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6章 胆大包天
    既然此时男子已经洞悉到了女人的目的,当然不可能再让这女人如愿,毕竟若是这女人如愿的话,到时候遭殃的便是自己,男子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间的疏忽大意,便被这女人踩在脚下。

    被一个三级驱魔师踩在脚下,纵然自己今日能从此地逃出去,也必然会在我的心中生出心魔,既然有心魔出现,到时候,还怎么攀登到更可怕的高峰?

    以男子的野心,当然不可能愿意自己这一生只能修炼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必然还会朝更高的境界提升自己。

    因为这一点,若是自己今日不能在这里摆平那女人,将来势必在自己心中留下心魔,而心魔的存在是阻挡自己将提升修为的最关键的力量。

    据说,修为一旦提升到了五级驱魔师的境界,一旦修为有任何提升,便不得不面对心魔,若是心魔不是很严重的话,破掉心魔,修为可以很容易的提升上去。

    但是,若是心魔的力量太大,纵然是有通天的天赋,也绝对不可能再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

    男子作为一个在江湖上混迹这么久的存在,怎么可能连这一点秘密也不知道?

    是以,为了不让这女人在自己心中留下什么心魔,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放过眼前这女人。

    当然,男子也清楚,如今这女人在得到了薛少白的真灵气之后,已经无法再继续小看此人,若是自己有胆子小看此人的话,到时候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另外,最让男子心乱如麻的乃是,那女人掌握的不过只是薛少白体内很单薄的一点真灵气,但是,即便掌握了一点真灵气,居然也能和自己抗衡,若是这女人掌握了那薛少白体内全部的真灵气的话,到时候,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手腕一抖,直接一道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那真气在男子身前浮现,而后,又看到男子一把抓住自己身前的真气,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手中的真气抖动。

    砰的一声,便看到真气直接在男子手中化作了一口长剑,随后,男子的目光一动,直接便锁定了正在打坐的薛少白。

    紧接着,便看到男子身躯一动,直接便朝薛少白扑了过来。

    男子又不是白痴,很清楚真灵气对薛少白的提升有多么可怕,之前自己好不容易才将此人的真气消耗到不足为虑的地步,如今看到这小子打坐,漫天的怨气朝此人体内汇聚,虽然他并不清楚怨气为什么会凝聚到薛少白的体内,但是,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家伙此时肯定正在忙着恢复自己体内的真灵气。

    本来这家伙的真灵气没有恢复的时候,都能对自己造成不小的威胁,若是让这家伙将体内真灵气恢复的话,到时候,自己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怎么可能让薛少白恢复自己的真灵气?

    不过,一旁的青衣女子看到男子的举动,怎么可能猜不出这家伙的目标已经换成了薛少白?

    女人很清楚,那薛少白如今是摆平这男子的关键力量,若是没有薛少白的话,自己想要摆平眼前男子,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唯一的办法便让薛少白恢复自己体内的真灵气。

    只有在此人恢复了自己真灵气的情况下,自己再和薛少白联手,到时候,才有机会摆平眼前的男子,否则的话,纵然自己施展出自己全部的手段,也绝对不可能将眼前这家伙摆平。

    后者毕竟也是一个四级驱魔师,即便自己得到了真灵气,实力得到了真灵气的提升,想要摆平眼前这男子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办法便是和薛少白联手。

    当然,虽然师姐现在也已经进入了杀降坑,但是在女人看来,师姐出现,不过是让自己有力量可以和男子抗衡而已,想要彻底摆平此人,即便她和师姐联手,也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那女人自然也就意识到,此时的薛少白绝对不能有任何意外,否则的话,自己纵然是有三头六臂,到时候也必然也死在这男子的手中。

    随后,便看到女人身躯一动,直接扑向男子,打算阻止男子去对付那薛少白,且在扑出的时候,女人忍不住冷笑一声,说道:“怎么,老家伙,绝对不能摆平我,现在要去对付薛少白了?”

    “哼,这家伙早就该死,若不是你出现的话,此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只怕早就已经被我干掉了!”男子冷哼道。

    “你说的不错,但是,正是因为我的出现,你才无法继续在我们面前猖狂,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吗?”女人目光闪烁的说道。

    男子眉头一皱,很清楚女人这番话是另有所指,但是,要男子意识到那女人暗示的东西,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今对付薛少白对男子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花费时间去考虑那女人在暗示什么?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冷笑一声,说道:“女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莫非以为我无法摆平这小子不成?”

    青衣女子直接了当的点点头,说道:“若是其他时候,你能不能摆平薛少白,确实不好说,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在我还没有被你干掉的情况下,你想要干掉薛少白,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猖狂的语气!你们中原驱魔师是不是都是这么猖狂?”男子皱眉,面色很是难看的说道。

    女人摇摇头,说道:“这倒也不是,是不是猖狂,那要看面对什么人,面对你这样的废物,我们就算猖狂了又怎么样?你能威胁到我们不成?嘿嘿,若是你能威胁到我们,现在我已经死在你手中了,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这番话男子根本无法接上去,原因很简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女人的话虽然难听,但说的却是事实,的确,若是自己真的可以威胁到这女人的话,这女人如今已经死在自己手中了,怎么可能还会在自己面前狂妄。

    甚至若是干掉这女人,要横扫那薛少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那薛少白如今之所以可以活命,完全是因为女人在自己眼前周旋,没有了女人的周旋,以男子的实力,要摆平薛少白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目光微微一沉,说道:“说的不错!说实话,原本我没有一定要干掉你的决心,但是,听到你这番话,我意识到,若是不将你干掉的话,的确是无法摆平眼前这臭小子。”

    “不过,因为你这女人有真灵气在体内的关系,根本不相信我可以摆平你,也罢,既然你不相信我可以摆平你,那我今日便让你看看你最后到底是怎么死在我手中的!”男子一脸冷漠的说道。

    说实话,听到女人这番话之后,要说男子心中没有一点恼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四级驱魔师,修为远超这女人,但是,尽管自己是一个四级驱魔师,居然也会被一个三级驱魔师轻视,这一点,在修炼界之中简直就无法想象。

    自己过去在天竺的时候,但凡修为不及自己的存在,哪个不是将自己奉若神明?谁知道今日居然会被一个修为远远不及自己的女人轻视,这若是在天竺的话,根本无法想象,婆罗门的驱魔师若是知道这一点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扑向这女人了,根本不用自己出手,这女人便要死于非命。

    但是,这里是中原,正是因为自己是在中原,哪怕是被眼前这女人轻视,也根本不会有任何去找这女人的麻烦,这样一来,除非是自己亲自动手告诉这女人自己的恐怖,不然的话,此女根本就不会将自己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手腕一抖,既然这女人在自己面前如此胆大包天,今日就算不是为了要干掉薛少白,单单因为这一点,男子也绝对不可能放过眼前这女人。

    “想不到你这女人的单子居然如此之大,竟然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嘿嘿,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微微一笑,抬手便是一掌,直接便拍向了男子。

    原本男子听到那女人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时候,还以为这是那女人在装腔作势,但是,看到后者直接一掌拍向自己的时候,男子才意识到,这女人根本没有胡说八道,此女哪怕是心里也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意识到这一点,更是平添了几分男子的怒气。

    “这女人实在是太不识抬举,简直就和那薛少白一模一样,哼,既然这女人如此不识抬举,那我也不必和这女人客气,直接干掉此女就是!”男子暗暗想到。

    说实话,其实之前男子根本不想干掉女人,原因很简单,这女人不是散修,此女乃是有门派的弟子,自己如今还在中原,一日没有将舍利子奉回,男子一日也不可能离开中原,在这种情况下,男子势必还会在中原逗留很长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之中,男子也少不了要和中原的驱魔师打交道,此女既然是中原的驱魔师门派弟子,自己在中原活动的时候,难免不会和此女的师兄弟接触,而此女的师兄弟一旦知道这女人死在自己手中,绝对会出手为这女人报仇,这样一来,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是以,虽然男子很是痛恨眼前这女人,但想要自己若是杀了此女,有可能被此女的师兄弟找麻烦之后,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不过,如今看到那女人在得到了真灵气之后,胆子居然大到了这种地步,居然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这女人既然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为了维护自己的声威,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放过这女人?即便不是因为薛少白的存在,这男子此时也已经决定,必然要干掉这女人。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