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8章 怨气震动
    “哦?你打算怎么伤到我?”薛少白笑了。

    与其说现在男子操纵金雷蜈钻进了闪电,不如说男子现在操纵金雷蜈躲进了闪电,男子现在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薛少白的对手,在这家伙将杀气引入到心脉之后,整个人的实力已经提升到金雷蜈根本就无法抗衡的地步,如此一来,男子肯定不会让金雷蜈和薛少白硬碰硬。

    毕竟金雷蜈若是被薛少白干掉的话,男子便失去了所有可以和薛少白抗衡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男子的神念最后保留了下来,因为失去了可以压制那薛少白的力量,到时候,也只能看着薛少白眼睁睁从自己眼前离开。

    是以,男子现在非常清楚,其实自己的神念和金雷蜈相比,肯定是那金雷蜈更重要一点,虽然神念枯竭的话,自己便不可能远程驾驭这金雷蜈,但是,若是没有金雷蜈的话,想要威胁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

    再说了,那神念消耗之后,自己完全可以再次补充,虽然补充的过程相对麻烦了一点,但是,只要这神念可以补充,那薛少白就永远不可能让这神念枯竭,在这种情况下,只要金雷蜈不被薛少白干掉,那自己就能一直对薛少白保持压制力。

    如此一来,这家伙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根本不可能从自己手里逃出去,毕竟这家伙也只是血肉之躯,之所以和自己抗衡,乃是因为此人体内还有真气的关系,但若是那真气消耗干净的话,这家伙还怎么和自己抗衡?

    已经和薛少白交手这么久时间,男子很是清楚,面前这小家伙根本就不是炼体士,若此人是炼体士的话,男子可能还会考虑一下这家伙在真气枯竭的情况下,肉身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但是,此人既然不是炼体士,那自己就不用去考虑这家伙的肉身实力,只需要将这家伙体内的真气压制在体内,或者让这家伙体内的真气消耗干净,到时候,即便此人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也必然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想到这里,便听到男子的笑声突然从金雷蜈的体内传来,说道:“小子,不要太自信,如今你已经手段齐出,但仍然没有干掉我,但是,我现在却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在你手段齐出的情况下都无法干掉我的金雷蜈,又哪来的自信能摆平我?”

    薛少白微微皱眉。

    此时的他的确已经是手段齐出,这杀气御心本来他根本就没有掌握,但是,为了对付眼前的男子,哪怕是没有修炼过的功法,薛少白也不得不尝试一下。

    当然,尝试的结果也让薛少白很满意,起码自己在施展了杀气御心之后,的确已经压制住了眼前的男子,使得这家伙一身修为现在根本就无法施展,而且,更是将此人的金雷蜈逼入了雷域之中。

    薛少白可以肯定,若是自己继续将杀气引起心脉,尤其是将全部的杀气都引入了心脉之后,想要干掉这家伙绝对不是问题。

    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一旦将所有杀气全部引入心脉,到时候,对自己的伤害也是毁灭性的,以他现在的修为,心脉根本就无法承受太多的杀气冲击,一旦杀气充沛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哪怕是自己的心脉,也必然会受损,到时候,别说摆平这家伙的金雷蜈,甚至还有可能被这家伙的金雷蜈反过来摆平,而这种情况自然是薛少白不愿意发生的。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冷笑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就已经将所有手段都施展了出来?”

    “这么说,你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不成?”男子迟疑片刻,问道。

    说实话,薛少白给男子的冲击不亚于一个和自己同样境界的驱魔师,这家伙之前在他看来,本来已经被自己的金雷蜈逼上了绝路,但谁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被逼入绝路,反而还有后手对付自己,这样一来,自然让男子很是惊讶。

    如今,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可以一时间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手段没有施展,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贸然对此人出手,只怕最后的结果只有死于非命。

    当然,自己如今本体不在这里,即便此人可以压制自己,那也是对自己神念乃至于对这金雷蜈的压制,要说此人能够压制,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中突然涌现出一丝冷笑,而后,又听到那金雷蜈口吐人言,说道:“小子,不要忽悠我,若是你真有什么手段没有施展的话,如今只怕早就已经施展了出来。”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何况,现在就算你有什么手段,但是就你现在体内这点真气,你觉得还有施展的空间吗?任何手段都和自己体内的真气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旦真气不够了,想要施展根本没有丝毫可能,你小子体内的真气已经到了枯竭的边缘,还怎么施展其他的手段?”

    薛少白笑了。

    这家伙看来还不知道那真灵气的可怕。

    虽然自己现在体内的真灵气所剩无几,和之前相比,最多也就剩下不到三成,但就算只有一成真灵气,只要自己愿意,也能将这部分真灵气催动起来,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的真灵气没有消耗干净,那自己随时都可以补充体内已经消耗的真气。

    而在有真气的情况下,想要施展什么手段不可以?只要自己掌握了的,薛少白不相信无法施展出来。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叹了一声,说道:“看来你现在还不知道事情到底已经发展到了哪一步,我告诉你,躲进闪电之中对你来说只是权宜之计,只要我撕开这闪电,你的金雷蜈随时都有可能被我干掉。”

    “呵呵。”男子笑了笑,明显不相信薛少白可以撕开自己的闪电。

    看到那男子的反应,薛少白也很是无奈,这家伙因为是四级驱魔师的关系,心理上有一种天然的自信和优势,根本不认为自己可以和他抗衡,是以,尽管已经被逼入了闪电领域之中躲起来,却仍然不认为自己可以威胁到他。

    然而,这家伙并不知道的是,现在的风向已经变了,自己现在已经将杀气引入了心脉之中,实力已经提升到了起码二级驱魔师的地步,而这家伙的金雷蜈,撑死也就三级驱魔师的实力而已。

    自己在有真灵气以及杀生剑的情况下,区区三级驱魔师根本不会被他放在眼里,哪怕这家伙的本体已经是四级驱魔师,但是,毕竟这金雷蜈不是他的本体,若是这金雷蜈便代表了男子的本体的话,那薛少白根本不可能如此悠闲的和男子交流,早就已经开始了车轮战,无所不用其极的去摆平男子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身躯一动,便已经直接扑向了男子的金雷蜈。

    看到薛少白扑来,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那薛少白如此果断,居然直接就扑向了自己,难道这家伙没有发现我已经补充过这金雷蜈体内的真气?如今这金雷蜈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和刚催动出来时候的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被眼前这家伙干掉,甚至是被这家伙压制也不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如今再看到那薛少白信誓旦旦的能够摆平自己,实在让男子觉得可笑。

    “小子,你难道就没有发现我现在和之前有什么不用吗?”男子皱眉问道。

    薛少白说道:“我知道,你已经偷偷的补充过金雷蜈体内的真气,大概就是因为你已经补充过金雷蜈体内真气的缘故,所以你现在才这么自信,认为自己可以轻松摆平我。”

    说到这里,薛少白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接着说道:“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面前最好不要如此狂妄,不然的话,最后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哦?小子,这么说,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压制现在的我吗?”男子笑着说道,似乎根本就不相信薛少白现在可以威胁到自己。

    交手到现在,男子对薛少白的修为到底如何已经非常清楚,他知道,现在的薛少白已经将自己所有能够施展的手段统统施展了出来,然而,却根本无法威胁到如今已经进入了闪电领域的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以此人的修为,怎么可能再撼动自己?

    想到这里,男子自然不认为那薛少白是自己的对手,微微一笑,便看到男子金雷蜈身后浮现出一道黑影,那黑影看上去像是一个人,在这黑影浮现出来的时候,便看到那金雷蜈突然从闪电内冲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扑向薛少白。

    与此同时,那金雷蜈身后的黑影也忽然出手,直接一掌,便狠狠拍向了薛少白。

    看到那金雷蜈突然发动攻击,薛少白的眼中划过一丝意外,似乎没想到男子居然这么果断,直接便动用金雷蜈来对付自己。

    然而,这家伙虽然出手倒是非常果断,但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即便这家伙出手果断,想要摆平自己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是以,看到男子出手,薛少白微微一惊之后便平静了下来。

    而后,便听到周围天地突然响起了阵阵嗡鸣声,随着那嗡鸣声响彻,只见无尽天地间,原本已经退去的怨气这个时候突然震动,从四面八方猛然朝薛少白靠拢过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