。

    要说他们之间的情分,肯定多少也有,如此一来,那薛少白也不用跟那女人客气,将这女人的恩情记在心中便足以。

    当然,这女人多少也知道,薛少白根本就不会和自己客气,目光闪烁间说道:“以我来看,婆罗门这家伙比之前咱们遇到的上官金龙还要可怕,如今这家伙忙着祭炼那仙人魂魄,一定时间里不会出现,但是,若是此人从里面走出来的话,以我们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此人抗衡。”

    “你怕了吗?”薛少白似笑非笑的问道。

    “怕?”女子笑了笑,说道:“如今根本就不用我们出手,我为什么要怕?何况就算这家伙出来对付我们,你觉得我就没有自保能力吗?”

    薛少白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又自保能力,那我也就就用再说什么了,你听着,这家伙的修为实际上远超你我想象,你我只要稍微大意一点,最后必然要被这家伙干掉,也幸亏这家伙现在脱不开身,否则的话,你我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随后,薛少白的目光又落到了空见法师的身上,说道:“你们和这家伙认识了几百年时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修为?”

    “按照你们中原的实力划分,这家伙应该是四级驱魔师,不过,这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至于现在此人到底是什么修为,我们也不知道。”听到薛少白的话,空见法师苦笑道。

    薛少白目光闪烁了一下。

    说实话,四级驱魔师薛少白并非没有面对过,之前那上官金龙便是四级驱魔师,不过,和婆罗门男子比那上官金龙还要棘手,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后者乃是在这杀降坑里突破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根本就没有和外界的驱魔师交过手。

    但是,那婆罗门男子却是在几百年前便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和上官金龙相比,含金量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后者的斗法经验肯定远远超过前者,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薛少白仍旧用面对上官金龙的态度来面对男子的话,绝对会在后者的手里吃亏。

    这一点,也是薛少白最在意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斗法经验绝对无法和婆罗门男子抗衡,不过,若是因为斗法经验不足,便将此人交给空见法师等人对付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空见法师也并非是横扫天下的存在,而且,空见法师存在一个根本就无法弥补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真元。

    他已经没有多少真元来支撑他动手,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和男子打成了拉锯战,空见法师根本不可能在男子手里讨到什么好处,如此一来,想要利用空见法师来摆平男子根本不可能,最终肯定也要自己出手,否则的话,空见法师能在男子手里占到便宜才有鬼了。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当然要确定男子的情况,免得等到自己不得已出手的时候,在那家伙手里吃亏。

    “四级驱魔师?这数百年的时间,难道此人的修为就没有提升?”薛少白问道。

    空见法师摇头,苦笑道:“这我怎么知道?反正当年我等被封印的时候,那家伙就已经是四级驱魔师,不过也只是初级的而已,你肯定知道,如今地球上的灵气非常单薄,走修真路线的人,很难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不过,如今过去了数百年,就算是废物,用数百年的时间累积,也迟早进阶到了四级驱魔师大圆满境界。”

    “这么说,那家伙比当年还要棘手了?”薛少白的问道。

    空见法师点点头,说道:“这是当然,不然的话,这家伙之前怎么可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攻击手段?竟然连魔气都可以控制,修炼多年,他还是第一个能够控制魔气的婆罗门修炼者。”

    顿了顿,空见法师接着说道:“魔气可以腐蚀佛光的传闻我等早就已经听过,不过我等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也根本不相信那家伙可以做到,不过,之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家伙的确可以控制魔气,虽然他手里的魔气威力非常浅薄,但既然能做到这一点,我等佛门中人也要小心一点。”

    “师叔,是不是太小心了?这里是中原!我可不相信那家伙在中原大地胡作非为没有人来收拾他。”薛少白笑道,在自己地盘上还被人吓到?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自己好歹是地头蛇,就算那婆罗门男子是过江龙,在自己面前也要低调一点,否则的话,薛少白肯定会出手让这家伙好看。

    “嘿嘿,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你当然可以不用担心他能在中原大地上翻起什么花浪,但是,若是整个婆罗门的人呢?”空见法师面露古怪之色,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到那空见法师一脸的调侃,薛少白的目光微微一沉,说道:“师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婆罗门想要举宗侵入中原?”

    “嘿嘿,一山难容二虎,婆罗门早就有入侵中原的野心,只是这个野心一直也没有得到施展,原因就在于你们中原驱魔师宗门根本不好对付,即便是以婆罗门的底蕴,也根本没法和你们中原驱魔师宗门抗衡,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才一直按兵不动,但是,等到机缘巧合,你们中原驱魔师宗门露出疲态的时候,便是那婆罗门入侵的时候。”空见法师认真说到。

    薛少白笑道:“就算有这种事,但那也不知道几百年以后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是不是还在地球上也没有人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何必去关心那婆罗门是不是会对付中原驱魔师宗门。”

    “你这家伙似乎有点不开窍!”空见法师面色一沉,说道:“你不用担心婆罗门对你的威胁,但是,剩下的那些驱魔师呢?你们好歹也是中原同道,难道你也不管?”

    薛少白说道:“师叔有所不知,中原驱魔师表面看起来很是团结,其实只是一盘散沙而已,人人都只会考虑自己的利益,怎么可能去关心别人?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心里,任何一个中原驱魔师想必念头都和我如出一辙,根本不会有任何矛盾的地方。”

    “唉!”听到薛少白的话,空见法师长叹一声,沉默了下来。

    其实所有地区的修炼者都和中原驱魔师大致一样,同样是自私自利,永远只考虑自己的利益,根本不会考虑别人的利益,自私冷漠到了极致。

    即便是佛法昌盛的天竺,这种问题也没有解决,如今天竺到处都是自私自利的修炼者,与其他的确的修炼文化没有任何区别。

    那空见法师毕竟是过来人,也清楚薛少白有这种思想乃是因为大环境所致,是以,虽然不同意薛少白的看法,但一时间那空见法师还没有兴趣去扭转薛少白的看法,毕竟这属于大环境的熏陶,若是他想改变薛少白的看法,首先便要改变整个大环境,以空见法师现在的能力,怎么可能改变这种情况?

    想到这里,那空见法师也只能无奈的默认这个事实,长叹一声,说道:“想不到你们中原也是这样,如此说来,你我想要改变这种情况,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你我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怎么,师叔打算改变这种自私自利的情况?”薛少白眉头一挑,满脸诧异的问题,似乎没有想到那空见法师竟然有改变修炼界大环境的野心。

    要说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八级驱魔师,对薛少白来说,这个野心已经不算小,但是,和改变修炼界的环境相比,这个野心还是太小,甚至在后者面前,提升自己的修为简直有些让人难以启齿。

    毕竟那改变修炼界大环境的事情是功在一时,利在千秋,将来修炼界也不会出现如今这么多的悲欢离合,后起之秀也能更加安心的在修炼界修炼,哪里像现在,类似薛少白这种低级驱魔师,在修炼界处处都要注意人的脸色和态度,态度和脸色稍微有点不正常,那薛少白便忍不住会关心对方的念头,看看后者是不是想要对付自己。

    而有朝一日若是这种情况改变的话,那薛少白自然不用再去担心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不禁钦佩起了空见法师的抱负,说道:“想不到师叔居然有这么大的抱负,不过,自古以来,有师叔这种抱负的人,最后要么是放弃了,要么就是被人干掉了,修炼界里根本不存在异见者,也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异见者安安稳稳的活着,一旦发现有人有这种抱负,绝对要被当成大熊猫一样围观和试探,到时候,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男子汉大丈夫,连这种事都怕的话,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壮士断腕死,不改凌云志,你是师兄选中的传人,我不相信你连这点胆量也没有。”空见法师说道。

    薛少白笑道:“师叔言重了,虽然我是师父选中的继承人,但我永远不会将这种抱负挂在嘴上,免得将来被人找麻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到时候肯定也就麻烦了。”

    听到薛少白的话,空见法师叹了一声,然后沉默片刻,终于开口,说道:“你说的倒也不错,太过伟大的抱负,永远只能遭受质疑和嘲讽,你不暴露这一点,对实现这个抱负也有一定帮助。”

    言罢,那空见法师忽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对了,刚才那家伙用魔气攻击我等,你感觉怎么样?”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