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9章 灌顶
    这番话一出口,薛少白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丝苦笑。

    等到他问过以后方才意识到,这女人的真气现在已经完全枯竭,虽然她现在已经开始打坐,但是对真气的回复却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此时的她也根本没有回复多少真气,连一成真气也没有回复的女人甚至连催动体内的属性之力也没有可能,又怎么可能对付眼前男子催动出来的道纹?

    而女人听到薛少白的问题,也是立刻便露出了一脸苦笑,不过,等到那女人想要回答薛少白却看到后者一脸的苦涩之后,多少也清楚,薛少白肯定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情况。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女人一脸苦笑的说道:“我想,你也已经猜到了我的苦衷对吧?”

    薛少白点头,说道:“不错,之前是我太天真了,根本没有意识到,你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施展任何攻击,如果你的真气已经恢复的话,我想你现在肯定已经开始动手,以你水属性的属性之力,虽然不一定可以压制这家伙的道纹威力,但起码可以削弱此人道纹之中爆发出来的火属性火焰之力。”

    “如今你明明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却根本没有动手,这一点,证明你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家伙施展道纹之中的火焰之力来对付我。”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

    女人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以我现在的情况,的确没有办法对付这家伙掀起的火焰之力。”

    “这也就是说,我等现在还是只有逃命的份?”薛少白皱眉。

    说实话,逃命对薛少白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好的体验,毕竟那男子若是不施展出属性之力的话,想要逼走薛少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遗憾的是,这家伙如今催动的恰恰是火焰之力,以薛少白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和男子的火焰之力抗衡,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他现在不逃命的话,肯定只有死在那男子手中这一条路可走,而以薛少白的实力来说,肯定不愿意就这么白白死在那男子手中,看到自己和女人都没有办法摆平此人催动的火焰之力后,若是薛少白还不逃命,那简直就和白痴没有任何分别。

    是以,哪怕只是稍稍觉察到自己无法压制男子,薛少白也没有兴趣继续和男子交手下去,目光一动,便听到薛少白补充着说道:“这家伙看到我无法对付他的火焰之力,之后肯定会继续动用这种手段来压制我,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摆平此人的火焰之力,便只有依靠你才能实现。”

    “不过,你现在的情况却根本无法施展自己的属性之力,想要将你掌握的水属性之力施展出来,唯一的办法便是尽快让你恢复体内流失的真气。”薛少白神色凝重的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灌顶吗?”女人皱眉问道。

    所谓灌顶,便是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强行打入对方的身体,这样做便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的提高对方的实力,但是,灌顶有一个弊端,那便是很容易伤害到对方的经脉,如果经脉被伤害到的话,到时候,灌顶不仅不可能帮助对方提升实力,甚至还可能在对方身体里留下隐患。

    是以,很少有修士愿意被灌顶,除非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已,才会接受对方将真气灌注到自己体内,否则的话,一般情况之下,很少有驱魔师会主动接受其他人的灌顶。

    而现在的薛少白和女人确实已经是走投无路的情况,毕竟那男子如今已经爆发出了道纹之中的火焰之力,若是女人和薛少白现在不肯孤注一掷的话,最后这两人必然会死在那男子手中,而等到两人都死在后者手里的时候,就算经脉完好无损又有什么意义?

    重要的是想办法摆平眼前男子,而不是去考虑灌顶可能对身体造成的伤害!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目光闪烁的问道:“你可要考虑清楚了,灌顶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对你的身体都会有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这种影响对伴随你的一生一世,如此一来,你还是决定要进行灌顶。”

    “如今的情况,我还有选择吗?如果我现在不进行灌顶的话,到时候,我和你都会死在这家伙手里,而如果我们都死了,就算灌顶对我没有任何伤害,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如今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在这家伙面前活下去,而不是考虑灌顶对我有什么伤害!”女人苦笑着说道。

    听到女人的话,薛少白的稍稍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这女人也和大多数驱魔师之外,只在乎自己的生死,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可以不顾一切,但是,谁也不会想到,眼前这女人居然是一个大局观如此之重的存在,竟然还知道舍弃小我为了大我。

    而这女人既然能牺牲这么多,薛少白又怎么可能不甘心舍弃一点真气?是以,听到女人的话,薛少白直接便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阁下居然如此大度,很好,既然你如此大度,那我也不能太过小气不是?灌注真气这件事就交给我了,只要你受得了,你想要多少真气都不成问题!”

    此时的薛少白虽然为了维持领域的存在,已经消耗了不少的真气,但是,他体内的真灵气此时根本没有消耗干净,只要有真灵气在他体内,将这部分真灵气灌注到女人的体内,要恢复那女人的真气没有任何问题。

    而薛少白也是仗着自己体内有真灵气的关系,所以才敢大胆对女人进行灌顶,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哪里有资格对女人进行灌顶?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的话,若是再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管住到女人体内的话,只怕连他的小命也无法保住,到时候又怎么带这女人逃出生天?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稍稍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为了对付男子将自己体内的真气都消耗一空,若是之前他孤注一掷,将所有真气都注入到领域之中的话,那领域的威力虽然会更加可怕,但他却连一点自保的能力也没有。

    驱魔师在和对手交手的时候,若是连一点自保的能力也不看的话,最后一旦陷入危机,连摆脱这些危机的手段也没有,到时候,便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任何一个驱魔师,在和对手交手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给自己留一手,这样的目的也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候保住自己的小命,而之前薛少白和男子的战斗虽然颇为激烈,各种手段都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但是,不论是薛少白还是男子,都暗自留了一手,不然的话,那男子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再次提升道纹的威力?

    而薛少白在看到那道纹的威力再次提升之后,也清楚了男子肯定也是对自己留了一手,当然,这一点并没有出乎薛少白的预料,而他自己实际上也是留了一手,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看到了男子对自己留一手,薛少白也很是平静。

    同时,因为他留了一手的关系,此时看到那女人需要灌顶的时候,才会如此镇定,并没有因为女人需要灌顶而显得无能为力。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进行灌顶,那就准备一下,我马上可以将真气灌注到你体内!”薛少白说道。

    反正自己现在体内的真气还没有消耗干净,在有真灵气在体内的情况下,这女人既然已经决定了要灌顶,那薛少白随时可以满足这个女人。

    听到薛少白的话,女人立刻便点头,旋即便看到女人伸手在自己眉心点了一指,双颊慢慢便升起了一道红晕。

    看到红晕出现,薛少白眉头微皱,旋即便打算坐到女人身后,将体内的真气灌注到女人体内。

    但是,就在那薛少白准备动手的时候,却看到原本相距两人数百丈的婆罗门男子突然催动遁光,嗡的一声,直接朝两人飞了过来。

    “想要用灌顶**来恢复真气?嘿嘿,你们这两人实在太天真,在我面前,你们因为可以轻松施展灌顶**吗?”婆罗门男子一声冷笑,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实际上,之前那薛少白和女人交流的时候,婆罗门男子一直按兵不动是有目的的,他就是想要看看那薛少白和女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听到女人声称自己可以驾驭属性之力的时候,婆罗门男子并没有意外,他很清楚,以女人的修为,掌握属性之力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女人毕竟已经是三级驱魔师,如果一个三级驱魔师还没有掌握属性之力的话,在修炼界根本就是寸步难行,甚至有可能早就已经被人干掉。

    这女人如今还活着,这一点,证明此人肯定已经掌握了属性之力。

    不过,让男子欣慰的是,女人如今的真气好在已经枯竭,在真气枯竭的情况下,她根本不可能施展属性之力,如此一来,这女人就算已经掌握了属性之力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威胁。

    但是,如今听到薛少白打算用灌顶之法帮助女人恢复真气的时候,男子怎么可能让薛少白如愿?毕竟这女人的修为一旦恢复,到时候,麻烦的只会是自己,用男子的战斗经验,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当真发生在自己面前?

    是以,听到薛少白的话,尤其是看到那女人已经催动真气打算接受灌顶的时候,男子的脸色立刻便阴沉起来,而后,便看到男子震动真气,催动道纹,直接便放弃了去追杀薛少白,而是道纹一震,便看到那道纹直冲女人而来。

    嗡的一声,便看到火焰之力在天边席卷,犹如火海般的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接近女人。

    “糟糕,那家伙好像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计划!正要阻止我对你进行灌顶!”看到这一幕,薛少白的脸色顿时难堪起来,一脸阴沉的说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