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3章 异想天开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当即便笑了起来。

    说实话,以女子的修为,当然不可能随便放弃抵抗,即便是要放弃,这女人肯定也会考虑兵解重修,绝对不可能让男子将自己神形俱灭。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句。

    实际上,若是修士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左右的境界,想要兵解重修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大多数三级驱魔师即便有资格兵解重修也根本不会考虑这条路。

    要知道,兵解重修会导致自己的修为倒退,除了记忆可以保留之外,什么东西都无法保留,这也就意味着,三级驱魔师即便是兵解重修,想要冲破桎梏,成为独步天下的驱魔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三级驱魔师对修炼的见地还非常肤浅,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而那些选择兵解重修的老怪物哪个不是见识卓群的存在?这些老怪物选择兵解之后,能够在很短时间之中将自己的修为完全恢复过来。

    但是,对于青衣女子这种三级驱魔师来说,这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毕竟那女人如今的修为还异常浅薄,在修为浅薄的情况下,想要在短时间内通过兵解重修恢复自己的修为,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微微一冷,笑着说道:“你这女人,如今将属性之力也收了起来,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了!”

    女人笑了笑,没有搭理男子。

    实际上,这女人现在的确有资格不将男子放在眼里,原因很简单,如今她已经掌握了正儿八经的星辰符,收回属性之力,目的便是为了催动星辰符,一旦将星辰符催动,到时候利用漫天星辰来对付男子,以男子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抵挡?

    要知道,如今这男子不过只是分身在此地,若是本体的话,以女人的修为,纵然是催动了星辰符也未必是男子的对手,但是,在男子仅仅只有分身在此地的情况下,女人想要摆平这家伙的分身,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以,看到那男子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动用自己本体的意思之后,女人的眼中直接便露出了笑容,说道:“老家伙,若你现在动用自己的本体来对付我的话,即便我想到了对付你的手段,在你的本体面前,想必也根本无法发挥我手段的威力,但是,如今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动用自己本体的意思,若是你不动用自己的本体,我的手段要压制你,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嘿嘿,女人,你知道吗,你和那叫做薛少白的家伙一样的狂妄!”听到女人的话,这男子的目光顿时便是一冷,满脸都是杀机。

    说实话,要说这女人狂妄的态度,简直就和薛少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男子可不会忘记,薛少白仅仅只是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就敢在自己面前目中无人,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本来以为那薛少白不知天高地厚这一点乃是万中无一的,但谁知道,这女人竟然也是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这一点,让男子的内心很是震惊,暗说:“这女人如此不将我放在眼里,莫非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手段?不然的话,以这女人的修为,怎么可能有胆子不将我放在眼里?那岂不是找死吗?”

    此时的男子看到女人一脸自信,怎么可能意识不到这女人身上有问题?身为一个修士,最怕的倒不是经历各种危险的地方,而是担心自己阴沟里翻船。

    本来男子之前对女人的判断便已经发生了错误,他根本不会想到,这女人居然也和那薛少白一样棘手,竟然可以在自己手中坚持如此之久的时间,从这一点来说,这女人也不乏是一个天才。

    遗憾的是,在男子看来,天才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大多数天才,尚且还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边已经死于非命,极少有天才可以成长到让任何人都忌惮的地步。

    老话说的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正所谓树大招风,若当真是一个天才的话,必然会处处遭到别人的妒忌,一个人妒忌倒还可以不放在眼里,但若是一千人妒忌,一万人妒忌,最后所有人都妒忌的话,无论是何等天才,包括薛少白这样的怪胎,最终也难逃一死。

    因为这个原因,大多数修士才会选择韬光养晦,免得自己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万一哪天运气不好,成为这种人攻击的对象的话,到时候再想来后悔,只怕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了。

    这一点,别说眼前这男子清楚,即便是那女人,也很清楚树大招风的道理。

    也正是因为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青衣女子直到现在也没有将自己的真灵气消耗干净,在男子的面前多少有些保留,那属性之力的催动很是消耗体内的真灵气,若是女人全力以赴的话,如今体内的真气早就已经消耗的干干净净,根本不可能再有机会在男子面前狂妄。

    而男子也恰恰是因为通过这一点意识到女人只是在自己面前扮猪吃虎,毕竟这女人的真灵气摆在那里,虽然真灵气的威力可怕,但薛少白当初将真灵气传给这女人的时候,前者体内并没有剩下多少真灵气。

    那女人得到薛少白的真灵气,纵然再怎么精打细算,战斗到现在,真灵气也肯定已经消耗干净。

    然而,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女人即便是战斗到现在这种情况下,体内竟然也还残留着真灵气,这一点,让男子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女人和自己的战斗肯定是留了一手,不然的话,体内绝对不会有如此深厚的真灵气。

    不过,对男子来说,这女人现在剩了多少真灵气根本不重要,那女人现在既然打算全力出手,男子自问,以自己的修为,虽说如今状态欠佳,未必可以秒杀这女人,但想要干掉此女,倒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中出现一丝笑意,说道:“女人,你可知道,在天竺,老夫修炼至今,从未有人如你这般,敢这么不将老夫放在眼里!”

    青衣女子冷笑一声,暗道:“这家伙还真是睁着眼说瞎话,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之前的薛少白也根本没有将此人放在眼里,处处都在讥讽此人。”

    “当然,那薛少白或许是打算刺激此人,让此人在他的讽刺下失去理智,从而让自己可以抓住这家伙的破绽,一举将此人干掉,但是,既然薛少白有胆子不将此人放在眼里,也就意味着薛少白心中根本没有将这老家伙当一回事。”

    天才向来都非常骄傲,更何况是薛少白这种妖孽级别的天才?若是他将那男子放在眼里的话,这男子肯定不止发挥现在这般实力,一出手,只怕就是天崩地裂,别说自己了,就算是两个薛少白一起出手,也未必会是这家伙的对手。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的眼中露出一丝笑容,冷笑一声,说道:“你又何必要和我说这么多?若是你真有把握干掉的话,最好现在就动手,否则的话,若是让我引动天上星光,你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哦?星光?!”听到女子的话,男子微微一愣之后,眼中立刻便露出了讥讽的笑容,说道:“嘿嘿,女人,你怕是在说梦话吧!你可知道,引动星光是何等可怕的神通?我可以告诉你,整个天竺,不存在任何一个可以引动星光的修士,老夫在中原大地上几百年,也没有听说有哪个驱魔师可以引动星光,你不过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竟然扬言自己可以引动星光,你这牛吹的也太大了一点!”

    男子当然不可能相信女人的话。

    要知道,古往今来几万年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驾驭天上星辰,但时至今日,能够真正驾驭星辰的驱魔师,绝对不超过十个。

    男子在中原活动的时候,曾听说中原驱魔师之中有一种可以控制天上星辰的驱魔术,似乎是叫什么太古星辰符,但男子却从未见过任何人施展,且大多数修士都没有将那星辰符放在眼里,以为这仅仅只是一个传说。

    如今,听到眼前这女人竟然要驾驭天上星辰,男子怎么可能会忍住自己的笑意?古今不知道有多少比天才还要天才的修士,最后也根本无法驾驭漫天星辰,这女人算什么东西?仅仅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居然自以为是的认为可以做到无数天才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种心态,说好听点是异想天开,说难听点那完全就是痴人说梦。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直接大笑了起来,说道:“你这女人莫非是因为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发疯了吧?你居然自信可以驾驭天上的星辰?你以为是什么东西!若是你可以驾驭天上星辰的话,我只怕连整个虚空都操控在掌心里了!”

    “这么说,你不相信我可以驾驭天上星辰?”女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男子眼中的讥讽不减,说道:“我自然不可能相信你区区一个三级驱魔师便可以驾驭天上星辰,即便你是个天才,想要驾驭天上星辰,也起码要六级驱魔师的修为,你如今距离六级驱魔师的境界,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修为如此浅薄的你,哪来的自信可以驾驭天上星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