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9章 被收回来的金雷蜈
    “那是当然,你觉得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吗?”薛少白微笑着说道,“老家伙,虽然你的修为和阅历远超于我,但是,你也有自己的破绽,而且,如今不是我一个人在对付你,除了我之外,还有空见法师等人,以我们的实力,即便不能直接干掉你,但要逼退你,也不是什么问题。”

    顿了顿,薛少白又接着说道:“你在这里数百年时间,一直在炼化这里的仙人魂魄,虽然在这段时间之中你有意控制自己的真元,但若说要没有消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一点,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你的真元绝对没有当年那么强大。”

    “当然空见法师等人联手便已经不是你可以抗衡的对象,如今我们再度联手,在你已经虚弱的情况下,你又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薛少白微笑着说道。

    男子冷漠,没有吭声。

    看到男子不愿说话,薛少白知道,这家伙肯定已经被自己说中,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沉默。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而后,只见那薛少白手腕一抖,无尽杀气立刻便从体内席卷出来,在其身体周围盘旋的时候,便看到那薛少白已经直接冲了出去,没有丝毫犹豫,在发现那男子的秘密之后,直接便选择动手。

    薛少白很清楚,和男子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招,自己绝对不能有任何犹豫,盖因此人的修为太过可怕,谁也不能保证,此人会不会在交手的时候回复自己体内的真气,而一旦此人的真气,自己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必然会死在此人手中。

    意识到这一点,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为了可以彻底压制住男子,眼看那男子犹豫的时候,薛少白直接出手,一道杀气,嗡的一声从体内绽放,眨眼之间,便看到杀气在薛少白面前,崩溃,而后,恐怖威压直接在天地间出现,瞬息之间便看到那威压朝金雷蜈席卷过去。

    咔咔咔!

    随着那杀气的威压推进,原本涌动在金雷蜈身体之前的闪电突然开始疯狂崩溃,似乎根本无法承受那杀气威压一般。

    原来,这杀气表面看起来一切正常,但实际上却已经被薛少白融合了怨气在其中,那怨气本来是克制这金雷蜈的力量,如今怨气与杀气凝聚在一起,爆发出来的威压根本无法想象,以金雷蜈的修为,此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和怨气抗衡。

    这一点,眼前的男子也一清二楚。

    是以,看到自己的金雷蜈闪电崩溃,男子目光闪烁之间,手腕一抖,便看到那包裹金雷蜈的闪电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这口子出现的非常迅速,不过眨眼之间那裂口便已经裂开了起码一拳之大,而后,便看到那藏在闪电之中的金雷蜈身躯一动,直接飞出,周身符文闪耀之时,一道金色闪电便已经从金雷蜈身躯上迸射了出去。

    “不好,这金雷蜈要逃!”看到那金雷蜈冲出闪电领域,薛少白眼神一变,立刻便猜到了那金雷蜈是打算跑路。

    如今自己掌握了怨气,利用手中的怨气,薛少白可以完全克制那金雷蜈,在这种情况下,金雷蜈对自己根本不存在任何威胁,如此一来,自己想要摆平那金雷蜈轻而易举,甚至这金雷蜈的闪电,对自己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那男子也算是久经阵仗的存在,怎么可能不清楚这里面的猫腻?是以,看到那薛少白再次驾驭起闪电,男子知道,自己若是继续和薛少白交手下去的话,不仅不可能在这家伙手里占到任何便宜,甚至连自己手中的金雷蜈都有可能毁在这家伙手里。

    想到这里,男子自然会暂时将手中的金雷蜈收回去,免得自己好不容易培育出来的金雷蜈死在那薛少白的手中。

    “怎么了,之前不是还信誓旦旦的打算用金雷蜈摆平我,怎么现在却打算收起这金雷蜈了?”薛少白冷笑着说道,一脸的讥讽之色。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这小子还真是有点得寸进尺,不过稍微压制了自己一点,便以为可以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若是自己这么好摆平的话,那自己也就不用在修炼界混下去了。

    当然,若是让男子对付薛少白一个人的话,以男子的手段,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如今他不仅仅要对付薛少白,更要对付空见法师等人,对男子来说,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能力的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在薛少白手中占到任何便宜。

    而且,最让男子觉得操蛋的是,自己堂堂一个四级驱魔师,居然拿一个初级驱魔师没有任何办法,这简直就让人无法想象。

    不过,这也是因为那薛少白出色,小小年级便已经有如此修为,而且,这家伙的天赋也异常惊人,男子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存在,但薛少白这样的少年英杰那男子还是第一次接触,在接触到薛少白这种存在之前,男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这等棘手的初级驱魔师。

    在男子看来,薛少白这家伙多半是中原某个世家秘密培养的存在,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般造诣?

    当然,这一切也只是猜测而已,那薛少白究竟是不是世家子弟男子根本就无法肯定,毕竟他也是第一次接触那薛少白,怎么可能肯定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说实话,小子,你的天赋确实让我很是惊讶,不过,不要以为你有这等天赋便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如今若不是因为空见法师他们,你以为你可以活蹦乱跳到现在?”男子冷声说道。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即便是没有空见法师等人又如何?你觉得就现在的我,你能随便就摆平我吗?”

    男子冷哼。

    薛少白说的没错,以这家伙的天赋,即便没有空见法师等人,男子想要摆平薛少白难度也着实不小,甚至可以说,自己最多也就不到三成机会可以摆平那薛少白而已,想要轻松干掉此人,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听到男子冷冷说道:“小子,休要猖狂,如果是当年的我,你觉得你可以在我面前坚持多久的时间?”

    薛少白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以男子全盛时期的修为,自己想要在他手中占到便宜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但是,现在的他,和自己全盛时期相比,起码相差了好几个档次,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以现在的实力来摆平薛少白,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便听到薛少白冷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你的修为很是恐怖,但是,你要知道,如今的你,修为距离当初不知道相差了多少个档次,以你当年的实力,要干掉我,自然是轻而易举,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摆平我,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说到这里,薛少白脸上的笑容也冰冷了几分,接着说道:“更何况,你现在能腾开自己的手脚吗?如今你不过只能动用一头金雷蜈来对付我,这金雷蜈在我的怨气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你想要摆平我,只有动用自己的本体,遗憾的是,你本体现在根本就不能出现来对付我,如此一来,你对我还有什么威胁?”

    这番话让男子沉默,原本以为薛少白不可能知道这里面的玄机,谁知道这家伙一清二楚,知道自己现在腾不开手脚,唯有借助这金雷蜈来对付此人。

    但是,让男子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的金雷蜈根本就无法威胁到此人,在这种情况下,男子的心情自然是糟糕了起来,要知道,如今他唯一的手段便是手中的金雷蜈,若是这金雷蜈无法摆平那薛少白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干掉这小子?

    说实话,战斗到现在,男子也很是意外,本来以为轻松就能摆平的存在,没想到要和他僵持这么久的时间,而且,即便是僵持了这么长时间,到目前为止,那男子也不一定便能干掉此人。

    在男子所接触的初级驱魔师之中,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薛少白绝对是最棘手的一个。

    如果是在外面遇到薛少白这种驱魔师的话,男子现在说不定已经逃走,根本没有必要和薛少白分出一个生死,但是,如今是在这杀降坑之中,尤其是自己如今还在自己的秘境之中,若是没有将仙人魂魄炼化完毕,自己想要从秘境之中出去,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男子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不过,如今就算不能出去,自己也必须要想办法摆平眼前这家伙,不然的话,这家伙必然会给自己找麻烦,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自己藏在这秘境之中,也迟早有一天会被这家伙挖出来。

    意识到这点,男子的目光里便渐渐出现了一抹凝重,冷哼一声,说道:“想不到对付一个初级驱魔师居然会将本座逼到这种地步,这小子若是这次能从我手中逃出去的话,凭今天这场战斗,这随随便便便能在修炼界之中的扬名立万!”

    顿了顿,男子的嘴角又出现一抹笑容,接着说道:“只是这家伙如今想要从我手中逃走,甚至想要在我的攻击下活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今天让这家伙活下来的话,将来我也不用继续在修炼界混下去了,直接便可以退隐江湖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