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1章 唤雷符
    此时的薛少白满脸都是疑惑,要知道,之前男子对付自己的时候,必然要借用别的东西,比方之前为了对付自己,男子催动了金雷蜈,用金雷蜈对付自己,虽然最好那金雷蜈被自己克制,但是,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男子不可能凭空对付自己。

    是以,如今看到那男子没有借用任何东西,直接便发动了对自己的攻击,薛少白的眼中岂能不震惊?

    “妈的,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金雷蜈已经被这家伙收了起来,如今也没有这家伙的傀儡或者是分身留在这个地方,如此一来,这家伙还怎么对付?难道此人还能远程攻击自己不成?若是他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之前也就不用出现在自己,直接便可以在自己闭关的地方对攻击自己了。”薛少白呢喃,猜测男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发动了对自己的攻击。

    当然,如今不管那男子出现在什么位置,薛少白如今也没有任何兴趣和这家伙抗衡,反正那家伙如今还没有现身,这证明男子如今肯定无法腾开自己的手脚,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想要从他面前逃走,简直可以说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是以,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暂时从这家伙面前退走,薛少白自然不可能和男子抗衡下去,手腕一抖,便看到那薛少白直接震动自己体内震动,嗡鸣声回荡间,便看到那薛少白直接一剑,狠狠斩向了那道飞向自己的光点。

    薛少白很清楚,这光点绝对是男子的一道攻击,若是自己现在去抵挡的话,谁也不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攻击,而且,对薛少白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信可以和男子抗衡,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去随便对抗男子的攻击。

    是以,眼看那幽光飞向自己的时候,薛少白目光一动,便直接飞了出去。

    砰!

    哪知道,就在薛少白飞身出去的时候,那幽光直接轰击在了薛少白刚才站立的位置,顿时之间,便听到咔咔咔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而后,便看到虚空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阵阵幽光从那裂缝之中扩散,便看到那裂缝慢慢扩大,仅仅只是眨眼时间,那裂缝便已经扩大到里无法想象的地步,阵阵吸力从那裂缝之中传来,让站在半空中的薛少白根本无法稳定自己的身形。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吸力?”薛少白大惊,哪里会想到,这裂缝之中居然会传出如此恐怖的吸力,在这股力量面前,自己居然连身形也无法稳定,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当然,想到男子如今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以他的修为来说,实力根本就无法想象,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和那男子抗衡,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薛少白也不是白痴,既然明知道自己并非男子的对手,若是继续留在这家伙面前,自己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手腕一抖,一道剑光再次劈出,身躯一动,便看到那薛少白的身子已经直接冲出去,嗡的一声,便已经飞出去了起码数十丈的距离。

    然而,即便是跑带如此远的距离,那裂缝对自己的吸力也丝毫也没有减弱,且越是拉开和裂缝的距离,薛少白越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裂缝之中涌现出来的强大吸力,在这股吸力面前,自己居然连再次后退一步的力量也没有。

    发现这一点,薛少白的脸色也赫然大变,暗道:“莫非这裂缝打算将我直接吞噬不成?这裂缝是什么来头?难道是男子的一道攻击,似乎不像啊,若是这裂缝是那男子的攻击的话,为何这家伙之前没有施展出来?若是此人之前将这道攻击施展出来,自己想要在那家伙手中占到任何便宜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也根本不可能压制住此人手里的金雷蜈,在金雷蜈的攻击下,只怕我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又怎么可能活蹦乱跳到现在?”

    正所谓环环相扣,一饮一啄都是前定,那薛少白之前若不是因为对付金雷蜈的关系,也不可能发现怨气能压制金雷蜈,也正是因为发现怨气可以压制金雷蜈,薛少白才能轻松摆平男子的攻击,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男子才会施展出现在的手段对付薛少白,不然的话,薛少白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妈的,想不到这就家伙居然还掌握了这种手段,本以为那金雷蜈已经是这家伙最后的手段,谁知道此人和我一样,都还有手段没有施展出来,若是之前稍微大意一点,在这家伙根本没有将这手段施展出来之前自己便出手对付此人,只怕现在我早就已经死于非命,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薛少白暗暗想到。

    薛少白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很清楚,自己能活到现在,实在是有些侥幸,当然,这也是自己运气好,若是自己运气不好的话,现在早就已经死在那男子的手中,想要活到现在,根本就是做梦而已。

    当然,虽然意识到自己能和男子交手到现在,跟自己运气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薛少白转念一想也清楚,若是自己没有任何天赋或者实力的话,就算有运气也根本没有意义,男子只要稍微动动手,自己便肯定已经死在了这家伙手中,想要和他抗衡,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的眼神微微一变,说道:“妈的,这家伙肯定是以为自己好欺负,接二连三的想要干掉我,却不知道,我虽然实力不及这家伙,但是要说运气的话,哈哈,这家伙反而还要被我碾压。”

    运气,有时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男子的运气和自己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以薛少白的运气来说,几次三番都可以化险为夷,实在不是那男子可以想象的事情。

    是以,要说实力的话,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是男子的对手,但是,要说运气的话,这男子根本就不可能是薛少白的对手,毕竟后者在遇到危险之后,已经几次三番的化险为夷,而男子,显然没有这个能力,甚至如今遇到薛少白和空见法师联合出手,还让男子焦头烂额到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种情况下,让男子怎么可能从运气上去战胜那薛少白?

    当然,虽然运气不是薛少白的对手,但要说到实力,那薛少白肯定不是男子的对手,想到这一点,男子的心情多少也宽慰了一些,毕竟被一个初级驱魔师压制对男子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明明自己的修为可以压制此人,但是,却根本不能轻松摆平此人,这一点,证明薛少白这家伙的运气实在无法想象。

    好在那运气也有用光的时候,等到这家伙的运气消耗干净的时候,自己再出手,到时候,想要摆平这家伙对男子来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且,现在就算薛少白有运气,对男子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要知道,即便薛少白有运气,男子想要摆平薛少白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然而,如今男子根本就无法轻松摆平薛少白的原因不外乎是因为那空见法师等人的存在,若是没有这几个家伙的话,现在的薛少白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同时,男子也知道,如果自己现在摆平了空见法师等人的话,这薛少白在自己面前,就算运气逆天,到时候,也只有死路一条,毕竟他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连一个初级驱魔师都无法干掉的话,自己将来还怎么有脸继续在修炼界混下去?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间,沉吟道:“看来如今最关键的是先将空见法师等人摆平,不将这老家伙摆平,自己即便是有能力对付眼前这薛少白,也不可能轻松将这家伙斩杀。”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男子再次催动真气,这一次,真气在他身前停留片刻之后,便直接消失在了黑暗空间,而在那真气消失之后,又看到男子从怀中掏出一张灵符,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手中的灵符也一起祭了出去。

    看到灵符飞出,男子的眼中也出现了一抹自信,暗道:“这唤雷符我只有两张,当年为了对付空闻法师,已经用了其中一张,没想到如今为了对付这老家伙的师弟,连剩下的一张也要用掉,这唤雷符在拍卖市场上价值六百多万灵石,如今却用来对付一个将要油尽灯枯的老家伙,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说到这里,男子也忍不住叹了一声。

    原来,这男子施展出来的这张灵符大有来头,这便是修炼界人人都想得到的唤雷符。

    那唤雷符乃是七级灵符,需要一丝天地精气才能刻画出来的一种灵符,一旦刻画成功,爆发出来的威力简直无法想象,可以这么说,哪怕男子如今已经是四级驱魔师,但是,若是那唤雷符发威,召唤出来的闪电攻击的对象是他的话,也男子的修为也根本无法抵挡。

    这一点,也是唤雷符最为可怕的一点,即便是四级驱魔师也根本无法抵挡,而空见法师等人因为已经被封印了数百年的关系,体内真气已经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有三级驱魔师的修为,如此一来,以男子手中的唤雷符,想要干掉那空见法师等人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看到那唤雷符飞出去,男子的眼中才会出现一丝笑意,暗道:“哼,空见法师,有这张唤雷符在我手中,即便你们这几个老家伙想要联手,也根本不可能是我对手,唤雷符一旦发威,想要干掉你们实在是非常简单。”

    说到这里,男子也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若是这唤雷符干掉了你们几人,到时候,我便可以专心对付薛少白这小家伙,到时候,这小家伙也难逃我的手心,最终也必然会死在我手里!”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