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9章 嘲讽
    这番话让女人破颜一笑。

    男子这番话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回,但却没有一次得以实现,自己如今还好端端的站在男子面前,以后者的修为,如今想要干掉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听到男子威胁自己,自然便让女人笑了出来。

    不过,虽然那男子的话让女人觉得可笑,但女人却也不敢真的不将男子放在眼里,后者毕竟是四级驱魔师,若是自己小看这家伙的话,说不定连怎么死在后者手里的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女人怎么可能还去小看男子?

    “虽然这家伙现在的真气已经没有之前恐怖,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此人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若是我小看此人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而且,如今这家伙为了干掉我,可谓已经施展出了浑身解数,在这种情况下,我更没有资格在此人面前狂妄,稍微大意一点,说不定也会死在这家伙手里。”女人暗自沉吟道。

    女人也不是笨蛋,男子的可怕她心知肚明,后者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以他的修为,如今根本就没有小看后者的资格。

    不够,这家伙如今没有干掉自己也是事实,既然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干掉自己,那女人在男子面前稍稍狂妄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在女人看来,如今自己在女子面前狂妄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站在男子这边,看到女人在自己面前,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嘲讽自己,以男子的心态,怎么可能会无视女人这番话?

    是以,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男子的眼神顿时便难看了起来,暗道:“这女人还真是不将我放在眼里,看来在修炼界被人教训的次数还是太少,若是在修炼界里被教训的次数多了,哪里还会不将我放在眼里?不过,这女人虽然江湖阅历太浅,但体内的真灵气确实棘手,若是小看这真灵气的话,我只有死路一条。”

    男子毕竟也是久经阵仗的存在,很清楚真灵气对那女人的提升,之前没有真灵气的时候,这女人在男子眼中根本不足为惧,但是,如今在有了真灵气之后,这女人的修为已经被提升到了极致,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哪怕是男子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想要奈何那女人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如此一来,男子的心情自然很是糟糕,被一个实力远远不及自己的女人嘲讽,以男子的脾气,怎么可能受得了?是以,纵然那女人如今不是和薛少白统一战线,单凭女人不将男人放在眼里这一点,男子也根本不可能放过女人,毕竟也是一个四级驱魔师,竟然被一个三级驱魔师轻视,若是男子放过这女人的话,将来这件事传出去,自己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

    想到这里,男子便已经决定,这女人自己绝对不能放过,否则的话,连给自己交代的资格也没有。

    “小家伙,在我面前不要如此猖狂,否则的话,你只有被我打脸一条路可走。”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女人当然知道不能在男子面前猖狂,毕竟这男子的修为远超自己,若是在此人面前猖狂,那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是以,看到那男子的御灵掌已经拍向自己的时候,女人的目光也凝重了几分,盯着半空中朝自己拍来的御灵掌,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将自己的真气催动到了极致。

    嗡的一声,便看到无尽真气从那女人体内爆发出来,阵阵真气回荡,便看到天地间突然激荡出无尽的寒气。

    本来那涌动在天地间的寒气已经收缩回到了女人体内,但是,此时的女人不知道又动了什么手脚,原本应该消失的寒气,此时居然再次从天地间爆发出来。

    这寒气爆发出来的瞬间便看到涌动在男子御灵掌上面的火焰之力开始急速收缩,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挡那寒气的样子,被寒气直接压制回到了掌心之中。

    看到火焰之力倒卷,女人的眼神也微微一亮,冷笑一声,说道:“怎么了?你之前不是对自己的御灵掌自信满满的吗?怎么现在你将御灵掌施展出来了,却根本不能威胁到我?”

    嘲讽!

    *裸的嘲讽!

    男子根本不会想到,这女人轻视自己也就算,居然还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嘲讽自己,这岂不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中原人果然是心高气傲,居然敢如此轻视自己,实在是不给自己面子,以这女人的修为居然都敢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想必其他驱魔师更不可能将自己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男子的面色自然是有些难看,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有什么的资格可以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若是这女人的修为比自己要高深的话,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倒也情有可原,但是,如今这女人的修为远不如自己,修为远不如自己的情况下,居然还敢轻视自己,这也太不讲男子放在眼里!

    纵然男子是好脾气的存在,在看到女人居然如此轻视,心情当然也非常糟糕,目光闪烁之间,便看到男子直接出手,没有丝毫犹豫,再次震动真气,嗡鸣之声回荡间,便看到无尽真气已经再次朝女子席卷了过去。

    “哼,你这女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也好,既然你要找死,我索性就满足你!”男子面色一冷,而后,直接便听到男子一声大喝传出来:“妖术,虎啸!”

    嗡!

    男子话音刚落,无尽威压突然从四面八方开始朝男子的身体凝聚,仅仅只是眨眼时间,便看到男子的身体拔高,瞬息之间,这男子的身材竟然便已经暴涨了起码一丈多高。

    而且,就在那男子身材暴涨的瞬间,一道虚影也蓦然出现在男子的身后,认真看去,这虚影几乎就和一个虎头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虚影上面的虎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而就在那虎头出现的瞬间,便看到女人的脸色直接露出灰白之色,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挡从那虎头之中爆发出来的威压。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连妖术都可以施展,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不是婆罗门修士吗?怎么可能会妖术?那婆罗门的男子若是修炼妖术的话,已经违反了婆罗门教的戒律,以婆罗门的立场来说,绝对不可能放过眼前这男子,更何况是让这家伙出现在我面前?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女人沉吟道。

    虽然女人并非是天竺修士,但是毕竟已经在江湖上混迹了这么久的时间,对天下所有一切的修士戒律都了如指掌,这婆罗门教已经存在了数千年的时间,对女人来说,丝毫也不陌生,在这种情况下,听闻那男子乃是抽出身婆罗门教的存在之后,很清楚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资格修炼任何其他门派的功法。

    一旦那婆罗门教的修士修炼其他宗门的功法,到时候,婆罗门教的人直接便会出手将这人干掉,据说,那婆罗门教之所以立下这个规矩乃是为了保持婆罗门教血统的纯洁性,不让其他宗门的功法污染了婆罗门教的圣洁性。

    是以,听到那男子竟然修炼了其他宗门的功法之后,男子才会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根本不敢相信,后者修炼了其他门派的功法之后,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中原,这一点,实在是很有蹊跷。

    当然,女人也并非那男子肚子里的蛔虫,虽然修炼其他宗门功法这件事让女人很是震惊,但是,如今这家伙修炼其他宗门功法这件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那男子在催动妖术的时候,爆发出来的妖气已经很清楚的证明,此时男子催动的根本不是驱魔术。

    妖术!哼,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连妖术都已经掌握了,这简直就让人无法相信。女人沉吟道,听到那男子居然直接喊出妖术这两个字的时候,满脸的震惊之色中,一半是因为这家伙修炼了其他门派功法的原因,另外一半,则是因为此人施展的居然是传说中的妖术!

    据说在太古时期,这片大陆上遍地皆是妖兽,这些妖兽在大地上横行,人族只能在这些妖兽的夹缝中生存,只要那些妖兽不高兴,直接便会发动对人族的战争,这种情况导致人族在这些妖兽之前只能卑躬屈膝,根本就不敢和妖族狂妄。

    但是,后来因为地球上灵气稀薄的原因,妖兽逐渐放弃了在地球生存,虽然不知道那妖兽到底都去了什么地方,但既然离开了地球,对地球上的人族来说,这也算是好消息,而因为妖族的离开,地球上的人族才逐渐得到了在地球上的控制权。

    若不是因为那妖族离开地球的话,如今的人族,肯定仍旧还被妖族给踩在脚下,根本不可能让人族有丝毫冒头的可能。

    而妖族虽然留下了,但妖兽的传说却一直在地球上流传,哪怕是到了今天,仍旧有修士认为这个世界上藏着妖兽,而且,人族中有修士还修炼了妖族的神通!

    本来青衣女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只不过是将这个传闻当成戏言而已,但是,如今看到那男子居然将妖术施展出来之后方才意识到,人族之中蕴藏着修炼妖族神通的修士这件事并非是传闻,因为这一点,那女人才会显得如此震惊。

    不然的话,以女人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将那男子能够施展妖术这一点放在心上?

    “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族修士染指妖族神通的事情,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谁知道今日居然当真看到了这种事,实在让人不敢相信。”女子呢喃道,看到那男子掌握了妖术之后,满脸都是震惊之色,丝毫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当真有驱魔师掌握了妖术,以前还以为这种事只是传说,如今看到了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见识太浅薄。

    顿了顿,那女人又接着沉吟道:“不过,我听说修炼妖术的人,最后的结局都非常凄惨,嘿,这家伙既然修炼了妖术,也不知道会不会和传说中的一样,最后凄厉的死去。”

    当然,对女人来说,无论这男子是生是死其实和她都没有任何关系,此人毕竟是她的丢手,站在他的立场,她巴不得这家伙死于非命,怎么还可能去同情这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