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0章 进攻本体
    说实话,本来师姐潜入杀降坑之中,若是可以和自己配合,一明一暗偷袭眼前男子的话,对女人来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但是,如今这男子已经发现了女人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师姐偷袭男子,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之前本来和女子商量,让师姐偷袭此人,但现在既然行踪已经暴露在了这男子的眼前,想要利用师姐来偷袭眼前男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女人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

    而且,既然师姐现在的行踪已经被眼前的男子识破,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便必须要认真想一想,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女人手腕一抖,一道真气直接便从女人掌心打了出去。

    嗡的一声,便看到女人掌心里的真气爆发出来,直接涌动到虚空中,片刻之间,便看到女人掌心里的真气爆发到了虚空中,顿时之间,便看到那虚空中的寒气还是震动起来,无尽寒气在虚空中肆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凝聚。

    而就在那寒气凝聚的时候,男子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一股让他胆战心惊的寒气在涌动。

    男子哪里会想到,眼前这女人竟然会选择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寒气。

    要知道,这女人如今体内的真灵气根本是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她仍旧选择大量爆发直接的寒气的话,真灵气肯定吃不消,最后那真灵气必然会在这女人体内枯竭。

    而这女人体内的真灵气一旦枯竭,再想恢复的话,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原因很简单,这女人体内的乃是真灵气,以男子的见识来推测,若是一般真气的话,女人想要恢复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若是真灵气的话,以女人的修为,想要恢复肯定没有任何可能。

    毕竟就算是普通真气,想要在这里恢复也很是困难,这里毕竟是杀降坑,别说是眼前这女人,包括自己,一旦真气大量消耗的话,想要短时间内回复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眼前这女人额的修为根本远远不及自己,在修为根本不是自己对手的情况下,那女人怎么回复体内的真气?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眼前这女人绝对不敢大量消耗体内的真气,一旦她选择性的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消耗干净的话,以她的修为和天赋,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恢复。

    而真灵气本来就是一个人的全部,若是没有真灵气的话,那女人想要爆发出寒气也是没有丝毫可能的事情。

    而这女人若是连寒气也无法驾驭的话,到时候,怎么可能是自己对手?如今在男子看来,这女人真正棘手的便是她的寒气,自己的道纹之中恰好蕴含的是火属性的属性之力,这股力量,唯有那寒气可以压制。

    而好死不死的是,眼前这女人恰好掌握的便是水属性的属性之力,那寒气本来是水属性的一种衍化,属性之力一旦精深到一定程度之后,自然而然便可以将水属性衍化成寒气。

    而水属性之力本身又恰好是克制那火属性的一种力量,因为有生克的关系,所以在水属性之前,火属性之力根本就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威力,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男子才会期待着女人将自己的真灵气消耗干净。

    毕竟,若是这女人将自己的真灵气消耗干净的话,到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再催动丝毫属性之力,而没有了属性之力,自己的火焰之力也可以将威力发挥到极致,在这种情况下,那女人怎么可能和自己抗衡?

    想到这里,男子当然不介意面前这女人全力出手来对付自己,毕竟此人就算全力出手,也不过只是和自己打一个平分秋色,这女人想要将自己彻底摆平,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是以,看到那女人疯狂催动体内的真灵气,男子微微一笑,说道:“你这女人是在找死吗?居然不管不顾的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全部催动,你可知道,若是你没有了真灵气是什么后果?”

    “你觉得我是白痴吗?没有真灵气的后果我当然知道,不外乎就是被你干掉罢了。”女人一脸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话,男子立刻便皱了皱眉头。

    本来看到那女人疯狂催动真灵气,男子还想讽刺这女人两句,但是谁知道那女人却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讽刺他,听到自己的话之后,目光很是平静的回敬了自己一句。

    这女人居然知道没有了真灵气是什么后果,为何还要催动真灵气?难道说这女人有什么后手不成?若是没有后手的话,这女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在自己面前催动真灵气?难道他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以自己的修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旦这女人没有了真灵气,无法将属性之力发挥出来的话,自己想要干掉这女人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而面前这女人好歹也是三级驱魔师,不可能连这点见识也没有,而这女人既然有这样的见识,怎么还敢在自己面前催动真灵气?莫非这女人当真不怕死不成?

    说实话,看到那女人的表现之后,男子的脸色的确是有些难看,他根本不会想到,眼前这女人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明知道没有了真灵气在自己面前便等于失去了全部优势,居然还要催动真灵气,嘿嘿,这女人还当真是不怕死。

    也罢,既然这女人不怕死,那自己就好人做到底,送这女人去见阎王爷,也顺便让这女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好惹的。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中,直接催动了体内真气,嗡的一声,真气直接从男子体内爆发出来,而后,便看到男人出手,毫不犹豫的一掌,直接拍向了眼前女人。

    嗡的一声,男子动手的瞬间,便看到无尽的真气交织,形成一道涓流,直接便冲着女人打了过去。

    与此同时,本来是拍向封印的御灵掌,这个时候也突然狠狠一震,而后,便看到那御灵掌直接便朝女人拍了过来。

    那御灵掌果然不愧是男子的杀手锏之一,虽然此时御灵掌距离女人还有起码上百丈的距离,但是,御灵掌震动时爆发出来的威压根本无法想象,仅仅只是片刻,便让女人有以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如同是被几座大山压到了身上,让女人不仅瞬间脸色难看起来,包括呼吸,在这一刻竟然也沉重了起来。

    这家伙的御灵掌还真是不能小看,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稍稍震动,便有无尽的威压朝我席卷过来,如此恐怖的威力,根本就无法想象,那威力简直就像是一座大山,直接压到了我的身上,若我不是三级驱魔师,没有一定的真气基础的话,根本就无法抵挡这家伙御灵掌内爆发出来的威压,一旦试图去抵挡这家伙的威压,只怕已经被那威压直接干掉。

    以女人的阅历,不可能察觉不到那御灵掌的可怕之处。

    这御灵掌的威力实在是超出了女人的想象,她根本不会意识到,眼前这男子的御灵掌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力,仅仅只是威压的绽放,自己便差点无法抵挡。

    要知道,自己好歹还是三级驱魔师,堂堂三级驱魔师,在这家伙的威压面前,居然也只能俯首被压制,若是一个二级驱魔师,或者一个初级驱魔师的话,在那威压之前,岂不是只有被压扁得分?

    说实话,此时的女人多少也有一点开始同情起了薛少白。

    原因很简单,之前女人并没有感受过男子体内爆发出来的威压,根本不知道那威压已经恐怖到了什么程度,看到薛少白能够抵挡男子的威压,还以为后者体内爆发出来的威压根本不足为道。

    然而,等到那女人真正体会到了从男子体内爆发出来的威压之后,方才知道,原来这男子体内的威力竟然已经恐怖到了这种程度!自己一个三级驱魔师,竟然也根本无法抵挡那家伙体内的威压,这是什么概念?

    若是连自己都无法抵挡的话,眼前的薛少白怎么去抵挡?后者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抵挡下了连自己也觉得恐怖和吃力的威压,这一点,怎么可能不让女人震惊?本来在她眼里根本不足挂齿的薛少白,此时此刻,突然变得神秘起来。

    她哪里会想到,这薛少白的手段竟然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轻而易举便做到了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从这点来说,那薛少白也算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天才,而自己和眼前这薛少白相比,即便是修为再高,也不过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还好自己当初选择和这样的天才合作,没有选择去得罪这个天才,若是得罪了这天才的话,女人可以肯定,将来必然会被那薛少白找麻烦,被一个普通的驱魔师找麻烦对女人来说根本没有关系,但是,若是被薛少白这样的天才找麻烦,到时候,只怕自己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的面色稍稍难看了几分,盯着薛少白的目光也微微变得有些忐忑,丝毫在沉吟到底将来该用什么方式和那薛少白相处,毕竟若是自己不拿捏好态度,将来一不小心的得罪了薛少白的话,那可就是当真得不偿失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