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2章 绣花枕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薛少白哪里会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自爆手中的雷龙,这雷龙身躯如此庞大,体内的真气也深厚到远超薛少白的想象,在这种情况下,雷龙一旦自爆,产生威力要毁灭这片天地只怕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尤其雪上加霜的是现在薛少白已经被禁锢在原地的关系,身体无法自由活动的情况下,想要避开那雷龙的自爆,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受?

    “妈的,想不到老子风里火里都去过了,最后竟然会死在这种地方,实在是讽刺!”薛少白面无表情的说道,显然是很不愿意相信自己居然会这么简单的死在那婆罗门男子手中。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微微一沉,目光闪烁之中冷漠的呢喃道:“反正老子就要死在这家伙的手里了,不妨放手一搏,这样一来,说不定我还有活命的可能。”

    顿了顿,薛少白目光一动,又接着想到:“况且,若是不做任何抵抗的话,那简直就和废物没有区别,如今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也就只有放下一切,和此人拼命了。”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眼中便出现一丝果断。

    如今体内的真灵气已经剩下了不到四成,若是想要和男子抗衡,薛少白唯一能依靠的便是自己手中的真灵气,一旦真灵气消耗干净的话,自己绝对就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薛少白知道,自己必须要在真灵气消耗干净之前解决掉这家伙,即便不能摆平此人,也必须要想办法解决掉金雷蜈,只有在解决了金雷蜈的情况下,自己才有机会逃走或者是继续前进。

    想到这里,薛少白目光微微一变,说道:“没想到你这家伙的胆子居然也这么大,连自己的凝聚出来的雷龙都敢自爆。”

    听到这话,男子笑了笑,说道:“你可知道我当年在天竺有什么称谓吗?疯子!本座是无数人眼中的疯子,你以为就你有胆子自爆自己的真气?真是笑话!告诉你,若不是因为对付你不用走到这一步,本座现在已经自爆了体内的真气,而你,早就已经死无全尸!”

    薛少白没有说话。

    这家伙他还是第一次接触,不可能了解此人到底是什么秉性,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现在刺激此人,此人未必就不会自爆自己体内真气,以他的修为,若是将体内真气自爆的话,单单只是最开始宣泄出来的力量,只怕也足以让自己死于非命。

    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怎么可能愿意看到此人自爆自己的真气?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清楚,如今以男子的修为对付自己,肯定不会去自爆自己的真气,毕竟自爆真气是一条不归路,男子怎么可能会走上这条不归路?正所谓杀鸡焉用牛刀,此人若是想要杀自己,单凭自己现在的修为就足以摆平自己,何必还要走到自爆这条路上?

    是以,略一沉吟,薛少白意识到,这家伙不过是吓唬自己而已,此人绝对不会自爆自己体内的真气。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立刻微笑起来,说道:“自爆?我不可相信你有那么大的魄力自爆自己的真气,每一个人的真气都是自己辛苦修炼来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会自爆自己的真气?”

    说到这里,薛少白的眼睛里突然多出了一丝玩味的神色,旋即接着说道:“我听到这种说法,就是说那些认为自己生来就是魔鬼的人,往往在被别人质疑自己懦弱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做出很多失控的事情来证明自己的坚强,你在我面前叫嚣自己有胆量自爆真气,说白了,不就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坚强吗?”

    听到这话,男子的面色当场难看了起来,说道:“小子,你的意思就是,我实际上是一个软弱的人?”

    “这我怎么知道?反正我现在才刚刚接触你,怎么可能了解你的秉性?在不清楚你的秉性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对你做出判断?”薛少白笑道:“不过,我活了这么久,绣花枕头的确是不知道见识了多少。”

    听到这话,男子冷笑的声音里慢慢便多出了一丝彻骨阴寒的杀气,说道:“原来本座在你眼里,居然仅仅只是一个绣花枕头!你可知道,从本作修炼到现在,没有人有胆子跟我说出这种话,你小子简直是不想活了,竟然敢讽刺本座是一个绣花枕头!”

    薛少白笑了笑。

    这家伙以为是谁?有什么不敢讽刺的?麻痹的,老子现在连你的人都敢杀,更何况是讽刺你几句?更何况,别的人不说,不代表他们不会质疑,人心隔肚皮,若是别人在肚皮里质疑或者是腹诽你的话,你怎么可能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笑了笑,似乎是嘲笑那男子的天真。

    “你在笑什么?”男子语气古怪的问道。

    “我在笑你天真!”薛少白说道:“你已经在江湖里纵横多少年了?被人几句讽刺就失去了理智,便对我喊打喊杀,嘿嘿,你这么容易被激怒,不知道修炼这些年来,已经被人阴谋算计了多少次?”

    听到这话,黑暗空间里的男子当场一惊。

    他哪里会想到,这薛少白的洞察力竟然如此恐怖,此人不过只是因为自己交谈了几句,便已经大致清楚了自己的秉性,知道自己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人。

    说实话,这也是最困扰男子的地方,他非常清楚,做人不应该被随便激怒,然而,每次遇到有人讽刺自己,男子便忍不住要怒火中烧,因为这一点,男子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次亏,但是,哪怕知道这一点,男子也没有要悔改的意思。

    这一点,让男子的心情很是忧虑,担心自己有朝一日若是受不了这种讽刺而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陷入到对手的伏击或者包围之中。

    当然,以自己如今的修为,根本就不用担心任何人来找自己的麻烦,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四级驱魔师,放眼世间,又有几个人是四级驱魔师的对手?

    因为这个原因,男子虽然知道自己易怒的毛病不是很好,但在有强大修为做靠山的情况下,男子也根本没将自己的毛病放在心上。

    当然,虽然男子并不屑被人摆一道,但是,被薛少白看出自己的性格上的弊端,也是男子不想看到的事情,毕竟那薛少白只是一个晚辈,当一个前辈在一个晚辈面前失去了神秘性之后,那前辈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再称为前辈。

    想到这里,男子心里的杀机也涌动到了极致,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薛少白在自己面前解决,不然的话,只怕自己将来继续和此人接触的话,将会有更多的秘密曝光在此人面前。

    “想不到你小子观察的倒是挺仔细的,竟然可以发现我性格上的缺憾。”男子冷笑一声,说道:“不过,纵然是被你发现了性格上的缺憾又怎么样?你觉得你可以摆平我吗?”

    薛少白沉默片刻,说道:“摆平你我或许没有机会,但是,要摆平这几头金雷蜈却不会有任何问题。我知道,你现在之所以有胆子在我面前狂妄,完全是因为这几头金雷蜈的关系,若是没有这几头金雷蜈,你便没有了可以利用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你纵然狂妄又怎样?难道还能威胁到我不成?”

    “哈哈哈,小子,你的想法也太天真了吧?居然以为可以摆平我的金雷蜈?你难道不知道你和金雷蜈之间的差距?”男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似乎根本没想到薛少白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竟然还以为可以和我的金雷蜈抗衡?若是我的金雷蜈被你这么一个区区初级驱魔师就摆平的话,我将来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

    要知道,男子现在手中有四头金雷蜈,若是他手中只有一头金雷蜈的话,男子不认为薛少白是在开玩笑,此人一旦将自己的真气自爆,要横扫自己的金雷蜈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现在摆在薛少白眼前的一共是四头金雷蜈!

    四头那是什么概念?就算仅仅只是蜕变了一次,那四头金雷蜈联手之下,也必然可以爆发出不下一个三级驱魔师的力量,如此一来,要摆平这初级驱魔师,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然而,让男子万万想不到的是,明明应该是被摆平的对象,如今竟然却说出了要摆平他们的话来,这一点,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甚至男子一度怀疑,眼前这薛少白是不是疯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有胆子跟自己说出这番话?

    那薛少白当然没有疯,只是如今已经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真气,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全力以赴,利用自己手中的杀生道去攻击那四头金雷蜈的话,未必不能将金雷蜈斩杀,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当然有自信可以摆平这几头金雷蜈。

    “如今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反正如今无论我怎么说你也不会相信,等到我真正将那几头金雷蜈干掉的时候,你再来震惊也不迟。”薛少白一脸微笑的说道,满脸都是自信的神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