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4章 威胁
    虽然此时迦南不是很清楚薛少白的情况,根本不清楚,此时的薛少白想要恢复自己的真气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以迦南多年的斗法经验来说,很是清楚,若是放任薛少白不管的话,这家伙绝对会给自己难看,说不定自己在和那青衣女子战斗的关键时候插手进来。

    薛少白的手段迦南多少也领教了一点,很是清楚,若是没有薛少白插手的话,青衣女子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干掉自己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若是有薛少白插手的话,到时候,胜利的天平一定会朝这女人倾斜。

    原因很简单,薛少白的手段男子清楚,这家伙虽然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却是一个足以和自己抗衡的存在,若是自己小看这家伙的话,一旦让这家伙插手进来,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是以,在看到有血光从薛少白身体表面扩散出来之后,迦南立刻意识到,这家伙肯定是有什么动作,若是自己现在大意的话,让这家伙将自己的真气,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故而,此时虽然还没有将那女人解决掉,但迦南却很清楚,若是不想死在那薛少白和女人联手攻击下的话,便必然要留意薛少白的动静,否则的话,那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目光闪烁之中,忍不住冷哼道:“哼,想不到那家伙真气都已经消耗干净了,竟然还有能力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可能在真气耗尽的情况下恢复自己的真气?”

    说到这里,也不得不解释一下。

    倘若一个修士的真气消耗干净的话,想要恢复流逝的真气,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毕竟那真气乃是炼化天地间的灵气得来的,若是没有真气的话,怎么可能将灵气炼化?

    是以,大多数修士,就算战斗到最后关头,体内都会保留一丝丝的真气,这点真气并非是用来对付自己的对手,而是为了恢复自己的真气。

    迦南很是清楚,之前为了让那女人出手,后者已经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消耗的干干净净,连用来恢复自己真气的都已经被消耗干净,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此人想要恢复自己的真气,唯一的办法便是通过灵石。

    不过,迦南也清楚,薛少白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一块灵石,既然没有灵石,又怎么可能催动真气来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

    是以,看到那血光从薛少白体内爆发出去,知道这家伙正在忙着恢复体内真气的时候,迦南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暗道,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力量,竟然还可以恢复自己的真气?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

    说实话,若不是迦南亲眼看到眼前这一幕,说不定根本就不相信薛少白还有力量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毕竟也和后者战斗了不下一炷香的时间,对后者的深浅也多少有些了解,而且,迦南的江湖阅历惊人,那薛少白体内还有没有真气,迦南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迦南可以肯定,自己肯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有任何问题,薛少白绝对不存在可以恢复自己体内真气的力量。

    但是,如今事实就摆在眼前,尽管自己之前已经对薛少白有了判断,但在看到血光从薛少白体内扩散出去,天地间的怨气突然开始朝薛少白凝聚的时候,迦南也明白了,这家伙已经颠覆了自己对他的判断。

    当然,这种情况对迦南来说并不存在任何影响,毕竟那薛少白不是第一次颠覆迦南的判断,是以,看到薛少白在真气耗尽的情况下回复自己的真气的一幕之后,迦南居然也有一种见怪不怪的心情出现,心说这家伙要是什么时候不给自己震惊一把那才是奇怪了。

    当然,在见识到了薛少白的潜力之后,迦南也明白,必须要在这杀降坑之中将薛少白干掉,绝对不能让这家伙逃出杀降坑,不然的话,那完全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手心里突然升腾起一道淡蓝色的幽光。

    那幽光出现的时候,迦南的脸色也微微一变,目光里有了几分感慨,暗道:“本来以为根本就不会动用到这股力量,谁知道如今居然逼到我不得不动用这股力量。”

    顿了顿,那迦南又接着说道:“想我修炼至今,已经有起码三百年的时间,三百年来,遇到了多少让我心惊胆颤的修士?这些修士的修为完全可以秒杀那薛少白和眼前这女人,然而,即便是面对这些人的时候,我也从未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过,却不料如今面对这薛少白和那青衣女子的时候,竟然不得不使用这股力量。”

    “真灵气的威力还真是可怕,本来我之前还根本没有将这股力量放在眼里,虽然真灵气的力量很惊人,但想到那女人和薛少白根本不可能将真灵气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既然这两人根本无法将真灵气的全部力量发挥出来,我又何必担心这两个家伙会威胁到我?”

    “可惜,尽管这两个家伙没有将那真灵气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以我如今的修为,却也根本无法和两人抗衡,简直就是耻辱,竟然被两个境界远不如自己的驱魔师逼到这种境地!哼,若是这件事被婆罗门里那些好事的家伙知道了,说不定我传承弟子的身份都要被废去。”

    “为了得到这个身份,当年我吃了多少苦头,干了多少违心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将这个身份争到手中,如今要我放弃这个身份,怎么可能!”男子呢喃道。

    传承弟子,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荣誉,不管门派大小,一个门派之中,绝对不会超出五个传承弟子。

    这些传承弟子哪个不是精挑细选的存在?可以说,这些人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即便是内门弟子,在传承弟子面前,也是黯然失色的存在。

    那迦南当年加入婆罗门的时候,便是冲着传承弟子的身份去的。

    然而,除了他以外婆罗门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弟子都在惦记那传承弟子的名额,迦南刚刚加入婆罗门,用行话来说,连地皮都没有踩烫,哪里有资格去抢夺传承弟子的名额?

    是以,当年根基在婆罗门之中还非常浅薄的迦南,不知道废了多少心血,最后才力压群雄,让宗门里的几个太上长老承认了自己传承弟子的身份。

    可以肯定的说,迦南的传承弟子身份绝对是伴随了不知道流血和屠杀才换来的,如今在得到传承弟子的身份之后,还没有好好享受这个身份带给自己的好处,便要这样被废去,别说那迦南是一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性情的人了,就算是换成一个不与世争的老实人,也绝对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是以,对迦南来说,纵然是身死道消,传承弟子的身份也绝对不能失去!

    想到这里,便看到迦南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冷哼道:“那传承弟子的身份我争夺了数十年时间,好不容易才将这个身份抢到手中,怎么可能愿意随随便便便被人剥夺了?如今这薛少白给我造成的麻烦不仅是无法顺利的炼化仙人魂魄,最关键的是,这家伙的出现,甚至有可能威胁到我传承弟子的身份问题,其他事情我咬咬牙还能忍,传承弟子的身份被人夺去这种事,我绝对不可能忍!”

    “那薛少白既然已经威胁我到这种程度,若是放过此人的话,我连吃饭都不可能吃好,哼,薛少白,也怪我不得,主要是你欺人太甚,若是不干掉你的后患无穷,与其让你成为一个后患,不如我直接将你解决掉,彻底的将这个后患扼杀在萌芽状态!”迦南呢喃道,心中对薛少白的杀机已然滔天。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当然不可能洞察到迦南的心境,不过,就在那迦南心中掀起杀机的时候,薛少白的心绪也微微波动了一下。

    随后,便看到薛少白眉头微皱的说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好想感受到一股杀机,完全是冲着我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对我竟然有这么强烈的杀机?莫非是迦南那家伙?嗯,应该就是这家伙,如今这杀降坑之中,唯一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只怕就只有这家伙了!”

    毕竟是修炼杀生道的存在,对杀机已经了解到深不可测程度的薛少白,天地间的杀机波动根本就不可能逃过他的法眼,而且,那迦南如今距离薛少白不过只有数十丈的距离,若是有几十里的距离,说不定薛少白还无法洞察出来,但是,在只有数十丈的情况下,那迦南的杀机在薛少白面前犹如火山一般明显,就算薛少白不想察觉到这股杀机也不可能。

    是以,在看到从迦南体内绽放出来的这道杀机之后,薛少白也清楚,迦南这家伙哪怕是到了现在也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即便此人现在连那青衣女子都还没有摆平,却也并未妨碍这家伙来夺取自己小命的野心。

    想到这里,薛少白眼中也划过一丝微笑,暗道:“这家伙若是摆平了那青衣女子的话,要来对付我,说不定我还会担心一点,但是,此人现在连这青衣女子都还没有摆平,又怎么来摆平我?这不是搞笑吗?!若是此人有能力来摆平我的话,也不会给青衣女子抓住机会催动星辰之力了!”

    “嘿嘿,若是那青衣女子没有催动星辰之力的话,想要压制迦南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但是,如今已经催动了星辰之力的她,就算不能干掉那迦南,但想要压制这家伙一时三刻却也不是什么难事,而在此人压制迦南这段时间,我也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会被迦南那家伙夺去。”

    薛少白暗暗想到,根本不相信迦南此时可以摆脱青衣女子的纠缠,直接出手对付自己。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