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1章 两炷香
    听到男子的话,那青衣女子此时却是一脸的平静。

    实际上,眼前这男子也不是威胁那青衣女子一次两次了,要知道,从开始战斗到现在,这男子一直都在威胁青衣女子,在男子眼中,这青衣女子根本就不值一提。

    原因很简单,就在于那青衣女子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若是这青衣女子现在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话,就算给男子一百个胆子,后者也绝对不敢轻视那青衣女子。

    毕竟这女人若是四级驱魔师的话,除了修为可怕之外,最关键的是,这女人体内还有真灵气流动,单单是那真灵气的存在,就足以让男子焦头烂额,更何况还有那女人本来的真气。

    是以,男子非常清楚,如今自己和这女人的战斗,实际上自己占了不少便宜,若是自己的修为和那女人持平的话,只怕自己现在已经死在了这女人的手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资格在这女人面前猖狂。

    当然,对男子来说,虽然这女人的修为可怕,那真灵气也很是棘手,但是,这女人毕竟也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和自己的修为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男子不相信,这女人以区区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便可以将真灵气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若是这女人无法将真灵气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的话,男子扪心自问,根本不可能将这女人放在眼里,只要让自己抓到机会,到时候必定可以直接将这女人干掉。

    不过,如今的情况已经和之前有了区别,此时的女人已经掌握了星辰之力,在有星辰之力在手的情况下,男子想要随便拿捏这女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若是男子大意的话,说不定还要反过来被这女人干掉。

    以男子那老江湖的阅历,不可能连这一点也看不出来。

    是以,在看到那女人将真灵气催动到极致,驾驭无尽星光朝自己靠拢的时候,男子的面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暗道:“想不到我堂堂迦南尊者,竟然会在这汉地受到如此屈辱!被一个三级驱魔师逼到毫无还手之力,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说实话,意识到自己如今被眼前这女人压制之后,这男子的心情根本不可能好到哪里去,毕竟自己从境界上来说,要远超眼前这女人,但是,即便是境界远超这女人,但实力却未必比这女人强悍多少。

    那男子少说也是修炼了数百年的存在,若是女人到天竺去一趟,打听打听那迦南尊者是何方神圣的话,必然可以知道这迦南尊者到底在天竺已经恐怖到了何等程度,绝不是眼前这女人可以想象的存在。

    然而,按迦南尊者在天竺即便再怎么可能,到了中原大地,也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普通驱魔师而已,若是那迦南尊者当真可怕的话,包括薛少白在内,只怕都已经死在了这家伙手中。

    而就在那迦南尊者忙着对付青衣女子的时候,一旁打坐的薛少白,脸色突然变得有几分苍白,似乎体内正发生某种异变,让薛少白根本就无法抵挡,即便是以他的定力和修为,接触到这股异变的时候,脸色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点,证明那薛少白体内的异变绝对不小,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撼动他的心念?

    要知道,此时的薛少白和之前已经是判若两人,这家伙如今已经得到了空见法师的佛种,那佛种乃是天下第一坚固的东西,一旦进入修士体内,可以让一个修士千百年念头也不动一下。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若是想要有什么成就的话,必然只有专心一条路可走,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没有任何成就,不是因为才华不够,也不是因为身体或者智商上有什么缺憾。

    无数人,之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成就,原因就在于不够专心,心思太过散乱,导致自己根本就没有可能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这种情况便导致了大多数人只能庸庸碌碌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说到这里,也不得不解释一下佛门六度。

    所谓六度,即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那,般若,而这六度虽然方向不同,但始终围绕一个中心,那就是专心,所谓日行一善,若是没有专心,只怕就算是行善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不可能持之以恒,而佛门之中的高僧想要成就,必然要修福德,那行善的说穿了其实就是为了积福,若是没有足够福分便想有成就的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除了布施以外,另外几度也需要自己专心,若是心思太过散乱,六度便是所谓的一种口号,根本就没有意义。

    说实话,薛少白从小到大接触的佛教知识太过稀少,这个世界的佛教已经被很多僧众所玷污,要么是和尚娶亲,要么是和尚去**,对于悟道这种事,当今世界上的和尚已经很少有热衷得了。

    而在耳熏目染之下,薛少白当然不可能对佛教有什么好印象,只需要那是一个神棍的集中营,就算信佛,也根本不可能对自己有任何升华,而既然明知道最后的结果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除非薛少白白痴了,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将佛门放在眼里。

    当然,说到这里,也不得不说一句,薛少白有这种观念,其实也是成见,主要是当今佛教界根本没有做出过任何值得让人钦佩的事情,这种情况导致了不仅是薛少白,任何一个刚刚接触佛教的人,都不可能对佛教有任何好感。

    如今的僧侣,大都躲在寺庙里等着香客去上香,哪里有僧侣愿意出来弘法济世?连弘法济世的事情都不愿意做,也不怪当今世人根本不将那和尚放在眼里了。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虽然没有见佛教放在眼里,但如今毕竟是得到了佛教僧侣的好处。

    之前因为迦南尊者的关系,虽然空见法师将佛种传给了薛少白,但后者却一直没有机会将那佛种炼化,而现在迦南已经有了女人去抵挡,自己如今根本不需要担心迦南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薛少白便相当于有了大把的时间去研究那佛种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薛少白也清楚,想要炼化那佛种,必然要大量的真灵气,如今因为迦南和青衣女子斗法的关系,之前被薛少白汇聚到此地的怨气都已经被两人震散,在没有怨气吞噬的情况下,薛少白哪里可能恢复自己的真灵气,而若是没有真灵气的话,以薛少白的修为,就算再过百八十年也根本不可能将那佛种炼化。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已经意识到,自己若是想要炼化那佛种的话,就必须要想办法将自己的真灵气恢复过来,不然的话,就算自己掌握了佛种这等异宝,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绝对不可能发挥那佛种应该有的威力。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薛少白的眼皮忽然动了一下。

    虽然此时的他还在打坐之中,且有那佛种护体,根本不但心周围的威压可以影响到自己,但主观上起心动念却不是那佛种可以控制的,因为此时想要炼化那佛种的关系,导致了正在打坐之中的薛少白也忍不住起心动念起来。

    而修士在恢复自己的真气的时候,最忌讳的便是起心动念,无论什么念头,一旦掀起,就意味着再也无法守住玄关,玄关一旦破开,到时候四面八方的威压直接就会影响到薛少白,到时候,薛少白再想入定,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这里面的玄机薛少白当然也是心知肚明。

    是以,察觉到自己已经起心动念之后,薛少白脸色一沉,哪里敢离开入定的状态?毕竟若是他现在不入定的话,就算是最后一道怨气也要溃散,如今溃散的怨气本来就已经超过了薛少白的想象。

    原本他之前打坐的时候,以为自己想要恢复体内真灵气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好歹也是有这么多年修炼基础的存在,而且掌握了真灵气这么久的时间,若说对真灵气的驾驭没有一点心得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对真灵气的驾驭已经有了心得,对普通真气的驾驭对薛少白来说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问题。

    而一个无论真灵气和普通灵气都可以轻松驾驭的存在,若说他没有办法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之前让青衣女子去抵挡男子的时候,薛少白本以为自己最多两炷香的时间就可以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要知道,如今他吞噬的乃是此地的怨气,这里的怨气多达几十万道,就算薛少白马不停蹄的吞噬一天时间也未必可以将其完全吞噬,更何况区区两炷香的时间?只怕薛少白连一成怨气都无法吞噬。

    不过,因为那真灵气的威力奇大的关系,以如今薛少白的身体还根本无法容纳太多,是以,吞噬两炷香的怨气对薛少白来说其实就是极限了,而两炷香的时间,薛少白自信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真灵气恢复到能够炼化佛种的时候。

    而自己一旦将佛种炼化,将其中的佛光吞噬并且掌握的话,到时候,别说那迦南的分身了,就算这老家伙的本体,薛少白也有胆子去和此人的本体抗衡一二。

    那佛光虽然薛少白不知道威力如何,但是,想到空见法师那叵测的力量,薛少白便肯定,一旦自己将佛光掌握,要横扫眼前这男子,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