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9章 金雷蜈之变
    看到这一幕,男子眼中立刻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丝毫没想到,看到自己扑向这家伙,这家伙不仅不躲开,反而还主动出手来迎战自己。

    难道这家伙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么恐怖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一巴掌起码能拍死上百个薛少白这种境界的驱魔师。

    在实力已经明显碾压这家伙的情况下,这家伙居然仍旧不躲避,这一点,简直是让男子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兴冲冲的跑到自己面前来找死。

    不过,在看到这片天地的怨气突然开始震动的时候,男子眼中的嘲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缕震惊,哪里会想到,这怨气居然会主动朝薛少白靠拢过来。

    男子知道,这里是杀降坑,充斥着大量的怨气,但是,此地和别的地方不用,因为这里是封印仙人魂魄的地方,为了防止怨气对封印的侵蚀,早在数百年前,这里便已经被天道宗的驱魔师刻下了法阵,专门用来抵挡此地的怨气,而如今法阵依然健在的情况下,此地的怨气根本就不可能靠近,会被法阵直接阻挡在起码十丈以外的地方。

    但是,如今这杀降坑里的怨气却朝着这小子靠拢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这小子的原因?这家伙还能操纵这杀降坑里面的怨气?

    说实话,别说男子现在已经是四级驱魔师,就算此人是五级驱魔师,若是碰到这杀降坑里的怨气没有丝毫提防的话,也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是以,看到怨气突然朝薛少白靠近,男子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担忧,担心自己根本就不是此地怨气的对手,而且,如今和薛少白交手的只是一头金雷蜈,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本尊,哪怕是自己的本尊,若是碰到此地的怨气,也会一阵头疼,更何况是金雷蜈?

    故而,看到那怨气突然弥漫到了附近,男子的神色顿时便凝重了起来,本来之前男子已经操纵金雷蜈离开闪电,打算直接终结掉薛少白,但是,在看到怨气靠拢的时候,金雷蜈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道电光,而后,便看到那金雷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回到了闪电之中,丝毫也不敢和此地的怨气抗衡。

    “怎么了?看到怨气靠近了就怕了?”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眼中露出微笑,似笑非笑的盯着金雷蜈说道。

    要知道,那男子之前还扬言自己根本不将薛少白放在眼里,谁知道在薛少白催动杀气,将附近的怨气都收集到一起的时候,这男子的眼中直接便露出了恐惧之色,哪里还有之前一脸无惧的表情?

    这一点,证明此人也很忌惮此地的怨气,根本不敢和此地的怨气有丝毫接触。

    说实话,和怨气已经打过交道的薛少白非常清楚,此地的怨气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这怨气之中涌动着让人无法想象的杀机,一旦被怨气包围,即便是五级驱魔师也要一阵失神。

    而一旦失神,哪里还能催动体内的真气,而真气在无法催动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脱离怨气的束缚,是以,在明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薛少白直接便催动了体内的真气。

    他现在已经将杀气引入了心脉之中,在这种状态下,薛少白想要操纵此地的怨气不会有任何问题,虽然他现在的真气不多,想要驾驭的怨气很有限,但即便是只有数万道怨气,要用来对付那金雷蜈也足够了。

    这金雷蜈毕竟不是婆罗门男子的本体,若是此人的本体,也许数万道怨气根本不可能撼动他,但是,只是金雷蜈的情况下,要撼动它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过,那金雷蜈现在的表现却是远远超出了薛少白的预料,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催动怨气,这进金雷蜈便已经的仓皇逃窜,根本就不敢和此地的怨气抗衡。

    原本薛少白还以为这金雷蜈多少要抵挡一下,不会就这么仓皇逃走,即便最后逃之夭夭,也肯定是在自己催动的怨气足以横扫这金雷蜈的情况下,但是,谁知道自己刚刚才将怨气凝聚到一起,这金雷蜈便已经恐怖到直接逃至无影,这样的结果也让薛少白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笑道:“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想要和我一分高下吗?怎么了,现在看到怨气就怕了?”

    说实话,此时的薛少白根本就没有催动多少怨气,不过只是催动了区区数千道怨气而已,若是他放开手脚的话,起码可以催动数万道怨气。

    实际上,之前的薛少白根本就无法驾驭任何一道怨气,但是,现在的他因为已经将杀气引入到了心脉之中,这样一来,身体也变得杀气腾腾,直接和怨气联合到了一起,使得自己轻而易举便能驾驭这片天地的怨气。

    不过,因为自己体内真气的限制,毕竟他现在的真气还比较浅薄,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无法驾驭太多的怨气,最多也就驾驭五万道怨气而已。

    但是,即便只能驾驭几万道怨气,对现在的薛少白来说,也是足够了,毕竟他现在只要几千道怨气便可以逼退金雷蜈,若是几万道怨气凝聚到一起,说不定直接干掉那金雷蜈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脸上的微笑不减,接着说道:“实话告诉你,如今我催动的怨气只是很小一部分,如果我愿意,将这片天地所有怨气一起催动也根本不在话下。”

    这番话,让男子的脸色直接凝重了起来。

    如果只不过是几千道怨气就已经给了他无法想象的压力,若是几万道怨气一起凝聚起来的话,男子可以保证,薛少白当场就可以干掉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的内心也五味陈杂起来,说道:“奶奶的,想不到这家伙居然可以调动此地的怨气,我的金雷蜈根本无法和怨气抗衡,这怨气天生就克制我的金雷蜈,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展开雷域,用雷域的威压来隔绝此地的怨气了。”

    “如今这家伙能催动此地的怨气,直接便封锁了我的行动,在行动都已经被封锁的情况下,又怎么和这家伙抗衡?莫非我真要败在这家伙手里不成?妈的,若是我输给这家伙的话,将来还怎么在修炼界混下去?堂堂四级驱魔师输给一个初级驱魔师,无论到任何地方,这个战绩都无法让老子抬起头来!”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脸色看起来很是难看。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可能看到这男子的脸色,不过,发现那闪电中的金雷蜈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之后,多少也能猜到,眼前这男子多半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厉害。

    说实话,看到自己的怨气居然让金雷蜈有这么大的反应,薛少白也根本没有想到。

    本来,在他看来,这男子的修为远超自己,要抵挡他催动出来的怨气不会有任何问题,自己用怨气对付此人,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想要取得实际的战果,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但是,谁知道等到自己真正催动怨气后才发现,这家伙根本就不是自己怨气的对手,如今自己只是催动了数千道怨气,但是这家伙也根本无法抵挡,在这数千道怨气席卷出来之后,便看到这家伙直接逃之夭夭,哪里敢和这怨气抗衡?

    这一点,让薛少白意识到,也许这怨气便是那金雷蜈的天敌,若当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金雷蜈对自己的威胁,只要自己催动怨气,随时随地都可以解决掉眼前的金雷蜈。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嘿嘿一笑,说道:“现在我总算看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是我这怨气的对手,只要我催动怨气,你想要摆平我,甚至压制我也根本不可能。”

    “哼!”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知道,怨气是金雷蜈克星这一点根本无法瞒过薛少白,这家伙也不是白痴,而且修为也过得去,更可怕的是,此人的天赋也异常惊人,想要瞒过这家伙,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如今,这家伙也是看了出来,自己的金雷蜈根本就无法和怨气抗衡,既然这家伙看出了这一点,若是利用这一点的话,自己想要用金雷蜈干掉这家伙,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想不到居然会被你这家伙看出来,不过,这一点,我也早就已经预料到,毕竟你也不是白痴,想要完全隐瞒你,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不过,瞒不过不代表我就没有办法再对付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压制这金雷蜈的办法,那我也就不用和你客气了,便让你看看这金雷蜈真正可怕的地方吧。”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话音刚落,薛少白便察觉到阵阵威压从那金雷蜈的身体之中宣泄出来,涌动到天地间的同时,原本包裹金雷蜈的闪电也疯狂扩散,嗡鸣之声回荡之中,便看到那闪电已经覆盖了方圆几十里的天地,而且,这闪电在覆盖这片天地的同时,阵阵毁灭性的气息也从那金雷蜈的体内扩散出来。

    感受到这股气息的瞬间,薛少白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几分,暗道:“这家伙打算做什么?这金雷蜈的体内的气息突然发生了变化,莫非这家伙打算让金雷蜈自爆?这不可能吧?这金雷蜈怎么说也是男子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虽然没有蜕变过几次,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一番心血,若是这金雷蜈是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将其自爆的,想必这男子也肯定不会让这金雷蜈自爆。”

    而就在那薛少白沉吟的时候,毁灭的气息也提升到了巅峰,薛少白只觉得阵阵威压如同山岳一般压在自己的肩头,让自己的身体在这股巨大的压力面前根本就无法动弹。

    然而,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是那杀气却根本没有受到限制,就在那威压提升到极致的时候,薛少白也意识到,不管那男子打算做什么,自己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不然的话,最后若是被男子抓住先机,自己也只有死在这家伙的手中。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心念一动,一道杀气直接从体内冲出去,嗡的一身,那杀气直接飞出了几丈,随后悬浮在半空中,阵阵杀机从杀气之中绽放,使得这片天地的寒意顿时暴涨起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