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4章 封印破裂
    “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师妹已经进去杀降坑这么久的时间,居然还没有从里面出来,而且,我留在师妹身上的神念也越来越微弱,想必师妹肯定是在杀降坑之中碰到了什么危险。”与此同时,留在杀降坑外面的白衣女子看到那青衣女子半天也没从杀降坑里出来的时候,脸色很是担忧的沉吟道。

    实际上,为了保证师妹的安全,之前那青衣女子想要进入杀降坑的时候,虽然白衣女子没有阻止,却在后者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这道神识能检测那青衣女子的身体情况,若是后者的身体虚弱的话,那神念也会变得虚弱。

    如今那白衣女子发现自己留在青衣女子身上的神念已经非常虚弱,只要不是白痴,那白衣女子都可以猜到,这肯定是因为青衣女子遇到了什么危险。

    原本那白衣女子打算进入杀降坑去看看情况,但是,如今她真气还没有恢复,而且传送符本来也已经交给了青衣女子,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女人想要进入那杀降坑,唯一的办法便是打破杀降坑的封印。

    遗憾的是,以白衣女子现在体内的真气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将封印打破,如此一来,那女人额的面色也直接难看了起来,对青衣女子也更是担忧,担心后者当真在杀降坑里碰到什么危险。

    不过,想到若是自己再继续迟疑下去的话,那师妹就算在里面没有危险,到时候也肯定会碰上危险,正所谓夜长梦多,那白衣女子可以肯定,师妹在杀降坑里逗留的时间越长,对师妹来说也越是危险。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的眼中出现一丝果断之色,而后,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突然催动体内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白衣女子的身体之中涌现出阵阵真气威压,那真气威压环绕在白衣女子身体周围,使得那白衣女子的神色此时看起来很是不可侵犯。

    而后,只见那白衣女子突然掐动指诀,真气顿时便从白衣女子的体内爆发出来。

    那真气爆发出来之后,并没有远离后者,而是在白衣女子身前慢慢交织,纵横交织成一张大网,片刻后,便看到那真气忽然前后涌动,在白衣女子的身前交织成了一个古朴的文字。

    这文字没有人认识,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文字,只见文字浑身颜色都是金色,阵阵威压从那文字之中爆发出来,使得周围天地在那威压之中顿时便荡起了阵阵涟漪。

    当然,这一幕,此时没有人知道,而女人在文字凝聚出来之后,脸色也稍稍轻松了几分,而后,又看到白衣女子目光闪烁,手中古字立刻出手,只听嗡的一声,便看到那古字直接朝杀降坑飞去。

    而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古字在接近杀降坑之后,便直接爆发出一声轰鸣,旋即便在那杀降坑之上直接爆炸。

    顿时之间,阵阵威压从那杀降坑的封印上席卷出来,本来之前那白衣女子对打碎杀降坑的封印没有任何信心,毕竟那杀降坑的威名白衣女子早都已经了如指掌,很是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破开封印。

    但是,转念一想,师妹在那杀降坑如此久的时间,意味着那杀降坑之中肯定有变化,在这种情况下,那杀降坑的封印薄弱起来也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而杀降坑的封印之力一旦削减,那自己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撼动那杀降坑。

    反正,如今这杀降坑既然已经被自己撼动,意味着女人想要冲入那杀降坑并非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突然将自己体内全部的真气催动,嗡的一声,便看到那真气从体内爆发出去,化作一道涓流,直接涌入了之前女人打出来的那道古字之中。

    而就在那真气涌入那古字之中后,便看到古字的威力突然之间提升到极致,一阵金芒从那股古字上爆发出来,而后,便看到金芒震动,荡起无尽涟漪的同时,便看到那封印竟然直接出现了密集了裂缝,并且还发出阵阵刺耳的咔咔声。

    看到这一幕,女子的脸上立刻便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果然如此,这杀降坑的封印果然是削弱了,如此说来,那杀降坑里面还真的发生了战斗不成?”

    其实以白衣女子的斗法经验,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那杀降坑之中肯定已经发生了战斗,不然的话,这封印绝对不可能被削弱。

    如此说来的话,想必应该是师妹在杀降坑之中和被人爆发了战斗,不然的话,师妹现在肯定已经从杀降坑里跑了出来,绝对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师妹的音信,而且,自己留在师妹身上的神念也枯竭了很多,神念既然枯竭,那就意味着师妹肯定在杀降坑内碰到了什么危险。

    如此说来,那师妹和人战斗时候爆发出来的威压影响到杀降坑封印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的眼神变得阴沉了起来,暗道:“也不知道师妹究竟在杀降坑里碰到了什么危险,居然到现在也没有出来,战斗爆发出来的威压居然还能影响到这杀降坑的封印,从这一点来说,那师妹碰到的人物肯定不简单,若是我不去帮师妹的话,师妹肯定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一点,那白衣女子突然间将体内的真气全部催动,嗡的一声,便看到那封印直接开始大面积的崩溃起来,无尽裂缝开始连绵不断的出现在封印之上。

    看到那裂缝出现,白衣女子突然纵身一跃,阵阵真气猛然到卷,直接便缩回到了女人的手心里,而后,便看到那白衣女子直接一掌,狠狠拍在了封印之上。

    咔!

    一声刺耳的巨响从封印上传出,而后,便看到那杀降坑封印在女子面前直接崩溃。

    但是,就在那封印崩溃的刹那,阵阵青烟从周遭的天地间涌动出来,而后,便看到那青烟飞到了封印的碎裂口,紧接着,那青烟便直接开始修补那破碎的封印。

    看到这一幕,白衣女子忍不住便皱起了眉头,呢喃道:“想不到这封印还会自动修复,难怪那天道宗设置了这个封印数百年时间也没有人可以打破,这封印修复的速度比想象的还要快,那封印既然会自动修复,想要其轻而易举的崩溃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我的目的并非是将封印打碎,不过只是在封印上开出一道口子,这样一来,我便可以从这个口子之中冲入杀降坑之中。”白衣女子暗暗想到。

    看到那封印自动修复之后,白衣女子便已经意识到,自己想要打碎那封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这封印不会自动修复,这样一来,自己说不定还有一两成的机会可以打碎封印。

    不过,女子现在的目的并非是将杀降坑的封印全部打碎,毕竟若是封印全部碎裂的话,到时候必然会惊动天道宗,以天道宗的处事风格,一旦知道自己打碎了他们设置起来的封印,到时候,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

    当然,对女子来说,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在这里沉吟,毕竟她在这里多沉吟一会儿,那师妹遇到的危险也就更多,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收起了自己的念头,而后身躯一动便看到那女子直接冲向那封印上的碎裂口,紧接着,便看到白衣女子的身影消失,眨眼之间便已经钻进了那杀降坑之中。

    与此同时,杀降坑之中。

    看到那男子猛然之间爆发出黑气,女子的脸色顿时便难看到了极点,哪里会想到,那男子居然有能力催动太初古灵气。

    如果说真灵气代表的是灵气生的一面,那太初古灵气便代表了灵气死的一面,大量的真灵气可以焕然物质体内的生机,但是,若是大量的太初古灵气,直接便可以抹杀物质体内全部的生机,直接将物质摧毁的干干净净。

    青衣女子毕竟已经在修炼界里混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虽然无论是掌握真灵气还是太初古灵气对她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但是这女人毕竟已经有了么数百年的江湖经验,在这种情况下,若说那青衣女子对太初古灵气没有丝毫了解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女子很是清楚那太初古灵气的可怕,此时看到那黑气从男子体内爆发出来,以她对太初古灵气的了解,怎么可能和那黑气抗衡?看到黑气朝自己涌动过来,立刻便看到女子催动真气,直接便拉开了自己和黑气的距离。

    “怎么了?你不是要和我分出一个胜负吗?怎么现在却没有看到你出手来对付我的黑气?”看到女子后退,男子微笑着说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太初古灵气和那真灵气一样可怕,虽然太初古灵气无法提升驱魔术的威力,但是,那太初古灵气却可以吞噬驱魔师体内的真气,一旦被太初古灵气接触到,到时候体内的真气直接便会被那太初古灵气吞噬干净。

    因为这一点,那女人在看到黑气朝自己扩散过来的时候,直接便催动真气远离了黑气,哪里敢靠近这黑气丝毫?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连太初古灵气也掌握了,难怪如此狂妄,即便是我掌握了真灵气,这家伙也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肯定是因为这太初古灵气的原因,若不是这太初古灵气的话,这家伙怎么可能有资格和我的真灵气抗衡?”女子暗暗想到,满脸都是担忧之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