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5章 二重属性之力
    说实话,看到那男子的分身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之后,女子立刻便已经洞察到了男子的目的,这家伙肯定是想要封锁自己的退路,这样一来,即便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到时候也根本无法再从这家伙手中逃走。

    如此一来,自己若是不想办法摆平这家伙的话,一旦稍微被此人压制,到时候,连逃走的资格也没有,这一点,让女子很是头疼,她可不想自己被男子完全封锁住了退路,到最后,直接被男子干掉,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目光闪烁之中,一道幽光突然从女子的掌心里打了出去。

    那幽光出现的非常隐蔽,即便是以男子的洞察力,居然也对那幽光的出现一无所知,等到幽光扩散到虚空之中后,竟然也没有意识到那女人已经悄悄将一道幽光打了出去。

    而就在那幽光被女人打出去之后,天地间的水汽突然浓郁了几分,如同刚刚才下过雨一般,整片天地都显得非常潮湿。

    说实话,天地间的一切变得潮湿的时候,那男子一开始根本没有将这个现象放在眼中,以为只是普通现象,但是,等到男子转念一想,却立刻意识到了不对。

    要知道,这里是杀降坑!此地虽然在中原大地之上,但因为封印的存在,一直都与世隔绝,在这种情况下,别说什么雨水了,哪怕是阳光,也根本不可能照射到杀降坑之中。

    也正是因为连阳光都无法穿透封印,使得杀降坑里的植物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光合作用,如此一来,此地的植被在千年的时间之中已经逐渐的化作了齑粉。

    而那封印既然连阳光都无法穿透,区区雨水,怎么可能渗透到封印之中?是以,看到水汽出现,察觉到天地间涌动的阵阵潮湿的感觉之后,男子的面色立刻便了起来。

    排除了水汽是杀降坑内部的水蒸气之后,男子马上便已经意识到,这水汽肯定是女人催动起来。

    要知道,这女人已经催动了属性之力,属性之力显露出来之后,恰好正是水属性之力,在这种情况下,此女一旦将水属性之力催动到极致之后,无尽水汽必然会在虚空中波动。

    想到这里,那婆罗门男子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水汽肯定是眼前女子引起的。

    只是让男子想不到的是,那女人的属性之力竟然如此可怕,涌动的水汽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本以为那女人虽然掌握了属性之力,但也肯定不值一提,谁知道这女人的属性之力大大出乎了自己的预料,竟然可以引起天地间的水汽波动,这简直就让人无法相信。

    “居然小看了这女人,哼,没想到这女人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存在,竟然可以引起如此大范围的水汽波动,从这一点来说,这女人肯定不是刚刚才掌握的属性之力,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已经掌握了多久的属性之力,对属性之力的研究也肯定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深刻,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引起如此大范围的水汽震动?”男子呢喃,直接便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女人,本以为这女人纵然掌握了属性之力也根本不足挂齿,谁知道这女人将属性之力施展出来之后,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力。

    从这一点来说,这女人也肯定是个天才,在明知道这女人是个天才的情况下,若是自己还要在此女面前大意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男子的目光便稍稍凝重了几分,暗道,这中原大地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前那薛少白还没有摆平,如今又来了一个如此棘手的女人,若是不将这女人也一起摆平的话,只怕我最后要被那女人和薛少白接二连三的消耗死。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男子直接催动了真气,嗡的一声,那男子本来疯狂朝女子接近的身躯,这个时候,突然开始后退,不过眨眼时间,便看到男子已经退后了数十丈,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此时的他,在意识到自己小看那女人之后,怎么还可能随便接近女人?要知道,他之前便是因为小看薛少白,导致后者差点将自己反制,若是自己现在小看女人,也被后者反制的话,对男子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的事情,毕竟他现在连薛少白也没有摆平,若是再连这女人也没有摆平的话,情况对自己肯定相当不利。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中,直接催动体内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真气从男子体内升腾出来,真气波动之间,便看到那真气直接环绕在了男子的身体周围,使得男子直接被真气保护在内。

    而就在那真气将男子完全保护下来到时候,却看到女子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之前女子在催动真气之后,想要接近男子,乃至于包裹男子对女子来说,并不是很困难,但是,此时等到那真气涌动男子身体周围之后,女子却惊讶的发现,此时无论怎么怎么催动属性之力,竟然也无法靠近男子,属性之力直接被男子隔绝了三丈以外,使得女子的属性之力根本就无法对男子造成任何影响。

    看到这一幕,女子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了几分。

    说实话,哪里会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如此棘手的一面,竟然可以无视自己的属性之力。

    一般来说,属性之力按照其威力,有五品之分,掌握属性之力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是掌握了初级属性之力,而女子自从掌握属性之力到现在,已经起码有好几十年的时间,这几十年的时间里,女子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磨砺自己的属性之力。

    虽然她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一直都只能循序渐进,依靠自己的努力提升那属性之力的威力,但是,修炼几十年下来,女子如今也已经稍微可以触摸到那属性之力第二重的境界。

    而之前在看到男子将属性之力绽放出来之后,女子立刻便清楚的发现,后者不过只是稍稍掌握了属性之力的初级威力而已,根本就没有达到将自己的属性之力提升到二级境界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男子利用属性之力对付自己的时候,女子才有把握可以和男子的属性之力抗衡。

    不然的话,以女子的修为,怎么可能有胆子和男子的属性之力抗衡?明知道后者的属性之力根本无法想象,却还要和后者抗衡,那么就算有薛少白的真灵气涌动在自己体内,自己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甚至是最后死在那男子手中也很有可能。

    想到这里,那女人也非常庆幸男子只是掌握了初级的属性之力,没有将这股力量提升到自己也仰望的地步,若是此人将这股力量提升到让自己也仰望的地步的话,只怕最后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即便是有真灵气,想必到时候也无法保住自己的小命。

    同时,因为男子只是掌握了初级的属性之力的威力,所以女人才根本没有将男子放在有眼里,以女子的修为,根本不相信那男子的属性之力可以压制住自己,反而这家伙若是用属性之力来对付自己的话,凭借自己的属性之力的威力,说不定还可以反过来将这家伙压制。

    意识到这一点,那女人才有胆子和男子抗衡,不然的话,就算薛少白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灌注到这女人体内,这女人也根本不敢去找那男子的麻烦。

    毕竟以女人的修为来说,根本没有资格和男子抗衡,更何况是去找男子麻烦?那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也正是因为察觉到男子掌握的属性之力不过只能爆发出初级属性之力的威力,女人才有信心可以压制男子,不过,男子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属性之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根本没有办法和女人抗衡,是以,如今那男子索性不再催动属性之力,不过只是以真气来和女人交手。

    如果是用属性之力和女人交手的话,后者多少还有一点自信可以摆平男子的属性之力,但是,若是男子以真气和女人交手,以女人如今的修为,怎么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摆平男子?

    不过,要知道女人现在体内充斥的乃是真灵气,之前薛少白恰恰是因为体内有真灵气,所以才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和男子抗衡的时候,才没有落于下风,此时既然女人体内也有真灵气,况且以她三级驱魔师的修为,未必就不能和男子抗衡。

    意识到这一点,那女人尽管在看到男子已经催动了身外之身,将真气凝聚成了分身,甚至是看到那分身已经封锁了自己的退路之后,才没有吓到直接失去和男子抗衡的勇气。

    “哼,老家伙,不要以为你封锁了我的退路便能干掉我,你真正霸道的地方也不是你掌握的属性之力,说实话,你的属性之力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修为,让你可以催动比我恐怖好几倍的真气的话,我想要摆平你,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女人慢条斯理的回答,尽管看到那分身已经封住了自己的退路,但女人的面上却看不到丝毫的惊慌,似乎那分身就是透明的一样,丝毫也不能威胁到女人的存在。

    而男子在看到那女人一脸无惧的表情之后,要说心里没有一点芥蒂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的修为摆在那里,没有干掉一个薛少白就已经让男子很是愤怒,如今看到那女人在自己面前,居然也如此狂妄,这怎么可能让男子释怀?

    难道说自己这四级驱魔师的修为是假的不成?否则的话,那两个家伙怎么可能在自己面前如此狂妄?以自己的修为,多少初级驱魔师落到自己手里都只有死路一条,偏偏那薛少白,竟然接二连三的从自己手中逃出生天。

    这一点,无法不让女子怀疑这薛少白身上是不是有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的秘密,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如此频繁的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

    “莫非这一切都和那真灵气有关系?妈的,如今这女人也继承了薛少白那家伙的真灵气,如此一来,莫非我想杀这女人也要接二连三的失手不成?”男子满脸沉吟之色,很是怀疑这一切都和那真灵气的有关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