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6章 鱼死网破
    不过,虽然男子一度怀疑那薛少白绽放出来的幽光是一道仙气,但是,转念一想,便直接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要知道,薛少白只是一个普通的初级驱魔师,也并非什么仙人转世,若是此人是仙人转世,因为有仙人记忆,掌握那仙气倒也无可厚非,关键是,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人,仅仅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区区一个普通人便能掌握仙气?

    若仙气如此好掌握的话,那天下不知道已经有多少驱魔师掌握了这股力量。

    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驱魔师掌握仙气,甚至连仙人也是传说级的存在,世间何曾有人真正接触过仙人这等存在?

    是以,男子根本不相信薛少白绽放出来的幽光是仙气,然而,若是此人绽放出来的幽光并非仙气的话,那又该是什么?这股强大的生机并非是幻觉,以男子的神念,可以非常肯定那生机确实是从幽光之中绽放。

    然而,他同样可以非常肯定,这幽光,也并非什么仙气。

    既然不是仙气,那是神秘力量?

    天下有什么力量可能拥有如此可怕的生机?莫非是至木灵气?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句,五行之中,尤以木属性灵气生机最为强大,而至木灵气乃是木属性灵气之中最接近木之本源的一种灵气,这种灵气可遇而不可求,数千年来,也不过只是出现过几次。

    想到那至木灵气的珍贵,男子根本不相信,薛少白会走这个狗屎运,有资格掌握这股灵气。

    同时,即便是至木灵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蕴含在其中的生机也是有限的,绝不可能达到那幽光之中的生机含量。

    想到这里,男子彻底绝望了,既不是仙气,也不是至木灵气,那是什么东西?莫非这家伙还掌握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力量?之前此人一直也没有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肯定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等到自己全面放松警惕的时候,这家伙来个突然出手,到时候,自己猝不及防之下,只怕直接便要饮恨在此人手中。

    不过,之前自己对这家伙明明已经呈现出碾压姿态,只要稍微动手,便可以轻松摆平此人,子这种情况下,此人也没有动用这股力量,如今却突然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这是什么原因?莫非这家伙此刻已经决定要全力以赴了?

    若是这样的话,自己如今也必须要再认真一点,毕竟这小子不是等闲之辈,若是太大意的话,甚至被此人干掉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手腕一抖,体内一道真元直接涌出,而后黑暗空间里荡起一道涟漪,便看到从男子体内绽放出来的真元直接消失在山洞里,下一刻,便再也不知道那涟漪的踪迹。

    而就在男子绽放出来真元不久,薛少白身前的金雷蜈突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只见阵阵金芒从那金雷蜈的身体之中涌出,这金芒在绽放之后,并没有直接朝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而是在涌动到了一定位置之后,便看到那金芒开始慢慢收缩,眨眼之间,这金芒便又再次回到了金雷蜈的身体之中。

    然而,就在那金芒重新回到金雷蜈身体之后,却看到这金雷蜈的身体表面突然发生了一丝变化。

    只见一道道符文赫然从金雷蜈身体下面浮现出来,这些符文只有米粒大小,浮现到金雷蜈身上之后,立刻便看到符文连接成片,更让薛少白觉得诡异的事,就在那符文出现之后,那金雷蜈的身体居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不过片刻之间,便看到那金雷蜈竟然从之前不过筷子粗细成长到了足足有拳头大小。

    “奶奶的,这符文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让这金雷蜈成长的这么恐怖?成长也就罢了,关键是这金雷蜈在成长之后,体内气息也越发恐怖起来,如今这金雷蜈起码已经具有二次蜕变的实力,若是和这等存在抗衡,只怕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薛少白脸色难看的想到。

    若是那金雷蜈仅仅只是身体变大的话,薛少白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关键就在于,随着那金雷蜈身体一起提升的还有这头灵虫的实力!

    本来以薛少白现在的实力对付这金雷蜈就已经非常勉强,如今更是眼睁睁看到那金雷蜈的实力提升,以他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和这金雷蜈抗衡?即便他现在将杀气引入心脉,在这金雷蜈面前,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脸色又怎么可能好看?

    “这金雷蜈如今的实力提升肯定和这家伙有关系,此人肯定已经将体内的真元打入了金雷蜈的身体,不然的话,这金雷蜈如今绝对不会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薛少白眼神闪烁的想到。

    薛少白非常肯定,如今金雷蜈之所以会有这般变化,肯定是和男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也许正是这家伙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打入了这灵虫体内,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引起这灵虫的变化?

    他并非是刚刚才和金雷蜈交手,本来已经和金雷蜈交手不少时间的薛少白非常确定这灵虫的实力范围,然而,此时的金雷蜈,展现出来的乃是远远超过了它之前的实力范围,这一点,证明金雷蜈的变化肯定和男子有关,不然的话,这灵虫的体内是绝对不会冒出金芒来的。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暗道:“本来之前还以为那男子不会出手,现在看来,若是到了危机的时候,这家伙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寄希望于此人不出手简直就是天真。”

    “妈的,既然这家伙打算鱼死网破,那我也不必再和此人浪费时间,想要鱼死网破是吧?好,那咱们今天就鱼死网破!”薛少白一脸铁青的说道。

    看到男子再次注入真元到金雷蜈的体内,薛少白已经意识到,这男子肯定是打算利用这金雷蜈和他来一个鱼死网破,不然的话,是绝对不会将自己所剩无几的真气注入到金雷蜈体内。

    薛少白可以肯定,此时的男子,因为要对付空见法师等人的关系,体内的真元肯定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仍旧将真元注入到金雷蜈体内,简直就和找死没有区别。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这家伙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其实原因也很简单,自己如今根本就无法威胁到他的本体,若是自己可以威胁到此人本体的话,薛少白可以肯定,此人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和得意。

    如今自己对男子威胁最大的只是此人的神念,区区一道神念,纵然被人摧毁了又能怎么样?丝毫也不能撼动男子的本体丝毫,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男子才有胆子在自己面前放手一搏。

    否则的话,这家伙怎么可能一点底线都没有,难道他真想死在自己的手中?要知道,自己一旦接近这男子的本体,要伤到此人本体不会有任何问题,这一点,男子只怕比自己还要清楚。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嘴角露出一点笑容,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动用自己的本体,不外乎是担心的本体被我压制,嘿嘿,可惜,我若是将你的金雷蜈摆平的话,你的本体在我面前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番话倒是说到了男子的心坎里,如今他之所以要疯狂朝金雷蜈体内注入真气,就是担心这四头灵虫死在薛少白手里,到时候,自己便失去了所有可以制衡薛少白的手段,如此一来,此人如入无人之境,直接便可以来找自己的本体,到时候,只怕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原本男子还以为薛少白根本看不出这一点,但谁知道这家伙心如明镜,早就已经洞察到了这一点,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男子顾左右而言他,说道:“小子,能不能摆平我的本体那是建立在你能否摆平这金雷蜈的基础上,如果你连金雷蜈都无法摆平的话,你又怎么敢扬言摆平我的本体?”

    薛少白沉默片刻,说道:“要摆平你的本体你觉得对我来说很困难?我告诉你,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摆平你的本体!”

    说话之间,薛少白便已经再次震动真气,嗡的一声,无尽真气从其体内涌动出来,覆盖到天地之间,瞬息之间便覆盖了方圆百丈的范围。

    而就在那真气覆盖到百丈方圆之后,无尽怨气也从四面八方朝薛少白涌来,仅仅只是眨眼之间,便看到起码数千道怨气汇聚到薛少白身体周围,并且这怨气的汇聚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停止的迹象,从几千道一直递增到上万道,从上万道一直暴涨到了三万道!

    整整三万道怨气,掀起的威压简直无法想象,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三万道怨气汇聚时,起码上百道闪电便直接崩溃。

    此时,这金雷蜈的闪电别说要和这三万道怨气抗衡,甚至在那怨气下存在下去的资格也欠奉,被怨气直接摧毁的干干净净。

    看到这一幕,男子的脸色当场便阴沉了起来,暗道:“这家伙手里的怨气还是这么棘手,我要是不想办法压制住此人催动的怨气,单凭金雷蜈,想要干掉此人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顿了顿,男子又接着说道:“但是,这家伙又不是一般的初级驱魔师,想要摆平此人,哪有这么简单?甚至若是摆不平此人的话,还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让此人将我的金雷蜈直接摧毁,届时,我便失去了所有可以抗衡这家伙的力量,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微微阴沉几分,显得很是难看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