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3章 中灵纹
    “真是一群白痴!竟然会以为我已经被仙人魂魄反噬,嘿嘿,这仙人魂魄我已经打了上百年的交道,无论任何情况都了如指掌,想要反噬我,除非那仙人魂魄的自主意识苏醒过来,否则的话,就算再过上百年,这魂魄也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我。”似乎是听到了空见法师等人的议论,男子冷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男子眼中的笑容更浓,接着说道:“何况,这只是一道残魂,想要威胁我,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原来,这男子之所以有持无恐,除了是因为自己对那仙人魂魄很是了解之外,最关键的一点是因为这仙人魂魄乃是一道残魂,当然,若是这魂魄是完整的话,男子哪里敢在这仙人魂魄面前猖狂?

    当然,若是完整的仙人魂魄,男子怎么可能有胆子去炼化?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脸上的笑容更冷,接着呢喃道:“若不是因为现在要分出真气来对付那小子的话,就你们这几个老家伙,本座早就已经将你们摆平!”

    说到这里,男子体内的真气便爆发出阵阵嗡鸣,而就在男子震动体内真气的时候,却看到他身前的黑暗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幽光,这幽光缓缓交织,慢慢在那男子身前形成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头虚影。

    这人头虚影看起来很是苍老,头上须发皆白,不过眉宇之间却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清冷。

    而此时的男子,看到那人头虚影浮现出来之后,手腕一抖,一道真气便已经从体内绽放出去,而后,又看到那真气在男子面前交织出一个符文。

    这符文通体金芒闪耀,看起来很是不凡,不过,这符文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哪怕是这男子也根本一无所知。

    但是,看到符文凝聚出来之后,男子脸上也赫然出现了一抹自信,而后,便看到男子出手,直接将符文拍出去,只听啪的一声,那符文直接拍在了人性虚影的脸上。

    瞬息之间便看到那人性虚影颤抖起来,一道道裂缝也蓦然出现在了虚影的脸颊上,片刻之后,只听砰的一声,那虚影直接在男子面前崩溃,丝毫也没有威胁到男子。

    “想不到真气居然消耗到了这种程度,差点就让那仙人魂魄从我的紫府之中跑了出来,若是真的让这仙人魂魄跑出来,我想要再次将其困住,只怕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男子喃喃自语的说道。

    原来,这男子之前一直将那仙人魂魄困在自己的紫府之中。

    在一般人的嘴里,那紫府便是所谓的丹田,原本男子最开始的时候乃是将那仙人魂魄收在自己的储物袋之中,但是,在没有炼化之前,那仙人魂魄的仙元之力实力恐怖,储物袋根本就无法困在仙人魂魄,屡次撑破男子的储物袋。

    看到储物袋根本就无法困住仙人魂魄,男子也放弃了这个打算,直接将此魂魄收到了自己的紫府之中,以自己体内全部的好真气去镇压仙人魂魄的反弹。

    以男子的真元深厚程度,要压制一个完整仙人魂魄没有可能,但是要镇压一具已经残破不全的仙人魂魄,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最终,仙人魂魄被男子成功压制在了自己的丹田之中,数百年之中,也从未见过那仙人魂魄有冲出紫府的迹象。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如今因为对付空见法师和薛少白的关系,体内真气消耗的太过厉害,导致男子的真气根本就无法再继续压制那仙人魂魄,让魂魄之中的仙元之力扩散出来,形成了之前男子身前浮现的人头虚影。

    不过,虽然有人头虚影浮现而出,但是也休要小看那男子的手段,毕竟男子已经压制了仙人魂魄,同时,若是男子没有后招的话,怎么可能有胆子打先热魂魄的主意?毕竟这是仙人魂魄,若是被这魂魄反噬的话,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看到仙元之力从自己丹田之中绽放出来,男子面色一沉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如今绝对不能浪费时间,虽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凝聚出来道纹还能压制那仙人魂魄,但是,若不将薛少白或者空见法师摆平的话,自己的真气将会持续消耗下去,到时候,此消彼长之下,最终的自己的真气肯定不足以继续压制仙人魂魄。

    想到这里,男子非常清楚,如今自己必须要尽快将眼前的薛少白和空见法师等人解决掉,不然的话,自己的麻烦肯定不小。

    说到这里,也必须要说明一下,之前男子凝聚出来的符文实际上便是道纹。

    男子原本是天竺人,且是婆罗门的修士,主修的乃是元神之光,这是一种修炼到极致可以将自己的神念实体化的恐怖神通,不过,因为这几百年的时间之中,男子一直都在祭炼那仙人魂魄,根本没有时间去修炼元神之光。

    是以,这元神之光的威力还停留在几百年前,若不是因为这原因,那空见法师等人被元神之光笼罩之后,哪里还可能有还手之力?

    另外,虽然男子这些年来并没有用心修炼过自己的元神之光,但是,自从进入中原之后,在将中原修炼界的驱魔术见识一番之后,男子也掌握了好几种中原驱魔术,其中,这道纹便是那男子当年修炼而来的一道驱魔术。

    相传,那道纹本来是刻画在法器上的一种禁制,在修炼界之中,法器有天地玄黄的区别,一般来说,法器的高下之分除了因为锻造法器本身的材料的限制之外,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这道纹。

    这道纹乃是有上灵纹,中灵纹,下灵纹,以及神纹和法纹之分,其中,以下灵纹的威力最小,以法纹的威力最大。

    一般来说,刻画法器上的道纹大都是三大灵纹之一,只有极少的法器会刻画上神纹或者道纹,而若是刻画了神纹的法器,最差也是一个宗门的镇派之宝。

    那男子当年进入中原不久,便已经掌握了道纹的刻画之法,本来男子打算等回到天竺之后,讲道纹的修炼之法带回天竺,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他居然会在中原浪费这么多年的时间,为了一具仙人魂魄,竟然停留在此地数百年时间,导致那道纹的修炼之法如今一直也没有在天竺弘扬开。

    当然,这一点此时的男子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而男子尽管掌握了道纹的修炼之法,但却只将自己的道纹提升到刻画中灵纹的境界。

    那中灵纹乃是以真气刻画,一般来说,修为越高,真气越是雄厚的驱魔师,刻画出来的中灵纹也越是恐怖,如今男子已经是四级驱魔师,虽然刻画只是中灵纹,但因为真气品质很是不凡的原因,中灵纹的威力也相当不凡,哪怕是仙人魂魄,竟然也能克制!

    这便是中灵纹的可怕!

    当然,刻画道纹对真气的消耗也是无法想象的,以男子现在的修为,撑死也就只能刻画十道中灵纹而已,想到无限制的刻画下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如今男子之所以刻画中灵纹,目的只是为了镇压从自己扩散出来的仙元之力,只要这股力量重新被镇压回到了丹田之中,男子肯定不可能再刻画那道纹,毕竟这道纹对真气的消耗非常恐怖,若是自己的真气消耗的太过,到时候,就算自己可以刻画道纹,也绝对无法继续镇压那仙人魂魄。

    而一旦让仙人魂魄从自己的丹田之中冲出来,到时候,仙元之力绝对会对自己形成反噬,如此一来,只怕自己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接着说道:“想不到对付这几个废物居然也能浪费我这么多真气,看来实在是小看这些废物了。”

    说话之间,男子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懊悔,暗道,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是死在自大这条路上,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引以为戒,谁知道竟然有一天仍然会步这些修士的后尘,差点便到了覆水难收的地步。

    想到这里,男子摇了摇头,目光闪烁之间,阵阵真气便已经从体内激荡出来,在男子身体周围形成一层浓雾,而后,男子的目光再次一动,无尽真气便激荡出去,直接消散在了黑暗空间之中。

    “这是我最后能动用的真气,若是这一道真气仍旧不能干掉这几个家伙的话,到时候便要想办法暂时撤退了。”男子脸色铁青的说道。

    “门派里祭司一直在说,中原大地卧虎藏龙,谁知道果然是这样,那小子不过只是初级驱魔师,居然可以将我逼到这种地步,若是早知道这一点,之前便已经手段齐出,直接干掉这小子,也不会夜长梦多,让这小子成为我的心腹大患。”男子呢喃道。

    说实话,看到薛少白现在的表现,男子心情实在很复杂,被一个初级驱魔师逼到这种地步,不是任何一个四级驱魔师能想通的,好在那男子如今还有一点真气在体内,要对付那薛少白也不是很难。

    当然,男子也知道,自己如今之所以被薛少白逼到这种地步,实际上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要炼化那仙人魂魄的原因,若不是自己想要炼化仙人魂魄,体内大部分真气都用来镇压那仙人魂魄的话,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想要摆平薛少白,简直易如反掌。

    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大圆满的境界,怎么可能连一个初级驱魔师都无法摆平?

    摇摇头,男子目光再次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掐动指诀,嗡的一声,便看到真气从其体内一卷,直接在其身前形成一道道纹。

    看到那道纹浮现,男子嘴角出现一道笑容,紧接着,反手一抽,便看到那道纹直接飞出,嗡的一声,便消失在了黑暗空间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