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8章 耳听八方
    说实话,那应龙虽然发现了中原大地有宝物出世,却根本不知道这宝物出世的位置,仅仅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方向罢了。

    如今应龙既然打起了宝物的主意,当然不可能仅仅在知道一个宝物方向的情况下就满意,必然要将那宝物的位置也找出来,否则的话,他想得到那宝物的念头无疑只是一个妄念而已。

    不过,想要知道那宝物的位置,对应龙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宝物是在中原大地发现的,若是在昆仑山发现倒是很容易便可以找到那宝物的位置,但是,若是在中原大地的话,想要短时间内找到那宝物位置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此时男子的脸色也很是难看,担心自己若是长时间无法找到那宝物的位置,那可就糟糕了,毕竟若是自己去的太迟,万一那宝物被中原驱魔师夺走的话,那自己想要得到宝物的念头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想到这里,那男子便已经意识到,自己绝对要尽快找到那宝物,否则的话,即便自己有能力得到宝物,也会因为宝物被其他驱魔师抢先一步夺走而和宝物失之交臂。

    如此一来,自己进入中原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毕竟自己之所以要进入中原,其目的便是为了那宝物,若是宝物被其他人取走的话,以应龙的脾气,肯定不可能服气,势必会想办法将那宝物抢回来。

    想到这里,便看到应龙的目光突然变得有几分难看,暗道:“若是那宝物真的被人提前夺走的话,那也就意味着我和那老家伙的赌约,是我输了,如此一来,我想要拉拢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应龙也已经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宝物被人夺走,否则的话,失去宝物其实对应龙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在乎的乃是和那老者的赌约,若是失去宝物,也就等于自己和老者的赌约是自己输了,既然是自己输了赌约,那想要老者和自己合作便没有任何可能,而没有了老者的帮助,自己要怎么摆平那凌云宗?

    想到这里,应龙便已经很清楚,若是自己想要对付那凌云宗的话,便绝对不能让宝物被其他人夺走。

    嗡!

    既然那应龙已经意识到宝物不能被人夺走,此时自然想要抓紧时间进入中原,尽快将宝物抢到手中。

    不过,那应龙转念一想也清楚,如今那宝物既然已经连远在昆仑山的自己都已经惊动,那中原大地上所有人岂不同样被惊动?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无声无息间夺走那宝物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那宝物附近,必然有不知道多少驱魔师正在忙着找那宝物的下落,一旦让这些人将宝物抢到手中,自己再想从这些人手中将宝物抢回来实在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应龙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目光里也涌出一丝无奈,暗道:“奶奶的,想不到如今想要一个宝物,居然不知道要从多少人手中去将那宝物抢,实在是操蛋!若是在昆仑山的话,以我的力量,若是想要得到那宝物的话,也未必没有争锋的可能。”

    昆仑山毕竟是男子的地盘,想要在自己地盘上抢夺一件宝物,对男子来说,却是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若是超过了昆仑山这个范围,想要从其他地方得到一件宝物,没有实力的话,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这也要看自己的修为,如今那男子已经是五级驱魔师的修为,只要再稍稍努力一点,便可以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六级驱魔师的境界,以他的修为,虽说想要在中原大地上横行无忌没有可能,但也不是一般驱魔师便有胆量去找那男子麻烦的。

    是以,男子对自己的修为多少也有一些自信,相信自己不可能轻而易举的便死在中原大地上,而等到自己从中原大地返回,到时候自己的修为必然会有所提升,哪怕是没有得到宝物,自己再次返回昆仑山的时候,也不是一般驱魔师便可以和自己抗衡的。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眼中立刻出现了一丝自信,而后,只见男子的目光蓦然变得空洞起来,一道道金芒从那男子的眼底划过,而随着男子眼中忽然荡起金芒的时候,便看到无尽天地之间,突然有阵阵涟漪开始回荡,那涟漪震动的速度非常可怕,眨眼之间,便看到半空中的涟漪从几道提升到了数千道。

    而且,就在那涟漪激荡起来的时候,却看到男子的面色也突然有了一些变化,似乎那涟漪之中蕴藏了什么玄机,随着涟漪的激荡,只见那男子的面色也在疯狂变化,似乎是从那涟漪之中觉察到了什么。

    当然,此时外人根本不知道那涟漪到底有什么玄机,看到无尽的涟漪在疯狂波动,男子的面色也凝重了几分,盯着涟漪的目光也微微有了一丝变化。

    随后,也不知道那男子到底从涟漪之中看到了什么,在涟漪闪耀的同时,便听到应龙嘴里忍不住呢喃道:“想不到那真气震动的源头乃是在杀降坑之中,那杀降坑本来是天道宗的地盘,若是我进入杀降坑的话,到时候天道宗的人必然会察觉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和天道宗的爆发出矛盾。”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杀降坑之中既然有了变化,以天道宗的性格,肯定会派人前去查看一番,如此一来,我进入杀降坑之后,即便是再怎么小心,到时候也势必会被天道宗的人发现,而天道宗的人既然发现了我,想要他们轻轻松松放过我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应龙呢喃道。

    那应龙也不知道施展的到底是什么功法,涟漪闪耀同时便已经察觉到了整个中原地区灵气的变化,而应龙在仔细的看了一阵涟漪的变化之后,立刻便意识到,那中原地区传来的灵气波动乃是来源于杀降坑。

    杀降坑是什么地方,即便是身为昆仑山的人,男子也非常清楚,而且,别说昆仑山的修士,即便是外界的修士,也非常清楚,那杀降坑一直都是天道宗的地盘,任何一个人若是进入杀降坑的话,都不可避免的会被天道宗的人察觉到。

    那天道宗向来是宁杀错不放过的宗门,不管那些修士进入杀降坑到底是什么原因,一旦发现有驱魔师进入杀降坑,以天道宗的脾气,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修士。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若是自己想要进入杀降坑的话,到时候势必会被天道宗的人察觉到,以天道宗对昆仑山群修的态度,若是其他的确的修士进入杀降坑的话,也许天道宗的人还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若是昆仑山弟子的话,天道宗根本就不可能放过对方,哪怕后者只是一个散修,天道宗的人也必然会派人将其直接干掉。

    原因非常简单,要知道,那昆仑山乃是凌云宗的地盘,天道宗和凌云宗向来是水火不容的宗门,一旦发现昆仑山修士很自然的便联想到此人乃是凌云宗的人,而凌云宗的人向来和天道宗不对付,既然怀疑昆仑山修士都是凌云宗的人,想要天道宗放过对方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虽说大部分修士并非是凌云宗的人,不过只是恰好昆仑山这个地方修行,但是,既然在昆仑山之中修炼,若说和昆仑山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男子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一旦中原地区,到时候必然会引起天道宗的注意,尤其是自己还要进入杀降坑,若是进入杀降坑,不被那天道宗的人注意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以男子的身份和修为来说,在昆仑山之中也并非无名之辈,那天道宗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旦进入杀降坑,可能还没有找到那宝物的所在便已经被天道宗的人发现。

    届时,以天道宗对自己的态度,应龙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天道宗的驱魔师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必然会想方设法的出手对付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得到那宝物简直就是做梦。

    当然,应龙转念一想也清楚,如今那杀降坑之中到底是不是宝物谁也不知道,也许只是天地动荡,甚至可能只是那天道宗的人在加固杀降坑的封印,若当真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乃是天道宗的人在重新布置封印的话,自己即便进入了杀降坑也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应龙也知道,若是天道宗在布置封印的话,绝对不会造成如此之大的波动,连远在千里之外的自己都能洞悉到灵气的波动,这一点,证明那天道宗在杀降坑之中布置的封印肯定不简单。

    “据说那杀降坑乃是封印上古真仙的地方,若是天道宗的人布置封印的话,肯定是想要封印其中的真仙,嘿嘿,敢封印真仙的存在,放眼天下,也只有那天道宗区区一个罢了,包括凌云宗,也根本没有任何胆量去封印真仙,那区区天道宗,居然有胆量干这种事,若是被上界的仙人知道的话,只怕整个天道都要被上界真仙夷为平地。”应龙呢喃道。

    应龙对杀降坑的了解不可谓不深,那杀降坑当年毕竟是制造出血案的地方,这种地方,随时都会有驱魔师去窥伺,在这种情况下,包括男子,多少也窥伺过杀降坑,不过,因为自己是昆仑山修士的关系,所以那男子虽然窥伺杀降坑,却也根本没有深入过里面。

    如此一来,男子对杀降坑的了解也不过只是限于传闻,真正要说对杀降坑全面了解,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虽说对杀降坑的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但应龙却也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若不是面对天道宗的话,杀降坑之中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是自己的对手,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稍稍松了一口气,并未因为要进入杀降坑而退缩。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