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5章 注入真气
    说实话,薛少白之前的话,仅仅只是想要嘲讽这男子一番,但是,薛少白根本不会想到,这男子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

    不过,虽然男子的反应看起来似乎是激烈了一点,但这也正是薛少白乐于看到的事情,这家伙如今距离失去理智就仅剩了一步之遥,只要自己继续刺激此人,让此人彻底失去理智的话,这家伙再跟自己动手,肯定会露出破绽,到时候,自己随便动手,想要摆平这家伙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不过,薛少白转念一想也意识到,这家伙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故意在激怒他,想要他出手的时候露出破绽,到时候,肯定就会提防自己算计他,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得手,也未必就能成功。

    当然,若是自己刺激的这家伙完全失去理智的话,这家伙到时候肯定会忍不住对自己痛下杀手,出手的时候,也肯定更加的凶狠,在这种情况下,未必就不能抓住这家伙的破绽。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情也重新平静了起来,盯着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老家伙,话我已经说出来了,若是你现在拜我为师的话,我不仅可以考虑将这套剑术传授给你,到时候,甚至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这番话,男子直接笑了起来。

    简直是给这小子脸了,居然敢这么嘲讽自己,多少初级驱魔师见到自己和兔子见到老虎一样,永远也只能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这家伙倒好,居然还敢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言下之意,便是此人远远的超过了自己,随便出手就可以碾压自己,否则的话,这家伙怎么可能有自信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被一个初级驱魔师从手中逃走都已经算是耻辱的事情,若是再被这家伙碾压的话,那自己将来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完全可以隐姓埋名从此退出江湖,毕竟,连一个初级驱魔师都无法摆平的话,将来还怎么有脸继续在江湖上混下去?

    想到这里,便听到那金雷蜈的体内再次传来男子的声音,说道:“小子,若是照本座当年的脾气,你小子就凭刚才的话,就已经死在我手里了,你以为我还会跟你小子说这么多废话?”

    这男子的修为毕竟摆在那里,面对初级驱魔师,自然有他自己的权威,那薛少白如今的话已经严重的伤害了男子的威严,以男子的脾气,怎么可能让薛少白好过?更何况是放过他?

    当然,修炼界一切都是用实力来说话,虽然这男子的修为比薛少白高深,但如今不过就是一道神念,在薛少白将杀气引入自己的心脉之后,这男子想要摆平现在的薛少白已经没有丝毫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男子威胁薛少白,薛少白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更何况,现在男子为了躲避薛少白如今已经躲进了闪电领域之中,在这个闪电领域之中,薛少白一时间根本就无法威胁到此人的神识,而且,薛少白隐隐猜测,那男子躲进闪电领域之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然的话,这家伙是绝对不会随便躲进这个地方。

    毕竟藏在那闪电领域之中,对自己的身份也有影响,将来若是传出去的话,让人知道这家伙在面对一个初级驱魔师的时候还要躲避,到时候肯定会引起其他修士的疯狂嘲讽,而这种情况,绝对是男子不愿意看到的。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既然明知道这家伙正在做不可告人的事情,我自然要将这个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不然的话,真的让这家伙虚名成功的话,我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呢喃道。

    听到这家伙的语气之中满是有恃无恐,哪里还不能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若是自己能现在将这人的神念斩杀掉的话,就算这家伙想要施展什么手段,对自己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体内真气一震,杀气顿时便环绕到了他的手臂上。

    看到杀气涌现出来,薛少白的脸上出现一丝微笑,而后,便看到那薛少白手腕一抖,手臂一震,便直接朝那闪电拍了一掌出去。

    之前那杀气凝聚的剑气斩击到闪电之上,虽然没有将闪电领域完全破坏掉,但却将外围的闪电摧毁了起码上百道,如今包裹在金雷蜈身体周围的闪电不过只有几十道而已,若是在之前,薛少白自然无法撼动这闪电,除非是将真令其融合到自己的杀气之中,但是这样的消耗薛少白根本就无法承受。

    那真灵气是薛少白和男子抗衡的资本,一旦这股力量消耗干净的话,薛少白就算想要干掉男子,也不会有任何可能,而且,为了对付男子,薛少白不惜将自己体内的杀气引入到心脉之中,能做出这种事,便意味着那薛少白也已经孤注一掷不成功就成仁。

    若是在将杀气引入心脉之后也无法威胁到面前男子的话,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再和这家伙交手下去,必然会想办法先从这家伙手中逃走,免得这家伙手段齐出的情况下,将自己直接在他面前干掉,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死得很是冤枉?

    是以,虽然将杀气引入了心脉,将杀气的威力提升了起码两倍,但薛少白心中仍旧没有丝毫大意,随时都准备要逃之夭夭,一旦情况发生逆转,以薛少白的秉性绝对不可能在和男子硬碰硬。

    要知道,如今将杀气引入心脉之中已经是薛少白最后的手段,若是连这个手段也无法对付男子的话,薛少白相信,自己其他手段也绝对无法威胁到男子,在这种情况下,与其留在男子面前找死,不妨抢先一步逃出这个鬼地方,免得自己被男子给干掉之后才想到应该后退。

    如果到了那种时候,就算薛少白想要后退又有什么意义?

    言归正传。

    却说此时的薛少白看到那金雷蜈身前仅仅只剩了数十道闪电的时候,眼中也立刻便出现了一丝亮光。

    说实话,若是仅仅只剩了这几十道闪电的话,想要抵挡此时的薛少白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之前薛少白出手,已经摧毁了数百道闪电,如今只剩了几十道闪电而已,若是连这点闪电也无法摧毁的话,那薛少白也就根本没有必要在修炼界混下去了。

    而且,如今他杀气的威力已经提升了上去,要是在杀气威力提升的情况下,还无法摆平那金雷蜈身前闪电的话,那薛少白的杀生道也就不会让男子也觉得忌惮。

    然而,就在那薛少白留意到金雷蜈身前的闪电已经崩溃到所剩无几,自己随时都可以干掉那金雷蜈的时候,一股幽光突然从四面八方朝金雷蜈涌来。

    这幽光之中回荡着阵阵威压,给薛少白一种很是不好惹的感觉,而且,幽光在靠近薛少白的时候甚至还给他一种难以想象的灼烧感,这种感觉出现之后,薛少白立刻意识到,这幽光肯定不简单。

    原本薛少白还想夺下一道幽光研究研究,但是,没想到那幽光的飞行速度快得出奇,之前还在天边,但是下一刻那幽光便已经飞到了闪电之前,而后,便看到幽光狠狠一抖,便直接钻入了闪电之中。

    看到那幽光涌入闪电,薛少白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暗道:“这幽光里明明有那婆罗门男子的气息,想必肯定是那婆罗门男子搞出来的,这家伙打算用这幽光做什么?难道这幽光也是那家伙的神念?”

    想到这里,薛少白摇摇头,说道:“如今若是单纯动用神念来对付我的话,想要摆平我根本没有丝毫可能,毕竟那金雷蜈体内的真气有限,若是这金雷蜈的真气消耗干净的话,就算那家伙催动再多的神念来控制金雷蜈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说到这里,薛少白眉头微皱,接着说道:“这个道理,那家伙不可能不明白,然而,这家伙即便明白,却仍旧分出了体内的力量注入到了金雷蜈的身体中,这种情况意味着那家伙注入金雷蜈身体的很有可能是属于自己本体的力量,也就是说,那家伙注入的乃是真气到金雷蜈的身体之中?”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当场便难看了起来。

    如今他之所以有自信可以摆平那金雷蜈,就是因为这金雷蜈真气若是消耗干净的话,根本就无法恢复,而自己因为有真灵气在体内的关系,真气可以随时随地的回复,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等到那金雷蜈体内的真气消耗干净,自己想要怎么对付那灵虫都可以。

    但是,如今若是男子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注入到金雷蜈的体内,这也就意味着,自己想要用消耗战摆平那金雷蜈的念头再也无法实现,毕竟这金雷蜈现在体内的真气已经充沛,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依靠真气充沛这一点来碾压那金雷蜈已经不可能成功。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

    “哼,你这家伙居然在偷偷注入真气到金雷蜈的体内!”薛少白一脸阴沉的说道,实在很是意外那男子居然还有真气可以注入到金雷蜈的体内。

    如今这家伙的本体还在对付空见法师等人,按理来说,此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更多的真气给金雷蜈,但是,如今的男子却做到了这种看起来不可能的成功。

    因为这一点,薛少白猜测,空见法师等人对付那男子的过程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么顺利,不然的话,这家伙哪里可能会有真气注入到金雷蜈体内?只怕现在已经放弃了金雷蜈,专心去对付空见法师等人了。

    “空见法师可不要反过来被这家伙被摆平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家伙肯定会马上扑向自己,到时候,自己别摆平那金雷蜈了,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对付金雷蜈,就有可能死在这家伙的手里,到时候,也就太操蛋了。”薛少白喃喃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