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9章 保住化身
    “殒命?”听到男子的话,女人立刻便大笑了起来,若是自己没有催动星辰之力的话,听到男子这番话自然担心后者会施展什么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手段。

    但是,此时的自己已经催动了星辰之力,尤其是看到自己的星辰之力直接将那御灵掌震飞出去之后,女人便已经意识到了,这家伙已经不可能再有机会和自己抵挡。

    而且,因为清楚这男子现在催动的乃是一具身外化身,所以女人可以肯定,男子绝对不会自爆自己的分身,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伙一旦发现自己的身外化身不能和自己抗衡,必然会想办法从自己手中逃走。

    想到这里,女人便已经意识到了,这家伙肯定会想办法突围!

    这里不是外面的天地,此地的怨气非常浓郁,若是让此人从自己手中逃走的话,女人可以保证,自己再想抓到这家伙绝对是痴人说梦,甚至想要锁定这家伙的位置也根本不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女人意识到,如今必须要防备这家伙从自己手中逃走,不然的话,若是等到这家伙真的从自己手中消失了,自己再去后悔的话,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师姐,你要注意了,这家伙多半要想办法从我手中突围。”想到这里,便看到青衣女子悄声对藏在云端的白衣女子说道。

    “师妹放心好了,我一早便在留意这家伙会不会从你手中逃走,只要有我在的话,师妹你大可以放心,这家伙绝对不会从我手中逃走的。”白衣女子微笑着说道。

    以白衣女子的江湖阅历,不可能发现不了那青衣女子发现的问题。

    是以,白衣女子可以肯定,眼前这家伙如今肯定在想什么办法从自己手中逃跑,若是自己现在放松警惕的话,这家伙即便从自己手中逃走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师妹现在要想办法对付眼前这男子,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留意眼前那男子会不会出奇招从自己手中逃走,在这种情况下,青衣女子肯定会疏于察觉那男子施展出来的手段。

    如此一来,若是自己也不注意的话,眼前这男子肯定会从两人眼前逃走。

    想到这里,白衣女子便已经很清楚的意识到,师妹对付这家伙的时候,自己必然要想办法盯着男子,免得一个不小心让这家伙从两人手中逃走。

    若是这家伙当真从两人手中逃走的话,自然也不是白衣女子愿意看到的事情,毕竟白衣女子现在也已经出手,将自己的真气全部用来凝聚了一道星辰符,若是男子逃走,那也就意味着白衣女子的付出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凝聚出来的星辰符也完全就是一种浪费。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自然不可能随便让男子从自己手中逃走。

    当然,这两个女人心中作何感想,眼前这男子实际也是清清楚楚的事情,后者好歹也在江湖上混了上百年时间,怎么可能猜不到这青衣女子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以女人对自己的态度,必然会对自己紧追不舍,不过,好在情况对自己不是糟糕到极致,这里乃是杀降坑,一旦自己脱离了这女人的视线,到时候女人想要用神识来找自己完全不可能,此地的怨气可以完美的掩护自己的全部行踪,只要自己的行踪不会暴露,这女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下落?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中露出一丝微笑,眯着眼睛盯着那青衣女子,说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如今这种情况,我想你是根本不可能放过我的对不对?”

    青衣女子笑了笑,点头说道:“不错,如今是我斩杀你最好的时候,若是现在放过你的话,想要抓住你只要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嘿嘿,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这一点,原来你也清楚,若是现在放我离开的话,你想要抓住我,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男子冷笑着说道。

    这倒也不是男子在吹嘘,以男子的手段,若是暂时脱离了这两个女人的视线的话,想要从两人手里逃之夭夭那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显然,眼前这青衣女子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是以,若是这两个女人不想自己从他们两人面前消失的话,肯定乎死死盯着自己,绝对不会让自己随便脱离两女的视线。

    不过,男子也不是,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踪会被这个女人死死的留意,若是想要从中这人面前逃走的话,又岂会不做一点障眼法?若是连一点障眼法也不肯做的话,就算最后被这女人拦下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不过,此时的男子并不知道,若是只有那青衣女子一个人在此地的话,想要在这女人面前做障眼法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如今除了这青衣女子之外,云端还有一个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正暗中留意男子的一举一动,只要这男子有任何小动作,到时候定然会被云端的白衣女子发现。

    那白衣女子本身就是为了留意男子的小动作,同时也是为了偷袭男子所以才一直藏身在云端之上,只要没有干掉这男子,那白衣女子肯定不可能出现,而在白衣女子没有出现之前,自然会随时都将那男子置于自己的监视之下。

    如此一来,男子还怎么摆脱那白衣女子的监视?

    当然,此时的男子还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秘密,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白衣女子的监视之下,若是男子知道那白衣女子的存在,甚至直到此时的青衣女子之所以可以掌握那星辰之力全都是因为那白衣女子的话,绝对不可能放过白衣女子。

    要知道,对男子来说,那白衣女子的存在肯定是变数,只要这白衣女子存在,男子和青衣女子的战斗便充满了变数,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干掉那白衣女子,男子才能将变数控制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之中。

    任何一场战斗,担心的并非是对手有多么强大,最担心的肯定是自己无法控制这些变数,若是不能控制这些变数的话,对任何一个修为高深的修士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就好比这男子,正是因为无法控制自己和薛少白的战斗,方才让战斗拖延到现在,甚至让青衣女子如今也可以和自己抗衡,这一点,完全是因为战斗拖延的关系,拖延到了薛少白不得不借助青衣女子的手来对付男子。

    同时,也是因为男子无法控制自己和青衣女子的战斗,方才让后者在此地的战斗之中崭露头角,若是男子控制住了和青衣女子的战斗,那白衣女子只怕连杀降坑都没有进入,青衣女子便要死在男子手中,而青衣女子一旦毙命,此时的男子又怎么可能陷入对星辰之力无能为力的境地。

    是以,以男子的江湖阅历来说,非常清楚,若是可以控制一场战斗的变化,任何威胁对自己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而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明知道那白衣女子是战斗中存在的变数,男子若是不先将白衣女子解决的话,那就简直和自己小命过不去。

    不过,也幸亏是此时的男子根本不知道白衣女子的存在,否则的话,以男子的性情,绝对不可能放过那白衣女子,只怕早就已经出手去对付白衣女子了。

    当然,此时的白衣女子也清楚,那男子根本就不知道的存在,不然的话,白衣女子又怎么可能安心在云端打坐?之所以此时她有胆子距离男子如此之近的距离打坐,关键就在于女子吃定了男子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若是白衣女子的行踪有任何暴露的地方,肯定不可能继续留在云端打坐。

    原因很简单,此时的白衣女子根本就没有为自己设置任何禁制,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男子发现自己的踪迹,动动手就可以威胁到自己,更何况,自己为了凝聚出星辰符,已经将大量的真气都消耗在了星辰符的炼制上,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真气可以防御男子的攻击。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男子发动对白衣女子的攻击,就算白衣女子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自己必然会有危险。

    因为这一点,白衣女子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男子攻击自己,毕竟这样一来也就等于是坐以待毙,没有丝毫防备等着男子来攻击自己,若是这样的话,以白衣女子和男子的修为差距来说,只怕到时候被男子干掉也根本不稀奇。

    是以,以白衣女子的江湖阅历来说,一旦察觉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绝对不可能继续留在白云之上打坐,只怕早就已经起身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当然,这里面的玄机,那男子肯定不知道,毕竟他一直也不清楚白衣女子进入杀降坑这件事,若是那男子知道这个秘密的话,绝对不会等到白衣女子出手,直接便会抛下青衣女子去对付白衣女子了。

    言归正传。

    却说那男子如今既然已经逃走的打算,当然不可能继续和女人拼命,毕竟若是现在他消耗的真气太过剧烈的话,就算有机会从女人手中逃走,到时候也因为真气匮乏的关系,绝对无法再从女人手中逃走。

    这一点,眼前这男子倒很是清楚。

    是以,看到那女人手中星辰之力的威力之后,男子目光闪烁之间,悄然将自己之前打出去的真气全部收了回来,哪里还敢在女人面前肆无忌惮的绽放自己的真气?

    “想不到这女人手中的星辰之力如此恐怖,如今我这化身里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继续和女人交手,这具化身肯定无法保住。”男子目光闪烁的沉吟。

    顿了顿,男子继续沉吟道:“这化身乃是我花费了上百年时间方才修炼出来的,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被女人干掉,必然要想办法保住我的化身。”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