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5章 四级驱魔师
    “嘿嘿,因为这些人都是得过且过的废物而已,那金刚气的源头本来是天下所有驱魔师共有的,偏偏被凌云宗给霸占,这种情况下,是个人都无法忍受,你觉得我能够默认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自己眼前吗?”男子冷笑着说道。

    说实话,男子这番话倒也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那金刚气的源头并非是某个门派或者个人打造出来的,而是通过天地孕育出来的力量。

    但是,因为凌云宗实力强大的关系,即便是占据了天下所有驱魔师都可以得到的金刚气源泉,也根本没有任何人敢去质问。

    这一点,也是最让人无奈的事情。

    这个世界毕竟还是实力强大的人说了算,若是在修炼界之中没有实力的话,纵然你有天大的道理,也根本不会有人将你的话放在心上。

    是以,就算在场的老者和男子都清楚,那凌云宗即便是霸占了金刚气的源泉,也没有任何人敢去质疑这种行为,原因很简单,那凌云宗随便派出一点修士,便能轻松的摆平眼前的这老者和年轻人,在这种情况下,那凌云宗怎么可能将这两个人放在眼里?

    甚至这年轻人虽然道理很正确,但是,若是被凌云宗压制住了的话,那凌云宗也根本不可能为男子更改任何决定,更不可能放弃金刚气的源头,毕竟那金刚气的源头是整个凌云宗立足的根本,若是放弃了源头的话,对整个凌云宗来说,都是毁灭性的。

    那凌云宗如今能够和天道宗一较高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凌云宗靠着金刚气的滋养,已经培养出了不少的五级驱魔师,这些驱魔师早就已经看天道宗不瞬间,想要将天道宗一举拿下,但是,因为那天道宗已经在中原大地上扎根了上千年时间,要说底蕴的话,凌云宗根本就无法抗衡。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既然那天道宗有这等资本,那凌云宗自然不敢随便去抗衡。

    而且,天道宗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其他宗门的排挤,但直到现在,天道宗仍旧还屹立在中原大地上,这一点,便证明那天道宗根本就不能小觑,若是有胆子小觑那天道宗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虽然凌云宗看待天道宗很是不顺眼,但是,若是要凌云宗现在出手去对付天道宗的话,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那凌云宗虽然无法摆平天道宗,但是,要摆平眼前这男子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男子若是胆敢在凌云宗面前狂妄的话,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点,眼前这年轻人心知肚明。

    是以,虽然对凌云宗占据金刚气源头这件事年轻人很是不顺眼,却根本无可奈何,只能默认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

    当然,男子一人自然无法和整个凌云宗抗衡,而在自己孤身一人无法和整个凌云宗抗衡的情况下,男子当然要鼓动更多的人去对付凌云宗,只是男子也清楚,对凌云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单单只是鼓动几个人的话,想要摆平凌云宗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这是可以和天道宗抗衡的宗门。

    放眼整个修炼界,有能力和天道宗抗衡的宗门,除了凌云宗之外,根本是乏善可陈,是以,在明知道凌云宗可怕的情况下,当然不可能再有任何一个修士吃饱了撑的去找凌云宗的麻烦。

    眼前这老者虽然看起来很是平庸,但也是老江湖一个,身为老江湖,若是不知道那凌云宗的可怕的话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老者既然知道凌云宗的可怕,在他看来,眼前这男子肯定也知道凌云宗的可怕,既然此人也知道那凌云宗的可怕还敢去找凌云宗的麻烦,那就几乎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在老者看来,那男子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绝对不可能是白痴,既然不是白痴,这男子便肯定不可能随便去找凌云宗送死。

    想到这里,那老者很快意识到,这年轻人绝对是别有用心,肯定不可能只是因为金刚气被凌云宗霸占的关系,毕竟那金刚气存在于凌云宗已经上千年的时间,这千年时间之中,天下所有驱魔师都已经习惯,很多没有得到金刚气的存在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便已经证明,即便没有凌云宗的金刚气这些驱魔师也已经习惯,既然已经习惯不用金刚气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些驱魔师又怎么可能铤而走险用去对付凌云宗?毕竟摆平了凌云宗也只是得到金刚气而已,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既然已经克服了没有金刚气的环境,自然不用再需要这股力量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是以,听到那年轻人的话,老者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想必你也知道如今这修炼界是什么情况,天下修士,怎么可能会为了别人来委屈自己,你要知道,你如今的修为也不过只是区区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而已,你想要鼓动其他驱魔师来对付凌云宗,你也要这些驱魔师有胆子不是?而且,你的修为摆在这里,以你的修为,如今还根本无法号令群雄,在这种情况下,你又怎么鼓动其他驱魔师来对付凌云宗?”

    “所以,我来见你来了!”年轻人目光一闪,说道。

    听到这话,老者顿时便冷笑了一声,说道:“年轻人,你太高估我了,若我是凌云宗对手的话,又怎么会被凌云宗的人碾到这个鬼地方来?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哦?前辈如今在此地修炼,莫非是另有文章?”听到这番话,男子意识到,如今这老者出现在这片雪峰上肯定有原因,以男子的经验来推测,肯定是遭到了凌云宗的刁难。

    男子并非是第一次和老者接触,原本这一次来见这老者的时候便很是好奇,此人怎么在这里修炼。

    要知道,老者如今的位置距离那昆仑山的核心玉髓峰非常遥远,这昆仑山的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便是玉髓峰,一般的驱魔师都会选择在玉髓峰附近进行修炼,而凌云宗也是将宗门建立在玉髓峰的附近。

    原本老者的洞府便是在玉髓峰上,很少看到老者会离开玉髓峰,但是,如今老者出现的位置已经距离玉髓峰起码上百里之远,本来年轻人还以为是这老家伙嫌弃那玉髓峰的修炼环境,想要换一个环境进行修炼,但是,如今听到老者的这番解释,老者之所以出现在这里,肯定有玄机,这里面肯定也和凌云宗有关系,否则的话,那老者也不会说出被凌云宗碾到这里的话来。

    “嘿嘿,若是这老家伙当真和凌云宗有矛盾,说不定还可以将这老家伙争取过来,此人好歹也是半只脚迈入了六级驱魔师的存在,若是能将此人争取到我的身边,到时候,对付那凌云宗的人,我也更加有把握。”年轻人暗暗沉吟道,暗暗盘算将老者拉入自己阵营的办法。

    当然,年轻人也很清楚,这老家伙向来都没有和人争强好胜的野心,自己想要说服那老家伙一起出手对付凌云宗,成功率还不到三成。

    不过,即便是只有两城成功率,在男子看来,自己也应该争取一下,毕竟这老者是正儿八经的五级驱魔师大成境界的存在,若是能将这老家伙争取过来,自己到时候对付那凌云宗的人也会容易很多。

    “年轻人,实话实说吧,我知道你和凌云宗的矛盾,你之所以想要对付凌云宗,不外乎是四十年前的那件事,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没有放下。”老者摇头说道。

    “四十年如何?四百年如何?”年轻人冷哼一声,说道:“我知道我的目的无法瞒过你,但是你也不用将我的目的说出来不是?”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毕竟我和你师父的交情很不一般,看到你如今将主意打到凌云宗的身上,自然要伸手拉你一把,如此一来,即便将来陨落了,我也就胆子面对你师父不是?”老者目光闪烁的说道。

    听到老者的话,年轻人顿时便冷笑了起来,说道:“你居然还记得我师父?”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记得你师父。”

    “哼,既然你还记得我师父,那就应该记得我师父陨落之前跟你说过什么话,我师父让你照顾我,你照顾过我吗?哼,当年那凌云宗倚强凌弱,不过只是仗着大门派,便废了我一条经脉,我如今几经辛苦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你以为我这么做容易吗?”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自然知道凌云宗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也清楚你对付凌云宗是想要报仇,但是,即便你想要报仇也要掂量掂量,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凌云宗的对手,若是你根本不是凌云宗对手的话,就算你想要出手对付凌云宗又有什么意义?”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实际上,这老者很早便已经认识眼前这年轻人。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老者当年一个朋友的弟子,那朋友虽然已经陨落,但他的弟子却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从天赋这个角度来说,眼前这年轻人也根本不能小看,毕竟这年轻人是在没有人指点的情况下将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若是有人指点的话,那年轻人的修为只怕更加可怕。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年轻人当然因为得罪了凌云宗,被凌云宗的人废去了一条经脉,导致了这年轻人如今撑死了也只能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说实话,这件事对男子的打击不可谓不小,毕竟那年轻人能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已经说明了他的天赋,若不是一条经脉受伤的话,那年轻人只怕现在早就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是四级驱魔师?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