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0章 天才女子
    “嗯?”男子的话,让天辰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目光里也立刻出现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那男子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实际上,也只有达到男子这种境界之后,方才可以看出那些涟漪的玄机。

    这些涟漪看起来倒很是普通,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玄机,但是,只有到了男子这种修为的存在,方才可以知道,那涟漪实际上一点也不普通。

    这些涟漪,实际上是天地间已经被撼动的法则,那法则乃是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而且弥漫在天地间,想要驾驭这股力量的驱魔师简直数不胜数,但是遗憾的是,却根本没有几个驱魔师能够真正掌握这种力量。

    而且,想要将法则的融会贯通,起码也要五级驱魔师的境界,在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之前,即便想要掌握那禁制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而且,最关键的是,若是没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即便是想要撼动那法则也没有可能。

    然而,如今天辰的表现却让男子很是惊讶,后者根本没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却仍旧撼动了弥漫在天地间的法则,这一点,让男子很是震惊,而他之所以可以撼动法则,在男子看来,肯定是和那梅花禁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这家伙的梅花禁竟然已经恐怖到了这种程度?连法则都可以撼动?!

    想到这里,男子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他哪里会想到,天辰的梅花禁居然可以撼动天地间的法则!而一到能够连法则都撼动的禁制,其威力到底又恐怖到了何等程度呢?

    而在意识到那梅花禁的可怕之后,男子的脸色也顿时难看起来,暗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也不知道能否撼动此人的梅花禁,若是连抵挡此人梅花禁也无法做到的话,想要干掉此人,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情怎么可能不恶劣?

    遗憾的是,如今的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毕竟已经和天辰撕破脸,而且两人现在也已经动起手来,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现在退缩的话,到时候被天辰追杀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自己一旦在这家伙面前退缩,就算自己可以干掉这家伙,也会因为自己的仓皇逃窜,而露出破绽,到时候,明明能够干掉对方,最后却反过来被此人干掉。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若是逃走的话,怎么为师弟报仇,无法为师弟报仇的话,又怎么跟宗门长老交代,想到这里,男子的面色直接便变得难看起来,心说自己若是现在无法摆平这家伙的话,自己的处境将艰难到极致,即便最后回到宗门,到时候也必然无法在宗门之中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明白,自己如今必须要全力以赴,即便这家伙的梅花禁再怎么恐怖,自己也要想方设法的去抵挡,不然的话,自己丢掉的便不只是面子那么简单的问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不说那天辰和男子的战斗,却说此时在杀降坑之中,将真灵气灌注到了女人身体之后,后者根本不用再催动真气去吸收这股力量。

    那真灵气本来就是精纯到了极致的力量,一旦钻入女人的身体,便直接沉淀到了后者丹田之中,使得后者原本疲惫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力量,而且,因为真气恢复的关系,一道道威压也慢慢从女人体内绽放了出来。

    这一点,让一旁的薛少白意识到,后者肯定已经在悄悄催动那真灵气,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有威压从此人体内绽放出来?这女人之前的真气已经枯竭,即便他想要催动真气绽放出威压,也没有丝毫可能。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不同了,随着薛少白灌注到女人体内的真灵气逐渐沉淀到后者的丹田之中,以真灵气的力量,一旦那女人开始催动这股力量,必然会有威压从这女人体内绽放。

    而且,那女人因为本身便是三级驱魔师的关系,对真气的理解和控制力远超薛少白,是以,能发挥出来的真灵气力量也远超薛少白,甚至是威压,也远超之前薛少白绽放出来的真灵气。

    是以,看到那威压从女人体内弥漫出来,薛少白的脸上立刻便划过了一丝震惊,不过,最让薛少白诧异的是,这女人居然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自己的真灵气吸收到如此完美的地步。

    要知道,那真灵气的力量虽然精纯,但毕竟是从薛少白体内灌注到女人体内的力量,在真灵气涌动在薛少白体内的时间里,真灵气之中也渐渐粘上了一丝薛少白体内的真气,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真灵气,即便是将这股力量灌注到女人体内,这女人想要将那真灵气吸收,也起码要好几个时辰的时间。

    但是,让薛少白震惊的是,这女人居然在短短时间之中便已经将的真灵气吸收!而且,不仅是吸收,甚至还能将真灵气的威力直接爆发出来!

    从这一点来说,这女人也绝对是一个天才,只是从悟性方面来说,这女人或许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从天分方面来说,这女人甚至可以说是远超自己的存在。

    想到这里,薛少白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意,低声在女人耳边呢喃道:“想不到你这女人居然也是个天才,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我的真灵气吸收,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你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吗?”女人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么说来,你之前一直都认为我是废物了?”

    薛少白笑了笑,虽然没有说话,但这一脸笑容已经等于是默认了女人的话。

    当然,那薛少白之所以不认为女人是天才,原因就在于这女人之前在和上官金龙战斗的时候,丝毫也没有帮助到自己,不仅没有抗衡过上官金龙,甚至连为自己分压力也没有做到,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让薛少白对女人另眼相看。

    然而,此时女人的表现却让薛少白大吃一惊,他根本不会想到,那女人居然眨眼之间便已经真灵气融会贯通,即便那真灵气精纯,想要掌握,也肯定需要一个过程,但现在这女人却直接越过了这个过程,这一点,怎么可能不让薛少白惊讶?

    当然,也正是因为发现这女人原来是个天才,那薛少白才明白,后者怎么会有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进入这杀降坑,大概是因为这女人对自己修为的自信,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可以从这杀降坑之中全身而退,在这种情况下,那女人才有胆子进入这杀降坑,不然的话,以她的实力,怎么可能有胆子进入这杀降坑?一旦走进这杀降坑,到时候只怕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那女人又怎么可能随便进入杀降坑。

    当然,薛少白的这番念头,那女人自然不可能知道。

    但是,听到薛少白默认自己的猜测之后,女人心中有一丝怒气,哼了一声,说道:“我早就知道你狗眼看人低,知道你根本就瞧不起我,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处处都让我来给你殿后?”

    薛少白笑了笑,说道:“让你殿后你居然还不高兴?莫非要让你打前锋你才开心?你要知道,你是没有真灵气在手的,若是让你第一个动手的话,比方说眼前这个男子,你觉得你在他手中能活下来?这男子就连我也根本不是对手,你一个没有真灵气的人,怎么和他抗衡?”

    说实话,薛少白仗着自己有真灵气在手,胆子确实要比女人想象的要大,那真灵气的威力远超真气,是无限接近仙气的一种力量,有这种力量在体内,即便是催动最低级的驱魔术,爆发出来的威力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

    如此一来,若是薛少白利用真灵气催动杀生道的话,那杀生道的威力肯定远远超出一般人想象,而且,薛少白此时也证明了这一点,正是因为他掌握了真灵气,以真灵气来催动那杀戮领域,不然的话,杀戮领域对薛少白的提升怎么可能恐怖到这种程度?

    那杀戮领域尽管是需要杀生道为基础才能催动,那杀生道的威力虽然可怕,但若是没有真灵气对杀生道以及杀戮领域的提升,杀戮领域又怎么可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是以,薛少白非常,那真灵气实在是一种不多得的力量,若不是这杀降坑里有婆罗门男子以及那上官金龙之外,单单只有薛少白一个人在这杀降坑之中,他完全可以凭借手中的杀气在这杀降坑里为所欲为,哪里还有人是他对手?甚至是天地间的怨气,也绝对不可能对他有丝毫威胁。

    是以,在有真灵气在体内的情况下,薛少白当然不会让女人打头阵,若是这女人稍稍被上官金龙或者眼前的男子压制的话,到时候,只怕连自己也要被这女人连累,而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薛少白当然不可能让女人去对付那上官金龙。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我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你我两人都好,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的话,你是不是打头阵跟我没有丝毫关系,反正小命是你的,又不是我的,你要是死了,你以为我会同情?我差点笑出声!”

    听到薛少白的话,女子立刻便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放心好了,既然如今你将那真灵气传授给我,这股力量在我手中爆发出来的威力绝对不会放你失望!”

    薛少白点点头,旋即,便看到那薛少白盘膝坐了下来。

    反正如今已经对女人进行了灌顶,真灵气也已经灌输到了后者体内,以薛少白的分析来看,这女人就算再怎么实力浅薄,在有真灵气在体内的情况下,想要抵挡那男子,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