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4章 星辰之力
    说实话,男子这番话倒也不完全是嘲讽,这番话倒也有一部分是事实,那便是对女人修为的总结。

    从太初到现在,修炼界之中不知道出现过多少天才,觊觎星辰之力的驱魔师,更是数之不尽,然而,真正做到驾驭星辰之力的驱魔师,却一直都是乏善可陈。

    以男子的阅历,绝对不可能相信,这女人恰好便是可以控制星辰之力的存在,若是这女人当真有这种能力,那简直也就太巧合了一点。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冷笑一声之后,补充道:“女人,并非是老夫看不起你,你在修炼界之中也起码混了数十年的时间,虽然数十年的阅历不算深厚,但起码也算有些见识,如果你有见识的话,你就应该知道,自古以来根本没有几个人可以驾驭星辰之力,你不要以为可以稍微可以和我抗衡一下就能驾驭星辰之力,哼,若是你真的有本事驾驭星辰之力的话,我就算死在你手中又有什么关系?”

    男子这番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女人和男子不对付,还是生死大敌,但女人也不是白痴,很清楚男子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古今以来,的确没有几个人真正掌握了星辰之力。

    实际上,以自己的修为,只怕再用上百年的时间也根本不可能掌握星辰之力,但是,如今有师姐自己身边,师姐修为虽然和自己相差无几,但却暗中修炼了太古星辰符。

    那太古星辰符便是为了驾驭漫天星辰而创出的一道驱魔术,虽然要修炼这道驱魔术,起码也要五级驱魔师的修为,但是,在宗门长老的帮助下,师姐仅仅只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也能修炼太古星辰符。

    虽然师姐无法将太古星辰符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但起码也能将星辰符的威力发挥出起码三四成的威力,而星辰符的威力本身便深不可测,三四成的威力也足以让师姐横扫同境界任何一个驱魔师。

    之前在面对上官金龙的时候,白衣女子不是没有想过要催动太古星辰符,但是,若是白衣女子施展太古星辰符的话,会瞬间被抽光体内所有真气。

    白衣女子为了大局着想,怎么可能随便将自己的真气消耗干净,毕竟当初面对上官金龙的时候,无论是自己还是白衣女子,都没有办法单独对抗,若是连最后一点真气也没有的话,基本上只有让那上官金龙随意宰割。

    因为这一点,白衣女子之前虽然可以催动太古星辰符却也按兵不动,没到最后关头却根本不打算将那星辰符施展出来。

    也正是因为白衣女子的忍耐,让包括薛少白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那白衣女子的真正实力,甚至在当时的薛少白来看,这白衣女子的实力,只怕和青衣女子在伯仲之间,想要和自己抗衡,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当然,外人怎么认为白衣女子对青衣女子来说都没有关系,青衣女子在自己师姐身边修炼了几百年时间,怎么可能不知道师姐的真正实力?若是之前薛少白没有浮出水面的话,青衣女子可以肯定,以师姐的实力,随便就可以摆平那上官金龙,根本就不需要薛少白出手。

    当然,那薛少白在看到自己和师姐的情况危急之后,悍然出手也不过只是因为动了自己的恻隐之心,哪里会去考虑这其实是白衣女子故意引自己出来的计划。

    言归正传。

    却说此时青衣女子听到男子的话之后,顿时便在心里笑了起来。

    这婆罗门男子的一番话意味着此人根本不知道那太古星辰符出世的消息,毕竟此人已经在中原地区活了数百年时间,若是知道太古星辰符出世的消息的话,绝对不可能说出没有人掌握驾驭星辰之力这种话来的。

    当然,意识到那婆罗门男子根本不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女人的眼中也多出了一点笑容。

    原因很简单,既然那家伙不知道星辰符的存在,自己在施展星辰符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偷袭此人一把,以星辰符的威力,若是当真偷袭成功的话,只怕这男子的分身当场就会崩溃,哪里可能继续在自己面前狂妄?

    当然,青衣女子也不能肯定那家伙是不是当真不知道星辰符的存在,毕竟这家伙已经看透了自己的扮猪吃虎的计谋,若是这家伙也有样学样,也跟自己一样扮猪吃虎,明面上告诉自己不知道星辰符的存在,心里却对星辰符的存在一清二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想要偷袭这家伙根本不可能,甚至别说不成功了,说不定还要被这家伙故意挖坑给坑上一把。

    想到这里,那女人的眼神也凝重了几分,虽然意识到这家伙未必知道自己手中的星辰符,但考虑到整个修炼界的驱魔师向来喜欢算计自己的对手,女人哪里敢在这家伙面前狂妄?

    何况,自己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自己的谨慎,若是之前得到薛少白的真灵气之后便在这家伙面前狂妄的话,哪里用得着等到师姐进入杀降坑?说不定早就已经死在了那家伙手中。

    随后,便看到女人的神色也认真了几分,丝毫也不敢轻视面前这男子。

    而就在那女人目光凝重的催动真灵气之后,只见女人的手心之中直接翻滚出了阵阵金色光芒,这金光在女人手里疯狂交织,如同蛛网汇聚在女人的手心,而随着那金芒的交织,只见一道金线突然沿着女人的手腕慢慢蔓延到了女人的肩头。

    嗡嗡嗡!

    与此同时,整片天地间突然响起了阵阵刺耳的嗡鸣之声,本来之前天地间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但在那金芒蔓延到女人肩膀上的时候,这刺耳嗡鸣声突然提高了几分,使得一旁的男子的顿时便白了几分。

    “这女人到底在催动什么功法?怎么会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男子一脸阴沉的说道。

    说实话,之前看到女人收起了属性之力后,男子的脸色多少也好看了几分,毕竟那女人的属性之力是可以媲美自己的火焰之力,但是,此时女人却将能够和自己火焰之力抗衡的属性之力收了回去。

    这也就意味着,此时自己的火焰之力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压制!

    而自己的火焰之力本来就是为了提升御灵掌所以才催动起来的话,火焰之力若是没有人去压制的话,那御灵掌的威力也根本没有人可以抗衡,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还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本来对男子来说,如今自己之所以无法轻松摆平眼前这女人,就在于这女人催动的属性之力,但是,如今这女人既然收起了自己的属性之力,那此女又拿什么来和自己抗衡?男子不可能这女人还能催动什么可以和自己抗衡的力量?男子可不相信以女子现在体内的真灵气能催动压制自己御灵掌的神通。

    当然,若是这女人当真能够在真气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催动神通来压制自己的御灵掌,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完全看错了女子,这女人的实力绝对不是自己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底牌没有施展出来,否则的话,此女怎么可能有自信来和自己作对?

    “哼,不论这女人催动什么功法,对现在的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反正这女人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若是我愿意的话,直接就可以秒杀此女,根本不用担心这女人威胁到我!”男子暗暗沉吟,根本不相信女人除了属性之力还有其它可以和自己抗衡的力量。

    “嘿嘿,我催动什么功法,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听到男子的话,女子微笑一声,说道。

    若是没有得到白衣女子的星辰符,青衣女子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属性之力收起来,但是,如今既然已经掌握了星辰符,以星辰符的威力,要干掉眼前这男子何等简单?又怎么可能需要那属性之力的帮助。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了脸上直接出现了一丝自信,而后,只听女人一声大喝,涌动在体内的真灵气没有任何震动,但是,虽然女人体内的真灵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漫天的怨气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震动,轰的一声,便看到涌动在男子和女人头顶上方的怨气此时突然倒卷,原本如同阴云一般的怨气竟然在眨眼时间之中便倒卷到了天边。

    与此同时,只见一道璀璨的金芒突然从青空中激射下来,嗡的一声,那房屋大小的光柱便直接朝男子轰了过去。

    看到那金色光柱朝自己轰击过来,男子脸色顿时便是一沉。

    “星光!竟然是星光!这女人竟然可以驾驭星辰之力!”男子满脸震惊,死死盯着从半空中笔直落下的金色光柱。

    男子又不是瞎子,看到那金色光柱从半空中轰击下来的瞬间便感受到了金色光柱之中涌动的浩瀚星辰之力,虽然他没有掌握过星辰之力,但是修炼界之中的古籍男子看过的要多少有多少,非常清楚那星辰之力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如今,看到那半空中的金色光柱的瞬间男子便已经察觉到了这金色光柱之中的浩瀚星辰之力,以他的神识来说,自己的感受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那金色光柱必然就是传说中的星辰之力!

    这女人竟然连星辰之力都可以掌握?!这怎么可能!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天才穷其毕生的努力也根本没有掌握星辰之力,如今竟然被眼前这么一个普通女人掌握,这简直就是讽刺!

    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自己在中原大地上沉浮了上百年时间,谁有没有掌握星辰之力自己要多清楚有多清楚,何以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女人的名字?!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掌握,这怎么可能?!

    一时间,在意识到那金色光柱便是星辰之力后,男子满脸都是震惊之色,哪里敢相信,如今这女人催动起来攻击自己的力量,竟然恰恰是自己最为忌惮的力量!

    难怪那女人要将属性之力收起来,原来是掌握了星辰之力!若不是掌握了星辰之力的话,以这女人的修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属性之力收起来,那不是找死吗?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