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9章 图穷匕见
    与此同时,在距离那两个天道宗弟子大概十几里的一片群山之中。

    这片群山的山峰终年都笼罩在白雪之中,若是不细看的话,甚至根本无法发现,原来那几片雪峰上居然还有人居住。

    话说天下驱魔师,向来都喜欢在名山大川里扎根,据说那些名山大川的灵气更充沛,在这种地方修炼,修为提升的速度也更快,当然这个传说从来也没有被真正的证实过,毕竟在其他地方修炼的驱魔师,修为同样也提升的非常迅速,这一点,便足以说明,若是一个人的天赋出色的话,就算在最糟糕的地方,也能修炼出名堂。

    当然,天下驱魔师之中庸才永远超过天才,是以,对庸才来说,就算是将其投入到秘境之中,想要修炼出名堂,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不过,天才却不一样,比如薛少白这种存在,哪怕仅仅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居然也可以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这一点,天下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也望尘莫及。

    当然,这是薛少白值得骄傲的地方,同时也是他最应该注意的地方,毕竟人们总是会在自己最得意的地方失手,若是薛少白因为自己是个天才,便不将天下其他驱魔师放在眼里的话,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况且,天道向来都是公平的,既然有薛少白这种天才存在,自然也有压制他的驱魔师存在,若是他大意的话,有朝一日碰到那个能够压制自己的天才存在,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根本不用担心这种情况,毕竟放眼中原,似乎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值得让薛少白忌惮的存在,既然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天才,薛少白又怎么可能将对方放在眼里?

    言归正传。

    再说此时那雪峰之上。

    此时,在这其中一座最大的雪峰上。

    这雪峰名叫天极峰,乃是天道宗十八峰最高的一座,山峰上有一间草庐,草庐周围有一片竹林,竹林掩映下有一方石桌。

    此时,石桌上放着一盘棋,一老一少两个人此刻正坐在石桌的两边对弈。

    那年轻一点的乃是一个中年人,生的庞大腰圆,很是魁梧,满脸横肉,眼睛里精光是闪闪,穿一身虎皮做的袍子,脖子上戴了一串兽骨做的项链,但看男子这尊容便知道此人很是不好惹。

    另外一老者约莫七八十上下,穿一袭白衣,面容看起来倒很是慈祥,但眉宇间总是飘荡着一抹淡淡的忧虑,不知道在沉吟什么。

    “师兄,这次的天都试炼我和门子都有弟子要参加,不知道这次师兄的弟子是不是像上次那样,试炼还没有结束,便被我门下的弟子全部干掉了。”魁梧男子说道,说完,便拿起一枚棋盒里的棋子放到了棋盘上。

    这一棋落的相当有技术,一枚棋子便封杀了老者一大片棋子,使得老者一下子便进退失据,前后路瞬间被男子这一枚棋子封死。

    “师弟你的棋力还是那么精湛,还是那么的咄咄逼人。”老者不动声色的说道,拿起一枚棋子,如神来之笔落到了男子喉舌位置,瞬间便打破了男子棋局首尾连贯的局势。

    看到这一幕,男子皱起了眉头,片刻后,只见男子的脸上突然出现一丝笑容,说道:“师兄的棋力果然是不容小觑,居然可以瞬间破掉我的七杀局,这等棋力,只怕只有师妹可以和师兄你抗衡一二了。”

    “过奖了。”那老者微微一笑,说道:“只是师弟你太大意了而已,一味的进攻,从来也不知道防守,须知防守即是进攻,天下会进攻的人比比皆是,但懂防守之道的人却乏善可陈,诸葛亮六出祁山,无功而返而蜀国不灭,世人皆以为诸葛亮不会行军打仗,却不知若不会打仗,以蜀国国力,怎能支撑他六次出兵?隋炀帝三次出兵便国破家亡,六次出兵仍完好无损,这等王朝,放眼世界,也只有蜀国一个。”

    “师兄你是在为死人正名吗?”魁梧男子放下了手中棋子,冷笑一声盯着那老者说道。

    “师弟你误会了,老夫并没有兴趣为任何人正名,老夫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不进攻不代表不会进攻,不防守也不代表不会防守,天下万事,如森罗万象,岂是师弟你这肤浅见识就能洞穿一切的?”老者说道。

    听到这话,男子顿时便冷哼一声,这番话暗中将男子嘲讽了一番,嘲讽他是一个没有见识的存在。

    那男子如今已经是天道宗的长老,雄踞一峰,中原无数驱魔师都要给男子面子,不然的话,男子挥挥手,便能轻松踏平这个宗门。

    以男子的身份,何曾有人有胆子来嘲讽他?连巴结他都来不及,居然还敢嘲讽他,简直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那老者是男子的师兄,而且,无论境界还是实力,老者都远超男子,在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那老者对手的情况下,即便明知道这老者是在嘲讽自己,男子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认这个事实。

    “师兄,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得意,你说的不错,我的为人很是张扬,但是,修炼界之中本来便是弱肉强食的情况,只要你的修为够可怕,那就没有人敢在你面前造次,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我张扬那又如何?只要我的修为能稳步提升上去,谁又能将我怎么样?”魁梧男子冷笑着说道。

    听到男子的话,老者只是淡淡一笑。

    诚如男子所言,任何一个驱魔师都必须要承认,修炼界确实是弱肉强食的情况,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持续了上千年时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改变这种情况。

    不说,老者,就算是整个天道宗倾举宗之力,也绝对不可能改变这种不平等的情况。

    然而,俗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便有反抗,正是因为修炼界之中存在这种弱肉强食的情况,才会有天道宗这种大型宗门出来为天下那些修为浅薄的驱魔师主持公道,否则的话,这个修炼界早就已经乱了,甚至毫不夸张的说,若是弱肉强食的情况无法得到改善的话,整个修炼界崩溃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些情况,以老者的阅历不可能不清楚,是以,听到男子的话,老者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男子并没有夸大其词,他说的的确是修炼界的事实,也是修炼界的常态。

    不过,这男子身为天道宗的弟子,怎么可能维护弱肉强食这种规律?如果连改变这种规则的起码觉悟也没有的话,又怎么可能有资格成为天道宗的弟子,身为天道宗弟子,竟然也坚持弱肉强食的道理,这不是在给天道宗抹黑吗?

    遗憾的是,虽然老者很是不喜欢男子的做人风格,但这恰恰是他最无可奈何的事情。

    世界上一切都会变得,有圣人曾说这个世界的一切每一念之间便有八百次生灭,万物都在变动之中存在下去,哪怕是天道宗,也在这种世法的影响下,变的不成样子,哪里还有千百年前的样子?

    曾经的天道宗那是何等的光明磊落?然而,为了适应修炼界的复杂变化,也为了适应天下驱魔师人心的疯狂变化,在这数百年时间之中,包括天道宗,也已经变得和过去不一样了。

    老者很清楚,若是上代宗主没有陨落的话,就男子这种觉悟,连成为天道宗弟子的资格也没有,更遑论成为天道宗的长老了,若是让男子这样的驱魔师成为天道宗的一部分,对整个天道宗来说,肯定是弊大于利的。

    可惜的是,哪怕如今的宗主明知道让男子加入天道宗也百害而无一利的情况,也根本不会拒绝男子的加入,毕竟男子的修为摆在那里。

    若是天道宗想要一直保持自己的修炼界之中的压制地位,不步那归墟派的后尘,便必须要吸纳男子这样的高手,否则的话,那天道宗怎么可能保有现在的地位?

    是以,为了适应整个修炼界,即使天道宗的宗主明知道眼前男子的人品有问题,也绝对不可能轻易就放过此人,毕竟此人是保证他们天道宗可以享有如今在大陆上无上地位的关键力量,若是少了这家伙的话,天道宗还怎么对天下其他宗门形成无与伦比的压制力?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老者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似乎对男子很是失望的样子,说道:“师弟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修炼界之中卧虎藏龙之辈比比皆是,我想这一点你也很清楚,若是你太大意的话,有朝一日遇到一个扮猪吃虎的存在,只怕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嘿嘿,师兄以为,我是个绣花枕头吗?连对方是不是扮猪吃虎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我就算死在对方手里也是咎由自取的事情,这一点,也不劳师兄你费心了。”魁梧男子微笑着说道,丝毫也没有将老者的警告放在心上。

    毕竟这数百年来,男子在中原大地上已经横行无忌惯了,怎么可能因为那老者一句话就彻底改变自己的行为?若是行为那么容易就可以改变的话,也不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种话了。说到这里,只见男子的目光稍微变化了一下,将棋盘上的棋子慢慢捡起来重新放回到棋盒之中,随后,便听男子再次说道:“师兄,不知道这次星木参加天都试炼,你有几成把握他可以通过试炼?”

    闻言,老者直接便露出了一丝笑意,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知道,眼前这魁梧男子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到自己这里来,肯定是有什么目的,之前这家伙一直也不肯图穷匕见,而是附庸风雅的要和自己对弈一番,如今棋力不佳输给自己之后,终于忍不住打听起了他最关心的问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