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4章 两具分身
    说实话,听到男子的话,要说女子心中没有一点念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后者毕竟也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

    堂堂三级驱魔师,即便不是那四级驱魔师的对手,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便被对方干掉,甚至更别说两招之内就被后者干掉,对任何一个三级驱魔师来说,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女子的脸色顿时便变得难看起来,说道:“说实话,从你我的修为来看,你要干掉我的确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即便你能干掉我,也不可能在两招内就办到。”

    说到这里,女子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冷笑一声,接着说道:“而且,你要知道,我和你交手,只不过只是要拖住你而已,真正你要对付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我想,以你的战斗经验,不可能连这一点也不知道。”

    男子微笑。

    他当然知道那女人跟自己交手的目的,这女人不过只是想要拖住自己,让薛少白恢复体内真气,只要后者能够恢复体内真气,到时候那女人便可以收手,将男子交给薛少白来对付。

    而薛少白和女人,真正让男子忌惮的根本不可能是眼前女子,必然是一直也没有出过手的薛少白,后者已经和男子交过手,对薛少白的实力,男子心中也有几分肯定,知道后者的实力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等到那薛少白恢复实力的话,对自己肯定是非常不利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知道,如今最关键的是要尽快将眼前的女人解决,不然的话,等到这女人成功拖住自己,让薛少白的真气恢复过来的话,自己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男子的眼神顿时冷漠了几分,暗道:“哼,想不到这两个家伙居然会想到用车轮战来对付我,既然你们这么热情,我也不能太过冷漠,便让你看看我婆罗门的寄灵之术吧!”

    沉吟之间,只见那男子突然掐动指诀,真气涌动之间,便看到男子的皮肤突然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符文,这些符文看起来很是诡异,如同花纹,但是,那符文出现的瞬间,便看到男子的气势陡然之间暴涨了起来。

    而后,只见阵阵雾气突然从男子的身体之中涌现了出来。

    本来这男子现在出现在薛少白面前的这具身体便是真气之躯,此时雾气涌动,那雾气之中恰好是一阵阵真气疯狂的扩散出来,看到真气浮现,女子知道,这雾气肯定是男子体内的真气。

    而男子此时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绽放出来,使得他的真气之躯直接开始缩小,眨眼之间便看到那真气之躯已经缩小了整整了一半有余。

    看到这一幕,女子直接冷笑了起来,说道:“你想要干什么?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敢削弱自己本体的力量,嘿嘿,居然将你这具真气之躯内的真气绽放出来,难道你不怕自己的真气之躯崩溃吗?”

    “若是你这具真气之躯崩溃的话,到时候,你便再也没有可能和我抗衡,在这种下,你怎么还有胆子凝聚第二道真气之躯?你这不是在找死吗?”女子一脸冷笑的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的脸上顿时便出现了一丝笑容,哈哈一笑,说道:“你觉得连你都知道的问题,我会不知道?绽放出自己的真气会有什么后果,我比你更清楚。”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既然我明知道这一点,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将真气绽放出来?就是为了表现自己?哼,我绽放真气自然有我的原因,你休要以为我是随便将自己的真气绽放出来,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说实话,其实女子也觉得那家伙并非只是简单将真气绽放出来,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在这男子重新凝聚的这道真气之躯面前大意的话,最后的结果对自己肯定非常不妙。

    想到这里,女子也意识到,纵然那男子现在将自己真气之躯中的真气分裂出来是作死的行为,但自己也不能大意,何况后者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自己区区一个三级驱魔师,有什么资格在这家伙面前大意?

    自己也不是薛少白这样的怪胎,若是薛少白这种怪物的话,即便自己大意一下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自己根本就没有那薛少白的天赋和手段,在没有后者的天赋和手段的情况下,却仍旧在后者面前大意,那就不是找死了,而简直就是一种白痴。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冷哼一声,说道:“你觉得我是第一天出来混的吗?你的这真气之中有玄机,莫非我会不知道?”

    男子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明知道我这真气有玄机,那你还敢和我抗衡,岂不是在找死吗?”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你说的不错,实不相瞒,我恰恰是一个喜欢找死的人!”

    男子哈哈笑道:“很好,既然你是一个找死的人,能够活到现在,完全是你小子的运气,不过,你不要以为自己有运气就可以为所欲为,在我面前,你的运气没有丝毫意义,我要你死的话,绝不可能有人能够救你!”

    这番话让女子眼睛微眯,说道:“嘿嘿,你怎么知道我的运气在你面前没有任何意义?莫非就因为你的实力远超于我?你要知道,运气也算是实力,我有运气,你有修为,你怎么可能肯定自己的实力可以压制我的运气?”

    说到这里,女子的目光突然一变,又接着说道:“你应该知道,之前我的真气已经消耗干净,在一般情况下,我想要恢复真气,除非是通过打坐,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最后居然是薛少白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灌注到了我的体内,你说,这不是运气是什么?”

    “我既然有运气可以恢复自己的真气,你怎么可能认为我没有运气摆平你?”女子目光微沉,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一丝笑意,沉默片刻,说道:“你说的不错,你的运气的确是很不错,一个三级驱魔师,在实力浅薄的情况下,居然也有胆子进入杀降坑,而且居然还活到了现在,这一点,若说不是运气的话,我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不过,纵然运气再怎么可怕,我想你也要明白一点,任何运气都是有限的,你的运气也迟早会有用光的一刻,如果你的运气用光了,你觉得单凭你现在的修为,能够和我抗衡吗?”男子眯着眼睛说道。

    男子说的不错,运气和真气一样,真气有消耗干净的一刻,运气也有消耗完毕的时候,在真气被消耗干净之后,想要补充也不可能和恢复真气那么简单,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依靠自己的运气去纵横江湖的话,等到自己运气消耗干净的话,哪里还有可能恢复?而且,既然运气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来恢复,运气若是没有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女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不过,那女人之所以有能力纵横修炼界,不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运气,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如今她嘴里言之凿凿的告诉男子自己的运气逆天,但实际上那不过只是用来搪塞男子的话。

    想到这里,那女子怎么可能会把男子的话放在心上,微微一笑之间,便看到女子手腕一抖,嗡的一声之后,便看到真灵气直接从体内爆发出来,随着那女子掐诀的动作,便看到那真灵气慢慢开始卷动,片刻之间一道道水汽便已经从那真灵气之中扩散了出来。

    看到水汽涌现,男子的目光微微一沉,暗道,这女人果然又催动了属性之力,不过,我现在已经并非是用属性之力在对付这家伙,如今我催动的乃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的真气,并非是道纹之力,这女人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即便是用真气也没有办法和我的真气抗衡,居然妄想用属性之力和我抗衡,简直就是搞笑。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直接出手,身躯一动,便看到那男子猛然扑向了女人。

    而就在那男子扑向女人的时候,却看到之前那男子以真气凝聚的身体这个时候突然震动,不过眨眼时间,便看到那真气之躯突然凝实,如同一个活人直挺挺的站在半空中。

    不过,那真气凝实变得几乎和一个活人没有区别之后,又看到那真气化作的男子此时同样是身躯一动,猛然之间便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过,片刻之后,女人身后的空间便一阵震动。

    这番变化立刻便已经被女人察觉到,后者直接回头,便看到那真气男子直接从虚空内迈出一条腿,居然眨眼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女人的身后。

    “缩地成寸?”女人一脸震惊,实在没想到,那男子的真气之躯居然可以施展缩地成寸?竟然眨眼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身后。

    这两具分身如今一前一后将男子包围在中间,使得那女人一时间根本就无法逃出两人的手掌心,这一点,让女人的面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暗道:“原来这家伙之所以要催动另外一具真气之躯乃是想要封锁我的退路,直接让我退无可退,最后只能死在这家伙手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