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4章 道门统率
    看到女人的寒气居然在短短时间之中,威力便提升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男子就算用脚趾头去想,也能轻松意识到,这女人身上肯定有了变化,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之中便让自己的寒气提升到了如此可怕的威力。

    这女人催动出来的屏障,竟然可以抵挡我御灵掌的攻击,实在是不简单。男子感慨,看到那寒气屏障如此坚固之后,心里也吃了一惊,哪里会想到,本来在自己眼中平平无奇的女人,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当然,男人也明白,这女人的修为毕竟无法和自己媲美,虽然她的寒气可以抵挡自己的攻击,但这不过就是昙花一现而已,以男子的见识,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女人绝对无法再次抵挡自己的攻击。

    一旦自己再次催动御灵掌的话,要干掉这女人绝对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不过,以男子现在的修为,以及体内涌动的真气,想要再次催动御灵掌,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既然不能再次催动御灵掌,想要以御灵掌来干掉女人,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那女人如今将自己的御灵掌抵挡下来之后,虽然男子心中有些不舒服,但在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催动御灵掌去反击女人的时候,自然也就只有无奈的放弃。

    不过,虽然那女人将自己的御灵掌抵挡了下来,但此时她并未将御灵掌摧毁,在这种情况下,若是那女人体内的真气不足以支撑自己的屏障的话,自己的御灵掌仍旧可以轻松摆平眼前这女人。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脸上再次涌上了一丝笑容,微微一笑,便看到男子猛然之间再次催动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那已经接近了女人的御灵掌上突然爆发出阵阵威压,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接朝女人拍了过去。

    看到那御灵掌拍来,女人嘴角立刻便浮现出一丝笑容。

    若是之前这女人的师姐没有进入杀降坑的话,贸然之间抵挡如此可怕的御灵掌对女人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但是,要知道此时女人的师姐已经进入了杀降坑,虽然师姐现在没有现身,但是,一旦师姐进入这杀降坑,那自己一旦有发生任何意外的可能,师姐想必也不会袖手旁观。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师姐出手的话,要摆平眼前这男子催动的御灵掌不会有任何问题。

    是以,虽然看到那御灵掌再次拍来,但女人的面色却一如既往的平静,丝毫也没有因为看到男子拍出御灵掌而露出恐惧的表情。

    当然,这种神态落到男子的眼中,也立刻让后者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

    在男子看来,这女人很明显是清楚那御灵掌的威力的,既然清楚那御灵掌的威力,如今以女人的立场和实力,自然是要想办法后退,但是,谁知道这女人居然敢直面自己的御灵掌。

    因为这一点,以男子的见识,不可能看不出,那女人肯定是有所以依仗,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胆子。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神稍稍冷静了一点,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这女人哪里里的底气,但是,既然这女人表现得如此镇定,自己若是大意的话,万一在这家伙手里吃亏的怎么办?

    要知道,自己如今除了要对付眼前这女人之外,最关键的是自己还要想办法去摆平本体正在压制的仙人魂魄,若是让这家伙将自己的分身摆平,到时候,这女人和薛少白势必会威胁到自己的本体。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怎么可能安心炼化手中的仙人魂魄?若是不能专心炼化手中的仙人魂魄,让仙人魂魄从自己手中挣扎出来的话,自己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让女人威胁到自己的分身,否则的话,即便那女人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自己也不得不暂时撤退,毕竟本体会有可能受到那女人的威胁,在本体有可能被这女人威胁的情况下,自己若是还有头铁和这女人硬碰硬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男子目光一闪,忍不住呢喃道:“想不到这中原大地的驱魔师居然有这么多棘手的存在,之前本来以为只有那薛少白一个人棘手,谁曾想到这女人也如此棘手,简直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天竺国修士虽然大部分都传承自佛门,且婆罗门立教的时间也远超那中原道门,但是却根本没有中原道门的驱魔师可怕,这些驱魔师的个人实力远超我天竺的修士,在天竺,即便再怎么可怕,也绝对不可能有低级修士压制比自己境界高的修士的情况。”

    “但是,在中原,这种事情居然稀疏平常,这一点,实在让人无法相信,也难怪那中原修炼界历来便被称为天下最可怕的修理界之一,归根结底,想必原因就在这一点上。”看到那青衣女子的表现之后,男子目光闪烁的沉吟道。

    说实话,当年男子没有进入中原修炼界的时候,以为那中原修炼界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理界,之所以被人所忌惮,也只是因为外人的无端猜测而已,但是,谁知道等到男子进入中原修炼界之后,方才发现,外界对中原修炼界的传言并非是假,反而很多时候那中原修炼界比传言还要可怕。

    就拿现在自己的遭遇来说,若是没有进入中原修炼界的话,男子怎么可能相信,一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存在居然可以和自己抗衡,在天竺,别说低了自己一个境界的驱魔师,就算是只是低了自己一丝境界的驱魔师,也绝对不可能自己的对手。

    但是,在中原,哪怕是低了自己一个大境界的驱魔师,居然也能和自己抗衡,这一点,在天竺,乃至在任何一个修炼界,也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难怪天下的驱魔师总说那中原修炼界人杰地灵,看到这中原驱魔师的实力,倒也不是胡说八道,若是我天竺的修士能有中原驱魔师这等天分,只怕早就已经一飞冲天,成为天下修炼界的统领了。

    当然,想到这里,男子也很疑惑,既然那中原修炼界的整体水平如此可怕,为何到现在还不是天下修炼界的统率?要知道,单独以中原驱魔师的个人水平来说,绝对是远超任何一个地区的修士,有这等实力,想要成为天下修士的统率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然而,直到现在,那中原驱魔界也没有丝毫成为统率的迹象,在男子看来,这一点非常不正常,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让男子很是怀疑,根本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

    其实,若是男子多和外界的驱魔师接触的话,便可以很轻松了解到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

    要知道,中原道门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几千年来,开宗立派的驱魔师比比皆是,这些宗门经过时间的酝酿,成为在修炼界独霸一方的存在,谁也不会臣服于谁,哪怕是天道宗,也只是口头上的尊重那天道宗而已,要说真正从心底来尊重天道宗,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因为这一点,若是要让中原道门来统领天下修炼界的话,到时候,势必会让天下道门产生纷争,到时候,人人都想做盟主,斗争和流血在所难免,而因为内斗,到时候,就算中原道门有统率天下道门的实力,最后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已,等到中原道门的元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势必会有其他的确的修炼门派来捡便宜。

    如此一来,中原道门别说成为天下修士的统率,甚至可能被其他修炼组织吞并也说不定,而因为中原道门的驱魔师很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所有,即便有统领天下驱魔师的实力,也不见任何一个宗门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是选择韬光养晦,躲起来悄悄发展自己的实力。

    这一点,作为一个外来者的婆罗门男子显然不可能知道,若是他知道这一点的话,根本就不会因为在薛少白和女人手中皆连受创而惊动,也不会因为这一点便对中原修炼界藏龙卧虎的情况感到惊讶。

    当然,若是男子可以多和中原道门接触的话,想要知道这个秘密并没有什么困难,毕竟这个秘密在中原道门中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几乎任何一个修炼到三级驱魔师的驱魔师都清楚,以男子的修为,想要知道这个秘密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此时的男子虽然心中疑惑,不过也并未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这是中原修炼界的事情,男子作为一个外人,根本不用去关注这件事。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闪烁之间,悄然催动真气,盯着女人,冷笑一声,说道:“女人,说实话,以你现在的表现,纵然是被我干掉,也足以含笑九泉了,想我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以我的实力,没有摆平你也就算了,居然还隐隐被你压制,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女人目光一闪,眼中划过一丝冷笑,说道:“这番话,若是你之前开口的话,我不会怀疑,但是,若是你现在想要干掉的我,嘿嘿,若是你全盛时期的话,也许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干掉我,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