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6章 露出破绽
    “什么人?”一股危机感从男子身后猛然爆发出来,虽然此时的男子正在对付那女人,但此时男子居然感受到了背后有人偷袭自己,怎么可能再对付那女人?

    是以,便看到男子立刻手腕一抖,连头也不敢回,身子还在半空中,便猛然一跃,随后,便看到男子直接飞去,千钧一发之际终于是躲开了那白芒的攻击。

    说实话,此时的男子正在全神贯注注意眼前的男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身后会有人偷袭自己,好在男子的反应远超普通人,白芒刚刚从虚空中浮现出来,男子便已经察觉,而后,便看到男子直接飞起,躲开了白芒的偷袭。

    “想不到这女人居然还懂得偷袭我,哼,实在是太小看你了!”男子冷哼道。

    躲开那白芒的攻击之后,男子立刻便催动神念,但遗憾的是,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躲藏在暗中的人,这一点,让男子的眼神也凝重了起来,暗道:“到底是什么人在偷袭自己?莫非是这女人不成?这女人现在单单是拿出全部实力来对付我就已经很是吃力,怎么可能还有真气分出来偷袭我?若是此人当真有这么大的本事的话,又怎么可能被自己压制到连还手之力也没有?”

    想到这里,原本还怀疑是女子偷袭自己的男子,立刻便摇摇头,根本不相信是此时的女人能够有能力偷袭自己。

    当然,虽然意识到此时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偷袭自己,但仔细一想,除了这女人之外,此时便没有其他人,那薛少白如今正在打坐忙着恢复自己的真气,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出手,在这种情况下,单凭女人一己之力,怎么可能分身来对付自己?

    “这里难保还有别人不成?若是有其他人的话,以我的神念木可能无法发现!”男子呢喃道。

    此时的男子很清楚,无论是女人还是薛少白,都不可能偷袭他,唯一能对他造成威胁的除了其他人之外,根本不可能是在场众人。

    但是,要知道男子的神念能够覆盖小半个杀降坑,若是这里有外人的话,男子刚才绽放出神念的瞬间便可以发现隐藏在暗处的人,但是,之前他绽放出神念之后,却一无所获,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隐藏起来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当然只有怀疑薛少白或者是眼前的女子,毕竟现在在场就他们三人,如果不是这两人的话,那肯定是其他人,但是,如今周围天地间跟本就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让男子很是疑惑,哪里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偷袭的自己?

    “哼,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偷偷发动对我的攻击,这倒是很让人意外,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可能有其他力气分出来对付我,但是,却不知道你远超我的预料,居然直接将自己的分出了一部分。”男子目光平静的说道。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的脸色看起来很是疑惑,不知道那男子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对此时的女子来说,也是满脑袋的问号,包括现在的女人,也根本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发动了对男子的攻击。

    要知道,此时这片天地之中便只有他和薛少白,女子如今根本就没有力量将自己的真气分开,现在的她想要抗衡面前的男子,必须要催动自己全部的真气,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女人还要将自己的真气分裂的话,到时候,便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女子现在根本就不敢随便分裂自己的真气,而在她根本不敢分裂自己真气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有力量分开去对付眼前的男子?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女人也很是奇怪,到底是什么人在偷袭那家伙,不过,听那家伙话里的意思,貌似是将偷袭者当成了自己,这样一来,女人的心情也自然更是复杂,暗道:“莫非这是那薛少白留下来的后手,这小子身上太多的玄机,即便是他留下什么后手偷袭这男子也根本不奇怪。”

    不过,转念一想,那女子又排除了薛少白的嫌疑,心说如果是薛少白的话,这家伙不可能不知会自己,如今此人根本就没有和自己打过任何招呼,在这种情况下,便证明根本不可能是这家伙催动的白芒对付男子。

    既然不是那薛少白,又该是什么人?难道这家伙当真碰到了鬼不成?之前的攻击也是鬼发出来的?

    当然,鬼神之说向来便是无稽之谈,那女人虽然猜不透到底是什么人在偷袭男子,但也绝对不可能相信这是鬼神发动的偷袭,若是鬼神发动的偷袭,自己身为一个驱魔师,也不可能察觉不到,毕竟那鬼神身上特殊的阴阳之力,就算距离自己几十里自己也可以清楚的察觉到。

    但是,此时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任何阴阳之力的波动,这一点,证明偷袭男子肯定不是什么鬼神,而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大活人。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脸上多少也带了一点感动,虽然此时的女人根本就猜不到到底是什么人在偷袭男子,但既然这家伙偷袭男子,那也就意味着是在帮助自己,既然是帮助自己,那女人对男子表示感激之情,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是以,女人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偷袭男子,但眼中也不动声色的划过了一丝感激之情。

    当然,此时的女人也意识到,既然那男子将偷袭的人当成了自己,自己也根本不用解释,毕竟这男子若是不清楚是什么人偷袭他的话,对自己肯定多少也会有一点忌惮之情,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出手的时候,也能让男子多少忌惮一点,不会再这么肆无忌惮的出手。

    说实话,让男子肆无忌惮的出手对付自己,对女人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这家伙肆无忌惮的对付自己,让女人的压力非常大,若不是因为要坚持到薛少白恢复真气,那女人说不定早就已经催动真气从男子眼前溜走了,根本不可能在男子眼前坚持这么久的时间。

    如今她之所以还要在男子眼前坚持,原因就在于她不放心将薛少白一个人留给那男子对付,男子的修为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如今若是不想办法抵挡那男子的话,一旦让此人冲到薛少白面前,就凭薛少白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是那男子的对手,甚至后者一动手,便有很大机会将薛少白秒杀。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目光闪烁之间,突然微微笑了笑,说道:“你也不是白痴,居然可以猜到那白芒是我发动的攻击,嘿嘿,你说的不错,那白芒正是我催动的!”

    听到女子的话,男子立刻便冷哼一声,说道:“果然是你这女人,哼,本来本座还只是想要试探你一下,没想到那道白芒居然真的是你打出来的,说实话,你能抓住那一点间隙偷袭我,实在是不简单,这说明你这女人的斗法经验实在是不浅,不过,虽然你的时机抓的非常精彩,但是却仍然无法摆平我,说起来,我都有点为你遗憾了。”

    “哼,一次不成,那就两次,两次不成那就三次,我不相信你可以一直防备我的偷袭,所谓百密一疏,我总能抓到你失误的时候,一旦你失误,那就意味着你将要万劫不复!”女子冷笑着说道。

    听到女人的话,男子的目光也稍稍凝重了几分。

    说实话,女子说的倒是不错,如果那女子一直盯着男子的失误的话,想要偷袭到男子,的确是很有可能,而男子一旦被偷袭,到时候对他来说,的确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毕竟男子现在除了要对付薛少白之外,最关键的是他还要催动真气来炼化那仙人魂魄。

    在仙人魂魄没有炼化完成之前,男子根本就不敢让自己的真气全部枯竭,如果这样的话,那男子直接便会遭到仙人魂魄的反噬,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当然不可能愿意被女子偷袭,毕竟若是自己被女子偷袭的话,想要再催动真气去压制仙人魂魄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微微笑了笑,说道:“这也要你能坚持到这个时候,若是你根本就无法坚持到这个时候的话,就算我露出什么破绽,对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闻言,女子直接便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觉得没有意义,那便在我面前露出破绽试试,到时候我让你知道在我面前露出破绽是什么概念,到时候,只怕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听到女人的话,男子顿时便笑了起来,虽然他扬言在女子面前露出破绽也根本无关紧要,但是为了避免在阴沟里翻船,想要男子故意在女子面前露出破绽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女子意识到,那家伙这番话不过只是想要试探自己而已,以他的斗法经验,根本不可能在自己面前露出破绽,更别说露出破绽之后被自己抓住,这种情况,更不可能发生在男子的身上。

    想到这里,便听到女子笑了笑,说道:“大言不惭,居然敢扬言在我面前露出破绽,若是你当真在我面前露出破绽的话,我可以保证让你死的很痛快!”

    这倒不是女子在胡说八道,若是那男子当真在女子面前露出破绽的话,以女子的修为,要摆平女子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师妹!”哪知道,就在女人沉吟的时候,一道温柔的嗓音突然在女人耳边响起,顿时之间,那青衣女子的面色微微一喜,满脸都是激动的神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