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6章 白痴也不及
    实际上,虽然那萧玉燕嘴上说的很是轻松,面上也看不出丝毫担忧的样子,但是,在萧玉燕的心中确实担心自己在中原大地上碰到什么危险。

    毕竟那中原大地自己很少去,哪里知道那中原大地的危险?就算自己曾经有过几次出入中原大地的经验,但那几次也都是短暂的停留,根本就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如今她去中原,是为了完成宗门交代下来的任务,绝对不可能只是在中原大地上停留几天的时间,正所谓夜长梦多,自己在中原大地停留的时间越久,想必也越是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未必不会碰到什么致命的危险。

    但是,考虑到自己毕竟是一个驱魔师,若是连危险都怕,一看都有危险就逃之夭夭的话,将来怎么可能有出息?要知道,修士经历危险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一个修士若是想要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必然要经过危险的洗礼,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看到一点危险就选择逃避的话,修为怎么可能会有提升?

    而且,经历的危险越多,自己的斗法经验才越是丰富,身为一个修士,斗法经验也是实力的组成部分,若是一个驱魔师的斗法经验丰富的话,就算自己的修为不及对手,也能依靠自己的斗法经验全身而退。

    是以,对此时的萧玉燕来说,既然进入中原大地可以提升自己的斗法经验,以她的秉性,自然不会因为那八长老随便的一个掐算便打道回府。

    若是这样便回到宗门之中,到时候,岂不是错过提升自己的机会?如今他们要去中原接触的乃是那天道宗,萧玉燕身在凌云宗之中,已经听到不知道多少关于天道宗的传说,很清楚那天道宗的可怕。

    在明知道那天道宗可怕的情况下,若说萧玉燕没有兴趣和天道宗接触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若是可以可以和天道宗的人交手一下的话,顺便也可以印证一下自己的修为,看看自己的修为在哪些方面还有不足。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萧玉燕清楚,如今天道宗的人都在忙着举行访山大会,那访山大会相当于是中原驱魔师的一次大比,要很多年才会召开一次,若是自己这次进入中原的话,到访山大会上去见识一番,到时候,势必可以增加自己的阅历。

    想到这里,那萧玉燕便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进入中原对自己来说,乃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提升机会,既然明知道这个机会就在自己眼前,以萧玉燕的秉性不可能不去把握住。

    不过,原本以为自己这次中原之行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在听到那八长老的话以后,萧玉燕意识到,自己若是进入中原的话,尽量要低调,不然的话,就算没有危险,最后也难免会被中原驱魔师狙击。

    自己毕竟是昆仑山修士,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向来便不爽昆仑山驱魔师,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的身份暴露,即便来对付自己的人并非是凌云宗的人,到时候,也肯定难以逃过对方的敌手。

    想到这里,便看到萧玉燕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跟在那八长老身后,慢慢的消失在风雪弥漫的昆仑山之中。

    当然,此时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当然不可能知道那昆仑山因为杀降坑里的战斗,已经派人潜入了中原之中。

    而就在那萧玉燕和八长老急急忙忙朝着中原赶去的时候,杀降坑之中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地步。

    那婆罗门男子如今毕竟只是在驾驭自己的分身,若是此人之前直接用自己的本体去对付青衣女子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接管了战斗,将青衣女子干掉了,根本不可能等到那白衣女子支援到杀降坑之中。

    当然,这也并非是婆罗门男子不愿意动用自己的本体,实在是此时的他为了炼化那仙人魂魄,本体根本就不敢离开自己闭关的地方,若是自己的本体不去压制那仙人魂魄的话,这仙人魂魄直接便会对他造成反噬,到时候,根本不用青衣女子出手,自己的本体便要被那仙人魂魄直接反噬。

    “奶奶的,想不到这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个个都是蟑螂一样的人物,要是早知道这女人也和那薛少白一样棘手的话,我早就已经大开杀戒,将这女人直接干掉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还没有将这女人摆平?”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说实话,要说此时的男子没有后悔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从两人的修为来说,男子对这青衣女子乃是有绝对的优势存在的,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可以轻松解决那青衣女子的自己,如今却因为一时间的大意,让这青衣女子在自己面前坚持了这么久的时间。

    这一点实在让男子的心情有些恶劣,心中对女人的杀机也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心说自己若是不将那青衣女子解决的话,自己将来也不用在修炼界混下去了,后者毕竟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若是连一个三级驱魔师都无法摆平的话,纵然自己是婆罗门里的天才,又有什么面目继续在修炼界之中翻云覆雨下去?

    这个世界毕竟是势力的,人们只会看一个人的实力,也只会去关注战斗的结果,从来也不会去关心战斗为什么失败,也不会去关注这个人的天赋究竟如何,只要战斗有任何的失利,在其他人眼中便是当之无愧的废物。

    明知道自己有可能被其他人当成是废物,在这种情况下,那男子当然不可能喜欢让人知道自己在和青衣女子的战斗之中频频失利这件事。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忍不住开口,盯着青衣女子那姣好的面容,冷笑一声,说道:“本来以为那薛少白是一耳光白痴,没想到你这女人居然也是一个白痴。”

    “白痴?”青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莫非就因为我的修为不及你,你便认为我是一个白痴?”

    “那是当然!既然你明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及我,却还来挑战我,这不是白痴是什么?要知道,你的修为既然不及我,那你就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你无论施展什么手段,到时候,都必然会死在我的手中,既然最后的结果无论如何都被我干掉,你又哪里来的勇气挑战我?”男子冷笑着说道。

    青衣女子哈哈大笑起来,片刻后方才停止了笑容,盯着面前的婆罗门男子,说道:“我当然是一个白痴,但是,你却是一个连白痴也不及的家伙!”

    男子冷哼一声,说道:“到了现在,你居然还敢嘴硬?我告诉你,若是你现在跪在我面前求饶的话,我说不定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但是,如今你不知好歹,居然还敢和我嘴硬,女人,你这种行为,几乎就和白痴没有任何区别!”

    青衣女子说道:“哼,难道你绝对我是在讽刺你吗?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要知道,你的修为可是远超于我,而且,你的天赋也远远要比我出色,甚至是战斗经验你也比我丰富,但是,就算你有这么多优势,到现在为止,你也仍旧没有干掉我。”

    顿了顿,青衣女子接着说道:“说实话,要是你现在干掉我的话,我还会将你放在眼里,将你当成是一个天才,遗憾的是,你在占据了这么多的优势的情况下,却仍旧没有摆平我,若这不是白痴的话,我不知道天下有什么人可以被称作为是白痴了!”

    听到那青衣女子的话,男子顿时也陷入了沉默了之中。

    说实话,那青衣女子的话,并非是完全没有道理,自己的确和那女人说的差不多,无论斗法经验还是其他都远超眼前这女人,但是,即便自己任何一个方面都不是那女人可以抗衡的,但后者却仍旧可以和自己轻松匹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居然还敢扬言这女人是一个白痴,若是这女人也是白痴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连一个白痴都不及?

    想到这里,便看到婆罗门男子的脸色相当难看,勃然作色,说道:“哼,你这女人,没想到居然如此的牙尖嘴利,看来今天我若是不给你一个教训的话,你是根本不知道好歹了!”

    青衣女子冷冷一笑。

    若是之前男子对自己认真的话,青衣女子的心情肯定要忐忑一下,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如今自己的师姐已经进入了杀降坑之中,若是没有师姐的话,依靠自己体内所剩无几的真灵气,自然无法和眼前男子抗衡。

    但是,在有师姐从旁协助自己的话,要抗衡眼前男子对女人来说不会有任何问题。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眼中露出一丝笑容,暗道:“如今你这家伙绝对不会料到我师姐已经进入了杀降坑,若是师姐没有进入杀降坑的话,只怕最多一炷香的时间,我就被会被你干掉,但是,如今我师姐既然在杀降坑之中,我若是和师姐配合的话,要摆平你这家伙不会有任何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你这家伙居然还敢和我抗衡,简直就是找死!”

    沉吟之间,便看到女人直接手腕一抖,而后,便有无尽的真气从女人体内爆发出去,涌动之间,便看到那无尽的真气横扫天地,形成一道滔天巨浪,直接便朝男子拍了过去。

    那青衣女子本身修炼的便是水属性的元素之力,如今这元素之力爆发出来,自然不是眼前男子可以想象的,嗡鸣震动之间,无尽水元素汇聚到一起,直接便化作一道巨浪,一卷便是十几丈之高,在男子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那巨浪直接便朝男子淹没了过去。

    本来之前男子在看到那女人的真灵气已经所剩无几的时候,以为这女人催动的水属性之力根本就不足为惧,谁知道这女人居然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在真灵气所剩无几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催动这么可怕的水属性之力。

    从这一点来说,那女人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不过,单凭眼前这水属性之力便想要干掉自己,对男子来说,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那波涛朝自己席卷过来的时候,男子的嘴角立刻便露出了一丝笑容,完全没有将这巨浪放在眼里。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