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5章 山中男子
    “真灵气的秘密如今我还不能和你分享,你的修为还不足以保存这个秘密,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真灵气的秘密泄露出去的话,你肯定会有麻烦。”薛少白认真说道。

    这个道理女人当然也清楚,是以,那薛少白不肯和自己分享真灵气秘密的时候,后者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目光之中倒是有几分理解,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的苦衷,你放心好了,我也知道真灵气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掌握了也是负担,与其成为我的负担,还不如不要去掌握这股力量。”

    薛少白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等到你将来修为提升以后,想要知道那真灵气的话,我肯定告诉你。”

    这倒不是那薛少白故意吝啬,只是因为要掌握那真灵气必须要修炼杀生道,而女人一旦修炼杀生道,对她来说,便等于是走上一条不归路,这女人可不是自己这么一个散修,此女有宗门有师兄弟,若是修炼杀生道的话,最后必然要被自己的宗门排斥,在这种情况下,那女人最后必然会沦落到被天下驱魔师追杀。

    这种被人追杀的生活,以女人的经历来说,何曾品尝过?是以,薛少白知道,决不能让这女人修炼杀生道,不然的话,最后这女人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且,因为是自己传授给这女人杀生道的修炼之法,到时候,这女人若是被人追杀的话,自己绝对是难辞其咎,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当然不可能随便传授这女人杀生道。

    那薛少白的情况和女人完全不同,他是一个散修,身为一个散修,纵然是被人追杀,也根本无关紧要,毕竟没有宗门之累,既然没有宗门的拖累,那薛少白随时可以避开其他驱魔师对自己的追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薛少白才意识到,自己纵然掌握了杀生道也无关紧要,想要威胁到他的小命,除非是能拦住他逃走的路,否则的话,想要彻底摆平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可能。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在婆罗门男子面前才会多少狂妄一些,因为他知道,纵然自己在这家伙面前狂妄,后者也根本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只要自己能从这家伙面前逃走,到时候便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局面,在这种局面下,这男子还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小命?

    甚至只要等到自己恢复真气,将真灵气的威力提升一个境界的话,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卷土重来,反过来将这家伙干掉,是以,虽然那婆罗门男子的修为很是高深,但薛少白却不见后退一步。

    当然,那婆罗门男子却不知道薛少白之所以有胆子和他抗衡乃是因为修炼了杀生道的关系,在男子看来,那薛少白之所以有胆子和自己抗衡乃是因为这家伙是一个愣头青,是因为此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厉害,不然的话,那家伙怎么可能和自己抗衡?

    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白痴,就算是一个只有浅薄修炼经验的存在也知道,胆敢来挑战自己的唯一结果便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此人居然还敢来找自己麻烦,这不是白痴什么什么?

    然而,男子根本不知道,那薛少白之所以有胆子去找他的麻烦,乃是因为后者体内真灵气的关系,只要那真灵气涌动在后者体内,那后者想要全身而退没有任何问题。

    包括现在,若不是因为要带走那青衣女子的话,薛少白在催动领域之后,便可以轻松离开男子的视线,而且,因为有领域存在的关系,就算男子看到薛少白逃走,也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薛少白和自己拉开距离,想要在领域的干扰下留住薛少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这是杀戮领域,一旦那男子在这领域之中大意,被那杀气攻击到的话,届时必然是万劫不复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还怎么可能有胆子大意?是以,看到薛少白催动了领域来对付自己,男子虽然境界上完全碾压薛少白,却也没有急匆匆靠近薛少白,毕竟还是担心自己被薛少白算计,受到那领域的攻击,若是自己受到领域的攻击,以那领域的威力,就算自己凝聚出所有的真气也未必可以和领域中的杀气抗衡。

    最关键的是,自己的本体现在根本就不在他的领域之中,只有自己的神识和真气,在本体没有降临此地的情况下,单纯依靠神念和真气想要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既然无法将自己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想要干掉薛少白,怎么可能会成功?眼前这家伙可是一个连领域都可以催动的存在,不管这家伙的修为如何,既然能催动领域,那就意味着这家伙的实力绝对不能小看,一旦自己小看,恐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且,也是因为那薛少白的天赋惊人的关系,后来的事情也确如男子猜测的那般,哪怕在自己将所有真气全部催动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直接干掉此人,居然还要动用自己的道纹!

    以前对付修为不及自己的驱魔师,什么时候动用过道纹?对付一个修为不及自己的存在,若是也要用道纹的话,对男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是以,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男子绝对不可能考虑动用道纹。

    然而,如今在对付薛少白的时候,竟然连道纹都施展了出来,这一点,证明薛少白说的实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若是自己用面对一般驱魔师的态度来面对此人的话,最后就算自己的境界要远超此人,最终也必然会死在这家伙手里。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头也直接爆发出一道怒气,暗道,自己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虽然我不是中原驱魔师,对付中原驱魔师的战斗经验很是匮乏,但也起码有几百年的战斗经验,居然会在一个初级驱魔师的手中吃亏,这件事若是让人知道的话,只怕我将来再也不可能在修炼界抬起头。

    即便是回到天竺,到时候,也必然会有无数驱魔师来嘲笑我,如此一来,我还怎么有脸继续在修炼界之中?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明白,如今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那自己如今唯一的选择便是干掉薛少白,若是不干掉此人的话,那自己只怕永远也不用在修炼界混下去了,不仅天竺的修炼界无法待下去,包括中原大地,也绝对无法容忍一个连初级驱魔师都无法摆平的四级驱魔师。

    这样的驱魔师,哪怕只是存在,对天下任何一个修炼者来说,都是一种耻辱。

    是以,想到这一点,即便那薛少白现在求饶,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男子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只有将薛少白完全干掉的情况下,男子才会真正松一口气。

    当然,这一点薛少白本人也非常清楚,他知道,自己让男子在修炼界之中根本抬不起头来,这家伙如今正敏思苦想想要干掉自己,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也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男子只要不死,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在这家伙面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说的严重一点,那都是一种白痴的行为。

    如今,在肯定了男子对自己的态度之后,薛少白非常清楚,这家伙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一定会想方设法干掉自己。

    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家伙的态度,薛少白当然也不可能白痴到去做那家伙会放过自己的春秋大梦。

    如果此人简简单单便放过自己的话,薛少白当初又怎么可能连杀戮领域都催动起来?别看他现在催动杀戮领域好像很是轻松的样子,那是因为他还没有受到杀戮领域的反噬,在杀戮领域存在的情况下,因为真气已经被领域大幅度加持的关系,薛少白完全可以无视杀戮领域对自己的伤害,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在催动杀戮领域的时候有什么危险,薛少白现在也根本不用担心。

    甚至就算那领域会对他的经脉形成反噬,以薛少白如今的修为,想要抵挡,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也是因为想到只要杀戮领域存在,那男子绝对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关系,薛少白才会如此狂妄,否则的话,以他低调做人的处世态度,怎么可能在男子面前如此狂妄?在一个高手面前狂妄,对薛少白来说,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间的狂妄搞得连小命都要丢掉。

    是以,在不想小命被那男子拿走的情况下,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在这家伙面前有丝毫狂妄。

    而就在那薛少白对女人进行灌顶的时候,大概十几万里的一片大山之中,一处雾气蒸腾的山脉之中,一个白面如玉的男子慢条斯理的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那男子身材修长,大概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生的剑眉星目,神采不凡,站在山脉之间犹如一道泼墨山水画,与那青山白雾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男子穿一袭白衣,目光深邃的站在洞府前,盯着远处涌动的浓雾。

    这男子的目光此时根本就没有焦点,只要一个稍微有点见识的驱魔师,看到这一幕的话,也必然会发现,男子现在根本就不是在观察浓雾,虽然他的姿态很像是在观察眼前浓雾,但其实那男子的目光早就已经洞穿了眼前浓雾,不知道飘向了什么地方。

    当然,男子观察了大概几息时间之后,便直接收回了目光,旋即嘴里又喃喃自语的说道:“二位师妹居然会落到啥香坑里,难怪宗门之中传出让我赶快去查查,看看两位师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两位师妹留在宗门里的魂火已经非常暗淡,那魂火代表了一个人的生命力,只有在生命里疯狂凋零的情况下魂火才会暗淡,既然两位师妹的魂火已经开始在暗淡,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肯定碰到了什么危险。”

    “嘿,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两位师妹碰到的危险居然是杀降坑,那杀降坑已经被天道宗的人封印了数百年时间,一般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进入到其中,两位师妹是怎么办到的?居然可以进入杀降坑之中?”男子猜测道,随后又露出了一脸的疑惑。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