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1章 十二金符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男子和老者好歹也是做了几百年师兄弟,怎么可能不了解那男子的秉性。

    这家伙这一次让自己的弟子和星木一起参加天都试炼,在老者看来,此人让弟子通过试炼是假,想要利用这次试炼干掉星木是真,而在已经猜到了男子打算的情况下,那老者怎么可能连一点防备也没有?

    那家伙既然要赐下法器用来对付星木,老者自然也会赐下法器给星木让他用法器来对付星河。

    当然,虽然老者已经留了后手给星木,但试炼之中瞬息万变,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自己赐下法器给星木,后者能不能抵挡那星河的攻击也是未知之数,不过,想到那星木的天赋,老者相信,即便星木不是星河的对手,单凭自己一身天赋,那星河想要将他摆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老者眼中也出现了一丝宽慰,暗道:“那星木手中有我赐下的十二道金符,这十二道金符每一道都可以召唤一道我的分身,如此一来,他便相当于有十二具我的分身在身边,我的分身修为虽然不及我,但实力和那星木也在伯仲之间,有这十二道分身在他的身边,就算是师弟亲自进入试炼秘境,也不可能摆平星木!”

    原来,那老者之所以如此自信,并非是因为星木的实力有多么逆天,完全是因为他赐给星木的法器。

    那十二道金符乃是老者的十二具分身,虽然这十二具分身无法和他本尊媲美,但也起码可以和星木的修为相抗衡,有那十二具分身在身边,老者相信,那星河想要摆平星木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若是在有十二具分身的情况下也被那星河摆平的话,那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将十二道金符赐给星木。

    自己之所以将金符赐给星木,正是因为他相信这十二具分身可以帮助星木应对试炼之中一切的生死危机。

    想到这里,便看到老者脸上出现一丝笑容,说道:“师弟,你不用去梦想星木会被星河干掉,若是星木被星河干掉的话,老夫可以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和你为难。”

    “师兄,不知道你赐了星木什么法器,居然如此自信?”男子皱眉,看到那老者神色平静,知道这老家伙赐给星木的东西肯定不简单,不然的话,脸上绝对不可能连丝毫担心也没有。

    当然,此时的老者自然不会随便回答男子,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老者忽然破颜一笑,拾起一枚棋盒中的棋子,拿起棋子的瞬间,便将手中棋子落到了棋盘上,微微笑着说道:“师弟,时间还早,还有四天试炼才会结束,这么长的时间,不妨师弟再和老夫对弈一番?不知师弟你意下如何!”

    “哼,再对多少次也没有意义,棋下得好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要看我等的修为,若是我等的修为提升不上去的话,我想师兄你知道是什么后果!”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显然是不想再和老者拖延下去。

    老者说道:“最多不过是被宗门赶出去罢了,难道师弟你被天道宗赶出去之后,便没有了去处?”

    男子一愣,旋即也笑了起来。

    以男子的修为,早就已经有了开宗立派的资格,若不是因为他舍不得自己在天道宗这数百年的辛苦积累,怎么可能还会留在天道宗之中?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宗门邀请男子去做他们宗门的太上长老,男子无一例外,将这些邀请全部拒绝。

    这一点,便足以说明,男子并非离开了天道宗就混不下去,不外乎只是不想放弃已经到手的地位,若是现在离开天道宗的话,将来无论有多么大的成就,在中原修炼界也难以再翻起什么花浪。

    要说世俗界势利,其实修炼界比世俗界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是因为了解修炼界的势利,想要男子随便离开天道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原本已经起身打算直接离开的男子,又再次坐了下来。

    本来他来老者这里,便是为了打听那星木的情况,看看这家伙的深浅,但是,谁知道那老东西守口如瓶,什么也不肯告诉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当然只有无功而返,失望之后,男子自然也没有心情继续留在这里。

    与其在这里和老者争一个高下长短,不妨回去继续打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若是没有随时随地的努力,又怎么可能会有逆天的成就?

    不过,如今那老者既然再度邀请自己,男子沉吟片刻,反正回去也没有事情,况且自己的弟子乃是参加天都试炼的人之一,自己这个师父,若是对试炼毫不关心的话,万一那星河通过了试炼,将来岂不是对自己有成见?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再次坐下,微微笑了笑之后拾起棋盒里的一枚棋子,将棋子直接放到了棋盘之上。

    看到那男子落子,老者自然也很快将手中的棋子放了下去。

    一时无话。

    却说此时还在杀降坑的薛少白,当然不可能知道千里之外的天道宗正在举行天都试炼。

    通过几次三番的交手,在有空见法师的配合之下,薛少白终于成功将那婆罗门男子逼入到了绝地之中,后者为了对付薛少白,如今已经完全放弃了对付空见法师,而是专心致志,将所有的心力和真气都用来对付薛少白。

    本来男子以为自己孤注一掷,将所有心力和真气都用在对付薛少白身上,可以顿时间内将薛少白彻底干掉,却不知道,哪怕自己现在全力以赴,竟然也根本无法顿时间内摆平这家伙,反而是让这家伙抓住了破绽,让战斗再次进入到了僵局。

    “这小子体内的真气还真是深厚,居然比我体内的真气还要深厚,奶奶的,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真气深厚也是正常情况,但是,这家伙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哪里来的这些深厚的真气?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一个初级驱魔师,体内的真气竟然就可以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这是何等可怕的天赋?这等天赋的驱魔师,我纵横中原这么久的时间,毫不夸张的说,还是第一次见到。”男子呢喃道。

    在见识到了薛少白的潜力之后,不管男子是否愿意,都必须要承认,那薛少白的天赋和修为确实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此人尽管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体内涌动的真气,却足以和一个四级驱魔师媲美!

    这是何等天才?!

    男子可以肯定的说,就这等天赋,千年以内,也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以薛少白的天赋,若是被那些大型宗门,比如中原大地上赫赫有名的归墟派或者天道总发现的话,到时候肯定会倾尽全力去培养,而此人一旦成长起来,将来也必然是宗师级的人物,一般的驱魔师根本就不可能和此人抗衡!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情也很是糟糕,暗道:“奶奶的,没想到中原大地上居然还有这种妖孽般的存在,若是我婆罗门有这等妖孽的话,只怕婆罗门早就已经崛起,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还被佛门踩在脚下?”

    说实话,在意识到那薛少白的天赋有多么可怕之后,男子倒是突然奇想,想要将薛少白吸纳到婆罗门之中,虽然此人是中原人,但有这等天赋,婆罗门的那些规矩也可以适当对此人放宽一些,比方说,想要加入婆罗门,必须要是天竺人这种硬性的规则。

    然而,当男子意识到眼前这家伙和佛门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此人似乎是那空闻法师的传人之后,立刻便打消了这种念头。

    开玩笑,那婆罗门本来就和佛门水火不容,这家伙既然是佛门的人,怎么可能让他加入到婆罗门之中?用中原人的话来说,这岂不是引狼入室吗?

    是以,考虑到薛少白乃是那空闻法师的传人之后,男子立刻便打消了这种念头,而且,因为意识到这家伙是佛门的人,男子也瞬间决定,绝对不能让这家伙逃出生天,不然的话,将来肯定会被这家伙找麻烦。

    毕竟此人是佛门的人,佛门的人若是不找婆罗门的麻烦,那婆罗门也不至于和佛门斗争了数千年时间。

    想到这里,男子便渐渐收起了自己的念头,冷哼一声,说道:“小子,说实话,若你不是佛门中人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你加入到我婆罗门之中。”

    听到这话,薛少白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凝聚杀气之中,又听到那薛少白说道:“加入你们婆罗门有什么好处?”

    “好处当然是可以修炼我婆罗门最上乘的功法。”男子一脸自傲的说道:“你要知道,佛门原本是脱胎于我婆罗门,佛门的那些功法,实不相瞒,有很多都是借鉴我婆罗门的,但是,却只是借鉴了皮毛而已,比方说大慈大悲千叶手这道神通,那佛门中人只是学到了皮毛而已,唯有功法,没有心法。”

    说到这里,男子嘿嘿一笑,接着说道:“若是你加入我婆罗门的话,不仅可以学到功法,而且心法也可以一并传授给你,以你的天赋,最多百年时间,便可以完全掌握这道神通,到时候,天上地下,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是你的对手,即便是八级驱魔师,那个时候,你也绝对有资格去和他抗衡!”

    “八级驱魔师?”薛少白皱眉,表情稍稍有些凝重。

    大慈大悲千叶手的威力居然如此强悍?一旦修炼成功,竟然可以和八级驱魔师抗衡!

    这简直就不可能!

    那八级驱魔师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完全可以说是人间霸主的级别!

    这等级别的存在,单单一道神通就能摆平?千叶手的威力有如此可怕?!

    一时间,薛少白心情震动,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