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0章 元神分身
    想到这里,男子也没有任何犹豫,手腕一抖,便看到无尽的真气从其体内绽放出来,山洞里顿时便响起了阵阵嗡鸣之声。

    “啊啊啊啊!”而就在男子催动真气的时候,一阵惨叫声突然在山洞里响起,这惨叫声很是凄厉,让人听到之后忍不住有种抓狂的冲动,并且就在那惨叫声响起的瞬间,只见一道幽光突然从山洞顶部涌现出来。

    那幽光之中有一道虚影,这虚影看不清面孔,浑身都笼罩在幽光之中,被无尽的幽光疯狂冲击,而那幽光每冲击一次便可以清楚听到幽光之中传来一阵惨叫声。

    如果此时的薛少白在这里,定然可以猜到,这幽光绝对不是普通光芒,若是普通光芒,肯定不会有这种惨叫声传出。

    而切,这幽光极有可能是那山洞里的仙人魂魄。

    要知道,这男子躲在此地并非是为了修炼什么神通,纯粹只是为了炼化自己从杀降坑里面得到的仙人魂魄,而这幽光之中的虚影看起来也不想是男子元神之类的东西,如此一来,自然可以很轻松的推测出这幽光之中的虚影极有可能便是男子还没有炼化的仙人魂魄。

    当然,如果这幽光当真是仙人魂魄的话,那男子此时的行为便显得相当有问题,要知道,如今男子根本就没有在炼化那仙人魂魄,为了对付薛少白和空见法师等人,这人已经放弃了继续去炼化那仙人魂魄,从这一点来说,薛少白和空见法师给予男子的压力简直就无法想象,不然的话,男子怎么可能放下去炼化仙人魂魄这件事?

    不过,毕竟薛少白从来也没有炼化过仙人魂魄,怎么可能知道这仙人魂魄究竟应该怎么炼化?万一这男子的行为恰恰是炼化仙人魂魄的一种方式呢?

    是以,即便薛少白在这里,也根本不可能肯定这男子是否在炼化那仙人魂魄。

    不过,此时已经催动了真气的男子,明显和炼化仙人魂魄没有任何关系,那男子在催动真气之后,便看到大量的神念从其身体之中扩散出来,这些神念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这黑暗空间,而是在这里激荡一震之后,便看到无尽神念突然开始交织,眨眼之间,那无尽神念便已经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模模糊糊的样子。

    而这道影子的身材竟然和男子有**分相像,如同是男子的分身一般,从这一点来说,要说这模模糊糊的影子和男子没有关系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以薛少白的经验,即便知道那影子和男子有关系,也绝对不会随便便去猜测,毕竟若是自己猜错的话,到时候,难免不会显得尴尬,而且,不能确定这影子的真正性质,薛少白想要摆平那影子也根本不会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毕竟不在此地,不管那影子究竟是什么东西,也和现在的他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而那男子在将那影子催动出来之后,明显看到男子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呢喃道:“想不到对付一个区区初级驱魔师竟然还需要我分裂自己的元神,哼,若不是因为现在是炼化那仙人魂魄的关键时候,我无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单凭你这小子,想要逼到我将元神分裂,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男子口气忽然一转,既然如今这家伙已经将我逼到了这种地步,那我也就不必和这家伙客气的话,便用这道眼神将这家伙解决掉,这样一来,也让男子知道四级驱魔师和初级驱魔师之间的差距。

    “这具元神分身起码有我本体六成的实力,对付一个二三级的驱魔师,只怕这元神分身根本就无能为力,但是,若是要对付一个初级驱魔师的话,这元神分身还不是手到擒来?”男子微笑着说道,对于自己的元神分身很是自信的样子。

    不过,转念一想,男子也想到自己在薛少白身上吃的那些闷亏,若薛少白只是一个普通的初级驱魔师,那自己如今催动元神分身去对付此人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关键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初级驱魔师,用对付普通初级驱魔师的办法来对付这家伙,以后者的修为,自己未必便能轻松摆平此人。

    而且,自己之前用来对付那小子的手段,哪一个不是自己的杀手锏?但最后结果如何?包括自己寄予厚望的金雷蜈,竟然也根本不是男子的对手,这一点,怎么可能让男子不觉得恼火?因为这样的战绩,男子也知道,薛少白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好对付,不然的话,只怕这小子早就已经死在自己手里,决不可能让这小子活到现在!

    想到这里,男子便冷哼一声,接着说道:“不过,这元神分身毕竟不是一般神通,这可是我元神的一部分,相当于是主元神的分裂,与身外化身有本质的区别,这元神分身具备我的一切的手段,不过只是因为从主元神之中分裂出来的关系,无法拥有主元神全部力量,但即便是这样,也足够了,那小子又不是什么逆天级的存在,何必需要动用主元神全部的力量才能干掉这小家伙?”

    当然,男子也清楚,即便自己现在分裂了自己的元神用来对付薛少白,但也绝对不能有丝毫大意,要知道,自己之前已经用金雷蜈去对付此人,但最后金雷蜈不仅没有摆平这家伙,反而是让这家伙掌握了怨气之后,反过来,将自己压制住了。

    以男子的见识怎么可能不清楚,眼前这叫做薛少白的家伙,绝对不能小看,一旦自己有任何小看此人的地方,到最后,必然要被这家伙给利用。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冷笑一声,也不说话,涌动在身边的元神分身便突然崩溃,那元神分身在崩溃之后,立刻便形成了阵阵幽光,这幽光在男子身边涌动,随着男子轻轻摆手,那幽光便突然飞出,嗡的一声,幽光便消失在了山洞之中,眨眼之间便看到幽光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而就在那幽光在山洞里消失的时候,薛少白这边,突然察觉到一阵杀机出现在自己在天地间,这杀机出现的相当迅速,且出现之后,那杀机便已经浓郁到了滔天的地步,直接让薛少白的脸色为之一变,暗道:“莫非那家伙还没有吸取教训,还不打算放过我?”

    以薛少白的见识,不可能不知道,这杀气绝对是男子绽放出来的。

    这杀降坑之中,目前最后可能接近薛少白的便是那男子,以男子对自己的仇恨,薛少白相信,这家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此地出现男子的杀机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在这杀降坑之中也不止是男子一个仇家,若是仅仅担心男子的出现而忽略了其他人,万一被这家伙偷袭的话怎么办?

    如今青衣女子对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帮助,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自己被偷袭,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微微一沉,暗道:“妈的,这会儿那上官金龙不要再来了,若是这家伙也一起杀到的话,那老子今天铁定死在这里。”

    本来对付一个婆罗门男子便已经让薛少白叫苦不迭,更何况是还要加上一个上官金龙?要知道,那上官金龙的实力丝毫不下这婆罗门男子,若是让这家伙追上自己的话,那自己今天想不死都不可能。

    且以自己和上官金龙之间的仇恨来说,后者也根本不会随便便放过自己,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眼中出现了一丝果断,暗道:“妈的,若是真的是上官金龙出现的话,那我最好想办法先撤,根本没有必要和上官金龙以及那婆罗门男子交手,和这两人之中任何一人对抗,我倒是还能坚持,但是,若是两个人一起上的话,我只有死在他们手里,如此一来,又何必逞强,去一起对付两个人呢?”

    此时的薛少白已经非常清楚自己和婆罗门男子以及上官金龙之间的差距,在他根本没有把握对付这两人之前,绝对不可能出手和两人抗衡,否则的话,那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薛少白如今才刚刚成为一个驱魔师不久,驱魔师的大好光阴根本就没有细致的感受过,又怎么可能愿意就这么死在那上官金龙或者婆罗门男子的手中?

    是以,沉吟片刻,便看到薛少白已经悄悄催动了体内真气,随着体内真气微微一震,那薛少白盯着地面上的女子,体内真气一震,便悄悄在女子耳边说道:“以咱们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这婆罗门男子抗衡,我已经决定了要暂时撤退,不知道你是什么意见?”

    那青衣女子现在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的干干净净,若是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女子肯定不可能单独行动。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苦笑道:“你问的这个有意义吗?我现在体内没有丝毫真气,若是你将留在这里的话,我只有死路一条。”

    “好吧,那咱们就暂时先撤退,等到咱们想到对付这家伙的办法之后再回来也不迟。”薛少白说道。

    哪知道,那薛少白华谊刚落,便看到那钻出闪电的金雷蜈身体在虚空一震,而后,便看到那金雷蜈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闪电,眨眼之间,这金雷蜈便已经催动闪电,直接消失在了薛少白和女子眼前。

    看到那金雷蜈消失,薛少白的眼神微微一沉,说道:“小心一点,这家伙很有可能要出手了!”

    说话之间,那薛少白便看到阵阵真气在天地间疯狂涌动,而后,这些真气突然汇聚,不过眨眼之间,便看到无尽真气突然汇聚,仅仅瞬间,无尽真气便在虚空中凝聚成一个点。

    而后,便看到那光点爆发,轰的一声,直接便朝薛少白激射了过来。

    “糟糕!”看到那光点爆发,直接锁定自己,疯狂朝自己激射过来的时候,薛少白的面色直接难看了起来,暗道:“妈的,这家伙在什么地方,怎么没有任何动静就发动了攻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